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裴元庆锤杀韩当 周公瑾欲驱孙静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听到周瑜的话,一旁的程普脸色有些难看,他之前一直看好的孙权竟然会如此心狠手辣,让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悔恨。

“都督,二公子若是再敢有任何不轨的企图,我程普第一个不会答应!”

程普虽然表态了,但是周瑜却摇了摇头,他对孙静所拿出的所谓谋害孙策的证据到现在都还存疑,只是因为他知道孙策曾经告诉过他的一桩辛密,才没有去仔细确认这件事情。

“二公子如今无太多兵权在手,倒是不会有什么作为,瑜所担心的只是另一个。”

这时,程普和孙翊都明白周瑜所指的到底是谁,毕竟当初将所谓的密信在那个时候拿出来的孙静,居心一定便是在这大位上。再加上许都曹操打算让孙静接掌孙氏基业的一纸诏书,无论如何,周瑜都不会放心。故而昨日孙暠两千兵马入城之后,周瑜便令程普立刻点齐兵马,将其监视起来。

孙翊心知如今周瑜便是他最大的依靠,所以也毫不犹豫,立刻问道:“都督,有何良策否?”

“瑜心中已有主意,只要借主公之口即可。”

与此同时,孙静父子三人听闻韩当被阵斩的消息,不约而同地笑了一笑,孙暠更是忍不住对着孙静道:“真是好消息!韩当、程普这帮老臣,只知道拥立伯父的几个儿子,却完全无视父亲的功劳。如今竟然让那个黄口小儿继任主公之位,实在让人气恼!”

孙静呵呵一笑,“周瑜已经对我等有所防范,岂不见昨日他便令程普领大军监视你手下的兵马?以我之见,不出多久,周瑜一定会将我等逐出长沙。”

孙静虽然也高兴,但是脑子缺依然十分清醒。

正在这时,门外有一心腹来报:“主公有请将军和两位公子!”

孙静整了整衣衫,看了看孙暠和孙瑜,呵呵一笑道:“该来的始终要来,走吧!让我们去看看周瑜到底想干什么。”

三人一起来到孙策灵堂前,此时孙翊仍然披麻戴孝在守灵,孙静三人进来之后,在灵前拜了几拜后,来到了孙翊面前。

孙翊神色之中仍然有些哀伤,看着孙静几人,叹息道:“叔父,如今母亲和兄长新丧,曹贼偏偏这个时候来犯。孙翊虽然年幼,却不敢任由曹贼将父亲和兄长留下的基业毁于一旦。只是母亲和兄长的灵柩在此,若是让他们的亡魂受到打扰,孙翊心中难安。故而侄儿有一请求,还望叔父应允!”

孙静连忙拱手道:“主公但有任何吩咐,静自当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孙翊起身,缓缓说道:“我孙氏祖籍原在江东,当年父亲殁后,大哥亲自将其灵柩送到江东吴郡安葬。如今母亲和兄长也遭此不幸,本来应该由侄儿护送他们的灵柩回江东只是如今这长沙却有强贼在侧,侄儿离不开。所以还望叔父能念在同宗之谊上,护送母亲和兄长的灵柩回江东,与父亲安葬在一处,不知叔父能否答应?”

孙静一听,心里冷笑道:如此便想让我父子三人离开荆州,周瑜小儿,你可真是打的好算盘!既然你如此不仁,也休要怪我不义了!

孙静纵然心里如此说,可是他却抬起胳膊,拈起衣袖,在眼睛上沾了几下,悲戚万分地说道:“想当年,我和兄长,还有伯符一起南征北战,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未曾想到,兄长和伯符都先后离我而去,孙静此生别无他求,只要终生留在家乡,时时祭拜兄长和伯符的在天之灵,期盼他们能保佑主公和孙氏基业能永葆昌盛!”

看着孙静如此难过的样子,孙翊不由得有些不忍,虽然周瑜是让他防着孙静,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孙静这幅样子是装出来的。

孙翊拱手,对着孙静鞠了一躬,郑重说道:“侄儿在此拜谢叔父了!”

这时孙静看向孙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孙翊不解,径直问道:“叔父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主公,迁移灵柩,绝非小事,何况曹贼随时可能来犯,又加上路途遥远,我等需要先准备几日,不知主公是否准许?”

孙静那坚定的眼神,让孙翊一时间忘记了周瑜的吩咐,他点了点头道:“叔父,那便以三日为限,三日之后,侄儿便亲自送母亲和兄长的灵柩出城。”

周瑜听闻后,只能叹息一声,此时鲁肃也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着周瑜担忧的样子,鲁肃连忙劝慰道:“公瑾何须如此忧虑!或许孙幼台并不会如此不识大体,这些只不过是你的主观臆测!”

周瑜脸色并没有又一点好转,只是苦笑了一声,“若是真是我多想,那便好了。可是万一有什么变数,瑜如何对得起九原之下的伯符啊!”

这时,周瑜好像想到了什么,立刻令人喊高长恭、方文定和甘宁进来。

高长恭进来后,连忙问周瑜有什么命令,周瑜交他一直令牌,十分慎重地嘱咐道:“长恭,现令你领五千大军,在城外三十里下寨,筑起防御工事,以防曹仁,不得有误。”

高长恭接过令牌,立刻点齐兵马,带齐辎重粮草,按照周瑜的要求去做了。

继而,周瑜又取过一支令牌,交到了甘宁手中,“兴霸,令你好好巡查城中细作,切莫让敌人混进城中,不得有误!”

甘宁也接过令牌,走了出去。

“方将军,你现在也要返回水军大寨,以防蔡瑁从水路进攻。”

接着周瑜又看向鲁肃,眼睛一亮,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立刻拉起鲁肃,颇为急切地说:“子敬,你去子布子纲那里探一探风声,看看他二人是否真心拥戴主公。”

鲁肃何曾见过周瑜如此惊惶不定的模样,此时他也只是心中微微一叹,领命而去。

这时,周瑜慢慢舒了一口气,忽然之间,他觉得自己现在变得不像自己一般,当年他和孙策一起许下的志向,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完成。

转眼间就过了三日,孙静带着孙暠、孙瑜等人和手下的两千兵马尽皆披麻戴孝,大军打起白幡,在孙翊、周瑜、鲁肃等长沙文武的相送之下,离开长沙,向吴郡进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