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傅善祥巧解家书 贾文和反图寿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武欺身上前,手中朴刀迎向了方牒的佩剑,方牒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张武的武艺竟然如此好,他太小看张武了。两人还没交手几回合,方牒便已经节节败退,他心里又急又恼,冲着身旁的将士高声喊道:“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虽然方牒下了命令,可是刚刚张武亮出自己的天王将军参军的身份还是让他们颇为忌惮。他们都有些犹犹豫豫,可是毕竟方牒是他们的将军,命令不敢不从。这时候可苦了张武,毕竟这些将士可都是不知情,他也不忍心伤害他们,却又不得不招架众将士的围殴。

这时一旁的刘罗锅见势不妙,忽然大吼一声道:“方牒通敌,背主求荣,尔等若是不想同罪,赶紧退下!”

这一喊,才让那些本来就犹豫不决的将士纷纷住手,面面相觑,不知到底要听谁的。张武见状,纵身一跃,趁着方牒不备,手中朴刀一下子磕飞方牒的长剑,接着一把把他抓过来,朴刀架在了方牒的脖子上。

“傅小姐,快说那封家书到底有何玄机!”

张武将方牒拿下后,此时一旁的糜藩、牛三儿等人都躲在一旁,他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本来只是一个偷盗这种事情,现在竟然涉及到方牒的通敌之罪。这种罪名一旦落实,谁也保不住方牒,甚至连糜芳都要受到牵连。

这时候傅善祥将那封帛书接过来,来到刘墉身边,对着刘墉道:“刘大人,请将这封书信的每一列倒数第二个字连起来读一遍试试。”

刘墉一听,哈哈一笑,“傅小姐果然冰雪聪明,那我变读给众人听一听。按照傅小姐的方法,这封家书暗藏着这样一句话——三千兵马杀来。果然是一封通敌之信!”

这时候张武将方牒紧紧抓住,冷笑一声:“匹夫!你还有什么话说?”

方牒此时脸色难看,怔怔看着傅善祥,一言不发,他麾下的将士则议论纷纷,他们还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张参军,此事牵涉极广,已经超出我的职能范围,我建议还是先将方牒关押起来,再向宗泽将军或者陈主簿禀告这一切,交给他们发落。”

张武点了点头,这事情确实是超出刘墉的管辖,怎么说方牒也是一个将军,还是敌军的奸细,其中不知道还有多少隐情。

宗泽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也颇为重视,亲自带人审讯了方牒,甚至亲自让人将糜芳也一起带过来问话。最终得知这方牒原来是山越人的奸细,这次山越敢肆无忌惮地造反,便是打听清楚了下邳城中兵力虚实。

宗泽将一切调查清楚之后,将方牒和胡噜儿关入死牢,同时责罚了牛三儿和糜藩。而对于刘墉和张武,宗泽更是夸奖了一番,当然还有傅善祥,若不是她及时发现帛书中的秘密,恐怕也很难及时让方牒伏法。

这一切事情结束后,傅善祥便要告辞,张武送她离开,看着傅善祥还有些苍白的面庞,张武忽然发现有种怜惜。

“傅小姐准备去哪里?你说花将军是你的义兄到底是真是假?”

傅善祥这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实不相瞒,民女乃是金陵人氏,小时候有一个邻居就叫花荣。所以听到吴公手下有个花荣,民女其实并不敢太确认。”

“听闻花将军确实是金陵人氏,也就是说花将军很有可能是傅小姐的邻居。只是如今花将军出征在外,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要不这样,我先给你找一处地方住下来,等花将军回来,再去相认也不迟。”

听到这里,傅善祥还没回答,小翠已经高兴的手舞足蹈,“张参军真是好人,小姐,那我们就有落脚之地了!”

傅善祥看着张武,也点了点头,“如此便有劳张参军了!今日蒙参军相救,还未来得及报答,又要麻烦参军,民女心中是实在感激万分。”

说完这些,傅善祥忽然想到今日再县衙,张武扑倒救自己那一幕,当时情况紧急,傅善祥并没有多想什么,此时再想到,傅善祥不由得一阵害羞。

张武不知道傅善祥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嘿嘿一笑,“傅小姐如此秀外慧中,实在让人敬佩。不知傅小姐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参军过奖了,民女只是稍微读过几年书,怎么敢劳参军如此夸奖,倒是参军,文武双全,让民女佩服万分。”

两人你夸一句,我回一句,倒是让小翠有些忍不住,大大咧咧地说道:“我看小姐和参军都不要夸来夸去,如此郎才女貌,正是天生一对!”

