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外侧回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九十四章外侧回廊

不对。 飞

我止住笑声——前面似乎刚刚进行了一场战斗,那群提雅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伤痕,而它们的附近,还散'乱'着数具尸体,大多数都是同一种怪物的,唯一一具不同的,竟然是人类的???

我当即给小雪它们下了指令,五狼一藤立刻朝那群提雅扑了过去,这群提雅,名字听起来似乎带着点神圣感,其实也就是巨大野兽的二次进化体,长的如放大版的凶残猩猩一样,可能是拖修道院的福,才弄了个如此不配称的名字。

乘着小雪它们在战斗,我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战场,地上总共有十多具尸体,其那具人类的尸体,手了还拿着一把弓,看他的打扮,应该是一个罗格弓箭手,死状极为凄惨,下半身已经被拍的稀烂了,能有如此力气的,不用说,正是刚刚那群提雅无疑。

而剩下的,全都是黑暗偷袭者的尸体,其竟然也有一个精英,这些黑暗偷袭者和罗格弓箭手一样,死的也是十分的难看,基本上全身都已经被拍的血肉模糊了。

为什么只有一个罗格佣兵在这里呢,以佣兵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单独历练的,而且这些黑暗偷袭者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细细一想,大概原因,可能是一个冒险者队伍,先是不小心遇到了这群黑暗偷袭者。没想到里面竟然有精英,因此不敌逃跑,而这个罗格应该自愿是作为诱饵将黑暗偷袭者引开,没想到逃跑过程,在这里遇到了一群提雅,两头夹攻之下,这个罗格弓箭手当即死亡,而后面那些追随而来的黑暗偷袭者则是与提雅继续战斗。最后以提雅的胜利而告终。

除了这种可能'性'以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性'了,这样一来,这群提雅身上遗留下的伤痕也就说得过去了,毕竟黑暗偷袭者地实力虽然远不如提雅,但是它们数量较多,而且同样也有精英,提雅想取胜。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我走上前去,仔细的打量着这个英勇的罗格,他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面容清秀,脸上拥有符合罗格相貌的一切特征。只可惜……

我往下看去,只看了一眼,就不忍心再看了,他的下半身。自腹部以下已经稀烂了,两条腿几乎已经变成肉饼,腹部连肠子都已经'露'出来了,鲜血流了一地,还热呼呼的,看样子刚刚死不久,如果我能早到一刻地话,说不定就能救下他了。

哎。我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只能怪他命不好吧,这段日子以来,我没少见这些遗留在荒野的尸体,也没有少掩埋过他们,死的更惨的都有,只不过他们都已经死了很久,而眼前这具。鲜血还热腾而已。

观察之余。我也没忘记小雪它们的战斗,其实有剧毒花藤和小雪在。这场战斗其实根本没有任何悬念,不一会儿,随着那个精英级提雅的倒下,战斗也结束了。

精英提雅掉了件蓝'色'的帽子,辨识一看,日了,豺狼的帽子,属'性'是+4生命,还真是与那些+10准确之类地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一句话,垃圾属'性'……

那个精英级黑暗偷袭者,因为是被提雅杀死的,所以并未爆什么好东西,就几瓶'药'水,还有一些金币而已。

等将地上的物品全部收拾好以后,我强忍着恶心,正打算将这个罗格掩埋掉,没想到刚刚碰上他,他的眼皮竟然微微一动,我吓一跳,第一个反应是诈尸了,第二个反应便是他已经受到地狱力量的侵蚀,变成怪物,只不过才刚刚死不久,没理由那么快吧。

当从缝隙看到他那混沌不清地眼神时,第三个反应,便是立刻从物品栏里掏出一瓶回复活力'药'剂,不过,我接着又摇了摇头,没用了,他的生命值其实已经归零了,即使是回复活力'药'剂也救不了他,现在还残留着的一丝生命气息,应该回光返照现象,只能归功于他强悍的体质和过人地毅力而已。

“还有什么遗言……”我拍了拍他的脸颊,低声说道。

残留的意识似乎感觉到身边还有人,他努力的睁开着眼皮,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只有一滴滴泪水,从那眯着的眼睛流了出来。

“这……这把……弓……”

他微微张枯涸的嘴唇,用模糊不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饶是以我地耳力,也只听到了一点点,然后,声音又低沉了下去。

“喂,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看到他好不容易张开的眼皮又垂了下去,我忍住内心的悲伤,又用力的抽了抽他的脸颊。

似乎有一点效果,他渐渐垂下的眼皮停了下来,仿佛将全身的力气用尽一般,将头转到我这边来,但是,看到他那微'露'的瞳孔,我就知道,他地眼神已经开始溃散,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天使……我……看见……”

