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诸葛亮微星知天气 孙伯符重兵围江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演义中的新野,曾经让曹操派出曹仁和夏侯惇两支大军吃过大亏,吴立仁自然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

吴立仁带着王守仁和诸葛亮一起绕着新野巡视了一番,回来的路上。两人都没有表达什么意见,吴立仁不知道他们到底卖的什么关子,只好开口问道:“两位先生可有什么良策破城?”

问完之后,诸葛亮和王守仁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吴立仁知道两人可能都有些谦让,他便直接点名,让王守仁先说。

“主公,虽然新野只是弹丸小城,但是我军如今兵力不足,不适宜强攻而损兵折将,故而不如围而不攻,向西先下邓县,向南,新都也可以占之。如此则让魏延必定以为主公不敢强攻,同时调数百将士暗中轮番掘地道,偷入新野城中,时至深夜,偷开城门,大军一拥而入,则魏延必为所擒矣!”

吴立仁自然十分满意点了点头,这种点子王守仁大概可以信手拈来。

这时诸葛亮也跟着点了点头,只不过他又转身对着王守仁道:“军师之计虽妙,可是却有一点未曾考虑到。如今天干地燥,土壤坚硬,若掘土而入,势必十分艰难。”

“现在只是没有下雨,不代表以后也不会下雨,况且攻打邓县和新都也需要时间,这段时间,莫不是不会下一场雨?”王守仁不太理解诸葛亮为何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因为他知道,诸葛亮不会不明白他的意思的。

诸葛亮却呵呵笑了笑,“还请军师恕亮冒犯之罪,以亮观之,此地一个月之内恐怕都不会下雨。”

听完诸葛亮的话,王守仁和吴立仁都有些吃惊,王守仁则有些不信地说道:“孔明先生何以如此断定?这天气无常,随时会变。”

“军师此言差矣,古语有云:天行有常,不为尧生,不为桀亡。若不能知其变化,自然以为无常;若是知其变化,则四季变化,风雨云雾,尽在掌握之中。”

听到诸葛亮如此自信滴说出这番话,吴立仁不由得一怔,莫不是诸葛亮观天技能触发了?

“滴!检测到诸葛亮技能微星触发——其善于观察自然万物之细微变化,日月星辰运行之细微差别,能较为准确预计到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天气变化。”

微星?卫星?人造地球卫星?诸葛亮原来拥有卫星系统,说好的七十二气候图呢?

它成图于周公,将节气周天三百六十日,分类别之,五日为候,三候为气,六气成时,四时成岁,将一年的节气更替,万物衰荣。一一道明,何时虹藏不现,何时雷始收声,何时土润溽暑,何时雾蔼蒸腾,如此只需谙熟于胸,融汇于心,运用得当,便可胜于百万雄兵。

这段原是诸葛亮论气候的依据,也是他能完成借东风、草船借箭等计策的理论依据,为何到了系统这里就变成了微星了呢?

看到吴立仁失神,诸葛亮以为吴立仁也一样不相信自己的话,他连忙拱手说道:“主公,属下所言,皆有法可循,非狂妄无端之论,还请主公相信。”

吴立仁自然不会怀疑诸葛亮的判断,即使出现了不准,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真正的卫星也不敢保证天气百分百的准确。

“孔明先生之言,虽然有些令人难以相信,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你一回。阳明,试想,如果真的如孔明之言,又该如何?”

王守仁虽然对诸葛亮的话深表怀疑,可是如今既然吴立仁愿意相信,他也不敢公然和吴立仁唱反调,况且,吴立仁只是将诸葛亮的说法放在万一的条件下。

万一真的一个月不会下雨,又会如何?

“主公,若是果真如孔明所言,那我等只要派将士断可新野的水源,到时候城中只要无水,新野必然不攻自破。”

既然如此,那掘地道确实不如等着断水源让其不攻自破。挖地道一方面艰难,还有可能被人识破。但是要等到城中极度缺水不攻自破,却需要老天的帮助。在吴立仁看来,新野所处的地理位置,并不是容易出现干旱的地方,所以诸葛亮的话,也有可能出现偏差。

“既然如此,那便做两手准备,先令人断了新野的水源,到时候若是真的连日无雨,那便围而不攻,等其不攻自破;若是天公不作美,下雨了,那就准备掘地道入城。”

两人一起点了点头,齐声说道:“主公英明!”

这个时候,吴立仁才想到“孤掌难鸣”,若是只有一个军师,难免会有什么疏漏之处,也会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只是,吴立仁获得的历史人才卡中却一直没有抽到好的谋士,召唤的话,最多也就是徐渭这类一流谋士,诸葛亮这种,确实可遇不可求。

吴立仁领秦昭、诸葛亮、孟良、焦赞等领三千兵马去取邓县,令赵云、樊玉凤、花荣等领三千兵马去取新都。两县自然已经无甚兵马,稍微做了一番抵抗,便尽皆开城投降。

魏延在新野一直紧闭城门,密切注视着吴立仁大军的动向。吴立仁分兵去取两县,也是公然在魏延的眼皮底下调兵,有杨奉的前车之鉴,魏延自然不敢轻易出城。

过了半个多月,新野一直没有下雨,这时候,即便现在开始下雨,王守仁也已经对诸葛亮的判断佩服万分。然而新野城中的荆州将士和百姓却度日如年。吴立仁自然不想城中太多人因此而丧命,他便令人向城中喊话,并且射进去许多劝降书,瓦解城中百姓和将士的抵抗之心。

魏延此时心中十分气闷,如此下去,新野不但不能保全,城中的将士和百姓也要因此搭上性命。可是他在大复山一战,害得吴铭损兵折将,几乎伤了吴铭的性命,他心中惶恐,即使吴立仁明言,投降皆不会杀,他还是担心,不敢投降。

就这样又坚持了几天,魏延手下将士都一起来向魏延请愿,他们只有一个要求:要么出城决一死战,要么就投降。

魏延自知没办法再这样坚守下去,便决定趁夜向育阳突围。魏延的反应,王守仁自然会考虑到这一点,早已派出宇文成都埋伏在魏延撤退的路上,一举将魏延士气低迷的五千将士击溃,并且收降了将近三千人,只不过魏延却还是趁乱逃走了。

自此吴立仁便已经攻下新野、新都和邓县,这相当于打通了进攻襄阳的一条通道,如果孙策能进军荆州,吴立仁可以随时派出大军向襄阳进发,遥相呼应。

不过目前却还是有不稳定的因素——文聘还有数万大军在宛城,杨奉、单雄信的三千兵马在湖阳。若是不能很好处理这两支兵马,那就有可能面临前后夹击无路可退的境地。

孙策得了江夏后,便率军直接走华容,进逼江陵。江陵只有刘表的公子刘琦和大将王威领两万大军驻守,刘表又令蒯良前去帮刘琦。刘琦心中忐忑,毕竟如今荆州的形势可谓朝不保夕,吴铭和孙策,两人都颇有威名,如今势力更是如日中天,他心中没有一点信心。

看到刘琦担心,王威在一旁劝慰道:“公子不必担忧,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江陵南临长江,北依汉水,我们只要据水紧守,孙策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法飞渡。”(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