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古恶来再爆三将 王安石上书变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爷爷跟他来翻脸,惨被他一棍来打扁.我奶奶骂他欺善民,反被他捉进了严府,各种和谐不可描述。”

……

“小人身体壮,残命得留存.吴公大军至,诛杀恶贼严。报仇雪恨终得见,无以为报谢天颜.”

“唯有投军来,发誓要把功名显;保家卫国除奸贼,华夏儿女俱康安。”

这家伙的官腔打的不错,华安原来是这么个意思,还依然用这样奇怪的敲打乐来展现,吴立仁虽然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不过还是被唐伯虎这番敲击震撼到了;而其他人也都不由得面带震惊滴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守城将士。

“系统,检测下华安的信息。”

吴立仁还是要找系统确认一下,他很想知道这个唐伯虎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或者说是谁携带出世的。

“检测到华安为唐寅的化名,四维属性为武力71,统率43,智力89,政治73.唐寅是由王守仁出世之时携带而出。”

唐伯虎是王守仁带出来的?系统,你是在逗我吗?王守仁出世多少年了,你现在整个人,说是他带出来的,太狗血了吧?况且携带出世的人不应该和出世人才在一起吗?王守仁和唐伯虎两人压根没有什么联系好吧!

“王守仁和唐伯虎年龄相仿,生命中有很多交集,后来王守仁平定宁王朱宸濠叛乱之时,唐伯虎就在宁王麾下。至于携带人物出世,系统并没有说过一定是在一起,系统会根据他们前世的关系重新植入身份。”

够了,系统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我记得之前有出过一个唐伯虎,属性和这个不一样呢,武力不到60啊。

“这是另一个版本的唐伯虎。”

得,不用说,真的是点秋香里的唐伯虎,那他是不是会唐家霸王枪啊?兵器谱排名第一位,没枪头也能刺死夺命书生的无敌枪法!不过显然71的武力值根本做不到。

“伯虎,你确定你化名华安是为了报国而不是为了秋香?”吴立仁一脸地不信任地问道。

“秋香是谁?”

这时众人心中一起打着嘀咕,唐伯虎也是一脸不解,吴立仁笑了一笑道:“既然如此,也就罢了!我看你也算是饱读诗书,一身才华,当一个小小的巡城将士确实有些可惜,不如暂且去帮刘令打理一下政务,你意下如何?”

这个结局让刘墉十分意外,他对唐伯虎根本不算了解,只是知道他在巡城将士之中颇有点小聪明,心地并不坏;可是经过吴立仁这样一说,这唐伯虎竟然还是一个满腹才华的读书人,刘墉实在不知道吴立仁到底用什么方法看破唐伯虎的,吴立仁给他带来的惊讶总是那么多。

这次吴立仁并没有借用系统,只是听到华安这个名字,心血来潮就想来问一下,没想到还真的是唐伯虎,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吴立仁让刘墉将唐伯虎带了下去,他看那恶来虽然一身本领不错,却没有趁手的兵器,所以在和宇文成都交手的时候,劣势尽显。当务之急,是要给他配一把好的兵器才行,可是他还不知道恶来喜欢什么样的武器。

“伍将军,不知你善使什么兵器?若是手上没有的话,我现在就让能工巧匠为你先打造一把。”

恶来一听,满脸欣喜地说道:“末将多谢主公恩典!属下喜欢用双鞭,可是至今没有遇到趁手的。“

喜欢用双鞭?恶来不会是喜欢闻仲的打神鞭吧?这个自己可没能力搞过来,只能以后看能不能从系统里抽到再说,又或者从其他人那里缴获到这类型的武器吧。

看到吴立仁在犹豫,王守仁拱手说道:“主公,城中有一户铁匠,精通打造各种武器,不如请他暂时为伍将军打造一一双钢鞭,暂时用着即可。”

“多谢主公!”

