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夜袭营张允中计 鸿门宴刘琦身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众人齐刷刷循声望去,正是张绣猛然将酒杯摔在地上,嘴角一丝冷笑,看着众人。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王彦章“啪”将杯子掼在地上,刚刚入鞘的宝剑再次抽出,甘宁见状,以为他又要打架,连忙也掣剑在手,哪知王彦章竟然身形一动,瞬间来到了刘琦身旁,刘琦大惊失色,可是在王彦章手里,他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已经被王彦章擒下,佩剑搭在了刘琦的脖子上。

“王羡,你好大的胆子,你是想造反不成?”

此刻席间众人纷纷面色一变,正在刘琦身旁的甘宁更是怒不可遏,王彦章当着他的面抓走了刘琦,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种羞辱。此刻的甘宁,脸色涨得通红,手中佩剑颤巍巍地指着王彦章。

正在这时,忽然从四周涌上来许多刀斧手,领头的正是刘琦手下大将王威,王威看到眼前的情况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神情尴尬地喊了句:“大公子!”

刘琦见状吓得连忙大声喊道:“你来干什么,赶紧退下!”

王彦章并不言语,挟持着刘琦慢慢退到了张绣身旁,刘琦此时大气不敢喘一口,哆哆嗦嗦地说道:“张,张将军,你意欲何为?”

张绣呵呵一笑道:“大公子,你办这场鸿门宴不正是为了图我张绣吗?哈哈哈,明知故问,我若不先下手,此刻恐怕已经被砍为肉泥了吧?”

刘琦情知事,可是此时他命在旦夕,哪里还敢说什么,只是苦笑着解释道:“张将军,都是误会,误会啊!”

张绣自然不会听他说什么,转身就走,身后王彦章和几个侍卫虎视眈眈地看着众人,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要是敢追出来,休怪我坏了刘琦的性命!”

此刻蒯良哪里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出,连忙嘱咐众人不要追,可是蔡瑁忽然拔剑在手,紧紧地跟了过去,口中喊道:“众将士听令,随我一同杀出去,我一定要救回大公子!”

张绣上马,一路疾行,王彦章挟着刘琦一路紧紧跟着,蔡瑁、王威、甘宁等人则又跟紧王彦章。

与此同时,埋伏在张绣大营外的张允领着将士已经开始对张绣的大营进行了冲锋。然而当张允率军冲进去后,却现整个大营虽然灯火通明,竟然空无一人,里面都是些草人纸马,在夜风的吹拂下摇曳着如同将士的身影。接着张允又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有的硝石、硫磺的味道。

张允情知大事不妙,连忙下令大军撤退,可是正在这时,忽然喊杀声四起,紧接着许多火矢纷纷射了过来,火箭引燃了草人纸马和营帐,硝石和硫磺顿时将火势扩大的更加生猛,趁着夜里的风势,张允帐下士兵在整个燃烧的大营之中四处逃窜,哭爹喊娘,张允带人向着一个方向突围,又遇到了张绣的将士,一番拼杀,终于冲出重围,此刻一万大军已经损失过半。

“蔡将军快看,张绣大营已经起火了!”

此刻蔡瑁一名手下看到张绣大营起火,连忙出声说道。

蔡瑁哈哈一笑,大声吼道:“张绣匹夫,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还不赶紧放开大公子,束手就擒,我还能饶你一命!”

张绣看到大营方向起火,一声令下,几人直接奔向北门。

“还想逃,来人,放箭,射死张绣逆贼!”

说到这里,身旁的王威和甘宁脸色一变,大声说道:“蔡将军,大公子还在王羡手里,怎么能放箭?”

蔡瑁呵呵一笑道:“众将勿忧,我只是让放箭射张绣,眼看张绣就要突围而去,若是出城与张玉回合,反投周瑜,江陵必然不保!”

“刀剑无眼,若是伤了大公子,我等如何与主公交代啊!”

