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寇老西饮醋酬知己 袁天罡相术拜系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寇准的话,让吴立仁霎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果然是人生不如意十之**,越是想得到的,偏偏得不到,这就是命啊。

“平仲先生为何如此执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孙权目光短浅,心狠手辣,谋害兄弟,如此无谋无能之辈,平仲屈身事之,已是可惜,如今为其而死,岂不是轻于鸿毛?平仲先生熟读经史,莫不是以此为荣?”

吴立仁苦口婆心地继续劝道,寇准双眼失神,怔怔地看着吴立仁,继而又摇了摇头:“吴公不必再劝!烈女不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这是寇准的选择,与他人无关,还望吴公成全!”

吴立仁没有回答他,这个时候,他忍不住想到了寇准还是儿童时写的那霸气狂傲的《咏华山》,情不自禁地念了起来:只有天在上,更与山与齐。举头红日近,回白云低。

看到吴立仁念自己的诗,寇准眼神微微有些震惊,继而苦涩一笑道:“年少轻狂,写下此等诗句,让吴公笑话了。”

吴立仁摇了摇头,脸色凝重,“不,我看到了平仲先生有如此抱负,若是就这样死去,有多可惜?”

“人生在世,谁又没有遗憾?还请吴公成全。”

吴立仁长叹一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寇准竟然如此决绝,已经说了三句让自己成全。虽然在吴立仁眼中,这是脑残的行为,可是他却又不得不尊重一个士子的骨气,他无力地喊了一句,“来人,将寇先生请到刑场,我当亲自为寇先生送完这最后一程!”

“多谢吴公,如果有可以重新选择的机会,准定然要早日投在吴公麾下,以展平生之愿!”

说完,寇准淡淡一笑,转身便走了出去。

这时吴立仁又看了看旁边的二张,有些无精打采地问道:“吴铭一直听闻江东二张大名,如今孙氏败亡,不知二位先生欲何去何从?是愿意和单通一样记恨于我,还是和邢道荣一般归降于我?又或者和寇先生一样欲以死明志?无论哪一个,我吴铭都会满足你们的。”

张昭长叹一声,“吴公见谅!孙氏新败,故主被擒,我等二人身为其臣,不能死节已经有愧于先主之恩;只愿吴公能放我二人回乡,安度晚年便可!不过吴公请放心,我二人不是不明事理之人,这天下成王败寇,本属正常,我等绝不会对吴公生出一点恨意。”

吴立仁也不挽留,纵然他们真的很有才华,可是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心情再去劝降。

“来人,护送二位张先生回乡,不可有失!”

张昭和张纮听完吴立仁的话,不由得对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地暗自感叹:吴铭真是气度非凡,他日必能成就大事!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张昭、张纮的亲密点个9点,检测到张昭的四维属性为武力28,统率69,智力9o,政治95;张纮的四维属性为武力3o,统率59,智力89,政治94.检测到张昭张纮拥有属性同心——当两人同事一主,处理政务之时,智力+2,政治+3.当前宿主拥有亲密点118,仇恨值143.”

这个时候,吴立仁才想到不久前的大战之际,孙权和杨大眼纷纷送上了仇恨值,而孙权的四维属性自然也已经被检测出来——武力68,统率59,智力83,政治89.孙权的属性按理说不算垃圾,但是在如今强敌环伺的三国,他注定是没有翻身的机会的。

只是为什么二张都送上亲密点了,竟然还不想投降?只不过吴立仁没时间去管他们了,他要亲自送寇老西儿上路。

“来人,准备两碗醋!”

吴立仁带着麾下的文武一起来到了刑场,这个时候寇准已经站在那里等着最后时刻的的到来。

吴立仁端着两碗醋来到寇准面前,寇准自然早已闻到了米醋的芳香,眼睛忍不住瞥了一眼,吴立仁哈哈一笑道:“听闻寇先生平生不爱喝酒,只爱饮醋,看来传言不虚,来!寇先生既然准备上路,吴铭便敬你一碗醋,给寇先生送行!”

吴立仁说完,立刻端了起来,仰起头就喝了起来,只是眉头被酸的皱了几皱,看到吴立仁如此模样,寇准仰天长啸,一把将醋碗掠了过来,双手端起,也跟着一饮而尽。

“真没想到,这世间最懂我之人竟然是只见过两面的吴公!寇准此生无憾也!”

