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左慈烧府戏吴铭 药王采药医黄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滴!检测到此人为左慈,字元放,检测到左慈的四维属性为武力250,统率250,智力250,政治250。”

听到这里,吴立仁险些站不稳,脑子里一阵眩晕,系统,你是在玩我吗?左慈那么高的属性,特么还4个250,挥挥手就秒天秒地,他是龙傲天啊?

“滴!警报,警报,系统检测到异常状况,系统暂时无法使用,进入自我维护调整,维护时间为三天,请宿主做好准备。”

呵呵,我就不信,这还真有神仙,要是左慈这样的神棍真那么厉害,三国早就被他们统一了,还有曹刘孙三家什么事。

左慈看到吴立仁一时失神的模样,呵呵一笑道:“虽然贫道看不透施主,施主却也一样看不透贫道。”

吴立仁情知今天遇到“大神”了,无论是真神还是假神,他暂时都不敢得罪。

“实不相瞒,我乃徐州州牧吴铭,今日能在此遇到道长,实在三生有幸,不知道长有何赐教?”吴立仁深知说好话不会有错,只要你不是真的神仙,猜不透自己的心思,那就先和你先打好关系。

左慈好像已经知道了吴铭的身份,听到吴立仁的话,没有一丝波澜,他向吴立仁拱手行了一礼道:“贫道左慈见过吴公!”

“左仙翁不必多礼,铭想请仙翁到州牧府一谈,聆听仙翁指教,不知仙翁可否愿意?”

吴立仁继续放低姿态,对于这样信息未知又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目的的修道之人,吴立仁丝毫不敢大意。但是从演义中左慈的表现来看,他并不是一个坏人,反倒是像一个真正的修道之人。

吴立仁的话好像起到了一点效果,只见左慈呵呵一笑:“吴公何必如此多礼,贫道只是山中修道之人,谈不得治国安民之策,若是吴公想要学习修仙问道之法,贫道倒是可以和吴公谈论一二。”

“若是左仙翁若有修仙问道之法,长生不老之术,铭自然愿意听仙翁教诲!”

左慈点了点头,只见他忽然抓起吴立仁的手,吴立仁心中一惊,身后跟着的侍从也是脸色齐刷刷一变,齐声喊道:“休要放肆!”

然而众侍卫只觉得一阵风起,就再也看不到吴立仁和左慈的身影,吴立仁也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只一瞬,他忽然睁开眼,猛然发现四周的环境那么熟悉,不正是州牧府又是哪里!

左慈难道真的会传说中的缩地成寸之术?

这时,正好又下人进来打扫,看到吴立仁和左慈忽然出现,那下人吃惊不已连忙跪拜道:“不知主公已经回返,还望恕罪!”

吴立仁深吸了一口气,这左慈给他的震撼还是太大了,这时吴立仁才发现自己原本张开的手臂空荡荡的,刚刚在怀中的王元元已经不在了。吴立仁大惊,冲着左慈怒吼道:“元元在哪里?”

左慈不愠不火,嘿嘿一笑道:“吴公何必如此惊慌?刚刚我已经将贵人送到王府之中,吴公若是不信,可以立刻派人前去王府查探贫道之言是否属实。”

吴立仁自然不放心,对着刚刚那下人说道:“你速去军师府上,查看下军师千金王元元是否已经平安送回,查探后速速来报!”

那下人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没看到过吴立仁如此发怒的时候,连声应道,向外跑去。

“左仙翁这是何意?莫不是想要彰显自己仙法高明?”

左慈哈哈一笑,自顾自向前几步,一下子坐到了属于吴立仁的位置上,吴立仁倒是没有在意这些。左慈坐了片刻没有言语,忽而又起身,看到立在一旁的虎牙枪,左慈点了点头,连连赞叹道:“此枪定非寻常之物,想必吴公十分爱惜,让我试一试此枪的威力。”

只见左慈伸手去抓虎牙,可是却发现左慈怎么用力都拿不起来,吴立仁皱着眉头看着左慈在那吃力地拽着,不由得想起系统检测到的250属性点,有些不满地说道:“左仙翁既然膂力不佳,何必勉强?”

左慈听到吴立仁这句话,愣了一愣,接着哈哈一笑道:“吴公果然知进退,明是非。也罢,既然我拿不起此枪,我就将它分成几节,我就不信我还是拿不起来。”

听到这里,吴立仁不由得面色一变,急忙大喊道:“不要!”