“小翠休得胡说!”

傅善祥哪想到小翠竟然这样直白说出来,顿时让两人都有些尴尬。小翠只好连忙闭嘴,不敢多说一个字。

宗泽将抓到奸细的消息派人快马报给左宗棠,提醒他可能出兵之事已经被山越人掌握,让他小心一点。而宗泽自己,也收到了前方线报,亲自领一万大军离开下邳,去抵挡韩擒虎的兵马。

这一切,自然吴立仁还不知道。如今,他和麾下的一万兵马已经快到合肥,而探子快马回报的消息,正是曹军建了两座土城,将合肥团团围住。冉闵和樊梨花则闭门死守,曹军最近都没有采取任何攻城行动。

现在吴立仁只带着贾诩一起,所以他便问问贾诩的意见。

“主公,既然曹操建了两城,那主公明日便率军亲自攻打右翼土城。到时候城中冉天王和樊将军自然会出兵接应。到时候里应外合,必然大破曹军。”

贾诩的说法和吴立仁想的一样,吴立仁此时在想,是不是自己的智谋水平又提高了呢?

“那就依文和之言,明日攻打曹军右翼。”

如今季节已经到了仲夏,天气颇为炎热,于是当晚吴立仁便下令大军好好休整,接着三更造饭,四更便开始出发,悄悄向曹操新建的右城杀了过去。

吴立仁亲自率军偷袭,宇文成都和花荣等人紧随其后,大军冲到曹军土城之后,吴立仁却惊奇的发现此时城中竟然只有寥寥几人,看到吴立仁大军到来之后早已吓得四散而逃。吴立仁心中纳闷,看向贾诩,忽然脸色一变,大声喊道:“不好,中计了!曹操一定是猜到我军回来偷袭,所以事先留下了一座空城,必然是城外有埋伏!”

贾诩谨慎地四处看了看,接着呵呵一笑道:“主公勿忧!以属下之见,虽然此处没有什么曹军,但是这土城之中确实连营帐锅灶都没有几处,这说明这城中原本就没有曹军驻守,恐怕此处只是一座空城。我想,冉将军一定也是被曹贼这一手给骗过了。若是属下所料不差,那左翼的土城之中一定也是空城。”

吴立仁哈哈一笑,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以文和之意,曹操大军现在何处?莫非他要有什么特别的行动?”

正在这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了喊杀之声,原来正是冉闵和樊梨花看到吴立仁援军来救,便一起从城内杀出。

没一会,冉闵便和吴立仁相会,但是他和吴立仁一样,看到空空如也的土城,他的第一句话便是问道:“曹军现在何处?”

他和樊梨花见过吴立仁之后,吴立仁便将贾诩的推测告诉了冉闵和樊梨花,这时候樊梨花才点了点头,颇为自责地答道:“是属下疏忽了,中了曹贼之计,还请主公责罚!”

“先回合肥再说,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吴立仁率军一起返回合肥,同时,曹操的左翼土城也被攻破,果然如同贾诩之言,城中几乎遇到什么曹军,也相当于是个空城。

吴立仁和樊梨花贾诩等一起回到了合肥,吴立仁立刻派出探子四处打探,同时让众文武一起来议事,重点问题是,曹操去哪了?

“如今曹操围了合肥这么久,现在竟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我等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诸公可有什么见解?”

“主公,曹贼如此兴师动众,必然会有所图,不可能就这样撤退。要么曹操便是向东,取道钟离,和韩擒虎大军回合,向下邳杀去;要么便是向西,取道南阳,图戚继光将军驻守的江夏。”

樊梨花从知道曹操不在合肥之后,便开始思索,现在吴立仁刚问,,她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那到底是向东还是向西?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路线,我该如何选择呢?”

