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曹操借刀杀狂士 孔融作表荐知己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孔融清楚祢衡的脾气,所以对祢衡的话,不怎么放在心上;既然祢衡来到了下邳,他就决心向吴立仁推荐祢衡。

“吴铭小儿,不过一浪得虚名之辈,不足以为我所怒;我所怒者,我原以为文举不屑于世俗之人为伍,而今竟然甘心在吴铭手下,岂不是如朽木烂泥一般!”

祢衡顿时如连珠炮般地说了这番话,孔融依然没有往心里去,继续说道:“我主有识人之明,任人唯贤,举世皆知,我意有心举荐正平,共辅明主,如何?”

祢衡摇了摇头,“吴铭视我,犹鼠之视猫,避之唯恐不及,何敢称明主?与那曹阿瞒和汉室诸多庸庸之辈无甚不同,哈哈,文举,汝以为然否?”

孔融知道祢衡的性格,所以从祢衡的话中,他猜到祢衡一定是在许都得罪了曹操,所以才被曹操派到下邳为使。

“吴公与曹贼决然不同;曹操,奸雄耳;吴公,仁主也!”

孔融据理力争,祢衡哈哈一笑,“如此说来,文举是以为,吴铭远不如那曹操了?奸雄可立业,仁主却只能得虚名!”

孔融默然不语,和祢衡争辩,他是注定争不过的;但是两人性格,却十分相似,惺惺相惜,所以孔融也不想和他争太多。

“正平,若是你真有心安定下来,我主便是最合适的;我回去便会写一封推荐书表。否则这四海之内,恐怕无主能再入正平之眼。”

孔融撂下这句话,就回去了,而祢衡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连见我都不敢见,吴铭不过如此,孔北海竟然想让我认此人为主?实乃笑话!估计区区数言便可以让他吴铭七窍生烟,到时候看文举有何颜面让我侍奉此等庸人为主!”

孔融回到府中,立刻令人准备笔墨,开始洋洋洒洒写了一封《荐祢衡表》,其文曰:融闻洪水横流,帝思俾乂,旁求四方,以招贤俊……

今平原处士祢衡,淑质贞亮,英才卓跞。初涉艺文,升堂睹奥;目所一见,辄诵之口……

…………

乞令衡以褐衣召见,如无可观采,融甘愿领罪。

这份推荐表,历史上应该是孔融将祢衡推荐给天子用的,只是如今孔融奉吴立仁为主,所以如今便写来推荐给吴立仁。

写完之后,孔融马不停蹄,再次直奔州牧府上。此时门外守卫还是上次的那个,看到孔融又来了,他有些不解问道:“孔从事,莫不是没有寻到许都来使?他真不在州牧府里。”

孔融呵呵一笑,“我此次来并不是为了祢衡,而是有奏表想要面呈主公,还请小兄弟通报一声。”

守将一听,连连摆了摆手,“主公刚刚下了命令,现在府中有事,任何人来求见都不得放入,还请孔从事暂且回去吧!”

孔融听到这,不由得心里咯噔一声,心中暗道:“莫非正平已经得罪了主公了?主公这样闭门不见,显然是不给我推荐祢衡的机会。”

看着孔融站在原地发愣,那守卫好心地说道:“孔从事,这天寒地冻的,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冻坏了,主公可会责怪小的办事不利的。”

孔融无奈,叹了一口气,看着守卫,从怀里掏出准备好的竹简,递到了守卫的手中,“小兄弟,这是融写好的奏表,既然主公不愿见属下,那就请将这奏表转交给主公。”

守卫点了点头,上奏表自然不在禁止之列,他也没有必要为难孔融,于是点了点头,接了过来,“孔从事请放心,小的一定会交到主公手上。”

孔融回到家中之后,连续等了几天,可是仍然没有听到吴立仁那边有什么动静,一没有传唤自己,而没有召见祢衡,这让孔融十分着急,于是他又专门拜访了王守仁,想让王守仁带着自己面见吴立仁。

王守仁自然也不知道吴立仁到底在怕什么即使再不济,直接将祢衡“驱除出境”不就可以了,至于为了一个祢衡这样躲着孔融吗?

王守仁便和孔融一起来求见吴立仁,然而守卫再次重申了吴立仁的命令:没有主公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见。

这让王守仁也迷茫了,这和他认知中的吴立仁完全不一样,莫非吴立仁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王守仁这样猜测着,可是也不敢明言,只好小声地问那守卫:“主公最近饮食如何?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守卫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主公饮食正常,只是每天将自己关在书房中,还在背着什么文章,反正小人也不太懂。”

主公在读书?这个时候,怎么有闲情逸致读书?王守仁自然想不通,但是只要吴立仁没事,他就放心了。

“孔从事,看来主公是铁了心的不肯见我们了,真不知道那祢衡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会让主公如此忌惮。”

孔融也想不通,这个时候祢衡大闹许都丞相府的事情还没有传出来,所以一时间,下邳众文武猜测纷纭,许多人也想去拜访祢衡,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消息。

然而每个人去见到他没半柱香的功夫,都一脸怒气的冲了出来,这中间包括刘墉、陈近南、施世纶、孙乾、糜竺等下邳重要官员。这个时候,所有拜访过祢衡的人下意识地好像理解了吴立仁避而不见的原因——这要是见到祢衡,就是神仙也得被气掉半条命。

孔融听说后,想了很久,便决定再上奏表,其文曰:融闻武王欲伐纣,伯夷叔齐骂于道,将士欲杀之,太公阻之,是以其敢言;武王罪不加其身,则天下之士多附之。今有处士祢衡,言辞犀利,听之则身心俱恶,众人皆欲杀之而后快。我主仁慈,胸怀大志,若能容之,则四海皆颂主公之德,名士皆赞主公之望,英雄云集,大业可成。若避而不见,则天下皆以主公心胸促狭,无容人之量。融窃以为,我主圣明,胸怀四海,岂不能容区区一狂士乎?愿主公以四海宇内之望为重,召见祢衡,示之以诚,动之以理,祢衡必俯首而拜。融诚惶诚恐,书及肺腑,愿主公明鉴!祢衡幸甚,主公幸甚,天下幸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