可是只见左慈一伸手,那原本立在那里的虎牙枪忽然之间好像受到了巨大力量的冲击,瞬间不堪承受,“咔嚓”断成了七八节,横七竖八落在了地上。

吴立仁呆若木鸡,看着地上的虎牙的“残肢”,吴立仁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知道左慈的厉害,他明白左慈的狂傲,可是左慈你不是应该去找曹操调戏吗?为何来我这里乱搞破坏?虎牙枪从一开始陪伴自己,吴立仁此时太心痛了,痛的他恨不得立刻将左慈五马分尸。

“左慈!你太无礼了!”

吴立仁双拳攥得紧紧的,眼神中充斥着冷冷的杀意,然而左慈却依然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看着愤怒的吴立仁,他摇了摇头,接着又走了几步,看着州牧府客厅的摆设,他有些不满意地说道:“这里布置的太压抑了,不利修行,就让贫道助吴公一臂之力吧!”

说完,只见他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只见手指上忽然冒出一缕火光,继而对着客厅四周快速挥舞过去,一时间,整个客厅仿佛陷入了无边火海之中。

左慈如此疯狂,吴立仁想要跑出去,却发现自己腿脚已经不能动弹,他想大声喊出来,却发现喉咙也发不出声音。不一会儿,大火就蔓延到了整个客厅,这个时候只看着左慈从烈火之中缓缓走来,对着吴立仁意味深长地说道:“吴公安好?”

吴立仁此时再也顾不得什么,甚至也忘记了他不能说话的事情,连连爆出粗口道:“安好你妹啊!fuck!你个脑残二货,mdzz!”

这次倒是轮到左慈一脸懵逼了,然而他只是楞了一下,只当吴立仁是挣扎一下,他的脸色瞬间就恢复如常。

“吴公位高,值此衰运,官高者危,财多者死。当世荣华,不足贪矣!恰如现在,一切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皆如大梦一场。吴公又何必执着于眼前这些世俗之物,不如随我一起入山修行,寻求长生不老之术,岂不比这世人黄粱一梦来得妙?”

吴立仁这才算是明白左慈到底什么意思,感情这神棍是为了拉信徒,才会用这样极端的手段,吴立仁忽然想到前世社会传销之人,不也正是和这种类似,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你这妖道!入世修道本应秉持善念,度世救人,如何像你这般,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他人之上,就算让你得到成仙之法,此生也断难脱去肉身,白日飞升。你这些都是旁门左道,入不得众生法眼。”

吴立仁这样一句话,瞬时将左慈激怒了,左慈冷哼一声道:“肉眼凡胎,岂能窥探仙人变化。”

“哈哈哈,我肉眼凡胎,你也不比我强到哪里去,否则怎么会看不透我的面相?”

左慈这时才有些语塞,他能通过面相看到很多人的人生,可是却偏偏看不透吴立仁,这才让他想带着吴立仁一起修行,寻找真正的长生不老之术。

“无话可说了吧!你也知道如此乱世,人命不保朝不虑夕,我要做的便是尽快结束乱世,让天下百姓过上安泰祥和的生活,一人长生却让天下百姓疾苦,这修道之法又有何用?你看我徐扬治下的百姓,是否真的是安居乐业?我若真的随你去修行,这徐扬之地必然战乱再起,又不知会有多少百姓无辜枉死,汝又何曾想过这些吗?”

一番话,说的左慈哑口无言,怔怔看着吴立仁,接着他长叹一声自嘲般地笑道:“贫道一生自负看破红尘,未曾想到今日却被一小辈当头棒喝,实在是可叹可叹!吴公在上,请恕贫道失礼。”

说完,对着吴立仁深深鞠了一躬,继而只见他随手一挥,刚刚还在熊熊燃烧的州牧府瞬间恢复了刚刚的模样,而刚刚碎落一地的虎牙枪碎片,此时仿佛纷纷有了灵性,在地上慢慢走了起来,接着忽然一跳,纷纷聚在一起,又变得和刚刚一模一样,还在完好无损地立在原地。

吴立仁大喜,连忙三步两步来到了虎牙枪面前,一把抓起虎牙,左看右看,和原来一模一样,哪里能看到有什么破损之处。

正在这时,刚刚出去的那名下人不知何时也回来了,看到吴立仁后立刻禀告道:“主公,小的刚刚到了王府,看到王家千金正在家中玩耍,听王家下人说,是主公差人将她送回去的。”

听到那下人的话,吴立仁总算舒了一口气,他知道左慈并没有骗他,这样一番装神弄鬼,其实只是为了想劝自己跟他一起修道,并不是有什么恶意。

“仙翁妙法,确实高明,只是吴铭身有重任,心有所系,无法抛开凡尘一切,还望仙翁恕罪!”

