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丁彦平大败高长恭 陈玉成再困葭萌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受钟馗卫道技能影响,高长恭技能音容暂且失效,当前高长恭武力值回落至100,持续十回合。”

看到钟馗的忽然爆发,高长恭只觉得瞬时有种力不从心,他好像有种错觉,这个时候的钟馗让人有着一种不容抵抗的霸道。

然而高长恭毕竟是高长恭,只是心神楞了一下,仍然还是将长枪按照自己的枪法舞动了起来,只不过此时的高长恭少了几分凌厉的进攻之势,多了几分内敛的防守之姿。

钟馗的五雷天刀左劈右砍,高长恭长枪却也应付自如,钟馗虽然怪叫连连,但是却拿高长恭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好几次险些被高长恭的枪刺中。若不是除魔技能能降低高长恭的命中,恐怕这个时候钟馗早已经多处挂彩。

这时不远处一直观战的丁彦平看到了钟馗的劣势,也注意到了高长恭的枪法确实不凡,眼看钟馗支撑不了多久,便手持双枪,拍马而出,高声喊道:“钟将军休慌,丁彦平来也!”

丁彦平瞬时就加入战团,面对两人的合击,高长恭只是冷笑一声道:“即使你们再上几员大将,我高肃又岂会怕你们?”

“滴!检测到钟馗技能卫道持续回合了十回合,钟馗所有技能失效,当前钟馗武力回落至93,高长恭武力提升至105.”

吴立仁听到这里,不由得对钟天师同情起来:没有技能的钟馗对高长恭岂不是要被分分钟秒杀啊!

高长恭的话反倒激起了丁彦平的傲气,他大声喊道:“钟将军,你且退下,看我独自拿下此贼!”

钟馗不知道丁彦平的武艺,而且丁彦平此时看起来也已经四五十岁的模样,钟馗心中担心主帅有失,到时候更没法和张鲁交代,所以一直在旁边不敢撤走。

“钟将军无须担心,难道以为我年龄大了就不中用吗?看我这一手!”

说完,只见丁彦平双枪齐出,一左一右攻向了高长恭,高长恭起初看到丁彦平时,心中也是不屑一顾,然而这双枪齐进,让他心中大为震惊,对丁彦平的印象也好上了几分,也抖擞精神,一枪迎了过去。

“滴!检测到高长恭技能音容触发,高长恭对丁彦平的颜值评价为还行,武力+2,当前高长恭武力提升至102.”

“滴!检测到丁彦平技能双枪触发,其使用双枪作为武器时,武力+4,绿沉四尖枪武力+1,当前丁彦平的武力提升至104.”丁彦平武力破百了,又要爆表了。吴立仁不由得叹息一声,这丁彦平从出世到爆表,应该算是时间最短的一个了吧!

“滴!检测到丁彦平武力超过100,将造成系统爆表,随机出世三名历史人才,请宿主主意聆听。丁彦平武力爆表,随机出世历史人才一:北宋末梁山好汉赤发鬼刘唐,刘唐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0,统率63,智力46,政治41.检测到刘唐的植入身份为宋江从麾下提拔的一员头领。”

赤发鬼刘唐,又跑到宋江那里去了?这宋江是要增加实力了吗?只不过这属性和出场顺序,怎么感觉是炮灰的节奏。

“随机出世历史人才二:明末崇祯时期大太监曹化淳,曹化淳的四维属性为武力84,统率68,智力82,政治76.曹化淳的植入身份为刘协宫中提拔的另一个太监头领。”

自从刘协收了魏忠贤之后,这次又收了一个太监,感情出世的太监没地方去,只能去刘协那里报道了。只可惜如今的天子没什么权利,他手下的太监更不能有什么作为。

“随机出世历史人才三:罗*,罗*的四维属性为武力101,统率87,智力**,政治**.罗*的植入身份未知。”

这个应该是罗成吧?吴立仁看到这个武力值,第一反应便想到了罗成,丁彦平和罗成貌似在演义中还有义父义子的说法,现在丁彦平爆表,莫不是将罗成爆给了丁彦平继续当义子?那这样的话,兰陵王岂不是又要领盒饭了?

