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曹孟德曲径通幽 吕四娘借刀杀人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曹操此时心中还是想不到眼前这女子到底会是哪位故人之女,至少从外貌上,他看不出来。

“不知姑娘姓名,令尊又是何人,敢自称是操故人之女?”

那女子此时直起身子,迎着曹操审视的目光,并未露出半分怯意,曹操心中暗暗称奇。

“小女子姓吕,名唤四娘。”

听到吕四娘,曹操心中咯噔一声,脸色微微一变,立刻起身急问道:“令尊莫非是操之已故伯父吕伯奢?”

吕四娘点了点头,这让曹操的眼中满满的不可思议,同时开始怀疑其吕四娘此来的目的。

“四娘此来莫非是想为先考报仇乎?”

曹操杀吕伯奢一家,虽然知道的人只有自己和陈宫,但是陈宫却没有一点替他隐瞒的意思,纵然曹操不承认,可是那句“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之言,却人尽皆知。所以,吕四娘若是吕伯奢之女,那么她今天来十有**便是为了给吕伯奢一家报仇。

夏侯自然也知道,所以此时的夏侯一脸谨慎地盯着吕四娘看着,若是她有一点异动,夏侯一定会挡住甚至当场将其格杀。

“丞相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四娘只是一介女流,纵是有心想要报仇,又有什么办法?飘零多年,现在家中已无一人,所以四娘想,丞相当初误杀我一家老小,此刻定然会心中有愧。四娘希望丞相能看在旧日情分上,庇佑四娘一生安稳就可以。”

曹操哈哈一笑,嘴角一挑,伸手指向吕四娘厉声喝道:“吕伯父乃是成皋人,而汝却是一股徐州口音,莫非以为我曹操好骗吗?说,你到底是何人,来此有何目的?莫非是吴铭小儿的细作吗?”

吕四娘被曹操这一问,却一点都没有惊慌失措,十分镇定地看着曹操,“丞相若是打小就在徐州生活,那口音也一定是徐州口音吧?小女子从四五岁起,便被先父送到徐州,后来逢黄巾之变,交通断绝,不知先父消息。近来回到家乡,细打听之下方才知晓事情真相。”

说到这里,吕四娘眼圈一红,眼看就要落下泪来,曹操此时内心更加愧疚,因为他一时的错杀,让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家变成孤女,纵然他枭雄一世,他的心中还是满怀歉意。

“四娘,操后来将吕伯父一家厚葬,并且又请天子下令,追封他们为关内侯,只是为了赎罪。当初是操之大罪,如今既然四娘不怪于我,那这丞相府,你就当成自己的家一般。”

吕四娘拂袖擦拭了一下眼泪,抬头看了看曹操,叹息一声道:“丞相,请恕小女子直言,丞相失手杀了民女一家,民女这一辈子都会记在心里。”

“放肆!丞相大度,收留你在丞相府,你竟敢口出狂言?”一旁的夏侯忍不住向着吕四娘厉声喝道。

曹操挥了挥手,示意夏侯不要再说下去,“此恨确实难消,操不怪你!来人,给四娘安排一间院子,晓谕下去,众人待之,需同操之亲妹一般!”

吕四娘拱手拜谢了曹操,跟着下人走了出去。

“丞相,这女子来蹊跷,岂能轻易留她在丞相府中?若是她怀有不轨之心,丞相如何防范?况且我观此女好像是练过功夫之人,绝非寻常弱质女流,还是请丞相让她另据他处吧!”

曹操神色凝重,想了一会,“我有典将军和许将军护卫左右,岂会惧他区区一介女流!况且当日吕伯父一家,曹操心中实在有憾;我已经负了吕伯父一家,若是再多疑而令她流落他处,他日我若死后,有何面目去见吕伯父?”

曹操已经下定决心,夏侯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无好处,便只好闭口不言。

休息了一日,第二日曹操又让吕四娘和自己一起进餐,席间又聊了起来吕四娘这些年如何生活的,吕四娘便提到自己曾经拜在了武师李彦的门下学习了几年的拳脚功夫以求自保等等。在徐州之乱时,吕四娘又因为战乱跟着难民四处逃散,直到现在才稳定下来。

当晚,曹操正在书房看奏章,典韦在一旁守着,曹操忽然抬头问道:“温候是否回府?”

典韦愣了一下,有些愕然地答道:“回丞相,还不曾!”

曹操起身,呵呵一笑,“如此良宵,只是看些奏章,着实有些无趣,操欲再与陈氏、曹氏共赴巫山,行云布雨,聊慰这漫漫长夜,典将军以为然否?”

“丞相若有所需,末将定会护卫左右!”典韦虽然有些不齿曹操此等作为,可是依然是坚决履行自己的职责。

曹操十分满意,呵呵一笑,“烛火暂且亮着,不可让他人发现异常,典将军前面带路吧!”

典韦便和以前一样,打开了曹操书房地面中的暗门,接着举着一盏烛台,在前面引路,曹操径直跟在他的后面。

两人都算轻车熟路,没多久曹操便来到了陈圆圆的闺房,此时陈圆圆听到墙角之处的想到,便知道定然是曹操这个冤家又来了,她叹息一声,无奈地去迎了过去。

“曹氏何在?”

曹操眼看只有陈圆圆一人,有些疑惑地问道,陈圆圆连忙道了个万福,“曹氏今日身上有些不方便,故而没有过来。丞相既然来此,圆圆定当全心伺候。”

曹操嘿嘿一笑,相比曹氏,他自然更喜欢陈圆圆一些,既然曹氏不在,他今晚便准备独宠陈圆圆。

典韦非常识趣地再次回到密室下面,虽然隔着厚厚的木板,他依然还是不时听到鸾凤和鸣,只不过他早已经习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典韦好像听到一丝细微的动静,他多年临敌,敏锐的嗅觉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安。

正在这时,典韦忽然感觉到空气中一阵细微的波动,他下意识地将腰间的佩剑抽出,向着黑暗处一剑噼了过去,只听得“叮”的一声,他的佩剑撞到了另一件兵器之上。

“滴!检测到吕四娘技能刺帝触发当其偷袭行刺之时,武力+4;当被刺杀对象为身份皇帝之时,增加武力效果翻倍。受刺帝技能影响,武力+4,当其吕四娘武力提升至93.”rw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