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张文升误杀哲别 尚师徒苦劝袁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轲比能和哲别收拢了数千败军,正慌慌张张地快速撤退着,然而还没有走多远,就发现有一支骑兵挡在了前面。

轲比能脸色大变,失声喊道:“天要亡我不成?”

哲别举起火把仔细看了一下,“单于,敌人好像数量不多,可以冲过去!”

轲比能听完,大喜过望,哈哈一笑,“好,那就冲过去,不过我还是先确认下到底是什么人?”

轲比能拍马上前,远远地喊道:“前方挡路者何人?我这有五千精锐骑兵,你们若是不想死,就赶紧闪开,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然而他的喊话,却好像一点作用都没有,空气顿时陷入了一阵尴尬。

“单于,不要废话了,直接冲过去!”

哲别连忙催促道。

轲比能本打算吓一吓对手,可是对手完全不吃这一套,他手下别说五千人了,连三千人都未必有,所以轲比能知道,自己只能依靠着人数的优势硬冲过去了。

可是还没等轲比能下命令,却看到对手动了,整齐划一地向着自己冲杀了过来。

“迎敌!”

轲比能连忙大喊,他这一次不敢冲在前面,想让麾下将士挡着,自己好趁机逃走。

“滴!检测到冉闵技能铁血神魂触发,统率+2,武力+2.麾下铁血神骑武力+4,双刃矛和连钩戟武力+1.朱龙马武力+1,当前冉闵武力提升至111,统率提升至90.”

“滴!检测到冉闵技能仇胡触发,武力+5,统率+3,当前冉闵武力提升至116,统率提升至93。”

自然这几百人的骑兵正是冉闵的铁血神骑,在经过了李靖的秘密部署之后,便让冉闵的几百骑偷偷藏在了轲比能后退的必经之路上。

冉闵纵然只有几百骑兵,可是作为他一直用起来得心应手的王牌部队,别说只有几千溃败的敌人,即使是面对几千常规状态下的鲜卑骑兵,冉闵都有信心闯一闯。

铁血骑兵向着轲比能大军冲杀了过去,铁血骑兵的气势,让已经如同惊弓之鸟的鲜卑将士更加胆寒,虽然轲比能的命令他们不敢违抗,但是他们还是不自主地心虚万分,等到双方杀到一起,这种强弱差别就更加明显了。

冉闵一马当先,双手武器一起挥动,一出手必然有人倒下,厮杀声呐喊声痛苦哀嚎声,不绝于耳,冉闵早已经习惯了这些,包括他麾下的这些骑兵,哪个不是在血雨腥风之中走出来的。

这场战斗,完全是一面倒,虽然轲比能知道了自己的兵马不会是敌人的对手,但是这种差别还是让他难以接受。

“单于,这好像是,好像是冉闵的骑兵!”

哲别终于意识到了他们的对手是谁,吴立仁手下的几员猛将他都听过,特别是这个天王将军和他手下的骑兵,哲别和轲比能也都是如雷贯耳,没想到今天两家的骑兵就这也交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逃出去就算命好。

“快走!”

轲比能一句低吼,拍马就冲了过去,虽然铁血骑兵挡在前面,轲比能让他麾下的将士奋力向前冲杀,用他们的生命给自己开辟一条道路出来。

“小贼哪里走!”

樊哲这一次也跟着冉闵过来,他看到了轲比能,像是一个大人物,于是立刻拍马追过去,轲比能不敢和任何一人交手,他径直飞奔而去,樊哲在后面追赶不停,一旁的哲别眼看轲比能被纠缠,他直接挺枪向樊哲杀了过去。

“滴!检测到樊哲技能锤将触发,对手哲别武力-4,当前哲别武力降低至90.”

