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戚继光上表请罪 曹孟德定计谋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典韦护着曹操,许褚、裴仁基父子断后,宇文成都和冉闵、戚继光会合之后,看到曹军退去,也不敢轻易追击,只好三人各自领着麾下大军向蕲春方向撤去。

没行多久,他们便和陈庆之大军相遇,戚继光这下终于放下心来,此时戚继光满身血污,他策马迎过去,对着陈庆之拱手道:“末将参见陈将军!”

陈煦翻身下马,看着整个大军如此模样,心中感慨不已,“戚将军,冉将军,宇文将军!我们快回去吧!将士们如今伤亡惨重,身心俱疲,你们在前面,我率部殿后。”

戚继光的戚家军和冉闵的铁血神骑都伤亡十分巨大,只有宇文成都的神威军最后加入战场,所以伤亡较小。陈庆之因为周瑜大军的牵制,所以也不敢大军齐出,他让秦昭、徐晃等人留在寻阳,谨防周瑜的偷袭。

大军终于返回了蕲春,戚继光立刻让人去找城中最好的医师为周泰疗伤,虽然周泰身受大小伤十几处,幸好没有伤到要害之处,只是流血过多,身体虚弱。

这一战,戚继光麾下水军除了两千人完好无损,走陆路的四千兵马损失了大半,只剩一千余人;冉闵的铁血神骑也损失了一半。

戚继光将江夏的战况和曹操、孙权目前的局势写成奏表,同时请求吴立仁处罚自己的失职。过了几天,吴立仁在赶往荆州的路上接到了戚继光的奏表后,便向蕲春赶了过去。

曹操与文聘大军回合后,检点损伤,两万大军这一战损失了五六千人,这些倒是没有什么,只是没有能将戚继光拿下,是他最引以为憾的事情。

这时候荀攸走了过来,对着曹操道:“丞相,蔡瑁将军派人送信来,一切都准备就绪,等着丞相的命令。”

曹操点了点头,对着身边众人说道:“让蔡瑁依计行事,不得有误;另外众将立刻整顿兵马待命。”

夏口。

孙权听到曹操大军追击戚继光惨败而回的消息后,哈哈一笑,对着手下众将士道:“人言曹操善于用兵,今日一见不过如此!穷寇勿追的道理他都不懂,何况戚继光并不是残兵败将退走。”

方文定听完,呵呵一笑道:“二公子也不能这样说,曹操虽然未能获胜,但是兵马主力尚存,我等不可小视。”

“方将军言之有理,将军,若是曹操和戚继光能够两败俱伤才是好事,否则等戚继光缓过来,必然会举大军来夏口兴师问罪,到时候不免又是一场恶战。”

方文定的话让孙权心中有点微微不悦,他眼中只是把方文定当做孙策的心腹,所以即便对他颇有微词,也从不表现出来。

“这番较量,曹操和吴铭损兵折将,却都是一无所获,而只有我独得江夏之地,无论怎么说,这都是莫大的荣耀,众将以为如何?”

张玉连忙走上前,拱手故作赞叹道:“孙将军英明神武,不亚于乃父之风,实在是我等之幸也!”

虽然其余将领有些不情愿,可是谁也不想当众驳了孙权的面子,只好跟着一起附和。孙心中了然,也不以为意,“曹操大军还在江夏驻守,所以众将士还需小心谨慎,万不可掉以轻心。”

“我等领命!”

自从孙权将驻守江陵的黄盖和他麾下的一万大军调到西陵之后,如今的江陵只有五千兵马,黄盖临行前嘱咐城中将士一定要小心紧守,若是遇到危急情况,要派人通知夏口的孙权。

此时城中的副将李良在城墙之上小心巡视,正在这时,他忽然看到远处的江面上隐隐约约有一大批船队向着江陵而来,他心中顿时紧张起来,连忙下令所有将士动员起来。

过了半个时辰,船队慢慢驶到了江陵城下,这个时候李良才看清楚船上的旗帜分明写着“曹”和“蔡”。

李良心中暗道:曹操和主公结盟共讨吴铭,这个时候蔡瑁来此干甚?莫非是图我南郡不成?