说完,寇准对着吴立仁躬身行了一个大礼,便昂走向了刽子手的面前。

亲眼看到寇准被刽子手砍下头颅,吴立仁的内心是极度难受的,可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能为力,转眼间他才现,两行清泪滑落在脸庞。

一旁的贾诩早已注意到了吴立仁的反应,他自然不知道吴立仁为何对寇准有如此深厚的感情,他只好拱手说道:“寇先生舍生取义,求仁得仁,还望主公节哀!”

吴立仁吐了一口气,郑重说道:“传令下去,厚葬寇准,并且将寇准的家人接到下邳,好生照料,不得有误!”

寇准作为一代名臣,在吴立仁穿越之前的电视剧中也多有出现,他对寇准是十分喜爱的,只是可惜他被系统随机到孙家。

吴立仁回到府上之后,名人大摆宴席庆功,开始对此战之人论功行赏。自然花荣因为捡漏,活捉了孙权立了第一等功劳;宇文成都则以活捉单雄信,刺死杨大眼的功劳位居第二;而太史慈只是活捉了邢道荣位列第三,其余大小将官包括太史慈帐下副将林冲鲁智深等俱有封赏。

听到吴立仁奖励一干武将,杨奉此时有些心中痒痒,连忙起身问道:“吴公,本将此战也算颇有功劳,不知会有何赏赐?”

吴立仁还没有回答,这时一旁的鲁智深嘿嘿一笑道:“杨车骑位高权重,你的功劳,我主恐怕是封不了的,除非杨车骑愿意放弃这车骑将军的头衔,投靠我主,那我主自然会给杨将军封赏了,诸位将军,你们说对不对啊?”

一时间众人尽皆哈哈大笑,跟着起哄道:“鲁兄弟言之有理啊!”

杨奉被鲁智深这样一番冷嘲热讽,一时之间羞得无地自容,看着吴立仁也没有一丝责备鲁智深的意思,他又不敢当场作,只得一拂袖,恶狠狠地瞪了鲁智深一眼,转身就离席而去。

这时贾诩凑了过来,嘿嘿一笑道:“主公,看来这杨奉不久就会有所行动,可以早些做安排了。”

吴立仁此时嘴角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看着贾诩,点了点头,“文和先生暂且前去安排吧!”

正在这时,有一将士从外慌忙跑了进来,口中喊道:“报!会稽郡左将军派人传来急报!”

吴立仁皱了皱眉,左宗棠目前应该没有什么行动,莫不是张士诚又闹什么幺蛾子了?等将荆南平定,左宗棠再拿不下张士诚的话,他就准备挥师南下,灭了这个跗骨之蛆。

只是吴立仁将奏章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变了几变,表情十分怪异,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主公,莫非那山越贼寇又有何变故?”

一旁的贾诩也看不懂吴立仁的表情,急忙问道。

“文和,你绝对猜不到,来,看看吧!”

贾诩接过来看完后,也跟着连连摇头,“祢衡真乃狂徒也!”

原来信中并不是什么关于山越的战事,而是那祢衡小儿,趁着吴立仁挥军南下之计,竟然偷偷离开下邳,单枪匹马先赶到了会稽郡山阴县,亲自去面见张士诚。

这次,他倒是没有如何骄傲地吹自己如何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反而是一直在张士诚面前夸赞吴立仁如何如何厉害,知道地球和月亮的距离,知道世界是多么庞大,知道宇宙是多么浩瀚,最后的结论便是吴立仁是天命所归之人,他极力想劝张士诚能够迷途知返归降吴立仁。

然而张士诚是什么人,他早已经被祢衡这乱七八糟稀奇古怪的言论弄得烦心不已。即便如此。张士诚毕竟也是听过祢衡的名声,没有立刻杀他,只是让人将他关到监牢之中。

可是这祢衡到了监牢还是不老实,又不断劝说狱卒赶紧离开张士诚,声称张士诚活不了几天了,这些话传到了张士诚的耳中,张士诚再也容不下他,便命人立刻将祢衡处死,同时将级悬挂在城门示众,宣称他是吴立仁派来的细作。

“真是nozuonodie!”

