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曹子孝疑生蔡瑁 蔡夫人供出伊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然而这个时候,只见田复拍马就走,口中大喊道:“你这贼将好生厉害,我战不过你,先去也!”

只见田复如风般地撤走了,剩下石宝莫名其妙地看着远去的田复,也不敢再追下去,回头就报告给了朱温。

朱温听到石宝的报告,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身旁的朱友和蒋玄晖,蒋玄晖正要说话,朱温摆了摆手,示意朱友先说。

“父亲,孩儿以为,这田复来此一战,又如此儿戏般的撤兵,其中必有阴谋。从刚刚石宝将军所描述的情况,莫非是田复故意以此来离间曹仁和父亲的关系?我等刚刚和曹仁谈拢,想必曹仁必然不会放心父亲,今日之战况必然已经有人传到曹仁耳中;曹仁岂能不会怀疑父亲生有二心乎?”

朱温点了点头,对朱友的回答完全满意,继续问道:“那友以为,接下来我等需当如何来做?”

“若是想要打消曹仁的怀疑,父亲当先下手为强;立刻写出奏表,见今日战况详细表奏一番送给曹仁,曹仁并非莽夫,定然能看出其中的奥妙,如此便可打消他对父亲的怀疑。”

被朱温肯定了自己的意见,此时的朱友变得有些兴奋,继续分析道。

这时一旁的蒋玄晖也跟着点了点头道:“公子心思缜密,属下以为也当如此,方能让曹仁不会生出怀疑。”

“好,既然如此,那就便以友之言,立刻派人送信给曹仁。”

和朱友料想的一般,曹仁确实对朱温这支山贼有些不放心,所以已经派人暗中监视。田复佯攻之后,就有人将这里的情景报告给了曹仁。起初曹仁还有些怀疑,可是当朱温的奏表送来之后,他顿时便再无疑虑。

“陈煦小儿以为我会中他的反间之计不成?哈哈,真是太天真了!”

此时曹仁正在和裴仁基等一起讨论,曹仁将朱温的奏表也递交给了裴仁基一看,裴仁基也跟着呵呵一笑道:“陈煦如此拙劣之计,自然骗不过将军!”

这时,门外再次走进来一人,高声报道:“启奏曹将军,戚继光、周瑜等人乘船渡江,前来查探我军虚实。”

“如此鼠辈,不足为惧,来人,令蔡瑁将军领水军一万,各备强弓硬弩迎战敌军!”

如今蔡瑁领荆州水军在夏口水寨驻扎,以挡戚继光水师。陈庆之从陆路进攻受阻,而戚继光和周瑜率领的水军则一直在江上伺机待发,曹仁自然没有一点惧怕之意。

戚继光和周瑜只出动了大小战船五十余艘,领军两千余人,让甘宁和周泰各领二十只船一左一右,向夏口进发。

这时蔡瑁早已经大军点齐,迎着甘宁和周泰而去。当他看到戚继光只有这么一点船只之时,顿时感觉机会来了,于是立刻下令,准备将戚继光水军包围起来。

然而刚行了没一会,就发现行在最前面的船只不再行动了,蔡瑁询问之下,才发现原来这几艘大船竟然开始漏水,蔡瑁瞬时就想到了戚继光手下的那一群水鬼。

“来人,给我向江中射箭,我就不信,他们会如此的神出鬼没!”

然而前面大船之上的将士此时都在想着如何弃船逃命,哪里顾得上去管水里面是谁在作祟。

看着周泰和甘宁的船只在靠近,蔡瑁更加生气,令船上的将士将目标对准了甘宁和周泰的船只。

这时却发现甘宁和周泰也都一声令下,两人麾下将士也都纷纷拿起弓箭,对准了蔡瑁的水军。

瞬间整个江面之上,弓箭纷飞,仿佛一阵阵的蝗虫一般,四处飞散;可是射了两轮蔡瑁才额头冷汗直冒:甘州的将士弓箭能射到自己的船上,反之,自己的将士射出的箭矢却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射到敌人的船上。短短两轮对射,蔡瑁粗略估计下自己将士损失了近五百人。

“逆风,形势对我军不利!快撤!”