他嘴角里微微扯出一丝微笑,模糊不清地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归于虚无。

这个蠢货,死前的最后一刻,还以为天使那帮混蛋会来迎接他吗?我擦了擦湿润地眼角,算了,看他安详的面孔,虽然被那帮鸟人骗了,但是至少,死前那一刻还是带着微笑离去的。

拿起他手那把弓,也只是一把白板猎弓而已。

叹了一口气。我心充满了莫名的哀伤与慌'乱',胡思'乱'想的将他掩埋在修道院外面的泥地里以后,默默的看着那一撮不起眼地坟头,好一会儿,我才平静下来,继续大步的朝修道院里走进去。

修道院里面的建筑,以白'色''色'调为主,墙上和柱子上大多都刻满了浮雕。对于这些浮雕,我并没有什么深刻的认识,只是那典雅高贵的风格,让我不禁联想起原来世界里面的,希腊的古神庙,还有巴黎的凯旋门这类建筑。特别是那一根根高高耸立地象牙'色'的花纹石柱,颇有点希腊神话的'色'彩。

整个修道院,大致可以分为四块。第一块,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外院,当然,这只是通俗的说法。它真正的名字叫外侧回廊,在以前主要是接待信仰者,并供那些信仰者拜仰的地方,外院往里走。就是内院了,也叫内侧回廊,普通人是不允许进入的,那里主要是修道院里地修士以及主教们的住所。在地狱入侵以后,从外侧回廊到内侧回廊的通道被堵死了,因此,人们不得不通过另外一条道路进入内侧回廊,那就是军营。说起军营,在地狱入侵以前那可是鼎鼎大名,当时历代的大主教,似乎也明白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所以利用自身庞大的财力和人力,组建了号称大陆第一强地神卫军,作用颇有点像是原来世界m国里的维和部队,不过当时修道院的实力可要强大得多。而这个军营。也就是当时特地为神卫军所建立的住所。

在内侧回廊地最深处,还有一处墓地。修道院里的那些“高级领导”们,死后就埋葬那里,据说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只要是被埋葬在里面的人,都能在天堂里获得重生,真是扯蛋,安达利尔在那住了那么久,怎么就不见她获得净化呢?

当然,以上大部分是凯恩书里面提到的,我只不过精简了一点,再加重一些语气而已,看来凯恩那个老头,对修道院也是好感缺缺啊。

高雅的石刻浮雕,华丽的教堂,还有精美而宽阔的走廊,虽然不屑,但我还不得不承认,那帮修士品位地确不错,除此之外,外侧回廊还有为数不不少的大庭院,不过现在已经杂草丛生,怪物横行,

鬼祟的剃刀山脊怪,也就是硬皮老鼠的第三进化体,喜欢将自己血'色'的身躯埋伏在杂草从里面,将身上的硬刺'射'向路过附近的所有生物,而庞大的提雅,则是在大树上隐藏着,或者三五成群地聚集在某个角落,一旦有人进来,冷不防地就要受到它们的偷袭。

不过,有了剧毒花藤地示警,它们的偷袭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儿戏,有了防备之后,反倒被我耍的团团转,特别是变身熊人以后,感觉提雅的力量竟然和自己差不多,你来我往的肉搏战,到颇让我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小恶魔,这些不懂风情的家伙,竟然就在精致华丽的喷水池旁边架个破烂的大瓦锅,一边围着锅子大跳沉沦魔之舞,一个雅致的庭院,就这样被它们搞的乌烟瘴气。

对付它们,我从来是不留余力,庭院并不像外面的高地那样开阔,所以我也不防它们能逃跑,直截了当的先将小恶魔法师干掉,然后小雪它们就跟四处'乱'窜的小恶魔们玩着捉'迷'藏,那类似于捕猎的行为,似乎激起了它们的原始本'性',追着小恶魔四处'乱'跑,竟然玩的不亦乐乎,连我这个主人也给忘了,汗……

而懒乌鸦则是对砸锅子这项伟大的运动情有独钟,一旦小恶魔们散了以后,它就会飞上前去,对着那个小恶魔们视若珍宝的大锅,在底部狠狠的啄一下,等锅子里面的水流光以后,它就用那张坚硬的大嘴,将破烂的锅子,变成一堆破烂的碎片。

剧毒花藤,身为植物类怪物,它最喜欢潜伏入草丛里面,袭击那些躲在草丛里面的剃刀山脊怪,可怜的剃刀山脊怪,根本没料到,敌人竟然会从地底下出来,阴人不成反被阴,有些甚至直接被剧毒花藤一口吞下去,死的极为郁闷。

看着它们兴致勃勃的样子,再干掉那些麻烦的提雅以后,我索'性'就抱着唯一没有战斗力的橡木智者,坐在喷水池旁边,欣赏着庭院里的雅致风景,看着自己的召唤宠物们挥舞着利爪,将敌人一个个的消灭,鲜血时不时的飞溅在绽放的花朵,精致的浮雕上,竟然'荡'漾出一股妖异的美感,说不出的赏心悦目,嗨,我是不是越来越变态了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