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朱温处心劫粮草 石宝暗算裴元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朱温抬头看了看朱友珪,有点意外,不过却没有在神态中显露出来,而一旁的石宝再次起身赞叹道:“公子真乃孝义之人!末将愿意陪公子一起,保护公子的安全,求主公恩准!”

朱温呵呵一笑,也点了点头,“友珪能有此心,为父倍感欣慰!但是此去切记不可鲁莽行事。石宝,此去你一定要小心保护友珪的安全,若是遇到曹军刁难,切不可意气用事,千万记得要先顾全性命。”

朱友珪和蒋玄晖都是朱温携带出世的,朱温被植入到绿林山的贼首后,没多久,他便将绿林山的规模从几百人扩充到了两千人。朱温作为一代枭雄,自然不甘沉寂,所以当他听闻吴立仁和曹操将要进行一场大战的时候,他胸中的野望便慢慢展现出来。

朱友珪和石宝二人骑马一路驰骋,向着夏口行进,过了没两日,两人便来到夏口,可是两人一没身世背景,二又没什么名声,所以两人即使想见曹仁也并不容易。最后朱友珪用重金贿赂了值班的将士,让他报告给曹仁就说是有两员猛将来投。

曹仁听闻有人来投,自然是喜不自禁,立刻让人将朱友珪和石宝一起带了进去。

“汝二人姓谁名谁?家在何处?以前是做什么的?有什么本领?快快报上来,我好量才委用!”

现在正是用人之时,所以曹仁一上来便开始问了起来,石宝和朱友珪互相看了看,最后朱友珪拱手答道:“回将军的话,小的姓朱名贡,字友珪,乃荆州人氏,这一个是小的护卫名唤石宝。之前我等本地百姓,后来黄巾贼起,天下大乱,各地盗贼蜂拥而起,草民便和父亲一起在绿林山落草。今日听闻丞相大军和吴铭对峙,便奉家父之命前来投靠丞相,为国尽忠,还望将军能够收留。”

听到这里,曹仁原本喜悦的神情瞬时耷拉下来,他本以为是两个多么厉害的人,听完后才知道原来他们就是两个山贼,这失落感让曹仁的心情一下子如落千丈。

“哦?这样啊?既然汝等有心为国效力,那我自然十分欢迎。来人,领朱贡和石宝去辎重营报道。”

听到这,朱友珪顿时急了,他来可不是真的是为了投军,准确的说是投诚,想得到重用;若是真的去当什么辎重营大头兵,那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况且还是带着使命来的。

“将军且慢!”朱友珪情急之下连忙劝阻道,“草民奉家父之命,前来夏口,想和将军表明心迹,投身于将军麾下,共图大业。草民并不是一个人,在绿林山家父还有将士两千多人,还望将军能明白。”

朱友珪说完,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转,看着曹仁,曹仁一下子明白了朱友珪的意思,不禁哑然失笑道:“原来如此!那你去将他们都带过来吧,到时候我可以封你当个百夫长。”

这时一旁的石宝早已耐不住性子,高声喊道:“将军,我家公子肯率部来降,对将军有百利而无一害,再怎么也要封个都尉,你怎么能如此轻视于我?莫不是以为我家公子好欺负不成?”

“放肆!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是你的盗贼窝吗?汝等占山为王,为非作歹,早点投降算是明智之举,否则一旦等我大军骤至,定然尔等化作齑粉!”

曹仁的话让石宝顿时气愤填膺,幸亏一旁的朱友珪拉住了他,但是曹仁早已看到了他的举动,不由得冷笑一声道:“怎么?还想在我这动手不成?行,若是能打赢我,那我便封你为都尉!”

这时曹仁身旁的裴仁基连忙站出来劝道:“将军身负重任,怎么能和如此匹夫轻易动手,末将愿意替将军教训一番这个不知天高地厚之辈!”

曹仁点了点头,然而这时朱友珪哪里敢让石宝和裴仁基打,连忙鞠躬赔礼道:“曹将军息怒!石宝他没见过大场面,不懂规矩,还望曹将军息怒!况且将军的身份是何等尊贵,和我这不懂事的护卫比试,岂非自降身份?草民这就回去劝说家父率部来降,还望将军成全我等拳拳之心!”

