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孙权矢志除庆之 孟焦合力战道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吴立仁长长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叹了一句:相爱相杀啊!问世间请,直教生死相许!赵毅喜欢樊玉凤,最后却死在樊玉凤手中,这都是命啊!

不过吴立仁没有在现场绝对想不到,只是因为赵云和樊玉凤在赵毅面前的同生共死的关心,才让赵毅气不过出手。更新最快若是知道,恐怕他心里只会想到:秀恩爱,死得快!让你们秀,把可怜的小赵赵给秀死了吧!

赵毅的死,让杨大眼和裴元庆的不由得楞了一下,赵云趁机拉起落地的樊玉凤一起冲了出去,这时,裴仁基才反应过来,大吼着:“元庆,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将赵云拿下,否则回去如何和曹将军交代!”

“谁让赵毅偷袭在先,死有余辜!”

裴元庆却十分不屑地说了这句话,这让裴仁基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训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还想单打独斗,你要是有本事,把赵云给我拿下啊!”

裴元庆被他父亲这样一激,不由得怒吼一声,双腿一夹胯下的一盏灯,挥舞着银锤,径直向着赵云和樊玉凤追了过去。

此时孙权也听闻了张玉之死,他心中顿时一阵剧痛,脸色因为愤怒变成了猪肝色,继而仰天长啸道:“世美!你怎么就这样弃我而去!”

他知道,没有张玉为他出谋划策,他根本不可能挡住陈庆之的攻击,若是今番不能将陈庆之一举拿下,他以后再无活路。

“传令下去,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将陈煦给我留住!”

孙权此时面目狰狞,对着麾下的将士下达了这样的命令。杨大眼对孙权的命令更是绝对服从,邢道荣如今不知从哪里摸到一把大砍刀,也带着麾下将士冲向了陈庆之撤退的方向。

孙权如今麾下还有一万五千将士几乎没有伤亡,加上裴仁基的八千多曹军,单雄信的三千士卒,一起浩浩荡荡向着陈庆之、赵云撤退的方向追了过去。

陈庆之率部且战且退,虽然身处劣势,可是麾下白袍军却依然斗志昂扬。陈庆之即便不能亲自杀敌,却不断地激励着白袍军的士气。

面对着敌军的攻势,白袍军个个同仇敌忾,陈庆之特别注意到其中有一员长枪兵,身高约有七八尺,此时已经满脸血污,手中长枪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章法,都是率性而为,但是一身力量却也不俗,一枪挥过去,竟然将两名曹军给拍的后退几步,陈庆之暗自留意了此人一番。

裴仁基和孙权等联军步步紧追,陈庆之和赵云退了近三十里,可是敌军依然紧追不舍。这时大军追到了一处山谷之前,虽然山谷形势不算险峻,可是裴仁基还是立刻让麾下将士停止前进。这时候孙权冲了过来,看到裴仁基谨慎的样子,连忙问道:“裴将军,前方怎么样了?莫非陈煦有埋伏?”

裴仁基看了看孙权,呵呵一笑道:“行军打仗,定然要步步为营,前方是山谷,不如孙刺史先派人前往打探一番如何?”

孙权一听,立刻摇了摇头道:“裴将军怎可如此?若是有危险我这长沙将士的性命岂不就皆葬身于此了!”

裴仁基听完,冷哼一声道:“你手下将士性命是性命,莫非我手下将士性命就不是性命了?况且你可别忘了,是你亲自写信求援,请我等来此处助阵。我率麾下将士不远千里来此,若是孙刺史不愿犯险,那裴某这就告辞了!”

裴仁基的威胁的话,让孙权目瞪口呆,若是裴仁基走了,就凭自己麾下的将士,正面都打不过陈庆之。孙权暗暗叹了一声,继而满脸堆笑道:“裴将军莫要生气,权这就派人前去查探,这就去。”

说完,孙权看了看左右,继而高声喊道:“邢道荣!你领麾下兵马在前方开路,若是有什么情况不得恋战,立刻回报,不得有误!”

邢道荣愣了一愣,看了看孙权的表情,他叹了口气,虽然十分不愿意,可是如今的形势,他根本没得选择。毕竟杨大眼是孙权的心腹,自己顶多算是个降将,邢道荣还是能认清楚自己的地位。

看到孙权满脸的不安,裴仁基走了过去,呵呵一笑道:“孙刺史不必担心!我来之前已经打听清楚,陈庆之此刻大军倾巢而出,而庐江秦昭的无双军和徐晃手下的降军此时都还在寻阳。即便陈煦有埋伏,也不会有多少人马,我等还有两万大军策应,所以此去大可放心。”

裴仁基此时又用好言安慰了孙权一番,孙权这稍稍有些放心。不过他也已经想清楚,即便是真的有埋伏,自己也要做出这个牺牲。若是今日败了,他便机会再无希望东山再起了。

邢道荣领着麾下五千大军小心地向前行进着,行了不到五里,便忽然只听到呐喊声四起,滚石檑木从两侧不断向着山下滚了过去。邢道荣见状,心中一惊,不过他早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调转马头便向谷口逃去,丝毫没有去理会麾下的将士。

邢道荣麾下兵马顿时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撞,被滚石、檑木砸死砸伤的不计其数,喊杀声、哭喊声、求救声不绝于耳。继而山上响起了响亮的口号:“无双无双,天下无双!”

无双军,所有人都立刻明白了这句话代表的含义,也明白了这支部队的厉害之处,此时他们心中更加绝望了。

邢道荣刚冲出去不到二里地,只见前面有两人拦住了他的去路,邢道荣大怒道:“尔等鼠辈快快让开,否则让你尝尝我荆南上将邢道荣的大斧的厉害!”

邢道荣此时挥了挥武器,才猛然想到自己的斧子已经被田复斩断,现在只是临时摸了一把大刀使用,而眼前的两人,早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其中一人正是手持大斧,向着邢道荣高声喊道:“你这匹夫,瞧瞧爷手上的兵器是不是你的大斧,哈哈,笑死了,莫不是你是孙权派来的逗比吗?”

邢道荣素日不清楚逗比是什么意思,但是从那人的语气之中已经可以听出来,绝对不是什么好话,邢道荣大吼一声,手持大刀冲向拦路二将。

另外一人手持长枪,迎了过去,然而手持大斧之人竟然也跟着一起冲了上来,刚一交手,邢道荣才发现此二人武艺原来都不弱,邢道荣有些不满地骂道:“汝等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

听到邢道荣说这句话,那手持长枪之人便哈哈一笑道:“刚刚汝等五将合围我家田将军就算英雄好汉了?笑话,我孟良和焦赞,永远都是在一起的亲兄弟,不管是对一个,还是对十个,若是不服,就让刚刚另外四个孬种一起上来就好了,看我哥俩会不会怕你们!”rw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