王威听完,不由得虎目怒睁,等着蔡瑁,蔡瑁不由得一个哆嗦,接着故作镇定说道:“即使不放箭,大公子在张绣手中岂能活命?到时候若是江陵城破,大家玉石俱焚!如今事急矣,众将若是还有犹疑,到时候就悔之晚矣!”

此时甘宁忽然哈哈一笑厉声斥道:“蔡瑁!汝这小人,莫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与大公子有嫌隙,想趁机借刀杀人,真是卑鄙无耻!”

正在这时,贾诩已经带着张绣部下来到了北门,北门的守卫瞬间就被诛杀完毕,这时张允也领着败军追上了蔡瑁,蔡瑁一看,不由得怒从中来,大声吼道:“张允,你怎么如此狼狈?为何没有拿下张绣大军?”

张允灰头土脸,长叹一声道:“哎,敌人好像早就料到我等会去袭营,故而留下空营,还放置许多硫磺硝石等引火之物,结果我领大军冲进去,顿时陷入了火海之中,我领将士死战才得以走脱。”

蔡瑁听完,恨恨说道:“张绣不可留!张将军,你领军截住张绣,并下令战船向汉水之北调移,张绣要走,必然会投周瑜而去,一定拦住他们。”

接着蔡瑁对着张允轻声又嘱咐了几句,此时张绣离北门还有不到十里,忽然周围喊杀声四起,刘琦在王彦章手里,吓得大吼道:“刘琦在此,大家不要动手!”

然而忽然不知何人先射出一箭划破天际,那支监射向了刘琦,瞬时周围万箭齐,一起射向了张绣几人。

王彦章顾不得许多,只好挥动铁枪,拨开箭矢,张绣也是如此,且行且退,没多会,贾诩已经探到张绣的这边的情况,急忙令人前来接应张绣,两军再次陷入了混战之中。

王彦章此时再看刘琦,现他已经身中数箭,浑身是血,临死前说了最后几个字:“蔡瑁害我!蔡瑁害我!”

王彦章眼看刘琦已经死了,毫无价值,一下子将他弃于马下,大声喊道:“刘琦还给你们!”

然而,此时身后追杀的将士哪里还分得清浑身是血的刘琦,可怜的刘琦,死了后尸身还被手下将士踩踏,等战后清理战场的时候,都险些辨认不出模样。

贾诩看到张绣迎面而来,急忙喊道:“将军快走,张玉将军此刻想必已经夺下了甘宁的水军大寨。”

张绣气喘吁吁地答道:“这江陵将士都是疯了吗?连刘琦都敢杀!”

贾诩哈哈一笑道:“主公,恐怕这杀害刘琦的罪名要扣在主公的头上了!\'

张绣一愣,哭笑不得,叹了一口气道:“这个世界真是太复杂了,江陵城里的人太会玩了,哎!”

甘宁看到四周忽然杀出的大军,心中情知不妙,对着蔡瑁大声吼道:“蔡瑁匹夫!还大公子命来!”

蔡瑁看到甘宁掣刀来砍,不慌不忙格开甘宁的大刀,冷笑一声道:“甘宁勾结张绣谋反,众将士就地格杀!”

江陵城中除了刘琦,便是以蔡瑁的身份最高,他的命令,众人不敢违背,甘宁瞬时被包围起来,他死战了半个时辰,无奈之下,趁乱也向着北门逃去。

张绣在江陵城中的五千大军此刻经过一夜激战,只剩下不到两千人,随后王彦章亲自殿后,护着张绣和贾诩向江北甘宁大营而去。

当张绣贾诩率部来到江北大营之后,只看到甘宁的大营之中随处可见伤亡的将士,战船却一条也不剩,张绣气急败坏地抓起一个重伤的甘宁水军问道:“此处到底生了何事?”

那水军士卒哆嗦地答道:“张,张玉率军,偷袭了营寨,率领大军乘船,一起投周瑜而去!”(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