吴立仁情不自禁感叹一声,这时吴立仁又现贾诩用着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吴立仁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连忙解释道:“就是说他不作就不会死!”

可是贾诩的眼神仍然还是原样,吴立仁呵呵一笑道:“吾意是指祢衡小儿如此行径岂非作茧自缚乎?”

贾诩这才恍然大悟道:“主公所言极是,只不过诩此时只是在想一件事——医学院的袁酉曾言,祢衡命不久矣,莫非这袁酉真的能看破人之生死命数?”

吴立仁这时才想到,袁天罡确实和自己说过,祢衡命不久矣,当时孙思邈还因此和袁天罡争论了一番。只不过吴立仁这时候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当时获得袁天罡的亲密点的时候,系统忽然异常退出,再后来便不了了之了。

“主公所思为何事?”

贾诩看到吴立仁出神,忍不住又问道。

“我在想文和刚刚的猜测,或许袁先生真的有此异术!”

听到吴立仁肯定,贾诩的脸色有些凝重,吴立仁很少看到贾诩会如此反应,这时贾诩郑重说道:“若果然如此,那主公可要好生留住此人,若是落在他人手中,必然会是主公的一大祸患。”

贾诩的考虑不无道理,这样接近半仙的人,吴立仁怎么会让他落在别人手中呢?幸好袁天罡是自己召唤出来的,也已经奉上了亲密点,忠诚度暂时不是问题。

吴立仁借故劳累,先回到房中休息,这时,他才平心静气地将系统召唤出来,“系统,快说,当时为何收到袁天罡的亲密点后,就异常退出了?后来有什么情况或者补偿,怎么也不见你提?太不自觉了!”

“回宿主的话,检测袁天罡的属性的时候,系统现了一个特殊的情况,向上级系统汇报并确认才给宿主第一时间回复了,只是当时宿主在忧心长沙之战,所以又一次忽略。”

是吗?又是这个理由,吴立仁无奈之下,只好将系统的提示信息继续向前翻看,终于让他翻到了。

“滴!检测到袁天罡体内存在一个次级系统——大相师系统。”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吴立仁惊得嘴巴都无法合上,这是什么情况,袁天罡也有系统?那他的系统会不会检测你这个系统啊?这是个什么混乱的世界?我召唤的难道是另一个穿越者?

“回宿主的话,袁天罡是宿主召唤出来的人物,所以大相师系统只是次级系统,也就是说永远不可能检测到本系统的存在,也不会妨碍到本系统,请宿主放心。”

听到这里,吴立仁才放下心来,可是他心中还是有些不安,袁天罡身上有系统,那就说明其他人身上也会存在类似系统。

“到底哪些人身上会存在次级系统?你这个系统又是不是能检测都能检测出来?”

“回宿主的话,经过检测袁天罡的次系统后,本系统已经有经验了,若是其他人身上也有类似此系统,本系统一定可以检测出来。”

本来吴立仁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拥有系统的人,可是被袁天罡的这个大相师系统弄得他有些不自信了,生怕哪里冒出个仙魔系统,聊斋系统之类的。

与此同时。二张离开南昌后,并没有按照之前所说回乡,反而是调转反向,直奔吴郡富春而去。

这时,张纮忽然说道:“吴公气度非凡,能容人所不能容,实乃一代明主,我看子布也有心投之,只是不知为何子布要告老还乡,实在让人费解!”

张昭听完,呵呵一笑道:“子纲实在是当局者迷,吴公有心招降寇平仲,然而他却一心求死,吴公心中更加看重;那刑道荣匹夫虽然投降了吴公,吴公却视他为无物,这是为何?吴公用人更看重品行。若是我等立刻降之,即使能容于吴公,也必然不会得到重用。相反,若是我等先拒不投降以保臣节,吴公心中必然敬服。到时候若是再派人来请,定然能委以重任,此所谓:兵者,诡道也!”

张纮听完,不由得连连赞叹道:“子布之言,实在令人叹为观止!纮叹服!只是不知子布现在欲往何处?”

张昭呵呵一笑,向着东南一指道:“吴郡,富春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