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维塔司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零九章维塔司村

吴凡大人,您好。 飞”

在西区购买了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和食物以后,我直接从这边大门走了出来,迎接我的是两个似曾相识的面孔。

“你们是……艾尔和德克?”我想了想,终于认出来了,这不是我第一次回罗格营地的时候遇到的那两个士兵吗?

“真是荣幸,没想到大人竟然还记得我们的名字。”两个罗格弓箭手兴奋的说道。

我莞尔一笑,左右的看了看,发现守卫大门的守卫竟然比平时多了一倍,外面还时不时有巡逻的士兵经过,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这次的怪物袭击不同以往,仿佛有人幕后指挥一般,因此罗格营地也不得不戒备起来,在保护那十个村庄的同时,营地的防御也明显加强了许多,以防止那些怪物耍什么小花招。

“对了,请问维塔司村在哪个方向?”说起来我只知道村子的距离,方向却完全还没有搞懂呢。

“哦,大人,你只要沿着这条大路一直前进,遇到分岔的话向左拐就行了,如果不嫌慢的话,也可以坐车子去。”旁边的艾尔指着从大门一直延伸出去的大路说到。

车子?我按下心的疑'惑',按照艾尔的指示慢慢的离开了罗格营地。

走在清新的大路上,清晨的雾气刚刚散去,路边密布地鲜嫩青草,叶子上还残留着晶莹剔透的'露'珠,每一阵清风吹过,都会伴随着无数叶子的摇曳。而发出沙沙的'迷'人声音,初升的太阳已经微微'露'出半个脸,温和柔软的晨光暖洋洋的,照在这片郁郁葱葱的草地上,那白'色'地光线被无数的'露'珠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乍一看去,仿佛草地上撒满了一粒粒璀璨的宝石般。

在这个没有污染的洁白世界里,蔚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地,广阔的平原,清爽地凉风,鲜美的空气,一切都显得如此自然,就连罗格营地上空弥漫着的沉重气息,也随着逐渐的远离而消散,整个人就如同脱笼而出。正欲展翅高飞的小鸟一般,享受着这仙境一般地美景。

“大人!大人?”

就在我沉醉于美景当的时候,一声不合时宜的苍老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维,我有些不悦地转过头,入目的却是一个老头。穿着一身粗麻衣服,还有粘满泥土的破布鞋,头发已经花白,脸上那岁月所遗留下来的皱褶。干巴巴的像是一张老树皮似的,年纪看上去已经很老,但是身子骨却似乎还硬朗,挺直的腰背,淳朴而有神的眼睛,那饱经风吹日晒地枯黄皮肤,里隐藏着的是壮实的体格。

无论怎么看,眼前的这个老人。都像是那些一辈子黄土朝天的老农民,想到这里,我不禁缓和了一下语气。

“老人家,请问有什么事吗?”

老人的样子十分拘谨,看到我似乎有点不悦,已经结巴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我的语气一缓和下来,他才以更加恭敬地态度。小心地问道。

“请问大人是要去维塔司村吗?”

“没错。”

听到我这么说。老人眼睛一亮,抑制住兴奋。结结巴巴的说道。

“多…多谢大人能不持劳苦地来我们的村子,如果大人不嫌弃的话,就让小老送大人一程吧。”

他指了指身后,那辆早已经引起我注意的车架子,如同马车一样,由一头不知名的动物拉着,整副车身其实就是一块大木板,再在两边固上木栏,全是用坚硬的木头作成的,包括那四个轮子,简陋的架子,还有那并不是十分圆整的木轮子看的我一阵肉跳,这辆车若是走在坑洼不平的路上,相必屁股会十分受罪吧。

不过,从来没有过这样体验的我,还是按照了这个老头的建议,坐上了这辆具有世纪农夫专用风格的简陋木板马车,并和随后坐上车前座赶车的老人聊了起来。

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既然是维塔司村的长老之一,和许多固执的老人一样,土生土长的他并不愿意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举家带口的迁移到罗格营地,即使是死,他也宁愿倒下的地方能闻到自己所熟悉的泥土味道。