这时候只见其中一只大船慢慢驶近,从船上走出一员大将,向着城上的李良高声喊道:“我乃曹丞相麾下镇南候蔡瑁,今番奉我家丞相之命出兵从江上截击戚继光大军。只是我军补给不足,还望将军能看上丞相和孙刺史同盟之义上借粮于我,他日必当奉还。”

李良一听,心中顿时有些为难:若是借他,不知道要借多少,而且若是蔡瑁心存不轨,那江陵必然不保;若是不借,蔡瑁也可以此为借口大举进攻江陵。蔡瑁大军看起来有一两万的模样,而自己手下只有五千兵马,如何能挡住蔡瑁。他现在是处于两难的境地,想到临行前黄盖的嘱咐,他心中有了主意,向着蔡瑁高声喊道:“蔡将军,末将乃是黄盖将军副将李良,如今黄将军不在,末将不敢做主。不知能否让末将先请示一番黄将军如何?”

蔡瑁听到后,立刻摇了摇头,“若是等你请命之后,戚继光早就逃出生天!若是如此,损害了丞相大业,你担当得起吗?又或者李将军是不想借粮?”

李良看到蔡瑁此时有些发怒,他咬了咬牙,答道:“既然如此,那容末将先去准备一番,三日之后交粮如何?”

李良想先拖上几天,等到自己派人将消息传给孙权再说,到时候再坚守到孙权回师救援就可以了。

“三天?”蔡瑁在那里沉思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行,那就三天,到时候要给我准备十万石粮草,少一石都不行。”

眼看蔡瑁应允,李良喜出望外,向着蔡瑁拱手谢道:“多谢蔡将军宽限!三日之后,必然会准备好十万石粮草。”

李良回去之后,立刻拟好迷信,让人连夜出城,前往夏口告知孙权,同时,他下令三军将士吃饱喝足,准备迎接三日之后的大战。

当天晚上,夜风轻轻吹动着江水,推着江水冲击着江陵城。江陵城的守军此时也不敢放松,小心翼翼地瞪着江面上的变化。

正在这时,忽然看到不远处有许多船只慢慢驶向江陵城,值班的将士顿时心中大惊,立刻发出敌袭的信号。

李良此时还在睡梦之中,等到有人报告蔡瑁意图偷袭江陵的时候,他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蔡瑁会在当天夜里就发起了进攻,虽然说三天有些久,但是至少也需要一天准备。蔡瑁如此做,莫非从一开始的目标便是这江陵?

李良已经来不及思考什么,立刻穿好盔甲,传令大军紧急集合。李良率军来到城墙的时候,让他想不通的事情发生了:蔡瑁大军已经攻进江陵了!

这时候,一名士卒惊慌失措地向着城中跑去,看到李良后,他立刻汇报道:“将军大事不好,江陵城中的内应已经偷偷打开城门,放蔡瑁进城,将军快逃吧!”

逃?李良心中不笑不已,江陵一天之内被蔡瑁攻下,即便逃回去,黄盖或者孙权都不会轻易饶过自己,况且,这个时候还能往哪里逃!

李良此时顿时登高一呼:“将士们,蔡瑁现在所领的是天子之军,名正言顺;如今既然江陵已破,我等不如投降,还能保全性命,若是抵抗,必然玉石俱焚。汝等可愿随我投降丞相大军?”

江陵城中的大军多是新招募的,这个时候他们谁会愿意为了孙家而放弃自己活命的机会。况且有李良带头一喊,将士谁不愿意?

蔡瑁兵不血刃拿下了江陵,并收降了李良和他麾下的数千兵马,心中十分高兴,感叹道:“丞相果然料事如神!以后这天下必然是丞相的了!”

蔡瑁令人将李良带了过来,和他聊了片刻之后,接着从麾下水军中挑选了两千精锐,换上了孙军的盔甲和旗帜,让李良领着向夏口而去,接着自己又领一万大军紧随其后。

孙权收到李良的密信之后,脸色瞬间变成另外一副模样,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无奈之下,立刻让甘宁、方文定、张玉等人一起前来商议对策。

孙权将江陵的情况和众将说完之后,张玉想了片刻便起身答道:“孙将军,江陵城易守难攻,李将军既然能拖住蔡瑁三日,那将军应当立刻派大军前往救援。只要李将军再守住三五日,到时候将军大军和李将军里外夹攻,蔡瑁必然可破!还望将军速下决断,迟则生变啊!”