自然,这些都是吴立仁的猜测,而战场之上,战斗还在继续。丁彦平和高长恭两人错马而过,丁彦平的绿沉枪刺向高长恭,高长恭手中的长枪也挡了过去;两人交换位置后,谁知丁彦平的绿沉枪顺势又是向后一刺,惊得高长恭连忙侧身,堪堪躲过了这一致命一枪。

绿沉四尖枪,是两只各有两个枪尖的短枪,所以称为四尖枪。四尖枪的因为两头都有枪尖,所以威胁比较大,随时都可以发起致命的攻击,无论向前还是向后,都能给对手造成致命的威胁。

高长恭躲了一次之后,虽然知道了丁彦平这双枪的厉害,可是一时间他也想不到好的方法破解。每次高长恭都是将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不小心被丁彦平刺中。所以两人战了不到十回合,高长恭再又吃了一亏的情况下,拨马就撤了回去,丁彦平也不去追,只是哈哈一笑道:“匹夫!看尔等还敢轻视于我吗?”

钟馗看到高长恭竟然在丁彦平手上没有走过十个回合,这时他才打心底了对丁彦平服气了,所以他连忙策马冲了过来,高兴万分地对着丁彦平说道:“丁帅果然武艺惊人,那高肃匹夫也不是你的对手,看来此次破敌有望了!”

丁彦平呵呵一笑道:“正南也不必如此夸我,那高肃确实是一员猛将,枪法丝毫不弱于我,只是他不能破解我这四尖枪,所以才会吃亏。我们也不能小看了陈全等人,为了万无一失,此时还当以正南之计,固守即可。他日陈全若是粮草不济,必然不战自退。”

钟馗点了点头,立刻下令大军撤回城中,派出探子四处打探不提。

过了几日,丁彦平一直没有再看到陈玉成大军发起攻击,这让他不由得心中有些疑惑,于是再找钟馗过来商议。钟馗也不敢肯定到底陈玉成是退兵了或者又是诱敌之计。

“丁帅,要不我们先派三千人前去攻击一下陈全的大营,探探他的虚实再做打算。”

钟馗只能先这样建议,然而丁彦平沉思了一会后,还是要摇了摇头,“既然陈全诡计多端,如此这般确实有些让人生疑;三千将士也是生命,不能让他们白白去送死。陈全必然已经埋伏好了等我们派军偷袭。所以此时当以不变应万变,再等他几日又何妨。”

钟馗也只好点了点头,丁彦平的提议是比较稳妥的,若是这真的是陈玉成的诱敌之计,那他派出三千人也无济于事,只能说拿来再买一个教训。

过来十日,依然没有丝毫动静,丁彦平有些坐不住了,他现在有些担心,这陈玉成到底去了哪里。他问探子陈玉成大营有没有炊烟,探子答道有但是不多。

丁彦平想了很久,终于还是决定先派人试探一番,他让钟馗领军三千,小心靠近陈玉成的大营。

钟馗率军出城后,缓缓移向陈玉成的大营,却发现根本没有敌人,钟馗心中有些疑惑,再挑出一千人,直接冲进了大营之后,这才发现此时的营帐几乎空无一人,只在一个帐中发现了几个本地的土人,正在享受着这座营帐之中的食物。

“唉,还是中计了,这陈全为何如此消无声息的退走了?莫非是成都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钟馗没想通,所以只好立刻回禀丁彦平。丁彦平一时也猜不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立刻下令大军出城,向宣汉进发。

到达宣汉之后,丁彦平只是发起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之后就发现,这宣汉几乎也是无人防守,于是宣汉县又二次易手。

正当丁彦平准备也好奏表上报战况之时,一个浑身是伤的将士冲了进来,高声喊道:“将军,急报,急报!”