和他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少,为了感谢我们这些特地赶过来保护他们家园的冒险者,他们将村子里的储存物资拿出来招待客人,十几个有经验的人更是将骡驮兽车(骡驮兽,也就是拉车那只古怪生物)都拉在过来,每天天还没有亮,就在罗格营地的大门附近眼巴巴的候着,希望能为我们这些冒险者做点什么。

对于大多数冒险者来说,这样的马车实在太颠簸,而且度也远远不及自己快,因此并没有多少个人愿意坐,但是他们还是乐此不疲的用这种他们仅仅能做到的方式,来报答这些保卫自己家园的冒险者,而这个叫布图的老人,现在正一手架着车,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对于他来说,没有比能帮上这些冒险者更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不得不说,木轮子的马车的确很难受,饶是以转职者的皮糙肉厚也有点吃不消了,不过比起骑在小雪背上,却是别有一翻风味,坐在上面,看着路边的小草,慢吞吞的后退着,不远处正有成群的牲畜,在牧人的带领下四处游'荡',架车的布图,情不自禁的唱起了带有浓重腔调的草原之歌,嘹亮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久久不散,听着看着。仿佛有一种回归田园地归属感——若是没有战争,那该有多好啊!

“老人家,维塔司村有什么状况吗?”车子晃悠悠的前进着,我看一时半会是无法到达目的地了,于是忍不住的问到。

“大人请放心,在德鲁夫大人的指挥下,村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什么状况,那些天杀的怪物。只是聚集在外面,一直没有动静,大人们都很努力的在保护村子,哎,要是我的儿子还在话,说不定也是其一员呢!”布图有些伤感地说道。

“你的儿子也是冒险者?”我好奇的问道。

“是啊,虽然并没有像大人您这样,成为转职者。但是也是一个很出'色'的弓箭手,只是很可惜,不久以前,只带回了一把弓回来。”说到儿子时,老人的语气说不出的骄傲。但是到后面语气却是慢慢的低沉起来。

我心却是一惊,不会那么巧吧!

“老人家,你的儿子叫什么,说不定我们曾经见过呢。”

“真地?他叫布朗。是一个罗格弓箭手,大人有印象吗?”布图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连忙热切的问到。

果然,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布图口的儿子,不就是前段时间在修道院门口死去的那个罗格弓箭手吗?

“见过,我还曾经和他一起并肩作战过呢!您地儿子的确是名很优秀的冒险者,你应该为他感到自豪。”是的。我地确和他“一起”战斗过,只不过当时他已经是一具尸体而已。

听到我这么说,老人眼神一亮,语气多了一分亲热,刚刚悲哀的气息似乎也被驱散了不少。

“哪里,像大人那么优秀的冒险者,如此年轻就已经转职,能和你一起战斗。那是他的荣幸。相信即使在天国里,他也会因此而感到自豪。”

“对了。还没请问大人您的名字呢。”布图似乎这才想起,应该好好记住这个曾经和他儿子一起并肩作战的大人。

“我叫吴凡,德鲁依吴凡。”我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景'色',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咿呀”地一声,车子骤然停了下来。

等我反应过来,奇怪的回过身,布图已经“扑通”的一声跪在了我面前。

“你在是干什么?”我大惊失'色'的说道。

“感谢,感谢恩人,能让布朗的灵魂得以安息,我一直,一直都想给大人磕头,只是人小力微,怎么也找不到大人您,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遇上,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感谢上帝,大人,小老给你磕头了!”布图老泪纵横,语无伦次的说道,那张满是皱纹的朴素黄脸,看起来如此地令人心酸。

看来是从那个弓箭手队长地口得知,我有些头疼的看着跪在地上不愿意起来地老人,丫的,让一个老人下跪可是要折寿的呀。

最后,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甚至是强行威胁,好不容易才让布图从地上站了起来,早知如此就随便说个名字糊弄过去算了,哎!