江陵的重要性,不要谁说,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若是丢了,这长江的咽喉便失去了。

“好!甘宁,方文定,令你二人率领麾下水军立刻救援江陵,不得有误!”

听到孙权将甘宁的名字放在自己的前面,方文定不知道孙权是有意还是无意,只不过如今形势危急,他只是稍微愣了一下,未做过多思考。

二人带着麾下水军约万人,立刻浩浩荡荡前往江陵而去,而张玉和孙权则留下一万大军在夏口驻守,同时派人通知黄盖,放弃西陵,回到夏口和孙权兵合一处。

甘宁和方文定行到半路,便看到李良率领的“败军”向着自己而来,李良是黄盖的副将,甘宁和方文定自然认识。当他们看到李良的时候,心中便知江陵一定是丢了。而同时,紧跟在李良大军后的蔡瑁水军还在不依不饶。

方文定立刻下令让人将李良的大军放过去,同时列开阵型,准备阻截蔡瑁大军。

“李将军,到底发生了何事?江陵怎么丢的?”

李良此时灰头土脸,叹了一口气道:“蔡瑁在江陵有旧部,连夜偷偷打开城门,放蔡瑁大军进城,故而江陵丢了。属下拼死杀出,将士们伤亡惨重,只是不知回去如何和将军交代!还望方将军能够帮末将美言几句。”

李良此刻诚恳的眼神,让方文定深有感触,“李将军请放心,此败非将军之过,况且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二公子一定不会为难将军的。”

这时蔡瑁的大军已经围了上来,甘宁和方文定一起领兵杀了过去。两军刚交战没多久,方文定忽然听到身后一阵喧闹,杀声四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文定连忙让人前去查看,没多久,就有人惊慌失措地来报道:李良投敌了!他麾下的将士都是曹军。

这个时候蔡瑁和李良前后夹击之下,顿时让方文定和甘宁的大军阵型混乱起来,眼看形势忽然变化,方文定气得恨不得要将李良生吞活剥了。“李良匹夫,我誓要杀汝!”

“方将军,如今情势危急,赶紧突围吧!江陵已失,恐怕江夏也不可保,我等还是赶紧回到夏口,一起撤回长沙!”

无奈之下,方文定只好下令大军开始突围,只是如此混乱的情况下,命令传达的十分困难。

江面上箭矢如雨,彼此互相对射着,甘宁护着方文定一路杀将出去,正在这时,甘宁忽然看到不远处的那只船便是李良的,而此刻李良正在船上指挥着战斗。

“末将愿意去取李良那匹夫的首级献到方将军麾下!”

看着甘宁如此坚决的表情,方文定点点头,郑重说道:“兴霸万万小心,此战之后,无论汝能否杀得了李良,我与你之间的恩怨彻底一笔勾销!”

甘宁率领几十人,驾着一艘小船,慢慢向着李良的大船划过去。乱军之中,李良对这样一艘小船并不是很在意,快靠近之时,他令人向小船放箭,不一会儿就将甘宁的那艘小船射城了筛子一般

而甘宁早就已经一跃而下,跳到江水之中,悄悄地向着李良的船只潜过去。等到他到了船下,拿出腰间的勾挠,一下子向船上抛了过去。此时没人注意到甘宁的存在,不一会儿,甘宁便成功地登上了大船。

他杀了几名曹军之后,夺了一杆长矛,直接向着李良攻了过去。

“李良匹夫,受死吧!”

这个时候李良才看清眼前这个人,他怎么能不认识甘宁——曾经斩杀了水军统领方腊的人。

惊慌之下,李良吓得四处乱跑,甘宁抓紧手中长矛,向着李良用力一掷过去,长矛瞬间没入了李良的身体。

甘宁一击成功,来不及高兴,因为此刻更多的曹军已经围了过来,他再次奋力一跃,从船上跳到了茫茫江水之中。

眼看甘宁在万军之中取了李良首级,他不由得赞叹道:“甘兴霸真乃世之虎将!来人,再派一只小船下去,无论如何,要把甘将军救回来!”

虽然甘宁拼死杀了李良,可是依然改变不了方文定水军惨败的命运,孙权听到之后,整个人都傻了,“完了,这下全完了!曹操,曹操!曹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