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谋江陵贾诩解反间 图张绣刘琦办寿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刘琦此时却没有生气,只是笑了笑,“听闻从江对岸有人送给张将军一封密信,不知是否有此事?”

张绣下意识地摸了摸袖口,脸色一冷道:“大公子休要听他人胡言,我与周瑜小儿又不相识,怎么会收到他的密信呢?”

“哈哈哈!好!既然张将军没有收到,定然是他人故意调拨你我之间的关系。网?  刘琦在此赔罪了。”

刘琦立刻对着张绣拜了一拜,眼中却多了一丝寒意。

张绣将刘琦扶了起来,“大公子不必如此,你我只要同心协力,定然能保荆州无虞。此定然是周瑜小儿的反间之计,让你我之间反目成仇,他好坐收渔人之利。”

刘琦点了点头,“今日是某的寿辰,晚上城中将设宴,还望张将军到时能赏脸一聚。”

听到这里,张绣不由得面上有些为难,一时犹豫不定。

“张将军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说心里其实是看不起刘琦?”

刘琦一句话让张绣顿时语塞,他迟疑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我到时一定会去。”

刘琦点了点头,“那就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甘宁在一旁问道:“张绣小儿定然怀有二心,大公子今晚的宴会,恐怕他未必敢来。”

“子柔先生以为,张绣会不会来?若是其不来,我又当如何?”

刘琦也是心中有些忐忑,他即使知道张绣有问题,可是他也害怕到时候会引巨大的骚乱。

“大公子需要做两手准备。先调蔡张二将,领一万大军埋伏在张绣大营左右。若是其不肯来,公子便以谋反之罪带军前往讨伐,到时,蔡张二将一起杀出,一战可定。”

刘琦叹了一口气,“唉,话虽如此,可却是下下之策。只希望能先制住张绣,令其招降部卒才可。”

“公子仁慈,但是恐怕张绣之狼子野心,未必肯领情。前番投降曹操,后又反之,便是前车之鉴。”

此时一旁的甘宁也跟着说道:“大公子不要存此妇人之仁,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张绣大营。

刘琦刚一走,张绣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着一旁的贾诩,他急忙问道:“文和啊文和,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为何汝要出这样的馊主意来害我啊!”

贾诩眼睛眯了一眯,呵呵笑道:“主公何出此言?”

“如今周瑜小儿用这一封奇怪的书信给我,刘琦心中怀疑,为何你不让我辩解,反倒让我刻意将信藏起来,装作好像真的和那周瑜有勾结一般,今晚的刘琦的宴会,我若去了必然有死无生,这还不是害我吗?”

张绣情绪十分激动地说完心里的话,接着目光焦灼地看着贾诩。

“既然主公知道这样会非常危险,那为何还要听从属下的建议呢?”

张绣一时语塞,竟然不知如何应对。

“嘿嘿,让属下替主公回答:因为属下对主公一直忠心不二,从来没有误过主公,故而主公虽然觉得看起来很危险,还是照做了。”

张绣此时才转怒为喜,接着拱手对着贾诩拜了一拜道:“是我鲁莽误会先生了,还请先生教我,究竟这一切是为何?又该如何应付刘琦的这场‘鸿门宴’?”

“主公勿忧!蒯良刘琦不相信主公,周瑜故行此反间之计,即使主公怎么解释,如此信件在手,也无济于事。我等来此自然是为了见机行事帮助孙吴大军共破江陵。如今,周瑜行此反间之计,想主公见疑于刘琦,使主公与互相猜忌,主公正好可以利用此,一举反了刘琦,如此,一来声名无损,世人只会以为刘琦蒯良不智,中了周瑜之计,而不会议论主公之不义;二来,可以制造混乱,趁机反出江陵,周瑜必然会趁乱兵,从江北攻城,到时候江陵必然唾手可得,只不过成就了周瑜之名。”贾诩娓娓道来,听的张绣目瞪口呆。

“文和所言极是,某必定一切听从,只是今晚之宴,我该用何借口推脱掉呢?”张绣此时仿佛在看神仙一般看着贾诩。

“为何要推托?只有让刘琦先动手,那主公才能名正言顺地反了刘琦。”

“可是,此行凶险,刘琦必然已经布下刀斧手,若是真去,我命休矣!”

张绣自然不愿意以身犯险,若是明知赴宴九死一生,张绣绝不会去的。

“主公内穿铁甲,外披锦袍,让王将军护卫左右,到时候,只要如此如此,便能确保平安。”

是日晚,张绣带着王彦章和几名随身护卫,一起来到了刘琦府上。王彦章和几名护卫各带着武器,被甘宁拦了下来。

“宴会乃江陵众文武饮宴欢愉之地,岂能带着刀兵这不祥之物进去,还请几位将武器暂时武器解下,让我暂且为几位保管。”

王彦章听完,冷笑一声道:“无刀兵岂敢称将?甘将军以为刀兵不详,王某却以为刀兵乃护佑之吉祥之物,还请甘将军见谅。”

刘琦看到他们就要争吵起来,便连忙走过去劝道:“既然王将军如此说,那就让王将军带着兵器进去吧!”

刘琦便引着张绣和王彦章进去,众人分主次各自坐下后,便开始畅饮起来。

蒯良敬了张绣一杯后,起身问道:“不知文和先生今晚为何没来?”

张绣呵呵一笑道:“文和身体抱恙,不能前来,还请大公子恕罪!”

蒯良眉头皱了皱,接着对着甘宁使了一个颜色。这时,甘宁站起身来,对着刘琦说道:“大公子,如此饮宴,无甚乐趣,宁愿意舞剑以助酒兴!”

还没等刘琦回复,就看到甘宁从身后抽出一把佩剑,一下跳到人群之中,开始自顾自地舞了起来。

随着四周不停起伏的叫好声,甘宁的剑舞的越来越快,而且不断向张绣靠近,这时一旁的王彦章将腰间的佩剑一把抽出,腾一下也跳了出来,口中喊道:“甘将军一人舞剑颇为无趣,王某愿意一起同舞为诸公助兴。”

王彦章便和甘宁一起舞了起来,两人之间自然少不了争勇斗狠,然而甘宁哪里能敌得住王彦章,此时的他处处处于下风。正在这时,张绣起身,端着酒杯对刘琦高声说道:“莫非大公子今日此宴是鸿门宴?”

刘琦听他之言,脸色微微一变道:“张将军哪里话!甘将军,王将军,你们都助手吧!”

说完只见他端起两杯酒走向两人道,“二位将军武艺不凡,能一同守卫江陵,实在是刘琦之幸,来,两位请满饮此杯!”

说着,将手中两杯酒一人一杯递到了甘宁和王彦章手中,甘宁和王彦章一起收剑入鞘,双手接过刘琦的酒,正在这时,忽然“嘭”的一声。(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