闹了半天,直到太阳升上半空,维塔司村的轮廓才逐渐的出现在我们眼前,这是一个很简陋的村子,外面只用些一人多高的木篱笆围了起来,根本就无法抵御怪物的攻击,据布图说,村子原本大概有几千人居住,现在已经走了七八成,只留下不到一千人,大多都是孤老'妇'女。

车子在村子门口停了下来,几个冒险者正在充当门卫,看见是我,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我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感觉有点尴尬,幸好他们也似乎已经习以为然,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想要别人记住你,没有实力是不行的。

“恩人,请您一定要来我家,至少在这段时间里,让我们好好报答一下您,请您一定要答应。”布图自从送到我门口后,就一直跟在我后面,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望着老人那淳朴而真诚的眼神,我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答应下来,他才千恩万谢的离去。

此时整个村子已经被冒险者所充斥着,几千个转职者,被卡夏分成十份。也就意味着每个村子都有几百名转职者存在,再加上上千个佣兵,几千的士兵,村子现在的人数丝毫不比怪物袭击前来得少。

几经询问,终于在村子里的一座大帐篷找到了德鲁夫他们,让我感到意外地是,拉尔和野蛮人兄弟竟然也在一旁,这下可好。省下了我很大功夫。

“吴,你终于来了,这下可好,人数总算凑齐了。”

德鲁夫看到我进来,立刻喜出望外的说道,几个人刚刚围在一张桌子上,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拉尔他们也高兴的跑过来,拍着我的肩膀。我闪,hoho~~道格,我早就看穿你的目的了,想阴我,门都没有。

“现在情况怎么样?”

和他们打完招呼。我也不客气,径直的走到桌子旁边,原来桌子上面画着的是一副画满各种奇异符号地图纸,看起来有点像兵力分布图。看来德鲁夫干的还不错嘛,有些人天生就有领袖的资质,羡慕不过来的。

众人明白时间紧迫,也都不再废话,先是德鲁夫指着图纸上的一个红'色'的符号说道。

“吴你看,这是我们的村子,那些怪物就聚集在村子的西北方,数量暂时还没有估算清楚。大概在几万多左右,这两天已经趋向稳定,我估计不久以后它们就会发动全面地攻击了。”顿了顿,德鲁夫指着其他那些符号继续说道。

“这些怪物里面,最多的就是沉沦魔和利刃魔,估'摸'加起来,起码占了怪物总数的五分之三左右,你看。”他指着纸上最多的蓝'色'三角符号。

“除了这些以外。这些怪物当还有腐尸。饥饿死者,巨大野兽。黑暗猎人,邪恶猎人等等,大多都是初级怪物和它们的一次进化体,可能是为了这次袭击地保密'性',所以这些怪物并不是很强大,最高级的怪物也都是来自石块旷野,还有里面的地底洞'穴'而已。

“而我们这边拥有转职者有231名,佣兵1368名,临时调集的士兵3891名,虽然数量上远远不如,但是在实力方面,我们还是占了比较多地优势,但是最困难的就是如何尽量的减少伤亡,我们可消耗不起啊!”德鲁夫有点头疼的说道。

“特别是那些远程攻击的怪物,若是有人指挥,将攻击聚集在一点的话,那可是秒杀啊,现在只希望它们没有人指挥,或者能在它们的'射'程外解决掉大部分。”

我看了看图纸,也是一阵头疼,相对于无限复活的怪物,我们这些冒险者可是死了一个少一个,卡夏和法拉这两个bt大概是不会出手了,一切都要看我们自己,只可惜刺客地三阶陷阱,要24级才能学到,否则只要在间摆放上几百个火焰复生,电能守卫什么的,至少也能干掉一小半敌人吧,哎……

然后,德鲁夫又大致的给我讲解了一下自己这边战斗力的具体情况,还有初步拟定的应对方案,都很全面,让我完全没有表现的机会,切……

不知不觉,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几个人聚在一起,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甚至连我也沉醉在其,男人的内心或多或少都会对战争抱着几分热血的冲动,即使是我这个宅男也避免不了,直到下午,众人地肚子纷纷发出抗议地声音时,大家才相视而笑。