哲别手中铁锤直接砸了过去,哲别不认识这个用锤子的小将,但是他也知道锤棍之将不可力敌,所以还是小心翼翼地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是两把武器还是有碰到的时候,哲别被樊哲的铁锤还是震得有些难受,他心知这样下去,自己肯定要遭,于是也不愿意恋战,找到机会调头就走。

樊哲眼看被哲别救走了一个“大鱼”,说什么他也不愿意再把哲别给放走,紧紧跟着,却偏偏也追不上,心中焦急万分。

“鼠辈,别走,有种就别跑!”

哲别哪里会听他的,径直冲着,可是这个时候却看到前面又有一人持剑挡着了去路。

“小贼哪里走!”

哲别发现此人不像其他铁血军将士一般杀气腾腾,反倒是有一种文士的气质,他不由得大怒,奋力一枪刺出,大吼道:“给我滚!”

那人被哲别这一枪给推开,可是却好像激怒了他,在此挥剑杀了过去。

“滴!检测到张武技能武举触发,武力+5,智力-10,当前张武武力提升至94.”

哲别只是防着别被樊哲追上,他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樊哲的位置,对张武却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当张武的长剑刺过来的时候,哲别以为自己随便一挡就能挡开,可是当他真的挥枪去挡的时候,却发现张武的剑竟然擦着他的枪杆向着自己的手臂径直斩了过去。若是哲别不松手,这一剑,定然会将他的手臂斩伤甚至斩断。

大骇之下,哲别顿时丢了武器,可是张武却依然没有打算放过他,趁着他惊愕之际,从马背上一跃而起,居高临下,直取哲别。

此时哲别手无寸铁,只好将马背上的短弓拿出来,奋力一举,正好挡住了张武的长剑,张武一剑不能攻下,落在了地上。

只不过樊哲已经赶了过来,看到哲别被张武纠缠着没有走掉,他心中大喜,一锤过去,哲别此时避无可避,硬生生挨了樊哲这一锤子。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哲别给击飞。

张武此时刚落下,正准备上他的坐骑,却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他下意识用长剑一挡,只听得刺啦一声,继而一声惨叫响了起来。

这时张武才发现,他这一剑竟然将哲别给刺死了,这从天而降的“人头”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等到樊哲跑过来,看到这种情形,他也十分愤怒,“张武,你抢我的功劳!”

张武苦笑着摊了摊手道:“这个,太意外了!”

“滴!检测到张武刺死哲别,哲别临死前的主属性为武力90,恭喜宿主获得将魂碎片1,当前宿主拥有将魂碎片111.”

哲别虽然死了,轲比能的大军此时也基本上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而轲比能自己仅仅带了十几骑逃跑了出去。

没多久李靖率部也跟了过来,听到冉闵这边的情况,他也自然是十分满意如今的战果。虽然没有拿住轲比能,但是也几乎将轲比能带来的精锐消灭殆尽,即便让轲比能逃回去,十年之内也未必能够再弄出来这样的队伍了。

秦琼拍马来到李靖面前,拱手说道:“都督真是神机妙算,反其道而行之,末将佩服!”

李靖呵呵一笑,“还是多亏了诸位将军奋战,才能有如此局面!下一个,就要去解决步度根了,想必这几天步度根肯定每天都严阵以待,那今年就可以提前回去过一个好年了。”

李靖想要快速解决这里的问题,因为他的心中有一种预感:今年过后,怕是会有一种翻天覆地的改变,那就是新王朝的建立,虽然没有人透露过,但是如今大势所趋,他已经很敏锐的感觉到了。

另一方面,吕四娘也怀有身孕,现在回答下邳养胎,李靖也很想回去取看一下她还有他未出世的孩子。

轲比能狼狈逃回中山,中山还有他的两千人马,可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如今凭借着两千人马,很多部落都能一口气把自己吞了,他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了,他更不知道以后该如何。

但是他清楚,冀州是待不下去了,要赶紧离开,跑的越远越好。

当轲比能正准备率军离开的时候,却有一人来求见自己。

轲比能看到眼前之人十分陌生,并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便开口问道:“你是何人、来见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名唤尚师徒,乃是冀州袁氏之旧部,今日来见单于,是想要送给单于一个天大的好处。”

轲比能嘴角露出不屑的一笑,“冀州袁氏?袁绍的坟头草现在恐怕都有三吃高了吧?你还送我好处?真是笑话,趁我还没有生气之前赶紧给我消失!”

