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法正论明主 荀攸辨攻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陈玉成楞了一下,这才明白法正的意思,原来是因为对自己感恩戴德,可是之前陈玉成得罪了吕方被刘璋问罪的时候,法正也是一心为他求情。陈玉成没想到,法正竟然如此计较这些。

“若是主公知道孝直先生有此等谋略,必然会对孝直先生委以重用,也不会如此在军中当一个小小的军司马。”

法正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陈玉成虽然年龄和法正相差无几,可是他却觉得他无法看透法正的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对了,正有一同乡名唤孟达,字子敬,也是将帅之才,现在也在军中,只不过一直无缘立功受赏,陈将军以后若是有机会还望能多多提拔一下。”

听到法正的话,陈玉成这才笑了笑,点了点头,“既然是将帅之才,他日必定会有机会出人头地的。孝直先生,不知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如今钟馗和丁彦平损兵折将,连手下的板蛮军也损失殆尽,恐怕这巴郡他们再也守不住了,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不需多久,他们便会从巴郡撤出去,到时候,只要再攻下葭萌关,汉中就指日可破了,陈将军到时候可就会成为主公手下第一猛将,前途不可限量。”

法正的话,陈玉成听完自然十分欣喜,不过欣喜的陈玉成看了看一旁眼神中忽然有些落寞的法正,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幸运,才让刘璋如此相信自己;然而法正的失意也许有朝一日又会落到自己身上,毕竟刘璋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有数。

“孝直先生以为,当今天下,谁才是真正的明主?”

法正没想到陈玉成会直接问这个问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所以愣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

“孝直不必惊慌,今日之言出得你口,入得我耳,更无第三人知晓。我陈全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自然也知道我主优柔寡断,难成大业。”

法正这才释然了,毕竟陈玉成也不是庸才,当初在刘璋面前便是因为性格直爽得罪了刘璋,被免职回家。有些时候,陈玉成的性格和法正倒是相似。

“玉成将军,以正所见,如今天下诸侯便以西凉马腾、河北袁绍、以及中原的曹操和江东的吴铭为最;马腾虽然跃马西凉,但是其人勇猛有余,素无大志,决计不能成就大事;袁家四世三公,门多故吏,属下文臣武将多不胜数,如今又兼吞幽并,可谓一时无两,但其人却好谋无断,志大才疏,自然也是难成大事;而曹操如今挟天子以令诸侯,以天子之令以向天下,占尽了先机,又唯才是举,任人不避嫌,可为英雄,乃天下少有的明主。至于吴铭,短短几年间,不但声名著于四海,独占扬州,以及荆州、徐州数郡之地,举诸多猛将谋臣与乡野之中,以后争天下者,怕是只此二人了。”

陈玉成听完法正的分析,叹服不已,拱手赞道:“孝直先生果然心思通透,已经将这天下大势看的清楚。若是有机会,不知孝直先生会选择哪一个明主?”

法正呵呵一笑道:“益州千里沃野之地,天府之国,得之,便是占了地利。自然谁能先占得益州,我便会倾心相助。”

良臣择主而事,法正的话也得到了陈玉成的肯定,“孝直果然妙论!”

法正想到了曹操和吴铭,可是此时的曹操却对益州巴蜀之地却一点兴趣都没有,如今的他,正在和众文武商议要事,因为马腾和吴铭现在竟然一起出兵了。

“诸公,马腾领军三万进逼长安,吴铭又在淮河一线布置重兵,陈煦又领军三万从向荆州,这一次不比之前,他们一定是暗中协商过,甚至我发现连朝中都有些人蠢蠢欲动,诸公以为,如今之计该当如何?”

曹操脸色凝重,目光巡视着正襟危坐的文武,一时间没人说话,毕竟要同时应付吴铭和马腾,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丞相,吴铭和马腾都是号称忠义之徒,怎么会敢如此光明正大地进攻天子,只需要让天子诏令天下,他们不会有什么作为的。”

曹操看了看,却是主簿杨修,曹操呵呵一笑,“德祖啊,你这真是书生之见!天子诏书若是有用,我等还有什么必要在此苦苦议论?我们有天子诏书,他们也可以矫诏清君侧,真真假假,谁又能知道呢?”

“天子毕竟在许都,丞相占尽先机!马腾的西凉兵虽然凶猛,但是要想攻破长安,却非易事;只要再遣一上将,协助于将军共同防御,则马腾不足惧也!”

曹操点了点头,他也一直没有把马腾当回事,若不是吴立仁的存在,他早已经派大军出长安,定雍凉,让那马腾再也闹腾不起来。

“仲德之言亦合我意,马腾诚不足虑,只是那吴铭却是心腹大患,如今他将孙氏基业尽皆收入囊中,孙氏旧部也大多投到他的麾下,如今气势更胜之前,如何应付?”

曹操的问题,是整个曹氏集团面临的最大难题,和吴立仁几次交手,基本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当初荀彧建议先迎回天子,占住大势,可是没想到吴立仁竟然趁着这段时间将袁术给直接灭了。曹操内心已经将袁术这样的蠢猪骂了无数次,可是又有什么用。曹操,甚至包括曹操手下的有些文武,心里都已经被吴立仁打出了阴影。

“丞相虽然几次征伐吴铭失利,但是却不代表吴铭能突破我军的防守;丞相和吴铭实力相差不多,我攻之不克,彼攻之亦难克,此定势也;除非如今吴铭的实力比之前翻了一番,否则绝不可能攻破我军防守。故而丞相又何须担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吴铭的优势在于能从从寿春直接发兵,威胁豫州;而长沙的陈煦想要攻破长江之险的荆襄之地,殊为不易,着令子孝将军紧守不出,则荆襄就能固若金汤。而丞相只要要亲自领军在豫州布防,以逸待劳,以拒吴铭,吴铭纵是天纵英才,又会有何作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