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崩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崩溃

“呜~~~”

我手用力的捂着嘴巴,蹲在地上不断的干呕着,胃里剧烈的翻滚,让我的眼睛里'迷'上了一层血'色'的'迷'雾。 飞

这是地狱吗?不,这不是地狱,地狱不会那么恐怖。

眼前的,是一个湖。

湖里没有水,因为已经被血填满了!

湖里没有生命,因为里面是生命的残骸——骨与肉!

血湖?骨湖?肉湖?

我不知道该什么词语来形容眼前的景象。

浓稠腥臭的鲜血,散发着淡红'色'的热气,仿佛将整个活生生的人放到搅碎机里,然后再盛上满满的一锅,放带火里煮沸一般,冒着无数蒸腾腾的血泡,血肉混杂在一起,依稀可以找到一些类似脑袋的半圆物体,上面还粘着发丝,白花的脑浆正逐渐的融入到那沸腾的腥血里面,偶尔半个圆溜溜的眼珠子,在不断的随那蒸腾的血水翻滚着,带着半张面容的头骨,那嘴巴一张一合,仿佛在述说着什么,还有那些蠕动着的内脏……

究竟要犯下多少罪孽,才能做出这种残忍的事情,这不是地狱,是比地狱更加令人悲哀绝望的深渊,我仿佛看见无数面带泣'色'的冤魂厉鬼,被这片深渊所束缚,在上空哭诉哀求着,狰狞嚎叫着,即使在死了以后,他们也要被恶魔烙上奴隶的印记,永生永世的在炼狱之哀号。

这些血淋淋的挣扎面孔。这些热腾腾的新鲜骨肉,代表着什么?我几乎不敢再想下去。

“不………!!!!!!”我发狂似的大吼一声,双拳狠狠地捶打在地上。

“大…人……?”

一阵轻微的几如幻觉的声音,气若游丝的飘'荡'在我的耳边。

“维拉丝……”

我猛的抬起头,站直身子,如同疯了一般四处扫视着。

“维拉丝!!!是你吗?”

不到片刻,我就在不远的“湖”边发现了她的身影,一根高高竖起地木架上。她正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上面,那原本微卷着的丝质长发,也跟她的小脑袋一起,有气无力的垂在胸前。

“维拉丝……”

我不知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喜悦,九死一生?劫后重生?脑子已经完全混'乱'了,迈着踉跄的步调,我急忙急忙的赶了过去。

“大…人…”她似乎努力地想将头抬起来,转向我这边。

“你在那别动。我就过来。”我加快脚步。

近了,近了,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黑影,带着狰狞的微笑。从她背后慢慢的走了出来。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痛恨过一件事物,从来没有。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憎恶,并恐惧着那丑陋的笑容。从来没有。

那狰狞地微笑,那得意的眼神,似乎在嘲笑着我的幼稚与无力,手的砍刀,更像在挑逗着我内心深处地绝望的绝望!!

“不——要——啊!!!!!!”

我随手拿出一根标枪,用尽所有的力气投掷过去,上帝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保佑我吧,我这一辈子,第一次这样诚恳的乞求上帝的保佑。

“嗖……”

标枪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地将那个身影钉在地上。我仿佛看到了它那不可置信的眼神。

“好……”

刀落……

时间仿佛在那一刹那停滞,瞳孔里的天空,似乎都被染红……

喷薄而出的鲜血,血樱一般的凄美。

发丝飘扬,半空之缓缓转动的脸孔。慢慢的。慢慢的,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转过来,终于,眼神相对……

那双乌黑纯真的大眼睛里似乎还残留着一丝惊喜地神'色',里面倒映着一张苍白扭曲的面孔,然后,在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之,那还没来得及逝去的生命,那原本虚弱苍白的嘴唇,突然微微弯了一道弧线,眼睛里再次闪过一道温柔。

刹那芳华,包融了一个女孩最宝贵的生命,仿佛世间最美的事物,都集在这一个笑容里面。

有人说,死之前的微笑是最美最无瑕的,但是,为什么在这份绝美的笑容,却让我如此悲哀!!

