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王重阳为民劝张鲁 方文定因私诛甘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众人没想到刘璋竟然无耻到用庞义的性命来威胁众文武,庞义在朝堂之中,颇有人脉,所以刘璋的话让众人开始有些妥协。

“主公,若是斩了吕方再斩庞义,怕是再无人可当张鲁大军,到时候玉石俱焚,岂不悔之晚矣?”张松出来劝道。

“我也不想如此,可是吕方,吾实爱之。不如这样,我暂且免了吕方的官职,令其在家面壁思过,同时让庞义接替吕方主将之位,抵挡张鲁。”

刘璋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这个折中的方案:只要能暂时保住吕方的性命,以后还可以再找机会升迁。

众人知道如此已经是刘璋最大的退步了,也不愿过多相逼——只要吕方不要参与军事,误国误民便可以了。

庞义和高沛一起收拾败军得三万人,来到了涪水关,一起闭关死守;而吕方,则被刘璋专门派人“押送”到了成都。

张鲁大军占了葭萌关之后,令其弟张卫驻守葭萌关,又遣钟馗率军攻下了阆中,钟馗占据阆中之后又四处攻掠,巴郡有近半之地归于张鲁之手。

无奈之下,刘璋在黄权、法正等人的劝说下,重新启用陈玉成,封其为安平校尉,令其领军两万,驻守江州,以防张鲁的进一步入侵。

汉中郡,南郑。

张鲁府上今天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他是个道士。按理说,张鲁是五斗米教的教主,和道士交往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个道士的特别之处在于:张鲁曾经三番五次派人去请他下山,他却不肯;而今,他却主动来求见张鲁。

张鲁听闻,自然不敢怠慢,他连忙起身,到府门外亲自迎接那道士。

“哎呀,重阳真人下山,真是令张某激动万分,真人里面请!”

自然,这个道士就是被宇文成都爆出来,和钟馗一起出世的王重阳。

王重阳笑了一笑,向张鲁行了一礼道:“贫道见过张师君!”

张鲁满脸春风地拉起王重阳,来到客厅,分主次坐下后,张鲁盯着王重阳看了看,有些疑惑问道:“重阳真人莫非已经想通,想要助鲁共成大事不成?”

王重阳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张师君在汉中,推行五斗米教,百姓多因张师君的庇佑而得活命,教徒无数,皆感念张师君之恩,民夷便乐之,此皆张师君之恩。可是师君如今却贪恋红尘权势,驱万千教徒征伐刘璋,百姓流离,生灵涂炭,此与师君旧日之教义全然不同,师君如此可谓得地而失民心耳,贫道虽然不才,却以为师君此举大为不妥,还望师君三思。”

王重阳的话,让张鲁不由得面色一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重阳今天来竟然是为了劝自己罢兵。

“王道长此言差矣!即使我不兴刀兵,但是刘璋小儿也不会与我和平共处。他杀我母亲一家,便是证据。我与真人本为邻居,真人为何却反为刘璋说话?此来莫非就是为了刘璋作说客不成?”

虽然张鲁的话十分严厉,王重阳却也没有放在心上,他轻轻摇了摇头道:“张师君若是以私怨而令千万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岂不是有违修道之法?况且师君难道忘记黄巾之事了吗?”

王重阳的意思,就是张角三兄弟,原来也是修道之人,可是一旦陷入了争权夺利之后,便迅速消亡,他想用张角的事情劝说张鲁,可是张鲁听到后,却更加愤怒。

“王嘉!我不管你到底是谁派来的,你需记住,我与刘璋有不共戴天之仇,谁来也没有办法。汝若是还要多言,休怪我不念同道之谊!”

王重阳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高声吟唱道:“何人知我内心忧患兮,出明主于乱世;何人怜我百姓疾苦兮,安众生于太平!呜呼哀哉,我去也!”

张鲁气的将手中的酒杯猛然摔在地上,指着王重阳的背影冷冷说道:“狂妄之辈,不知天高地厚,若不是我念你一番好意,定然将你斩首示众!”

正在这时,阎圃从门外走来,看到怒气冲冲的张鲁,他连忙问道:“刚听闻王嘉来访,属下便来探望,主公为何如此动怒?莫不是那王嘉有什么不轨企图?”

“阎先生有所不知,那王嘉小儿竟然劝我罢兵,我与刘璋有不共戴天之仇,焉能就此饶过他?”

阎圃听完张鲁的话,半晌没有说话,张鲁皱了皱眉,看向阎圃道:“莫非阎先生也要劝我罢兵不成?”

“属下非要劝主公罢兵,只是如今情势,暂时不便再动刀兵。西凉韩遂马腾对我汉中虎视眈眈,主公不可不防;而蜀地虽然主公先胜几仗,是因为刘璋君臣不和,如今情势危急,庞义、杨怀、高沛、张任等皆蜀中名将,法正张松又是多谋之辈,黄权王累更是忠信之士,蜀地路途艰险,确实难取。”

张鲁瞬间脸色阴沉下,“那阎先生之意,我这杀母之仇就不报了吗?”

阎圃立刻拱手答道:“主公勿忧!如今关中西凉川蜀之地百姓多奔汉中,等积聚人口,广积钱粮,收拢人才,益州一旦有变,主公可使一将直取剑阁,偷取成都,如此大事可成。”

虽然阎圃的话很有道理,可是张鲁却不想等那么久。

“阎先生,如今天下诸侯并起,益州天府之国,我若不取,早晚为他人取之,只怕我还是等不了那么久。”

阎圃情知无法劝说张鲁,只好退下。

周瑜和戚继光攻下江陵后,戚继光便率军返回江夏,而同时令蒋钦护送张绣、贾诩和王彦章等人一起回下邳,面见吴立仁。孙策和周瑜领大军一起在江陵驻守。

然而,孙策和周瑜却一起为一个人的事情头疼不已,那人便是甘宁。

甘宁投降了孙策之后,不久便被方文定知道,方文定立刻去见周瑜,让周瑜将方文定交给自己亲手杀了祭奠方腊在天之灵。

周瑜哪里肯杀甘宁,可是方文定态度坚决,再加上方金芝如今已经是孙策的小妾,这让周瑜更加为难。

“方将军切莫着急,甘宁诚心投降,助我大军夺取江陵,若是就此杀害必然会使降军人人自危,军心必乱。等我和主公商议一番,再答复方将军如何?”

周瑜好话说尽,终于让方文定暂时离开,同时他让甘宁移驻旱寨,而方文定继续在水寨,省的两人见面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过了几日,方文定再去找周瑜之时,周瑜都让下人借故推脱不在,方文定连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便已经明白周瑜的用意。他心里气愤不过,立刻又去找到了自己的姐姐方金芝。

方金芝的心情和方文定自然一样,“哥哥请放心,小妹自有主张,定然不让甘宁匹夫好过。”(未完待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