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修道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九十三章修道院

剧毒花藤(精英进化):执着的信念,对力量的无比渴求,加上长年累月的战斗,由最低级的猛毒花藤所进化成的高级生物,全能力增加50%,毒素免疫,毒素攻击持续时间增加一倍,所有抗'性'额外增加20,束缚:攻击时有一定几率束缚对手,束缚的几率和时间与敌人的强弱有关。 飞吞噬:攻击时一定几率将对手吞下,附带即死效果,吞噬后回复一定量的生命,吞噬的概率与敌人体积的大小与实力的强弱有关。

……

德鲁依的召唤技能当,每升10级,召唤生物都会有一次较普通的升级,变化更大的提高——10级的时候,召唤生物的属'性'会有一个幅度的增加,20级的时候,不单是属'性'大幅度增加,甚至还可以获得一个bt的技能,这也算是上帝对于同为召唤系,亡灵法师却能拥有骷髅海一般的强大战术,而对德鲁依召唤所做出的补偿,关于这一点,是个德鲁依都知道,所以凯恩,还有他给的那本书里,都没有提及,直到遇到依哈娜,在彼此的交流,无意间听到她一笔带过,我才逐渐的了解,德鲁依的召唤术里竟然还隐藏着这样能力。

说实话,从依哈娜那里了解到这个能力以后,我很犹豫,猛毒花藤毕竟只是一阶技能,比起其他高级的召唤技能,即使能够变异,它也有着先天上的不足,这一点从二阶的鬼狼出现以后就能十分明显的看出来,鬼狼出现以后,它在队伍的角'色'立刻便由主力攻击手逐渐变成辅助攻击,对于小boss级的怪物,它也是力不从心,特别是小雪出现以后。它先天属'性'上的缺陷更是明显地暴'露'了出来。

另一方面,猛毒花藤是从一开始就陪伴在我身边的召唤宠物,与我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身为第一个宠物,它也有着它单纯的骄傲,但是随着鬼狼的出现,它可能也已经发现,自己的脚步逐渐地赶不上队伍了。面对更加强大的boss级怪物,自己只能充当'骚'扰的角'色',特别是小雪地进化,带给了它更大的压力,我甚至经常能从内心感应到它对力量的强烈渴望,可是它毕竟只是一阶技能的召唤生物,受限于先天的制约,仅仅是变异的它。又怎么可能与精英级的二阶鬼狼小雪比较呢?所以在最后也只能和懒乌鸦弱弱联合,以增强自己在队伍的作用。

从感情上来说,我似乎应该拉猛毒花藤一把,将召唤猛毒花藤地技能升高一点,这样它也能更加强大。但是猛毒花藤毕竟是一阶技能,仅仅只是变异,想要在后期也发挥作用,即使技能升到10点。完成第一个幅度的提高,也是不够的,除非能升到20点,让它能进行第二幅度的变化,才有可能在后期与8级技能的小雪相提并论。

但是理智告诉我,即使满级,全身穿着暗金装备,也就那么100多个技能点。但是却有30个技能,将如此多技能点分配给一阶地猛毒花藤,无疑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感情和理智之间,我犹豫了许久,直到今天,猛毒花藤变异升级,那以往的一幕幕又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里,我才咬了咬牙——md。管tm什么理智呢。我只知道,猛毒花藤是从一开始就陪伴在我身边地战斗伙伴。虽然样子丑陋,智商也低,如果说这些召唤生物里谁对我最忠诚,毫无疑问,我会选择猛毒花藤,难道自己就能这样放任它,然后在将来的一天,被其他怪物给虐杀?

最终,感情战胜了理智,我试着将召唤猛毒花藤的技能升到了10点,这样一来,它就能进行第一幅度的提升了。

但是,猛毒花藤比我想像的更加骄傲,也更加争气,本来第一个幅度的提升只能增加一些属'性',对它来说还是不够,除非能增加自己本身的先天素质,于是,它借由着变异等级的提高,第一幅度提升地技能等级达到,最重要的是,内心对力量的渴求,在三重契机的刺激下,终于成功的由量变转为质变,最终进化成为精英的剧毒花藤,成为潜力不逊'色'于小雪的精英级召唤生物。

看着猛毒……不,现在应该叫剧毒花藤的属'性'面板,我由衷地为它感到高兴,同时也为自己又增添个大地助力而兴奋不已,从此以后,剧毒花藤将再次成为队伍的主力,甚至面对那些物理防御极高地怪物时,它的作用比小雪它们加起来还要大。