恶来自然十分开心,之前他只是听说吴立仁的名声,今天看到对自己的态度,伍来便觉得自己的选择对了。

吴立仁让恶来先去宗泽麾下报道,让宗泽教他一些军中的军令法规,训练一番。而自己则不得不再次打开系统,翻看刚刚恶来爆表产生的三个人才。

“恶来武力爆表出世随机历史人才一:北宋梁山好汉呼延灼,呼延灼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2,统率81,智力79,政治56。呼延灼的植入身份为曹仁新提拔的一名骑都尉。”

呼延灼?吴立仁看到这,心里便开始为恶来高兴。因为呼延灼的外号就叫双鞭,难不成这是要送给恶来的大礼包?

“随机历史人才二:南北朝北齐第一御用杀手刘桃枝,刘桃枝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4,统率36,智力73,政治81.刘桃枝的植入身份为袁绍从自己的死士中新提拔的统领。”

御用杀手?袁绍这是要搞事情啊!不知道他的目标是谁,应该不会千山万水来徐州吧!

“随机历史人才三:隋末双枪将丁彦平,丁彦平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9,统率84,智力81,政治74.检测到丁彦平的植入身份为张鲁新招募的一员大将。”

张鲁,这个张天师不知道现在发育的怎么样了。他和刘璋现在应该还算是势均力敌吧,前段时间,爆表了一个王安石给刘璋,也不知道刘璋会不会重用。

益州,成都。

和张鲁连番的大大小小的战斗,让刘璋现在颇为烦恼;自从吕方被贬黜之后,他的心情更加糟糕,他甚至不想在与麾下文武再讨论事情。

这一日,主簿黄权私下来见刘璋,刘璋对黄权还算的印象还算好,没有其他武将那样激进,所以便答应见她。

刘璋看到黄权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布衣,此人看上去倒是十分精神,眉宇间也带着一股英气。

“属下拜见主公,这一位是益州的寒门士子王泰,字安石,属下无意中结识了此人,随意聊了一些,才知道王泰乃是满腹经纶之辈,若是主公能善加用之,必然是主公的一大助力。”

自然,这个便是爆表出世的王安石,他想去见刘璋,可是一直没有门路,直到他去了黄权府上。

“哦,是这样啊!王泰,我且问你,你都会些什么,敢称为满腹经纶之徒?不过我丑化先说在前头,我是要实际的东西,不要说一些空口白话。”

刘璋对于所谓的治国之事,并不感冒,他是觉得,他现在的治下已经很好了,国泰民安,只是有个不老实的张鲁在闹事。

“主公,草民所献之策乃是富国强国之策,而不是空口白话。若是能以此治理治下,必将使益州天府之国国富民强,无人再敢觊觎,甚至再过几年,就能进军中原,成王霸之业,也未可知。”

王安石微微一笑,十分自信地说了出来,这让刘璋立即有了兴趣,“你是说只要按照你的治国之道,便能让国富民强,以后没人再敢挑衅我益州了?”

刘璋对于进军中原,成王霸之业也没有什么兴趣,因为他知道自己可没有什么大本事,能守住刘焉留下来的益州他就知足了。

王安石次欧诺个背后的行囊之中拿出了几卷竹简,交给了黄权,黄权递上去,呈给了刘璋。

刘璋打开一看,这几卷分别写着“青苗法”、“保甲法”、“方田均税法”等,刘璋打开了青苗法,看了一看,不由得哈哈一笑道:“王泰,你的意思是要我变法?”

王安石点了点投,朗声应道:“正是如此!主公岂不闻楚国因吴起变法而威震诸侯,秦孝公因商鞅变法而一统六国;这些都足以让主公青史留名,何乐而不为之?”

刘璋连连点头,高声称道:“好,好!变法好,变法好玩!这益州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就让你来变个戏法给大家看看,也是不错的。”

王安石听闻,顿时脸色一阵难看,而黄权更是摇了摇头,上前一步说道:“主公!变法之事不可儿戏,稍有不慎,必然会闹出乱子,情主公谨慎对待!”

“公衡,这人可是你介绍来的,你现在怎么又反对了?这是何意啊?”

刘璋一不小心又被黄权说了几句,他顿时脸色一沉,没好气地回道。

“主公,王泰之法,或许可行,但是必然会有很大的阻力;若是按照主公的说法,这只是一个戏法,那如何能够成事?”