虽然樊梨花给出了两个方向,可是吴立仁一时还是不知道到底曹操在哪里。他看了看贾诩,贾诩点了点头道:“下邳难攻,江夏易取,我若是曹操,必然会向西取江夏。”

毕竟曹操已经在下邳败过一次,下邳的防御越来越完善,曹操想夺取下邳,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而江夏目前的情况,只有戚继光和俞大猷的一万兵马,不但要面临着孙策大军的威胁,若是曹操真的大举进攻,凭他二人,不可能守得住。如今吴立仁还是祈祷戚继光和俞大猷能运气好点,千万别出事。

“主公,既然如此,那曹贼必然是取江夏了,江夏有危险,末将愿意提兵救援。”

被曹操戏耍,冉闵心中也是憋屈,如今既然吴立仁又领大军来援,他便不再担心合肥的防守,于是便想请命,亲自上战场和曹军大战一场。这段时间都是守城,让冉闵心中十分憋屈。

“主公,合肥需要冉将军的驻守,末将请命,驰援江夏。”

吴立仁一看,正是宇文成都,宇文成都的心情比冉闵还要差,本来以为吴立仁带着自己突袭曹操,会有一场大战,可是到最后竟然没有看到曹操一兵一卒,这让他的心情更加失落。眼看冉闵又要请战,宇文成都如何肯放过这样的机会,于是便也出列请命,和冉闵争上一争。

可是无论他们两个哪一个单独出战,吴立仁都不会准许,毕竟曹操手下如今可是有裴元庆、典韦、许褚三人,甚至还有一个吕布,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忽然出现。若是要救援戚继光,一定要让两人一起才行。

“文和先生之意,如今之计该当如何?”

贾诩沉思了片刻,叹了一口气,“主公,如今曹军已经离开多日,若是江夏有变,恐怕主公兵马也鞭长莫及。属下以为,救援之军宜精不宜多。与此同时,樊将军从合肥出兵,先破成德,取寿春,再让东城的郭都督一起出兵收复阴陵、西曲阳,同时围困夏侯惇驻守的寿春。如今在两路大军围攻之下,夏侯惇必然孤军难守,若取了寿春,则我军可以尽占淮南之地,也算是失去江夏的一个补偿。”

贾诩的意思很明白,江夏如今已经救不下了,当初取得江夏,以为可以在荆州之地上放置一根钉子,可是现在看来,还是被孙曹两人给发现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便是这个道理。

“冉闵,令你令麾下铁血神骑先行,径直赶往夏口,若是曹军已经进攻,定然要救回戚将军和俞将军,江夏丢了就丢了。”

冉闵十分高兴,也不管这个铁血神骑的称号怎么来得,只是点了点头,“末将领命。”

可是樊梨花此时有些担心,“主公,冉将军虽然英勇,可是这骑兵也只有不到千人,如何能抵挡曹军几万大军?何况还有孙策在荆州的兵马。”

樊梨花的关怀之情溢于言表,毕竟前段时间冉闵已经和樊梨花表露了心声,若不是因为如今还在征战,冉闵已经亲自找吴立仁给两人主持婚礼了。

“樊将军不必担忧,冉将军的任务是救援,切不可恋战。”

这时一旁的宇文成都急了,紧接着问道:“主公,宇文锦请战!”

吴立仁呵呵一笑,“宇文锦听令。”

宇文成都一愣,接着高兴上前道:“末将在。”

“令你从神威军中挑选精锐两千人,一起前往江夏。切记,此次责任重大,切不可逞匹夫之勇,一定要好好的回来。”

吴立仁语重心长地看着宇文成都,宇文成都重重点了点头,此时吴立仁嘿嘿一笑,看向了一直默默无闻的赵四喜,“四喜,你一向谨慎,令你为副将,和宇文将军一起,你可愿意?”

如今吴立仁麾下各种猛将层出不穷,赵四喜一直以来都只能默默无闻的待着,很多时候他也想和吴立仁说,自己想要出战,可是想到自己的武艺,只好作罢。可是今天,他没想到吴立仁竟然亲自点名,让自己和天宝将军一起,他心中好像又再次燃起了热血。

赵四喜眼神中充满了兴奋,昂首向前,高声喊道:“末将领命!”

吴立仁的考虑是,赵四喜的技能虽然能给主将加武力,可是若是让他跟冉闵一起,冉闵的兵种技能便不会生效,所以反而不如让他和宇文成都一起,这样在赵四喜大四喜技能的加成下,算上武器和坐骑,宇文成都的初始武力可能达到108,这样战下去,谁还说天宝大将的对手!

虽然宇文成都不知道为什么吴立仁给自己派一个这样没什么本领的副将,可是他自然不会拒绝吴立仁的好意。

“如今事情紧急,众将务必小心谨慎!”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