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甘宁避祸移汉北 张绣出兵救荆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蔡瑁心喜万分,自然明白了,这是刘琦派人前来支援,于是开始传令大军慢慢向后前行,和刘琦一起向戚继光水师围了过去。

周瑜原计划让戚继光水师埋伏起来,找机会将敌军包围起来,先消灭一部分敌军,可是未曾想到,刘琦竟然好像看破了,在蔡张二将出战之后,又亲领一万大军出城,反而将戚继光的水师包围起来。

戚继光见势不妙,当机立断,令大军立刻调头撤退。周瑜自然也看明白了形势,他知道戚继光不可能继续死战下去。他知道此计划不能实现,于是下令大军也撤回。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只是有一件事他觉得十分可惜——在高长恭和方文定的合击之下,还是让甘宁逃走了。

蔡瑁张允二将回到江陵之后,向刘琦交令,两人一起向刘琦行礼致谢道:“多谢大公子及时救援!”

刘琦面无表情地答道:“此皆是子柔先生之计,非我之功!只不过,甘将军何在?为何不见他回返?”

蔡瑁心中得意,情知甘宁一定在劫难逃,他心里早已想好了说辞:“回大公子的话,甘宁将军一心想要立功赎罪,故而轻敌冒进,杀入敌船之中,他和他麾下的将士杀敌百余人,最后身陷重围,不幸遇难,末将虽然想要救援,却已经来不及了。”

蔡瑁的话,让张允不由得佩服起来,这简直是能将黑的说成白的,死的说成活的。

刘琦虽然心中愤怒,可是此时却是死无对证,他根本没办法去怪罪蔡瑁,纵然如此,他却依然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冲着蔡瑁吼道:“蔡瑁!汝因为私恨毁我大将性命,你可知罪!”

蔡瑁此时一甩衣袖,丝毫不相让的对着刘琦冷冷说道:“大公子,我敬你是主公长子,才不与你一般计较,汝若是还要如此无理取闹下去,休怪我蔡瑁不讲情面。”

说完拂袖而去,还没走几步,忽然一人从外而入,浑身**的,正撞着蔡瑁,蔡瑁猛然拔出腰间佩剑,大吼道:“找死!”

然而他的剑自然没有砍下去,因为来人正是甘宁。

蔡瑁仿佛见了鬼一般,目瞪口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蔡将军!我与你有何冤仇,你为何要这样屡屡陷害于我?”

甘宁双拳握得咔擦作响,蔡瑁心虚,他只好退到堂上,又一次来到刘琦面前,“大公子请看,甘将军已经回来了。”

看到甘宁回来,刘琦也有些吃惊,连忙问道:“兴霸,为何如此狼狈?”

甘宁便将蔡瑁让自己一船先行的事情从前到后说了一遍,一旁的蔡瑁脸色十分难看,他对着甘宁大声吼道:“甘宁匹夫!汝轻敌冒进,竟然说是奉了我的命令?如此诬言,谁给你的胆子?莫不是汝是为了周瑜小儿才故意让我和大公子之间失和?一定是这样,若不然你怎么又能从周瑜打包围之中一次又一次的逃脱?你一区区水贼,本性难移,做着这些吃里扒外的事情,还敢在此污蔑本将,实在罪不可赦。”

听到蔡瑁如此言语,甘宁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辩驳,刘琦叹了一口气,疲惫地说道:“你们都下去休息吧!此事不得再提。”

甘宁哈哈一笑,笑声中却有一丝无奈,一丝悲凉。

“大公子,蔡将军和甘将军如此水火不容,属下以为,不如将两人分开,这样才能避免两人之间矛盾进一步激化。”

刘琦想了想,也点了点头,“那就封甘宁为水军都尉,领战船二十艘,前往汉水以北驻扎。”

蒯良点了点头,“如此便好,若是江陵有变,甘将军也能从旁策应。”

周瑜大军回营之后,检点损失,将士死伤数千人,损失船只二十多艘,自然蔡张二将大军损失也差不多。

“都督,蔡张二将确实有几分本领,如今敌军重兵守在江陵,江陵确实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鲁肃的话,仿佛让周瑜的思绪忽然从远处拉了回来,他呵呵一笑,“子敬无须多虑,江陵城虽然难破,但是我看城中众将之间却不是同心协力,只要找到其中关键,破城不难。”

两军继续对峙不提,再说襄阳名士傅巽受刘表之命,前去秭归劝说张绣出兵相助,傅巽沉思许久,也不知该用何说辞,他自知自己并不善于舌辩,可是却也没办法推辞,他就这样迷茫地来到了秭归,见到了张绣。

张绣召见了傅巽,问他此行的目的,傅巽只好如实说道:“张将军,我主遣我来此,想求张将军出兵相助,以破孙策和吴铭。事成之后,我主愿意将巫县和秭归尽皆献于将军。”

张绣听到这里,不由得呵呵一笑道:“傅先生说笑了,如今大乱之世,这巫县和秭归已经是我囊中之物,何劳刘荆州出手。至于出兵之事,孙吴两家兵强马壮,我只有区区万人,又都是老弱病残,岂是他们的对手,还望傅先生回去禀明刘荆州,就说张绣实在是爱莫能助啊!”

傅巽嘴角抽了抽,他没想到张绣竟然如此厚颜无耻,这巫县本来还说刘表暂时借给张绣作为容身之所,没想到他攻占了秭归后,完全将两城都当做了自己囊中之物,却无视当初刘荆州对他的收留救助之恩。

“张将军所言极是,可是唇亡齿寒,孙策和吴铭尽皆虎狼之辈,若是孙吴大军攻下荆州,张将军岂能独存?”

傅巽还是努力想将张绣争取过来,他话刚说完,张绣看了看贾诩,贾诩点了点头。

张绣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答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大军尽出,与孙吴二贼拼个你死我活,以报答刘荆州昔日恩德。”

傅巽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就这样张绣就同意出兵相助了?就这样就被我征服了?难道我真的是舌生莲花?辩才无双?可是我也只是说了一句唇亡齿寒啊!

这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太想劝说张绣出兵才会如此,傅巽心里默默念道着。

(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