左慈摇了摇头,“此皆幻术耳,哪里是什么妙法,吴公心怀天下,实在令慈汗颜。不过贫道虽然不能看破吴公面相,有一事却敢断言:日后吴公必然贵不可言,贵不可言,福泽深厚,子孙也因吴公之福缘广得庇佑!”

左慈一番话后,吴立仁心里总算开心起来,只要左慈对自己没有敌意,若是能收给己用,那可是真正的一大助力。

“仙翁何不留下,与铭一起,为天下苍生,出一份力?”

吴立仁说完,左慈却摇了摇头,“尘世间的一切缘与法,自得其道,吴公手下文武众多,贫道只有些微末道术,不得其用,况且贫道对天下的争斗并无兴趣,希望主公早日一统天下,万民之幸耳!”

左慈不肯留下,也是吴立仁意料之中的事情,他深吸一口气,对着左慈拱手也行了一礼道:“多谢仙翁今日教诲,他日若是吴铭还有困惑,还望仙翁不吝赐教!”

左慈呵呵一笑,向着门外走去,走了还没两步,忽然整个人消失不见,连刚刚那个仆人也仿佛有些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刚刚左慈消失的地方。

“主,主公,刚刚那道长难道是仙人不成?”

吴立仁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仆人的心中扑通扑通开始跳了起来,他从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见到仙人,而且看到左慈和吴立仁相谈甚欢的样子,他知道吴立仁一定和那个仙人关系匪浅。他心中不由得暗暗叹道:“我就知道主公定然不是凡人,否则怎么会有仙人相助?”

吴立仁遇仙之事,在吴立仁有意无意地推动之下,没多久便传遍了整个下邳,甚至各种版本的说法都出来了。

版本一:吴立仁路上偶遇仙人,仙人看破了吴立仁的不平凡命运,便亲自点化吴立仁,助他以后成就大事。

版本二:仙人传给了吴立仁白日飞升长生不老之术,可是吴立仁为了天下百姓,宁愿放弃这样的机会,仙翁留下了秘术,飘然而去。

版本三:吴立仁原本是仙人下凡,为了拯救黎民百姓,才甘心在尘世停留,而那仙人是为了来帮助吴立仁早日一统天下的。吴立仁手下的各种文臣武将则是天上的天兵天将,下凡相助。

自然,吴立仁虽然实际上除了受到惊吓,什么好处也没有得到,但是在他有心地推动下,这件事成功地帮助吴立仁壮了一番舆论上的声势。

左慈出现后的第三天,吴立仁终于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孙思邈终于采到水晶兰回来了。

孙思邈回来,最高兴的自然是黄忠,孙思邈听闻吴立仁回来后,先来到州牧府和吴立仁汇报了一番。

“听闻主公前段时间遇到了仙翁?不知是真是假?”

孙思邈在回来的路上,自然也听到了这种传闻,他对这种事情却有着极大的兴趣。

吴立仁想了想,就如实和孙思邈说了一番,“孙先生以为,这左慈到底是不是仙翁?”

孙思邈想了片刻,有些踌躇不定,“求仙问道,自古以来,多有相传,始皇帝曾经派徐福渡海求取长生不老之药,我朝汉武帝也曾经令人炼制长生药,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属下不敢妄言真伪,但是这修道或许真的有其独特之处,只是凡人不能得其法。”

孙思邈的话,吴立仁还是比较赞同,而且左慈自己也已经承认,他使得那些都是幻术,当是的情况,就好像闹鬼一般,让人产生幻觉,实际上那些都是没有发生的。如果一个人的定力足够,不知道是否能可以参透看破左慈的幻术。

“也罢,此事不提,孙先生既然带回了水晶兰,想必已经可以医治黄叙之病,孙先生一路奔波,今天暂且休息一番,等明日再去医治黄叙。”

“多谢主公体谅,今日我还要配置汤药,否则再过几日,水晶兰药效就会降低,就悔之莫及了!”

孙思邈告辞之后,忽然脑海里那熟悉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滴!系统自我维护完毕,请宿主下达指令!”(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