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周公瑾议取江东 曹孟德兵发合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哦?你这妖道还敢说不是招摇撞骗?现在被我识破所以才忽然说出这番话?”

孙策哈哈一笑,面有得意之色,他觉得于吉就是在自己的威严之下才承认罪行,此时孙策心中也打算给于吉一个教训,并不准备真的杀了他。W.⒉

于吉此时面不改色,一脸淡定地看着自以为是的孙策,“非也非也!刺史大人,老道之意,并非我这符水无用,只是刺史大人故意向家人隐瞒了病情……”

说到这里,孙策脸色一变,随机气急败坏地抽出佩剑向着于吉一指,大声吼道:“放肆!你这妖人,在此妖言惑众,莫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眼看孙策忽然暴起,众人不知什么缘故,只好一起向孙策拱手。齐声喊道:“主公息怒!”

吴夫人更是一脸愠色,对着孙策高声喝道:“我儿意欲何为?汝眼中还有我这个母亲吗?你想忤逆不成?”

此言一出,孙策脸色涨得通红,忽而大声咳嗽起来,这让吴夫人和一众人等也立刻变得焦急起来,吴夫人更是亲自来到了于吉身边,恳求道:“小儿不懂事,得罪了于神仙,还请于神仙大慈悲救他一救!”

此时孙策虽然咳嗽,可是他的眼睛却依然盯着于吉,仿佛透露着一股无形的杀气。于吉看到了孙策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接着答道:“还请吴夫人将刺史大人送回房中,并且屏退左右,老道当敢给刺史大人诊断。”

听到这里,孙策的目光才稍微有些舒缓,吴夫人看了看孙策,孙策也点了点头,同意了于吉的条件,吴夫人让下人将孙策扶回房间后,让所有人退下,只是留于吉和孙策一起。

“于道长,刚刚你所言是何意?”

孙策此时心中还不敢完全相信于吉是真的看出自己身上的问题了——就凭他手指一掐就能料定自己的状况,他还是不愿意相信。

于吉呵呵一笑道:“刺史大人,如今只有你我二人,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虽然我不知道刺史大人为何故意欺骗众人自己的身体问题,但是既然刺史大人不说,必然有大人自己的打算。如今大人身体完全没问题,就连刚刚的咳嗽,想必都是大人故意装出来骗他们的。大人身体既然没病,那再喝老道的符水确实是没有必要,不是说会有什么不良反应,而是确实有些浪费了,忽而老道才斗胆请大人单独一叙。”

听到这里,孙策皱了皱眉,于吉的话又让他有些不悦;况且如今他身体没事的消息,被于吉知道了,他担心若是于吉会透露给其他人,自己的一番心思岂非都要白费?一念及此,一时间他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处置于吉。

“于道长,你该知道,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没用好处。”

孙策用阴冷的声音说着,不过于吉的脸上仍然一副波澜不惊,对孙策的威胁完全无动于衷,他静静地看着孙策,“老道对着人世间的争名夺利明争暗斗一点都没有兴趣,所以请刺史大人放心。”

孙策眼看于吉如此识时务,所以也不想为难他,“如此就好,那对某的病,于道长可有什么嘱咐?”

“刺史大人的病在内心,所以老道便给大人几张凝气静心的符咒悬挂在大人的房间之中,也好保佑大人的平安。”

孙策哈哈一笑,跟着点了点头,对着于吉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于道长了!”

于吉也还礼,转身准备离开,正在这时,孙策忽然高声问道:“道长且慢,某还有一事不明,还请道长解惑:这世间真的有神仙吗?”

于吉停在那里,好像在想什么,接着摇了摇头,“神仙之说,虚无缥缈,有与没有,皆在人心。老道虽然常年修道,但是却不敢妄言!”

