288、贾诩暗助取秭归 吴铭虚实弃复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王守仁点了点头,向旁边瞥了一眼,向吴立仁行了一礼,接着领着众人一起离开。

这时,貂蝉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静静地走到了吴立仁身边,吴立仁这时才发现貂蝉的眼角红红的,一定是哭了很久,他十分疼惜地将貂蝉揽了过来,“貂蝉,让你受委屈了!我不是故意想不理你的,只是,越是经历的多,越是怕失去……”

吴立仁还么有说完,貂蝉便翘起脚尖,一下子吻住了吴立仁的嘴巴,这让吴立仁顿时脑袋一片空白,什么话也不想说了。这是貂蝉第一次如此主动。

“夫君不用多说什么,妾身都明白。只是妾身知道夫君经历了如此惊险的事情,妾身心里也是害怕万分。看到夫君好好的,不会因此堕了志气,妾身就安心了。”

两人一起进屋,说了一些亲昵贴心的话,吴立仁这才躺下。他这次睡得十分踏实,或许是因为战斗了一天,又一夜没睡真的累了,或许是因为心里放下了某些东西。梦中,他梦到了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当上了皇帝,正当他接受群臣朝拜之时,他却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貂蝉在哪里。情急之下,蓦然回首,正看到貂蝉头戴凤冠,款款向自己走来。吴立仁笑了,从梦中开心地笑醒了。

这一仗,让吴立仁体会到了失败的滋味。虽然当时他非常恨魏延,可是现在他却对魏延有些感激。若是换做曹操来给自己上这一节惨痛的“教育”课,还不知道后果会如何。

魏延和杨奉一起大败吴立仁的消息迅速传到了各方势力的耳中,曹操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这魏延是何许人?竟然能让吴铭小儿吃如此大的亏?莫不是其中有诈?又或者魏延贪功故意谎报军情?”

曹操的疑问,自然是来源于他与吴铭之间的许多次战斗,尽皆没有占到一丝便宜,所以他有些不相信就一个小小的魏延能让吴立仁如此大败。

“丞相,这世上无常胜将军,吴铭自然不例外。况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难免会有骄纵之心,吴铭其实并不是输给了魏延,而是输给了自己。”

说话的正是郭嘉,他将这件事分析的透彻,仿佛走近了吴立仁的心坎一般。

而文聘收到消息后,自然也十分兴奋,立即将复阳的战况报告给了刘表。刘表听到后立刻下令,加封魏延为昭武中郎将,虽然蔡瑁听到魏延立此大功十分眼红,可是魏延确实做到了连曹操、袁术等诸侯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也只能艳羡不已。

身在巫县的张绣听到了这个消息,他立刻让贾诩来见自己,并和他分享了这个让他颇为意外的消息。

“文和,吴铭既然有此一败,恐怕这次讨伐荆州必然无功而返,我等是否需要出兵相助刘荆州,以示诚意?”

贾诩之前的意见是坐山观虎斗,而今,张绣便以为,吴铭已经败了,自己应该向胜利方示好才行。

贾诩却摇了摇头,呵呵一笑,拱手对张绣施礼道:“将军肯听属下一言否?”

“文和哪里话!绣一贯只服文和高论,唯文和之言是从,勿复多疑,请先生指教。”

“以诩之见,助刘表不如助吴铭,助吴铭有三利也。其一:刘表虚名无实,难成大器,又不能容人,主公即便相助,他日也只能屈居一县之地,难成大事;而吴铭仁义著于四海,唯才是用,以某观之,他日必能成就一番大业,从之必然可以大展丈夫生平之志;其二,如今刘表新胜,气势如虹,主公若乘其胜而助之,只能是锦上添花,刘表必定不以主公为重,而吴铭新败,主公若暗中助之,则如同雪中送炭,吴铭必定视主公为心腹;其三,主公与曹操有仇怨,若从刘表,则曹操势必难以相容;而吴铭与曹操有宿仇,助之可以一同抗曹,更可报昔日之仇。况且吴铭曾派人诛杀李傕郭汜,而李傕正是杀死主公叔父之人,其为主公报仇,主公助其成事,也在情理之中。助吴铭有此三利,主公何不从之?”

张绣听完,不由得哈哈一笑,“文和此论真乃金玉良言,非文和之言,绣几自误前程耳!只是如今我等在刘表地盘上,又如何帮助吴公成事?还请先生释疑。”

“杨奉相助刘表而出兵,此时秭归正是空城,主公不如诈称为刘表助阵,借道秭归,夺其城池,则彼时杨奉定然无家可归。到时候即使吴铭兵败,刘表问罪,主公只需将秭归交还便可。此举手之劳,又不会让刘表起疑,当为上上之策。而夺了秭归,杨奉必然自乱阵脚,到时候吴铭欲破杨奉,岂不易如反掌?。”

杨奉此时率大军驻扎在湖阳,他和魏延一起大败吴立仁,他自然也在等着刘表的奖赏,他心中想着:如此大功,刘表至少要给自己两县之地。

然而他还没等到刘表的奖励,却听到了张绣夺了秭归。这让杨奉原本喜悦的心情一下子全部失去,他咬牙切齿地骂道:“张绣小儿,竟然趁我不在,夺我城池,我与你誓不两立!来人,传令,大军立刻启程,回师夺回城池!”

这时一旁的徐晃连忙起身劝道:“主公息怒!如今既然秭归已失,在如此大动干戈回去,也不是良策。秭归虽然城防并不坚固,可是我军要想夺回,绝非易事。到时候,进退两难,我军危矣。不如我军就在湖阳驻扎,等到击退吴铭之后,让刘表以此城让与主公。其必然不敢拒绝,到时候,再联合刘表一起问罪与张绣,张绣岂能存乎?”

听完徐晃的话,杨奉此时愤怒的心情才稍微有些恢复,“公明所言极为有理,是我冲动了。”只是不知道吴立仁经此一败后,会不会收兵而回。”

“主公要做好防守吴铭的准备才行。吴铭这一仗虽然是败了,但是并不算伤筋动骨。而要想最快速度攻陷荆州,吴铭势必会选择先攻湖阳,故而主公要以防御为主,只要守住湖阳,吴铭便不能进逼襄阳。到时候凭孙策一己之力,怎么能攻下深沟高垒的襄阳?”

“好,就依公明之意行事,不过我还是要先找刘景升要些钱粮,助我守城。”

杨奉呵呵一笑,满意地看着徐晃。

吴立仁大军在复阳又停留了几天,这时从江夏郡传来了好消息:周瑜和戚继光两人终于拿下江夏,蔡瑁已经逃回襄阳。

“主公,既然江夏已经拿下,想必孙策大军不需多久就能攻到襄阳,我军也要尽快重整旗鼓,按照原定计划行进。”

吴立仁点了点头,虽然损失了五六千兵马,但是现在还要一万多人,并且秦昭麾下的精锐无双军并没有多少损伤。

“传令,三军明日启程,先攻平县,再取棘阳。”

这时候,秦昭有些疑惑,起身问道:“主公,若是不留一支兵马守在此地,杨奉大军必然会来犯复阳到时候岂不是会腹背受敌?”

“时明不必多言,我军人少,若是在各县之中处处分兵留守,势必进攻乏力。故而就暂时放弃复阳。到时候只要攻下襄阳,此处再取不难。况且,我若如此,杨奉小儿未必敢轻易出兵,此所谓虚实不定。”(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