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天宝将大败四宝将 薛仁贵阵斩乌桓王(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宇文成都手持凤翅镏金镋,直接杀进了乌桓大军之中,宇文成都兵器所指之处,必然会有敌人伤亡,凤翅镏金镋下,没有人能够挨得住一下,可以说是挨着就死,擦着就亡!

尚师徒完全没想到蹋顿此时竟然还要和薛仁贵大军交锋,他急忙劝道:“单于,不可力敌,敌人锋芒正盛,不如先退回城中,等到敌人士气稍弱的时候才与其决战!”

可是蹋顿此时已经没有回头路,他望着尚师徒,十分不满地喊道:“你要是害怕就滚吧!之前还和我夸下海口,没想到竟然如此不中用!”

尚师徒被蹋顿的一阵抢白弄得脸色通红,他垂头丧气,不敢再说什么,拍马就走,不过并没有进涿县,而是向着西南而去。

蹋顿领军杀出,乱军之中,他也是勇往直前,手中狼牙棒也是呼呼生风,寻常将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滴!检测到蹋顿技能骁武激活——蹋顿又骁武,其冲锋杀敌之时,自身武力+3,统率+3,若是遇到劣势之时,武力额外+2,检测到蹋顿的四维属性为武力91,统率83,智力75,政治67,受骁武技能影响,蹋顿武力+5,统率+3,当前蹋顿武力提升至96,统率提升至86.”

蹋顿的勇猛立刻让本来有些涣散的军心,顿时又高昂起来,这也是领军人物的重要性.

薛仁贵看到蹋顿如此勇猛,二话不说,直接拍马就向着蹋顿杀了过去,挡在路上的乌桓大军,尽皆被薛仁贵挑落.

蹋顿也注意到了薛仁贵,不过他却没有将薛仁贵放在心上,而是想着拿下薛仁贵,便可以结束这场战斗.两人都抱着同样的心思,互相向着对方冲杀过去,只是薛仁贵身边有很多乌桓大军,蹋顿更加的自信满满.

“薛礼小儿,你今天是找死!”

蹋顿大喝一声,拍马就冲到了薛仁贵面前,手中狼牙棒直接向着薛仁贵砸了过去。薛仁贵见状,大吼一声:“来得好!”

与此同时,万天画戟直接出手,直接迎着狼牙棒而去,蹋顿怒气冲冲地攻过去,却发现薛仁贵的画戟有如神助,直接将自己的狼牙棒弹开,紧接着向前一送,画戟的尖端便径直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啊!!!”

蹋顿痛的大吼一声狼牙棒乱挥,向着薛仁贵拍了过去,薛仁贵将画戟抽出,直接将蹋顿给挑飞,摔落马下。

乌桓大军怎么也没想到,薛仁贵竟然一个照面就将自己勇猛无双的单于给挑落马下,很多人都楞在了那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滴!检测到薛仁贵秒杀蹋顿,蹋顿的临死前的主属性为武力96,恭喜宿主活的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110.”

蹋顿被薛仁贵斩了,过了好一会儿,乌桓大军总算反应过来,有人喊道:“不好了单于被人杀死了!”

这个消息顿时如同风一般传到了战场上所有的乌桓大军耳中,而在城墙上观战的楼班等人也终于听到了这个消息。虽然事先有人说到了这个可能,但是真的听说蹋顿被杀,楼班的心情还是有点复杂,毕竟蹋顿的勇猛他也是知道的。如今蹋顿死了,即便他可以接了单于的位置,那以后他也不可能是周军的对手。

“我等拜见单于!”

楼班身边的众将听说后,喜笑颜开,一起向着楼班恭贺起来,只不过楼班却没有心情接受这样的恭贺,他连忙喊道:“开城门,让将士们都进来,一起向辽西突围!”

楼班带领麾下将士立刻打开城门,接应此时慌乱不安的大军进程,同时带领他们从另外东门杀出去,向着辽西逃了出去。

纵然如此,还是有很多人没有逃走,他们四散逃跑,很多人仍然是死在了乱军之中,这一战,虽然是急促之间进行的战斗,但是薛仁贵却带着麾下大军斩杀了乌桓大军四五千人,可以算是这次出征的一次大胜。

薛仁贵整顿一番,在涿县休整了两天,就看到李光弼带着几百骑快速赶了过来,若不是他们穿着周军的盔甲,差点被守城的将士当成了乌桓骑兵了。

李光弼向薛仁贵交了将令之后,心中十分疑惑,直接问道:“将军,这涿县的敌人是备吓跑了?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把他们给打败了吧?”

虽然李光弼紧赶慢赶,可是来到涿县,却还是没有赶上,他虽然知道薛仁贵厉害,但是也没想过乌桓大军那么快就会被攻破,所以他第一反应便是乌桓大军慑于周军的气势,避其锋芒,远遁而去。

“李将军有所不知啊!宇文将军大败尚师徒,薛将军阵斩乌桓单于,这样一来,乌桓大军不败还能如何?”

一旁的庞统开始耐心地解释给李光弼听,李光弼顿时傻眼了,感觉自己又错失了一大战功。蹋顿此人他也听说过,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没想到竟然就这样被薛仁贵给拿下了。

“将军,接下来还有什么行动,末将愿意代劳!”

薛仁贵明白了李光弼的心思,他倒是没有太在意这些,开口问道:“李将军对这支乌桓部落可否熟悉?虽然我杀了他们的单于,可是好像乌桓大军之中,还有人能够统御这支大军,此人是谁?”

李光弼摇了摇头,虽然他听说过蹋顿,但是他却不知道蹋顿还有什么继任者。

“这个末将知道!”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由外而来,薛仁贵大喜,哈哈一笑道:“祖将军来得正是时候!”

来人正是祖逖,他刚一进来,正巧听到薛仁贵的问话,于是便随口答上了。毕竟祖逖一直在和这些异族人打交道,对他们非常了解,自然也包括蹋顿和楼班之事。

“薛将军,现在的单于一定是楼班,之前的老单于丘力居的嫡子。”

当他把这一切说完之后,薛仁贵想了一下,心里就有了计较。

“虽然楼班现在新任单于,但是恐怕麾下肯定还是有很多人会不服他,若是我散步这样一个消息,那么楼班必定会后院起火,到时候,我看他就会自身难保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