对于剧毒花藤的一系列变化,我看在心里,却并没有急着将召唤鬼狼也升到10级,还是等小二它们变异了再说吧,说不定到时又有什么惊喜呢。

接下来几天,我才真正见识到了剧毒花藤的bt之处,毫无疑问的,如果对手没有毒素抗'性'的话,剧毒花藤绝对是队伍里攻击伤害输出最大的一个,即使是小雪的巨爪撕裂也无法和它恐怖的毒素伤害相提并论,束缚这个技能我不多说了,值得一提的是吞噬,这个技能,老实说,以现阶段看来,视觉效果远比实用效果要大一些,别看剧毒花藤现在只有小腿一样粗,可是它的身体柔韧'性'很大,跟蛇一样,只要嘴巴能容纳下的,都有一定概率被它活生生的吞下去,但是,终究也受到体积的限制,嘴巴张再大也有个限度吧,现在它最多也就能吞噬小恶魔、有刺野兽之类的个头比较小一点的怪物,像骷髅,黑暗偷袭者这些,还是太勉强了,至于吞噬的过程,可以想像一下,就如同在水面漂浮的动物,突然从水底下冲出一张大嘴,将它整个吞下去,然后迅下沉,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的时间而已,若不是这段时间我的胆子已经磨练到有点麻木了,一定也会被这样的残忍的景象给吓的'毛'刺悚然的,哎……

在泰摩高地里继续晃悠了半个月以后,还是没有拉尔他们的消息,反而修道院的轮廓,也渐渐的浮现在天边。

为什么说是天边呢?很难想像我第一次见到它轮廓时候的情景,那种感觉,就如同我刚刚看到罗格营地时的震撼一般。

但是,罗格营地始终只是建立在平原上,围墙也只是由一些木架子搭成,而修道院,则是建立在一座天然形成的高地之上,比我现在站立着的泰摩高地还要高得多,甚至四周已经弥漫着一层淡淡的云雾,仿佛驻立在仙境一般,和它相比起来,黑'色'荒地那座城堡,勉强只能算得上是个暴发户而已。

放弃寻找拉尔他们以后,我朝着修道院的方向,足足走了好几天,终于来到了修道院脚下,在前面是一道十几米宽的细石阶梯,从阶梯往上走,一直连接到高高在上的修道院门口,站在下面,顿时有一股磅礴的气势迎面而来,让所有的来人产生敬畏之心。

此时,阶梯上面已经被三三两两的怪物所占据,我指挥着小雪它们扫清这些障碍,帽子底下的眼睛,则是漠然的看着前面这座无以伦比的修道院,眼没有哪怕一点所该有的仰慕与敬畏,有的,也只是淡淡的嘲讽。

修道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地狱入侵以前,当时是整个黑暗大陆的精神象征,天使,做为神的化身,它们强大的力量被誉为是神迹,得到了大多数无知生命的崇拜,可以说,当时就是神权社会,而修道院的大主教,几乎已经等同于整个黑暗大陆的幕后统治者。

正所谓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无论是任何时代,任何世界,只要有智慧的存在,总会产生这样的循环,看到如今的修道院,就可以想像得出,当时那些自称是神之佣仆的修士们,是如何从自己的信仰者手搜刮钱财,可笑的是,他们所信仰的神,在地狱入侵的时候,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派些战士来维持局面,最终,我们所能依靠的,还是自己的双手,可笑,可笑。

阶梯上的怪物很多,估计是很久没有人清理了,即使有人来到,相信也没有多少个,能和我一样那么嚣张的直接从怪物最密集的阶梯上去,而是选择其他小路吧。

几个小时以后,我终于踏过了漫长的阶梯,耸立在我面前的,是一道宽达十多米的铁门,铁门旁边还有两扇小门,即使已经被地狱一族占据了上千年,但是门上的花纹依然美丽,小门两边,是宽不见头,一直蔓延至云雾两端的石墙,石墙上面同样雕刻着一些华丽的图案,仔细一看,既然都是那些所谓的神在故作姿态,有些虎躯一震,背后'露'出万道金光,有些面部抽筋,手上拿着本神棍大全,正在教化着脚下的徒子徒孙,更令人发笑的是,一些作战神状的天使,手的圣剑直指天空,脚下踏着的是无尽的魔鬼,而如今,就在那副图的墙脚下,几个小恶魔正在那围坐在一口大锅上,跳着那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具有种族特'色'的怪异舞蹈,到颇有点群魔'乱'舞的意思。

我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然后才发现,在一扇小门里面,竟然有一群名叫提雅的怪物站在那里,间还有一个精英,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笑声,什么时候,伟大的修道院大门,竟然要由怪物来守门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