听到于吉这样的回答,孙策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他看着于吉的眼神变得炽热起来。

吴夫人看着孙策的身体好像好了很多,对于吉更加恭敬崇拜起来,便和孙策建议,给于吉立一个寺庙,让百姓们可以每日朝拜,祈祷平安。孙策自然是拒绝了,可是他想要说服吴夫人,却着实不易,最后便托词说是于吉自己的意思,吴夫人才作罢。

过了几天,周瑜带着曹操的密信来见孙策,曹操信中的意思还是要联合孙策一起进攻吴立仁,到时候若是能将吴立仁地盘拿下后,江东便给孙策。

孙策听到这个消息,免不了也有些心动,他却直接问向周瑜的意思。

“吴铭和主公有兄弟联盟之谊,而前番吴铭又遣孙思邈来给主公治病,这份情谊说小也不小,若是真的同意了曹操的联合,恐怕会遭到天下英雄的耻笑。所以属下之意,可以暂且答应曹操,但是却并不主动出兵进攻,只是向庐江、江夏、丹阳等郡调兵,让吴铭有所顾忌,牵制其兵力,等到曹操和吴铭大战之时,主公便以助阵为名,出兵诸郡,如此倒可以算是两全之策。”

周瑜的话,让孙策心情大好,只是此时他的是身体还是在“恢复”之中,若是真的大战,孙策必然不能亲上战场,所以他的心中还是有些小小的遗憾。

“公瑾所言甚是,那这大军调动,全权交给公瑾;策便在此坐等公瑾的捷报传来。”

孙策此时脸上红光满面,这让周瑜脸上也一下子露出一阵惊喜的笑容,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孙策道:“莫非于吉真的将主公身上的余毒彻底清除了?”

孙策听到这,还是摇了摇头,“公瑾也相信那妖道之言?若不是母亲如此笃信此人,我定然诛杀此贼。”

听到孙策否定,周瑜不免又有些失望,孙策此时心中隐约有些懊悔:让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担心自己,确实有些于心不忍。

“公瑾无需担心,至少现在身体好多了。对了,仲谋现在可有什么异动?”

孙策自从让孙权去江陵学习军中大事以来,颇为关心孙权此时会不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周瑜这才答道:“二公子到了军营之后,和军中许多将军学习,众人也都颇为喜欢二公子。瑜实在不理解,既然主公无心立二公子为后,为何还要如此;到时候万一弄假成真,二公子羽翼丰满,瑜也无能为力。”

孙策挥了挥手,呵呵一笑道:“公瑾无需担心,我自由主张,我累了,你先退下吧!”

周瑜此时看着孙策,好像越来越看不懂他,从他第二次遇刺之后好像就完全变了一个人,这和周瑜当初认识的那个豪气万丈光明磊落的孙策几乎找不到任何联系。或许真的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人的性格就会产生这样的变化。

不过如今还是要以孙家大事为重,他也不想再去想这些东西,回去之后,他立刻下令方文定、黄盖、甘宁、张玉等人一起率水军一万向江夏靠拢,大军在长江上不定时演习,让戚继光的水军时刻防备着;同时让在豫章郡的赵毅和桂阳郡的孙暠、孙瑜等人向柴桑靠拢,威胁丹阳郡;自己则率领高长恭、程普、刑道荣等出长沙,向庐江逼近。

一时间各地的军情纷纷传到了下邳,吴立仁自然也意识到了形势危急,立刻让所有文武一起来到州牧府**同商议。

“这孙策匹夫竟然如此恩将仇报,简直是无耻!”

有些武将心中已经开始暗暗咒骂其孙策来,毕竟如果是曹操来打,众人都能接受;可是孙策却是和吴立仁是盟友;如今吴立仁并没有任何毁坏盟约的行动,孙策竟然和曹操一起进攻,自然这其中的猫腻众人都已经明了。

吴立仁虽然觉得形势有点危急,可是他却一点也不慌乱,这种情况下,作为主公,他便是要第一时间给手下人信心。

“诸公,如今的形势大家也都了解了,曹操和孙策一起向边境进犯,形势不容乐观;诸公以为要该如何破敌?”

此时王守仁看了看众人还在议论,他便第一个起身答道:“敌人来势汹汹,我军自然要以防守为上;曹操若是要进攻,势必会从寿春出兵,以向合肥;如今韩彪大军也从北海向徐州迁移,但是下邳城池稳固,其不会有什么作为;而庐江郡此时恐怕会遭到曹操和孙策的同时进攻,需要小心防范。”

“军师之言颇有道理,只是那孙策真的会与曹操合谋齐攻于我吗?”