黄权苦口婆心地继续劝道,刘璋好像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呵呵一笑道:“那好!王泰,现在就封你为典农从事,你就去弄你的变法吧,若是一年之内,我看不到效果,定然拿你是问!”

王安石一听,顿时大喜,连忙称谢道:“泰一定会全力以赴,助主公早日成就霸业!”

刘璋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王从事,你先下去吧,我和公衡还有话说。”

王安石拱手躬身缓缓退了出去,剩下黄权看着刘璋道:“不知主公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刘璋嘿嘿一笑道:“公衡啊,你看,你举荐的人我也用了,那不知我现在是否能将吕方再调回来听命呢?”

听到刘璋再次想用吕方,黄权不由得笑了一声,“主公想用谁便用谁,何须和权商议?”

刘璋摇了摇头,“非也非也!通过这件事我算是明白了,主公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啊!我要是说用吕方,恐怕手下那群人又要各种谏言,我只想到时候公衡能帮我一下就可以了。”

黄权点了点头道:“忠言逆耳利于行,这说明主公还是能纳进去忠言,只要主公不要让吕方当大任,留在身边做一个护卫统领也是可以的。”

刘璋此时连连点头,此时他已经征得了庞义和黄权两人为吕方说情,所以吕方回来便是稳妥了,看着黄权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他终于问了一下正经事,“公衡是否看过王泰的这些变法内容了?”

黄权嗯了一声,继而说道:“只不过此法是好是坏,属下不敢断言,若是有什么不妥,就暂且停了便可,但是王泰此人还是可以重用。”

“我还没仔细看,你先给我介绍一下,这青苗法是何意?”

黄权看刘璋此时如此积极对待政事,心中十分高兴,连忙说道:“王从事所谓青苗法,便是在百姓青黄不接的困难时期,由官府将粮食种子等贷给百姓,等到秋收之后,再交一部分利息,这样既能免除百姓被民间高利贷压榨,影响生产;同时还能让主公得到额外的收入,一举两得,确实是妙!”

黄权的解释通俗易懂,刘璋瞬时就明白了,他脸上满是喜悦地感叹道:“这王泰确实是个人才!这个方法好,太好了!”

而王安石得到了刘璋的准许,心中激情澎湃,一个声音在他的心地呐喊着:我一定要变法成功,我一定会青史留名!

汉中,天师府。

张鲁自从让钟馗打了一个大胜仗之后,后来和刘璋屡次交手,各有胜败,陈玉成的能力确实不错,张鲁急切之间根本无法扩大战果,直到前段时间,他发现了丁彦平,便开始被他的能力所折服。虽然阎圃极力劝阻,但是知道了丁彦平的本事,张鲁的内心又开始活动起来。

“丁将军,依你之见,如今我想再和刘璋小儿一较长短,是否可行?”

丁彦平想了一想,拱手答道:“主公的优势在于五斗米教,如今巴郡近半在主公手中,只要让五斗米教不断渗透,教徒越来越多,到时候即便不动干戈,刘璋就能自缚。”

张鲁听到他的话,有些不满意,“我听闻最近刘璋用了一个人名叫王泰,到处弄什么变法,还将我这五斗米教视为邪教,凡是百姓入教者将被视为谋反,我担心长此以往,信徒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因为王泰的手段,弄得人人自危。所以,丁将军之言不可行。”

这时丁彦平没有继续说下去,而一旁的阎圃则接过话来,“主公,五斗米教皆是百姓自愿信奉,岂是区区王泰一纸法令所能限制的?若是长此下去,只能会让益州百姓更加怨恨王泰和刘璋,属下若是所料不错,到时候百姓会越来越多涌向汉中。如此,刘璋又有何惧?”

阎圃又一次将张鲁劝服,张鲁于是决定暂时继续等下去,可是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外面跑了进来,高声喊道:“主公大事不好了!刘璋大将陈全夜袭宣汉县,钟馗将军防备不及,大败而回,现在请求主公支援!”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