“如此便好!不要怪曹某不懂用人,想要当都尉,那就去一刀一枪给我拼出来!你去问问,三军之中,谁不是拼杀出来的?”

曹仁看到朱友珪的态度还算好,倒是没有怎么为难他,这番话也让朱友珪连连点头道:“草民定不负将军美意!回去后便立刻前身率部来降,”

两人离开之后,裴仁基看向曹仁道:“将军,此二人手下有两千兵马,若是怀有二心,怕是以后会成未祸患啊!”

曹仁呵呵一笑,“裴将军何时变得如此胆小了?区区两千山贼,何足挂齿!想当初我和丞相出兵,仅仅数千兵马,便战胜黄巾贼寇无数。这等匹夫,以为有两千人就有讨价还价的资本,实在自不量力!裴将军就替我好好教训一下他们。”

朱友珪和石宝离开之后,刚到郊外,石宝便破口大骂道:“曹仁真是一个匹夫!怎敢如此欺辱于公子?公子若是不拦住我,我定然要让他知道我石宝的手段!”

朱友珪呵呵一笑,摇了摇头道:“石将军,无须动怒!我等如此去求他,自然会被人轻视!所以父亲让我此行,必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会让曹仁知道我的本事,到时候一定让他后悔!走,回去!”

朱友珪返回绿林山之后,朱温简单了问了问情况,听完朱友珪的汇报之后,他脸上没有一点变化,好像这一切都是他预料到的一般。

“既然如此,那我在曹仁后方搞点什么小动作,他也不会有什么话说了对吧?”

朱温看着蒋玄晖,蒋玄晖点了点头,呵呵一笑道:“主公明鉴!正是如此。”

云杜县,离绿林山约有一百里,云杜县虽然不大,守军也只有区区千人,但是如今却有为曹仁大军准备的两万石粮食。县中的守将,只等曹仁的命令下达,便会将这两万石粮食押送道夏口。

这一日,曹仁派人传令,立刻将粮食押送去夏口,当城中守将押着粮食刚走出城二十里外,便忽然遭到了袭击。

“我乃绿林山石宝,这些粮食我家主公征用了!”

那守将想要反抗,可是他哪里是石宝的对手,一个回合就被石宝打落下马,守将自知不敌,便立刻快马奔向了夏口,将此事报给了曹仁。

曹仁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由得大怒,他没想到朱温竟敢真的敢扯自己的后退,他立刻让人将裴仁基喊了进来。

“裴将军,你领两千兵马,不,三千兵马,去将绿林山的山贼朱温给我剿灭了,如果反抗,格杀无论!”

裴仁基不知道曹仁为何如此生气,但是还是小心劝道:“将军,如今陈煦大军虎视眈眈,若是末将现在离开,会不会被陈煦趁虚而入?”

“区区山贼,裴将军十天之内若是拿不下来就别来见我了!”

曹仁从始至终没有将朱温当回事,所以他认为,让裴仁基带着三千兵马还有裴元庆这员猛将,就朱温那两千贼寇,应该一战就可平定,所以他根本没有考虑过是不是能打下来。

曹仁的话说到这个份上,裴仁基也不敢有什么异议,立刻出去点齐自己麾下兵马,带着裴元庆一起,浩浩荡荡杀奔绿林山而去。

裴元庆得知裴仁基被派去剿灭山贼,心中有些不满,嘟囔着说道:“父亲,区区山贼,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孩儿自己上山,只凭着这一双锤,便能将那绿林山上的山贼杀的一个不留!”

“元庆,你要知道这世上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千万不要大意,谁也不知道这伙强人的本领如何。若是他真没有本事,哪里敢抢将军的军粮。今日你且休整一番,明天我们便一起攻打绿林山。”

裴仁基率军来到绿林山下,朱温早已得知。不过此时他早已在上山的路上设下了路障和重兵,若是裴仁基敢进攻,那必然会损失惨重。

第二日,裴仁基领大军来到绿林山山脚之下,一边派人打探山路情形,一边令人在山脚下叫阵,单喊朱温下山答话。

朱温带着石宝、朱友珪等人一起下山,看着裴仁基大军气势汹汹的样子,一点不惧道:“裴仁基,听闻曹仁正和陈煦大军在夏口对峙,不知你来此有何要事?莫非要请某出山助阵不成?”

