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左宗棠一心立新军 上官静千里送书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凌操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祖郎刚刚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条汉子,转眼间他就做了这样一个逃兵,等他反应过来,却看到祖郎已经跑出了几十步。

凌操大怒不已,立刻挺枪刺杀身边的一员祖郎的骑兵,夺了他的战马,便向着祖郎逃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是这时候祖郎麾下的将士倒是没有畏惧,几十人一起围向了凌操;瞬时凌操便被缠住了,他没有黄忠的实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突破,只好眼睁睁看着祖郎逃之夭夭。

战斗又持续了半个时辰,祖郎麾下的一万大军死伤三千多,逃走了四五千人,最后只有不到两千人投降。凌操不敢继续再追下去,只好和彭式一起押着俘虏,返回山阴。

这一战,将张士诚和祖郎击溃,只不过折损了潘临,跑了祖郎,虽然左宗棠心中有些可惜,但是他也知道这事情急不得。江东山越之民甚多,各势力之间的关系又错综复杂,想要毕其功于一役,是不可能的。

所以,从用计收降了潘临和彭式两支山越悍匪之后,左宗棠一边将二人手下的山越将士重新打乱编制,根据山越人勇猛凶悍的特性,将这支新军命名为鹰隼军,将这支鹰隼军和从下邳带来的铁血军一起训练,实施新的军纪法规,宣扬赏罚分明,将原来山越人身上的不服管教的恶习给慢慢去除之后,终于让这支队伍做到了令行禁止,左宗棠也终于看到了这样的鹰隼军是有着多么强大的战斗力。

另一方面,他利用潘临和彭式的影响,联络其他各地的山越头领,让他们宣扬吴立仁的仁政,让更多的山越人迁到相对安稳的县城之中居住,若是实在不听从,左宗棠便下令黄忠领着部分鹰隼军攻打。就这样吴郡周围的山越贼寇,很多都在左宗棠这样胡萝卜加大棒的方针之下,一一收服。

诸葛瑾全力配合着左宗棠的行动,他将山越人安置在不同的郡县之中,征集其中身强体壮的将士组成了新的郡兵,辅以较高的军饷,这样越来越多的山越贼寇不愿意窝在穷山僻壤之中,这种形势,不断向着其他郡县蔓延。

经过这一战,左宗棠在会稽的声望瞬时如日中天,特别是山阴县中的百姓,更是将左宗棠当成了再生父母;当初陈庆之攻下山阴之时,百姓对他并不会太过敏感,毕竟王朗统治下的会稽还算平和;可是经过张士诚这样一乱,山阴县的百姓日日都仿佛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左宗棠剿灭了张士诚,自然便成了百姓的救命恩人。

左宗棠进驻山阴之后,他都没有发出安民告示,便有很多百姓自告奋勇来到了太守府中,带上了他们的心意,一起感谢左宗棠。

左宗棠一边抚慰百姓,一边让黄忠、凌操、彭式等人将新收降的山越将士好生看管起来,同时让鹰隼军的将士和他们一起“聊天叙旧”,目的便是让他们不要再被张士诚的刻意诋毁之词所欺骗,为鹰隼军的壮大做准备。

左宗棠将这一战的战况和前后经过详细地写好表章,令人快马送到吴立仁手上,因为之前吴立仁和他见面的时候,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让左宗棠尽快取得一点成绩出来,吴立仁曾经力挺左宗棠这样的“草根”来平乱,也是需要战绩来堵住悠悠众口。

祖郎逃走后,收拢败军,也只有三千余人,如今这样的队伍对他来说,已经完全不够看;经此一仗,祖郎的从手握一万多兵马的大匪帅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小可怜,祖郎此时心中对吴立仁痛恨至极。

“吴铭,吴铭!你欺人太甚!”

祖郎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重整旗鼓,再来与左宗棠争斗一番。

“滴!检测到宿主获得祖郎仇恨值8点,当前宿主拥有仇恨值238,亲密点198.”

祖郎给仇恨值了?那这个龙套应该使命完成,可以奉献碎片领盒饭去了,吴立仁想到这,不由得嘿嘿一笑。

亲密点和仇恨值也很多了,吴立仁开始想着,是不是要选个黄道吉日来召唤一次了,还有一张历史名将召唤卡,想下就觉得有点兴奋。

此时吴立仁已经赶回率部赶回了豫章,他正准备派人押着孙权一起向富春县赶来之时,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兄长!”

吴立仁有些意外,立刻起身前去迎着,笑容可掬地问道:“婉儿妹妹,你怎么来了?”

喊吴立仁兄长的自然便是吴立仁认的义妹上官婉儿了,上官婉儿给吴立仁行礼完后,从袖中摸出了一封信件,俏皮地笑了笑,“小妹没事自然不敢叨扰兄长,喏,这是嫂夫人托小妹带给兄长的信。”

听到是貂蝉写的信,吴立仁立刻接了过来,可是还没拆开,才发现上官婉儿这个说辞有些不合理,摇了摇头道:“若是只是送信,应该不需要婉儿妹妹亲自跑一趟吧?是不是还有其他事情?”

上官婉儿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转,依然没有明说,“兄长看过信之后自然一切都明白了。”

吴立仁将信将疑的将书信打开,看到貂蝉熟悉的字迹,一种亲切感迎面扑来,信中的内容虽是说一些两个孩子的近况,看起来寻常的很,但是吴立仁却能感受到里面包含若有若无的思念之情。

吴立仁一时间沉浸在书信之中,甚至忘了一旁的上官婉儿,上官婉儿轻轻咳了一声,打断了吴立仁,“兄长,一看到嫂夫人的信便如此失神,真的是婉儿羡慕不来的啊!”

吴立仁呵呵一笑,继而问道:“不是说看完信就明白了,为何我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呢?”

上官婉儿轻叹一声,“看来嫂夫人的信,还能让兄长暂时失去了很多判断力啊!难道兄长就看到书信里的字,没有注意到这信纸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这时,吴立仁才发现上官婉儿的目的:貂蝉写信用的纸,可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包括纸的质地,颜色,柔韧性,都比之前的纸张又长足的进步,甚至纸张之上,还飘着一些淡淡的香气。

“左从事真的造出来适合书写的纸张了?”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