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求贤才孙策受辱 庆丰收巩志祭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孙策摇了摇头,笑了一笑,将巩志扶了起来道:“巩太守不必自责。虽然武陵确实有些别有用心之人蠢蠢欲动,但是我来的路上看到这田间成熟的稻子,我就知道,巩太守的政绩一定还是很好的。至于这乱党之事,不能怪你,我今日来此,自会查明。”

孙策住进了太守府之后,程普、韩当和邢道荣等将便领兵,将武陵太守府接管了过来,日夜守护在孙策左右不离,严密监视周围动静。

第二日,孙策便召见了武陵的两个管军校尉卫慈和徐飒,他们手下的将士出了问题,自然这两个管军校尉脱不了干系。

两人一起来到太守府,孙策正坐在中央,左边程普,右边韩当,气势十足,下首则坐着巩志。二将走进来,连忙对着孙策倒地就拜道:“罪将见过主公,见过太守大人!”

孙策脸色阴沉地看着两人,“尔等既然自称罪将,可知罪在何处?”

两人一听孙策这兴师问罪的架势,不由得立刻慌了,连忙一起叩首道:“主公息怒,我等管教部下无方,使得别有用心之人趁机扰乱地方,实在是我等之罪,还望主公恕罪!”

孙策猛然起身,一下抽出腰间佩剑,走到两人面前,两人早已吓得身子发抖,战战兢兢地叩首求道:“主公饶命啊!主公饶命啊!”

这时一旁的巩志看到后,也连忙起身抱拳向孙策求情道:“主公息怒,二将虽然有过,但是罪不至死。况且此事,属下也有责任。此刻武陵正在用人之时,还望主公能暂时寄下卫徐二将的性命,准许二将将功折罪!”

巩志说完,卫慈和徐飒也齐声哀求道:“主公饶命,我等一定戴罪立功,求主公开恩!”

孙策目光定在二人身上,“二位将军,汝等督下不严,使得武陵内乱不息,百姓不能安居乐业,虽然今天巩太守为汝等求情,尔等死罪暂时可免,但是命你二人十日之内找出这幕后的主使之人,否则,哼,休怪我不讲情面。”

两人面面相觑,也不敢再多言,连连应声道:“属下必定尽心尽力,尽量找出主使之人。”

“那尔等的首级也要好生看住了。”

两人一听,脸色一变,又立刻答道:“我等一定找出幕后主使之人,请主公放心。”

二人一起退下,巩志看着两人离开后,起身问道:“主公可曾想过这武陵将士之乱是此二将纵容之故?会不会就是他们两人幕后指使呢?”

孙策点了点头,笑了笑看向巩志道:“巩太守既然有此猜测,为何刚刚还要求情?”

“属下只是猜测,毕竟没有证据,况且若是就此杀了二将,武陵这两千兵马怕是会出问题,所以,属下斗胆请主公先查明真相,若是真的能将二人定罪,也能和众将士有所交代。”

巩志十分淡定地回答,孙策应了一声,“巩太守之言,甚合我意,只是如今不知从何查起。”

巩志呵呵一笑,“属下因为身份问题,不便参与,但是主公英明,必然已经心中有数。”

“巩太守聪明人,那就暂且退下吧!”

巩志离开之后,程普和韩当二人,急忙问道:“主公,这武陵中有事,巩太守岂能脱得了干系,主公是否有些太信任他了?”

孙策却摇了摇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是谁都不信,那我等在武陵岂不是如同盲人一般?”

韩当接着说道:“若是此三人勾结在一起,主公给卫徐二将十日之期,其若是无法找到幕后之人,必然会铤而走险,领军造反,主公需要小心防范才行。”

“谅卫慈徐飒匹夫有何本事,况且我有三千精兵在此,又有程、韩、邢三将,有何惧哉!”