裴仁基看到朱温仍然大言不惭,不由得大怒道:“朱温贼寇!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敢劫曹将军兵粮?你要是识趣就赶紧下马受缚跟我一起去见曹将军,还能饶尔一条狗命,否则,一旦我大军攻上山去,你等全都没有活路。”

这时石宝早已按捺不住,大吼一声,冲了出去,而裴元庆看到石宝率先出阵,早就恼了他,挥舞着手中的一双银锤,向着石宝杀了过去。

“滴!检测到裴元庆技能锤霸触发,降低石宝武力4点,当前石宝武力降低至90 . ”

裴元庆单手抓着一支银锤向着石宝砸了过去,石宝手中劈风刀向上一举迎了过去,然而,只一锤,只听得石宝的劈风刀叮铃一声颤音连起,幸亏这是一柄宝刀,不然早就被裴元庆一锤砸成两段。即便如此石宝自己已经被这银锤带来的巨大的力道震的手腕发麻,虎口疼痛不已。

“滴!检测到石宝技能离火将触发:单挑斗将之时,自身武力 + 2,对手武力 - 2 . 受离火将技能影响,石宝武力 + 2,劈风刀武力 + 1,当前石宝武力回升至93。裴元庆武力 - 2,梅花亮银锤武力 + 1,千里一盏灯武力 + 1,当前裴元庆武力维持在102 . ”

裴元庆和石宝打起来了?那就是说朱温和曹仁这是动手了?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朱温是投降了曹仁,这是属于正常切磋。即便如此,吴立仁还是决定立刻派戴宗送信给陈庆之,让他留意是否此时夏口空虚,寻机可以先试探一番。

裴元庆自然看到石宝竟然能挡下自己的一锤,不由得来了兴趣,哈哈一笑道:“好好,再吃我一锤!”

可是此时的石宝却心知自己不是裴元庆的对手,立刻拍马向后撤去,裴元庆哪里肯舍,千里一盏灯呼啸着追了过去。

正在这时,忽然只见石宝一回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流星锤,觑准裴元庆,一锤打了过去。

裴元庆正追的起劲,石宝冷不防这样一只流星锤丢了过来,裴元庆还没看清,那流星锤已经来到耳旁,只听得“嘭”的一声,流星锤被裴元庆手中的银锤一下子打飞,而裴元庆此时也出了一身冷汗,若是再慢一些,那流星锤便会直接砸到他的面门,不死也会没了半条命。

“石宝鼠辈!竟敢暗箭伤人,留下命来!”

经过这样的变故,裴元庆和石宝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他还要再去追,可是裴仁基怕那石宝再来一锤,生怕裴元庆有失,便大吼一声,全军一起向着朱温大军杀了过去。

朱温见状,立刻传令将士上山,纷纷退到山上的路障之中。裴仁基手下的曹军跟着冲了上去,可是没一会便被滚石还有无数箭矢挡了回来。

裴仁基眼看着山上的朱温也无可奈何,长叹一声,只好下令暂且撤兵回营。

回到帐中,裴仁基苦苦思索破贼之计,而裴元庆则是被石宝这一锤砸的心中无名火起,继续向裴仁基请战。

“元庆不得胡闹!朱温匹夫已经决计死守,你再去也于事无补,这帮贼匪不出来,你也无可奈何!容我想一个万全之策。”

“父亲,将军就给了你十日,若是误了期限,即使破了朱贼,也没法和将军交差。”

裴元庆的话裴仁基如何不知,可是如果正面对敌,裴仁基有信心一天之内便能完成任务;可是如今朱温就缩在山上不肯下来,而山路上也已经做好了完善的安排,他没有信心能攻下来。即便攻下来,他想这三千将士恐怕也所剩无几。

“交不了差就不交,总比让兄弟们白白去送死的好!到时候即使能完成任务,曹将军也不会轻饶我。元庆,你先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裴元庆也无可奈何,只好转身就走了出去。

然而,他并没有听裴仁基的话,而是单枪匹马再次来到了绿林山山脚下,对着山上大声咒骂起来。

“朱温,石宝,你两个鼠辈!有本事就给爷爷滚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