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于谦功成身死 左魁丢盔弃袍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前于谦的四维属性提升为武力61,统率89,智力96,政治94,并且成功激活技能孤峻——其孤忠峻节更历夷险,所效忠的君主势力面对极大危难之时,自身统率+3,同时麾下将士的武力+2,士气增加。”

于谦!人生赢家啊!四维属性增加,这技能更是厉害,光环属性,加攻加士气,自身加统率,只不过,想必没有君主想让他这个技能触发吧,果然是孤忠峻节。

千锤万凿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此时的于谦,正低低吟出这首千古绝唱《石灰吟》,袁绍的大军终于退走,可是朝堂之上,特别是公孙瓒的妻子儿女开始大肆攻讦于谦,说他为了一己私利竟然害了自己主公的性命;今日能这样对公孙瓒,明天就能同样的方式对公孙续。

于谦脸色严峻,他知道,暂时失去袁绍的威胁,他的存在就变得没那么重要,所以身在蓟京的公孙续,终于也动摇了,他知道,或者自己也该急流勇退了。

“属下自知让主公为难,特此请辞,还望主公恩准。”

于谦十分平静地说完这番话,顿时让大厅之中的文武开始议论纷纷,而魏徵刚听到,立刻站了出来,拱手对着公孙续说道:“于将军为主公出生入死,鞠躬尽瘁,方才暂时击退袁绍,保蓟京安全;若是现在任由于将军离去,则蓟京危矣,主公危矣,还请主公以大局为重!”

听到魏徵的这番话,另一旁立刻闪出一人,十分不屑地看了看魏,继而拱手对着公孙续道:“主公确实不可让于谦就这样离去!此子害死先主,虽然保住了蓟京,但是为人臣者,不能顾全主公,还直接害死了先主,其罪当诛!”

公孙续循声望去,发现正是他的族叔公孙范,公孙范的话让公孙续怔了一怔,他从没有想过要怎么惩罚于谦,虽然面对很大的压力,甚至有人在背后骂公孙续不孝,他也只想到将于谦降职、至多免职。

这时一旁的魏徵早已被公孙范的话气得须发尽张,冲着公孙范大吼道:“你这匹夫,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都赖于将军才得以保全;敌人刚退,你就想如此陷害恩人,实在是无耻!”

接着魏徵又拱手对着公孙续道:“主公,为了能抚慰忠臣良将,当先斩公孙范,以示主公赏罚分明!”

公孙范一听,岂肯示弱,看着魏徵,大声骂道:“魏徵小儿,汝无尺寸之功,也敢在此大言不惭?若不是兄长被于谦陷害,恐怕你现在还在监牢中待着,或者早已被砍头;于谦救了你的命,所以你心中感激,你才会与于谦同流合污,怪不得替他如此说话!主公,请斩于谦和魏徵两人,否则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兄长啊!”

提到公孙瓒,在场之人都忍不住有些叹息,毕竟身为臣子,而让主公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敌人砍头,怎么说都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于谦一言不发,他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可是对的事情却未必能得到世俗公正的待遇;只有魏徵,还在那里据理力争。

“若是没有于将军,恐怕汝等公孙氏一个都逃不掉,还有谁有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我等文武,即使投降,袁绍也能继续任用,而公孙氏一家灭门矣!如今于将军为了汝等,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他做这一切是为了谁?你们竟然如此苦苦相逼,实在令人心寒!”

魏徵的话无一句不在敲打着众人的心,可是此时满堂文武,却很少有人愿意出来说句心里的话。

沉默了一会,这时田豫站了出来,对着公孙续说道:“主公,魏先生和公孙将军所言都有一些道理;但是敌退而罢黜有功之臣,必定会使将士离心离德,难以服众,还望主公三思!”

公孙续点了点头,正当他准备下决断的时候,只见从大堂之后走进来一中年妇人,怒气冲冲看着堂下众人,公孙续看到后,立刻起身,口中喊道:“母亲,你怎么来了?”

这妇人正是公孙瓒之妻,公孙续的亲生母亲刘氏,刘夫人听到刚刚田豫想要赦免于谦的话才走了出来,她满脸怒容地盯着田豫道:“田豫,你也曾身受先夫之恩,为何还要替于谦这贼子说话?胜败乃兵家常事,先夫虽然被袁贼所擒,只要能换回先夫,到时候东山再起也未可知;可是偏偏就是这于谦,妖言惑众,害死了先主,这让我如何咽的下这口气!”

田豫听完刘夫人的话,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他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于谦,心中也十分无奈。当初于谦为了稳定军心,杀了老臣关靖,关靖的家人便在刘夫人面前嚼舌根,所以现在刘夫人认定了,于谦便是害死自己夫君之人。

“母亲,事情并不全是你想的那样,若是没有于将军,我等如何抵御袁贼?还请母亲暂且回去,此事容孩儿与众人一起商议再说。”

刘夫人哪里肯回去,她转头对着公孙续便喝道:“古语有言:十室之内必有忠信!我就不信这偌大的幽州,没有一个可以抗击袁贼之人!况且之前汝父在时,没有那于谦,一样可以和袁贼争雄多年。以老身之见,田将军也一定有此能力,实在不行,远在藏县的祖逖,也可以召回来。”

公孙续此时十分惆怅,可是他却不是一个果断有气魄之人,面对刘夫人的咄咄相逼,他一时无言以对。

“主公,夫人!若是杀了于谦,蓟京必破,公孙氏必遭灭门之祸!”

魏徵咬牙切齿地喊道,可是这句话更加激怒了刘夫人,她指着魏徵气得有些发抖,“来人,来人,将这语出不详的匹夫给我拿下打入死牢!续儿,今日你若是不愿意杀了于谦为你父亲报仇,那老身便撞死在这大殿之中,追随你父亲而去,也好过留在世上孤苦伶仃!”

说完,刘夫人便大哭了起来,这让公孙续急的额头冒汗,一会看看刘夫人,一会又看看堂下众人,拿不定注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