孙策的话,程普和韩当自然是无力反驳,无论从什么方面来看,这武陵郡都不会有什么可以威胁到孙策的。

孙策派人监视着卫徐二将,看他们这段时间到底会有什么动作,然而过了几天,两人一直在军营里将大小将官逐个审查,并无其他异动。

孙策想着散心,便每日出城,到处看一看四周风土人情,到了中午时分,与当地的百姓一同饮食。原本百姓看到孙策大军到来,心中十分恐惧,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都开始对孙策心生好感,程普和韩当跟着孙策,心中一直十分忐忑。

这一日,孙策在一户农家吃饭,这一家有一对老夫妻,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儿子,正吃着,孙策忽然问道:“老伯在此多年,可听闻此地有什么特别的人才?”

那老农停下,想了一想,接着摇了摇头道:“老朽虽然世代居于此地,可是对于人才,确实知之甚少,还望将军恕罪!”

正在这时,老农之子忽然说道:“父亲,我认得一个人,成天说些很厉害的话,我都听不懂,不知道他是不是将军说的人才?”

孙策一听,双眼放光,连忙问道:“那人是谁,现在何处?年龄几何?又说些什么话?”

那少年被孙策这样忽然一问,忽然有些害怕地看了看孙策,懦懦不敢说话。

那老翁呵呵一笑,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道:“虎儿不要害怕,你只要照实说就可以了。”

那个叫虎儿之人点了点头道:“那人叫廖立,也就比我大一两岁,我经常去隔壁村玩,经常听他说什么定乱兴邦之言,我也听不太懂,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孙策立刻起身,对着那个叫虎儿的和他的父亲拜了一拜道:“孙策拜谢两位指点之恩,某求贤若渴,如今便要去拜访廖先生。”

“将军不等吃完再走吗?”

孙策摇了摇头,接着让人留下了几贯钱给这一家,就离开了。孙策顺着虎儿指的方向,来到了廖立所在的大兴村。又问了村中的百姓,找到了廖立的家。孙策深吸一口气,来到了廖立门前,准备亲自前去拜访。

这时,程普再次出来劝道:“主公,小儿之言,未必可信,若是有歹人意图不轨,岂不防不胜防?不如让末将前去探探虚实,若是真是有兴国安邦之策,主公再亲去求贤不迟。”

孙策自然不会同意,“求贤访才,岂可如此不敬?”

程普默然无语,只好退下。

孙策敲开了门,果然有一俊秀书生模样的人开门,看到孙策这副行头,不由得皱了皱眉道:“不知将军来此有何贵干?”

“阁下是否就是廖立廖先生?”

那人一听,点了点头,“某就是廖立。”

孙策拱手拜了一拜道:“某乃孙策,忝居扬州刺史之职,久闻廖先生大名,今日来此,特求先生赐教!”

廖立听到孙策的名号,并没有什么吃惊,只是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孙刺史,我乃乡野村民,哪里有什么可以指教的。况且某也不认识什么孙刺史,孙刺史请回吧!”

廖立的话,让孙策微微有些不悦,但是他却更加坚信廖立确实有几分本事,继续说道:“廖先生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如今天下大论,诸侯纷争,廖先生胸怀救世济民之策,若是困居于此,岂不可惜?策虽不才,还望先生能助我一臂之力。”

廖立听完,呵呵一笑道:“刚刚某耳背,未曾听清将军现在身居何职,还望将军再说一遍。”

“扬州刺史。”

听到这里,廖立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一个从未听过的笑话,笑的几乎站立不稳,扶住门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孙策吐了一口气,看到廖立终于止住了笑声,接着问道:“不知先生何故发笑?”

“孙刺史见谅!某虽然久居此地,但是也知道这天下大事,扬州之地大部分都在徐州州牧吴铭之手,孙刺史仅得豫章一郡,也敢自称扬州刺史?实在是这天下最大的笑话了!”

廖立的一番话,让孙策的脸色瞬时青一块白一块,身后的程普韩当更是愤怒万分,“嗖”一声抽出腰间的佩剑,大吼道:“竖子安敢如此无礼,找死!”

眼看两人的兵器就要刺到廖立的身上,那廖立却也躲也不躲,脸上更是一点惊惧的表情都没有,这时,孙策大吼道:“住手!赶紧给我退下!”