丁彦平不知这人从何而来,但是看得出来,他的着装正是自己一方的将士,便立刻高声问道:“你是谁的部下,此来到底所为何事?”

来人灰头土脸,衣衫褴褛,来到丁彦平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回,回将军…的话,小的,小的是葭萌关守将张卫张将军手下,因为前几日忽然葭萌关下来了一支两万人的大军,围攻葭萌关。后来才知道这正是敌将陈全麾下的大军,同时还有庞义一万余人一起进攻,张将军如今抵挡不住,所以小的才拼死从关中杀出,请将军火速派兵支援。”

听到这里,丁彦平脸色一变,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陈玉成竟然会悄无声息的撤兵,原来他竟然去进攻葭萌关了。丁彦平此时心中暗自愧疚起来,葭萌关不得不救,张卫也不得不救,因为他是张鲁的弟弟。

“正南,如今的情况紧急,你我二人一人驻守此地,一人领军前去救援,正南是选择救援还是留守宣汉?”

丁彦平让报信的将士下去之后,立刻和钟馗商议起对策来,然而钟馗此时却没有立刻回应,他沉思了一会,继而看向丁彦平道:“丁帅,末将以为若是陈全大军全去进攻葭萌关,这便是一个好机会,丁帅只要挥军继续南下,整个巴郡必然都无人可挡。而我主只要能完全占据巴郡,那便能和刘璋小儿分庭抗礼,甚至威逼成都,何苦还要劳师去救援葭萌关。”

钟馗的话让丁彦平心神一震,这样的建议,虽然看上去十分诱人,可是丁彦平却依然不能这样选择。一来,即使陈玉成大军去进攻葭萌关,江州还有张任所部大军近万人,能不能一举拿下还是问题;二来,即使侥幸拿下江州,占了巴郡,若是丢了葭萌关,害死了张卫,张鲁绝对不会饶了他们。

所以于公于私,丁彦平都觉得自己不能冒险。

“正南之计太过冒险,况且葭萌关如此重要战略要地,岂能说丢就丢?当初正南花了多大代价才拿下来,若是就这样拱手让与人,则到时候汉中便再次暴露在刘璋大军的刀枪之下,甚至我等还能被陈全庞义绕道包围起来,到时候便会进退不得,真正成了瓮中之鳖。我等还是先去救援葭萌关,至于巴郡,需要缓缓图之。”

钟馗心中微微叹息一声:虽然他也知道这个计策有些冒险,但是他也知道兵行险着,出其不意才能攻其不备。若是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率军前去救援,陈玉成要是不傻,必然会防范,甚至在半路上设下伏兵,到时候不但救不成张卫,恐怕丁彦平麾下的兵马都要搭进去。

“丁帅,这陈玉成颇多计谋,若是前去救援,需要小心防范他率军埋伏才行。”

钟馗此时已经表明了态度:他选择留守,而让丁彦平自己率军去救援。

“也罢,既然如此,那就给你留三千兵马在此防守,我借你的板蛮军一用,前去救援张将军。”

丁彦平带着钟馗的如今的五千板蛮军和自己从汉中带来的五千大军合计约一万人,准备先借道阆中,向葭萌关而去。

大军行了两日,离阆中还有一日的路程,丁彦平一路上催促兵马快行,毕竟他不知道张卫还能坚持多久,他准备让大军先赶到阆中再休整。这时大军来到了一处山谷,随着大军的缓缓进入,丁彦平这才注意到这山谷的地势有点陡峭,山坡上树林丛生,寻思着:若是敌人埋伏于此,我命休矣!

想到这里,丁彦平有些不安起来,连忙问向手下道:“此山叫什么名字?”

手下熟悉的将士立刻回复道:“回元帅的话,此山名唤倒丁山,因为山的形状看起来像一个倒过来的丁字。”

刚说完,就发现丁彦平的脸色十分难看,这将士才想到他们的这位新元帅便是姓丁,这山的名字有点不详,他也立刻止住,不敢再说下去。

“传令下去,大军加速前进,快点通过,不得有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