尚师徒却不为所动,哈哈一笑道:“单于新败,大军损失殆尽,如果就这样逃走,他日怕是也会被其他部族吞并,与其这样,何不先听听我的话呢?”

尚师徒一下子就说到了轲比能的心痛之处,这让轲比能脸色一变,大喝一声道:“大胆狂徒,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单于,我今日来并非是找死,单于如今的形势自己应该清楚,与其这样狼狈逃回去,还不如听我之计,拼一把,或许还能有回旋之机。”

看到尚师徒自信满满的样子,轲比能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有什么妙计,不妨先说出来听听。”

看到轲比能终于松口,尚师徒这才松了一口气,“李靖大军虽然精锐,但是人数有限,不能同时对付单于和步度根两路兵马,所以才用了诡计,让单于大败。李靖如今既然打败了单于,那么下一步,必然就是要去攻讨步度根,而此时的栾县必然是空的。只要单于带领大军,攻下栾县,到时候断了李靖后路,让他进退不得,这李靖必败。李靖若败,单于便可以借助这次机会,招兵买马,重整旗鼓,不知单于以为如何?”

轲比能哼了一声,“尚师徒,我看你是不知道周军的厉害吧?别说我就这两千大军,就是再多,也没用,我这都是骑兵,即便李靖只留一两百人守城,这栾县我也拿不下!况且招兵买马?说的容易,我没钱没粮,用什么招兵买马?我看你也别在这里白费力气了,我还是能走多远走多远!”

“单于,你没钱没粮,但是我家公子有!你没用兵马,我家公子也能提供两千人,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单于愿意,我家公子愿意和单于合作。袁氏一门,四世三公,门多故吏,在冀州也有很大的影响力,到时候只要公子振臂一呼,必然从者如云。”

尚师徒的话,让轲比能心中不由得动了一下,他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不知你家公子是?”

“袁氏诸子,尽皆被大耳贼暗害,除了与世无争的二公子之外。”

轲比能常年在冀州,也知道袁绍的几个儿子,袁绍的二公子正是袁熙。袁熙之前就在中山,一直以来,既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能力,又不得袁绍和刘氏的欢心,所以一直以来在中山没有什么作为。直到刘备取代袁氏,诛杀了袁氏诸子,但是却没有动袁熙,只是派人暗中监视。

当尚师徒报出了袁熙的名号之后,轲比能终于下定了决心。

“如果袁二公子真的愿意,那我就愿意合作!”

尚师徒满心欢喜,告辞了轲比能之后,立刻去找袁熙。

只不过此时的袁熙,还在和自己的妻妾在一起饮酒作乐,看到尚师徒过来,他也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尚师徒径直走到了袁熙面前,拱手说道:“公子,轲比能已经同意出兵了!只要公子抓住这次机会,重新竖起我袁氏的大旗,或许能够恢复当日袁氏的荣光!”

袁熙呵呵一笑,“父亲当年做不到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做到?况且如今我有什么?若不是为了能够报吴铭当初抢走甄氏之仇,我才不愿意听你的话!也罢,反正我也活够了,也不想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就疯狂一把!哈哈,袁氏四世三公,怎么就剩我一个人了呢?实在是可悲!”

看着袁熙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尚师徒的心中只能暗自叹息,当年袁氏何其荣光,他是亲眼见证的,可是到现在竟然沦落至此,如何不让人感伤?尚师徒也正是心中不甘,所以为了袁氏,他还是选择继续奔走。

“公子还是早些做准备,这两天大军就要出发了!末将先下去准备了。”

尚师徒有些落寞地转身离开,而袁熙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