二将听到孙策命令,自然不敢违抗,只是面上还是许多愤愤不平之色。

“廖先生如此激怒于我,想必是试验孙策是否有容人之量,先生定然有才,策虽不才,还是想再请先生能助我一臂之力。”

孙策说完,那廖立的脸上终于换了一种表情,收起了刚刚的倨傲和哂笑之色,对着孙策一拜道:“主公在上,请恕刚刚廖立无礼,某必然竭心尽力,以助主公成就大业!”

孙策扶起廖立,终于也喜笑颜开,“得廖先生相助,乃孙策之福也!”

程普韩当看着两人之间的关系瞬息万变,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对着廖立拜了一拜道:“廖先生请恕我等刚刚冒犯之罪!”

廖立自然不会怪罪,众人一起回到太守府后,孙策将廖立安排在自己的旁边住下,他和廖立谈了谈如今武陵的形势,问了廖立的看法。

“主公,武陵太守确实是个人才,只不过听闻其对汉室十分忠心,虽然其率众出降,但却不得不防。至于卫徐二将,只有匹夫之勇,若是其怀有异心,到时候必然会铤而走险。故而属下以为,为了以防万一,不如先下手为强,先派大军将卫徐大营团团围住,只要其有异动,便可立刻将二将拿下,再行论罪。”

虽然廖立的看法倒是十分稳妥,孙策却还是不同意,“公渊之计虽好,可是这样定然会让武陵之中,人人自危。况且我相信,武陵驻军之中,大多还是不愿意反叛的。”

第二天,巩志来见孙策,开口言道:“主公,太守外来了许多百姓,他们一起来请愿,想邀请主公去参加一场丰收庆典,同时武陵百姓也可以一睹孙策英姿。不知主公是否方便?若是有什么不便之处,属下这就去找人将他们驱赶。”

孙策听完,想了一想,立刻答道:“既然百姓盛情相邀,我自然不能凉了百姓之心。”

巩志得到了孙策的应允,便立刻出去回复百姓,这时,孙策转身向廖立问道:“公渊可知,这丰武陵郡的丰收庆典?”

廖立点头应道:“自然知道。丰收庆典,每年都会举办,代表百姓对皇天后土的感恩,同时祈求来年继续保佑庄稼收成。此处有一后土神祗,百姓每年都在那里祭祀。”

听到廖立回答,孙策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明日我就去和百姓一起祭祀后土神祗,祈求神明保佑百姓。”

说完,孙策心里又默默说了句:祈求神明保佑孙家基业亘古永存。

第二日,孙策带着一千大军来到了武陵郊外不远处的后土神祗,随行的是程普和邢道荣,韩当率领其余大军,守在武陵大军军营旁,以防有变。

神祗在一座不算高的小山之上,由于地形狭窄,近千名百姓都已经在神祗旁翘首等待孙策,自然孙策大军不能尽皆上山,程普只好挑选精锐十几人和邢道荣一起护佑孙策左右。

孙策上山之后,巩志已经笑容满面地在山上等着了,孙策一到,他便和所有百姓一起向孙策行礼,宣布庆典正式开始。巩志首先说了几句,然后讲一束稻谷塞到了孙策手中,“主公,等会你手持稻谷,首先在后土神祗面前跪拜一番,许下心愿,再将此稻谷献于神明,神明一定保佑主公愿望实现。只是许愿之时,需要虔诚,主公手下诸位将军暂时不能跟随主公一起,需要保持在十步之外。”

孙策点了点头,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神明的,巩志的要求也在情理之中。

程普此时观看着百姓之中是否有面相不善之人,警惕着四周是否有什么异动。孙策倒是没在意这些,他看的出来,这些百姓眼中的真诚。其中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给他介绍廖立的虎儿一家三口。

他手持稻谷走向神庙,对着神像跪了下来,心中默念道:神明在上,孙策在此,祈求神明保佑孙家基业永存,保佑我孙策子嗣不绝,保佑孙家早日夺取天下,保佑治下百姓安居乐业。

孙策祈祷完以后,对着神像拜了三拜,接着将那稻谷放在神像面前。

这时,他忽然发现神像动了一动,孙策心中暗喜:莫非神明那么快就显灵了?老天助我孙家,来日一定重修庙宇,让神明祭祀不绝。(未完待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