蔡瑁一声令下,所有的船只开始纷纷调转方向准备撤退,这时,只见甘宁摸出了自己的弓,看准蔡瑁大船的方向,用力射了过去。只听得“嗖”一声,那箭矢如流星一般,又准又狠地射向了蔡瑁大船的旗杆之上。

这时已经有眼尖的将士发现那箭矢的尾部还帮着一封书信,于是立刻爬了上去,将那箭矢取了下来,交到了蔡瑁手中。

蔡瑁满脸愤怒地打开了这封用纸书写的信函,可是刚看了几眼,便脸色涨得通红,双手将那封信扯的粉碎,扔向了江中,同时口中还大声骂道:“周瑜匹夫,我与你誓不罢休!”

这时蔡瑁身旁一员小将连忙问道:“将军,这信中所写是什么?为何让将军如此愤怒?”

蔡瑁冷哼了一声,“周瑜小儿在信中对我极尽侮辱,我若不杀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这时,甘宁和周泰的大军也随着戚继光的一声令下,纷纷撤了回去,蔡瑁这时才回到水军大寨。来不及休息,便立刻去往城中和曹仁汇报此战的情况。

蔡瑁简单汇报完毕之后,曹仁呵呵一笑,“蔡将军辛苦了!只是我听闻蔡将军有收到敌将射过来的一封密信,那信中所写何事?”

蔡瑁听完,不由得一愣,继而有些尴尬地看着曹仁道:“都是那周瑜小儿的挑衅辱骂之词,末将一气之下便撕碎扔了,并没有什么特别之事。”

“哦?是吗?我怎么听说信中有涉及到令姐蔡夫人,是否有此事?”

蔡瑁听到这,不由得低下了头,他脸色再次红了起来,额头上不知不觉也渗出了汗水,紧接着他叹了口气道:“周瑜太过卑鄙,竟然用诋毁家姐名声,末将早晚必擒杀此贼!”

曹仁挥了挥手,让蔡瑁退了出去,这时,他眉头也皱在了一起,沉思了片刻,便立刻拿起笔,写了一封密信,令人速度送往许都。

蔡瑁返回水军大寨之后,此时蔡中和蔡和二人纷纷凑了过来,问了问去见曹仁的情况,有没有追责蔡瑁的意思。

“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但是曹将军好像在你我身边安排了人监视,知道了那封信的事情,他还问了问信中的内容,只不过信中之事有些难以启齿。”

蔡瑁长叹一声,这让蔡中两兄弟有些糊涂,连忙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兄长如此为难?”

“周瑜小儿诋毁家姐蔡夫人,说你我兄弟的如今的地位皆是因为丞相和家姐非一般的关系,才给予的。这让我如何开口和曹将军言明啊!”

两人此时也面面相觑,怎么也没想到周瑜会写这样的书信过来,“这周瑜真是无耻,难道他认为用这样的信能离间我等和丞相之间的关系吗?”

蔡瑁此时脸色严峻,看着蔡中二人,十分谨慎地说道:“记住,此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曹仁此时十分忧虑,田复三番两次地区骚扰朱温,他也无暇再去顾及,在他眼中,此时田复就像一个小丑一样,在那里自顾自的表演着。甚至没有任何一个观众的情况下,他还在卖力地表演。

这几天,虽然周瑜和戚继光没有再采取什么行动,他心中却更加担心起来。那封信虽然极有可能是周瑜故意弄出来的,可是蔡瑁的反应却让他无法忽视。至于心中所提到的蔡夫人,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是他的儿子刘琮却是大汉皇族。曹操因为一时仁慈将刘琮母子接到了许都,谁知会不会有朝中的大臣和他们暗通款曲。

此时的曹仁在等,等许都的满宠查核下蔡夫人和刘琮是否有异动,才能决定对蔡瑁采用何种手段。

满宠收到曹仁的密信之后,立刻带人去了刘琮府上,这时,蔡夫人正带着刘琮玩耍,看着忽然出现的满宠,她有些惊慌失措,毕竟在天子脚下,她没有任何的自由,生怕一个不小心,被人抓住把柄。

“你,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蔡夫人一把搂住刘琮,惶恐不安地看向了满宠。这时满宠呵呵一笑,拱手说道:“夫人不要害怕,我是许都令满宠,进来听闻城中出了盗贼,某正带人捉拿,我带人来此只是为了保护夫人的安全,还请夫人见谅!”