不一会儿,几个'妇'女和小孩就将热呼呼的食物端了上来,德鲁夫随手掏出几个金币硬塞了过去,这些村民似乎也已经了解了德鲁夫地'性'格,并没有拒绝,而是千恩万谢的鞠躬离开了。

“保护村子是我们的义务,而且阿卡拉大人已经说过了,参与这次战斗的冒险者,都能领到一份由营地支付的报酬,如果我们还能心安理得的享受村民的奉献的话,那与强盗有什么差别?”看到我带着笑意的眼神,德鲁夫如是说道,不愧是神殿教导出来的圣骑士。

“军不扰民,就是这个意思吧。”我笑着随口应道。

“军不扰民?哈哈,这话形容的好,等会我去改一改公告,把这句话加上去。”德鲁夫眼睛一亮,兴奋的击了一掌。

“不过,刚刚听到我们村子里的特别行动小队,竟然是吴你一个人的时候,我真的很吃惊呢。”酒足饭饱之后,德鲁夫看着我的眼睛里依然带着一丝好奇,他可是和我一起战斗过,知道我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也没有夸张到能以一人之力加入特别行动小队吧。

我嘿嘿一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旁边大嘴巴的道格到是没脸没皮的拍拍胸膛接上了。

“那是当然,我告诉你,吴的实力可不比莎尔娜大人弱,村子里有他在绝对没问题。”

对于道格的'性'格,我只能抱以苦笑了。

接下来,德鲁夫带着我在村子里逛了一圈,我的身份早就在村子里传了开来,现在乍一亮相,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让我不得不把斗篷上的帽子盖上,以遮挡众人灼热的目光,不过在我以后的传闻里却又多了一份神秘的味道,可怕的八卦哇。

“我想去外面逛一逛,具体了解一下情报。”来到村子外面,我对众人说道。

“万事小心一点。”

德鲁夫点点头,虽然他是维塔司村的领导者,但是特别行动小队并没有保卫村子的任务,所以他自然也没有约束我行为的权力,甚至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严格的说,我的身份地位还要比他高上一筹,只是我不习惯指使他人而已。

“放心吧,小事一桩。”

我朝众人竖起大拇指,自信满满的说到,然后神'色'一肃,闭上眼睛,伴随着熟练的召唤,小雪那庞大的身姿从魔法阵里缓缓的升了起来,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憋了许久的小雪出来以后,就忍不住仰天长啸一声,那震天的气势形成一阵凛冽的狂风,以它为圆心散了开来,吹的众人的披风猎猎作响。

充满气势是吼声,引起了村子里面的极大'骚'动,没事'乱'叫干嘛,我轻轻拍了拍小雪的头,在它委屈的眼神大步的骑了上去,望着旁边还处在惊愣状态没有反应过来的众人,还有正纷纷朝这边涌过来的冒险者们,心里暗道不好,急忙架着小雪飞奔出去,只留下一个远去的背影,让争相涌过来的冒险者们木楞不已。

小雪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将整个村子的冒险者着实的震撼了一把,本来还以为是怪物的**oss骤然袭击,等他们拎着武器从村子里跑出来以后,却只看到了在草原疾奔的背影。

“那究竟是什么啊?”

一个最先赶过来的冒险者,望着那匹逐渐远去的白狼,还有白狼上面那个孤傲的背影,喃喃的自道。

“大家看到了吗?那就是我们特别行动小队的吴凡大人,有他的力量,这场战斗,我们必将胜利!!”最先清醒过来的德鲁夫,心暗暗激动的同时,也不忘记大声的鼓动着众人的气势。

“有他在,我们还怕什么!这场战斗,我们必将胜利!!”

“必胜,必胜……”离的最近那些冒险者,清醒过来之后,已经情不自禁的开始吼叫起来,然后像是传染开来一般,一瞬间,所有的冒险者都沸腾了起来,将手的武器高高举起。

“必胜,必胜,吴凡,必胜……”

一时之间,吴凡这个名字,在维塔司村风头无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