吴立仁总觉得孙策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不知道到底长沙生了什么事情,会让孙策如此做。

贾诩呵呵一笑道:“主公需要知道,乱世之中,只有利益,不会有什么情义和盟约。即便孙策不想这样,可是他手下的文武也会一起力劝,毕竟如今主公对天下诸侯的威胁越来越大。”

吴立仁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下面就是调兵遣将的问题,吴立仁抬头看了看宗泽,这个任务,先让宗泽来做,他再根据具体情况补充一下。

宗泽从开始便在思索,所以看到吴立仁,便心领神会,起身答道:“柴桑总共约有一万兵马,此一路可以让太史慈将军领林冲、鲁智深二将,率兵五千,紧守便可;庐江郡以西,令陈煦将军领手下白袍军和徐晃将军麾下五千大军一起抵挡;而江夏郡是主公在长江之重要之地,不可有失,令俞骁、徐渭并手下兵马前往支援;而秦昭、赵云等人手下将士撤出南阳,一起退回庐江北部,抵挡曹操大军;至于寿春,有冉天王和樊将军,还有郭都督在东城策应,可保无虞。”

宗泽调兵遣将后,吴立仁想了想,也确实没有更多补充,可是这个时候,宇文成都却站了起来道:“主公,末将也愿意出征杀敌!”

吴立仁哈哈一笑道:“宇文将军莫急,刚刚宗将军不是说了,韩彪大军正在向徐州调动,若是有所行动,宇文将军便为前驱,若是能斩了韩彪这厮,便是大功一件。”

听到吴立仁这样一说,宇文成都也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吴立仁却并不是真的打算让宇文成都去对付韩擒虎,这未免有点太大材小用了。只是如今曹操手下有许褚、典韦、吕布,又加上一个裴元庆,这几个猛将,若是赵云和冉闵遇到,必然会出现捉襟见肘的情况,留下宇文成都,可以根据战场的情况随时支援。

按照宗泽的调动,吴立仁麾下众将士开始调动起来,宗泽先让宗悫率兵三千,前往吕县外驻扎,观察韩擒虎大军的动向;又让6飞、武松等人领兵三千前往符离。

自然,此时所有人都仿佛绷紧的弦一般,等待这这暴风雨的到来。

曹仁趁吴立仁的兵马全部撤出南阳之后,派兵占了随县,并且驻守在随县,至此南阳全境便悉数落在了曹操之手。与此同时,曹操亲自率郭嘉、荀攸、程昱、文聘、典韦、许褚、裴行俭、裴元庆等人来到寿春,大有要和吴立仁决一死战的感觉。

曹操亲自来到合肥城下,大军列好阵势,曹操看着如今的合肥,不由得由衷地出一声感慨:“这合肥城正是挡在了我征讨江东之路上,若是不能破之,江东怎么能取啊!”

这时只听一将飞出,大声吼道:“丞相何须担忧,有小子这双银锤,甭管他是合肥还是合瘦,都得为丞相打开大门!”

曹操一听便知,这便是新得的那员猛将裴元庆,此时曹操不由得心中欢喜,虽然吴立仁不断有文武来投,可是自己最近也收了许多人物,这让曹操心中对自己的争霸之路更加有信心。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小裴将军,汝天生神力,实在是老天赐予我曹操的一员猛将,若是真的能破了合肥,我定然上奏天子,给你封侯。”

曹操捋了捋胡须,向裴元庆打了包票,裴元庆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大锤道:“丞相,要是封侯就给爹爹封就可以了,我现在只想和这合肥城中的冉闵一决高下!”

听到裴元庆这种小儿之言,曹操哭笑不得,只有通过控制裴行俭来控制着裴元庆了。

“好,既然如此,那这第一阵,便让你去亲自搦战冉闵,若是能胜,记你一大功!”

裴元庆听到曹操同意,也没管后面什么话,直接策马冲向城下,对着城墙之上的将士大声吼道:“城中的人听好了,我裴元庆在此,快让你们的冉将军出城一战,若是不敢,便亲自来给小爷认输,我便自做主饶你一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