“哪里有什么盗贼?你们莫非是欺负我这孤儿寡母的不成?丞相可是亲口答应保我母子的,你们若是,若是但敢以下犯上,丞相,丞相绝对不会饶过你们的。”

满宠顾不上和他多说,递了个眼色,手下之人纷纷涌入房间四处搜查起来。

“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夫人的安全着想,还望夫人不要生气!丞相知道了,也只会夸满某会办事。”

蔡夫人此时只能感叹:如今自己的身份是何等的可怜,虽然自己的弟弟还担任着水军统帅,可是谁又能想到自己在这许都之中根本没有一点地位可言。但是她此时虽然有些不安,倒是不怕什么,毕竟自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过了一会,只见满宠的手下纷纷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手中拿着一封锦囊,递到了满宠手中。

蔡夫人看那锦囊十分陌生,甚至她怀疑这根本不是自己的东西。这时只见满宠打开后,看到锦囊之中的字,不由得脸色一变,立刻大声喊道:“将蔡夫人请到府衙一叙!”

蔡夫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不停地摇头,大声吼道:“你们要干什么?那里面写的什么,我完全不知道,这不是我的!”

满宠冷笑一声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狡辩?这分明是你和徐州吴铭暗通有无的罪证!不过我谅你区区一个妇人,也做不出什么事情,只要招出来同谋之人,我便让你少受点皮肉之苦,否则,休怪我官法如炉。”

蔡夫人到现在还是不明白,惶恐的眼神充满着无助,她不知道此时该向何人求助,只好哭喊着,哀求着,“我要见我弟弟,我要见我弟弟!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蔡夫人的喊话更让满宠确信了两人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只听满宠一声令下,手下的将士就将蔡夫人拖走,刘琮在一旁大声哭喊着,满宠令人将他一并抱了起来,去了县衙。

蔡夫人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该招供什么,可是如今证据确凿,满宠只好令人对蔡夫人动了大刑。她一个弱质女子,如何能挡得住严峻刑罚,不一会便招供了。

可是问到同谋之人的时候,蔡夫人无论如何也不知道该说谁,可是她已经惧怕了刑具,痛苦的她只好说出了伊籍这个名字。毕竟伊籍曾是原来刘表之人,投降曹操也是无奈之举。

满宠一边令人将伊籍捉拿归案,一边将蔡夫人谋反之事写好奏章,一路前往汝阴报告曹操,一路去往江夏,报告曹仁。

曹仁收到了满宠的信后,心中又惊又喜,惊的是蔡夫人竟然勾结吴铭,联络朝中大臣和蔡瑁一起图谋不轨,若不是自己不小心发现其中的奥秘,可能到时候许都就会后院失火。而陈庆之派田复往返挑衅朱温的作为,更是像在为蔡氏打掩护一般。

而喜的是,既然能够提前发现蔡瑁等人的不轨企图,那就有足够时间处理,清除蔡瑁这个隐患。

曹仁迅速让人去将蔡瑁蔡中蔡和传过来,同时让裴仁基带领亲卫兵数十人候命。三蔡进来以后,有些莫名其妙,蔡瑁则直接问道:“将军传我等来此有何要事?莫非戚继光周瑜小儿又有什么行动不成?”

曹仁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我看如今我军士气正旺,便想出城与陈煦决一死战,蔡将军可领水军一起杀出,可否?”

蔡瑁一听,看了看左右,有些犹豫不决,“将军,戚继光周瑜善于水战,甘宁周泰又骁勇万分,此时当以守为上,不可硬攻啊!”

曹仁一听,脸色立刻一变,将桌上的杯子一把推倒在地,厉声呵斥道:“大胆蔡瑁!丞相对你如此重用,汝不思回报,竟敢勾结吴铭,意图不轨!来人,将蔡氏三兄弟拿下,斩讫来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