只要有大人在,就一定没问题。

大人,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我深信着这一点。

哼哼…哼……哼……维拉丝特制的营养早餐——莫莫面!补充一天所需的力量哦!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笑呢!!!!!”

我失魂落魄一般的将她的尸首抱在怀里,喃喃自语的喊道,泪水顺着脸颊直流了下来。

为什么你要笑呢,面对如此无能的我,为什么你还要'露'出这样的笑容呢,我不是没能救你吗?……鄙视,憎恶,仇恨,什么都好,为什么你偏偏要'露'出这种笑容,像我这种垃圾,废物,有什么值得你期待的,有什么值得你信任的,为什么,面对不能挽救你的我,面对这样的我,你还是要笑呢?

愚蠢,真是太愚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将手沾满鲜血的尸体放下,踉跄的退后几步,眼睛因为惊恐而剧烈的颤抖着!恐惧,悔恨,憎恶,混'乱'无序的内心正在逐渐的堕落着,失去朋友的痛苦,无法挽救的强烈悔恨,彻底的'迷'失了自我。

就这样回去。继续做我地英雄,这一切都是非人力所能解决的,对,就是这样。

“哈哈哈哈……”

我放声的大笑起来,英雄?不错,真是适合一条丧家犬的称呼呢,哈哈哈……

再看仔细看一眼!再仔细多看一眼!仿佛魔鬼的诱'惑'一般,我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朝维拉丝的面孔移动过去。

对,再仔细看一看,将那笑容刻印在心里,不断的痛苦着,不断地啃噬着心灵,只有更多更多的痛苦,更多更多悔恨,才能让自己的心灵得到解脱。对,这就是你无能的证明,面对朋友的求救,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做不到。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她也依然这样信任着我……

“呜……啊…………!!!”

揪心一般的悔恨,让我终于忍不住的失声痛哭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

沙沙沙……'迷'雾里传来一阵轻微地脚步声。

“大哥哥……”

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温柔声音。让我一个激灵,猛的回过头来。

“纱拉,你为什么会在这,你怎么能来这里?”

映入眼里的,正是纱拉那无法取代的美丽面容。

“我听说维塔司村已经赢了,想过来看看,爸爸说你正在执行任务,我就乘他不注意。偷偷跑出来了。”纱拉'露'出一个俏皮地微笑。

“混蛋,拉尔那个家伙……”

我几乎气的将牙齿咬碎,竟然让纱拉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回去以后绝对对要将他打个半死。

纱拉的出现,让我那被痛苦和悔恨所搅'乱'的内心,得到一丝清明。

“快点,我带你起回去,这地方太危险了。”

我焦急地朝她走了过去并催促道。纱拉在我心目始终是独一无二的。不想,唯独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痛苦无能的样子。

“大哥哥,你哭了。”

纱拉一愣,指着我脸上还未干的泪迹说道,脸上洋溢着关心让我心一暖。

对,不能再失去,我不能再失去自己重要的东西了……

“来,我们回去吧。”

我笑着向纱拉伸出了手,是的,握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存在,自己地心也会温暖过来。

不哭,纱拉给大哥哥擦擦脸……”

纱拉将那幼小而温暖的小手,放到我的掌心,另外一只小手轻轻的抚上了我的脸颊,温暖的小手……

同时伸过来的,还一把穿过她胸膛的明亮长刀。

“恩?”

我用疑'惑'地眼神打量着这把长刀,一时没反应过来。

然后,那只在我脸上轻抚地温暖小手,慢慢的,越来越慢,然后轻轻地从我的脸颊上滑落。

“不哭……哦。”

纱拉面带着温柔笑容,用微弱的声音轻轻呼道。

“碰”的一声,倒在怀里的声音……

在她的背后,一个面带笑容的沉沦魔,正挥舞着那把带血的长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愣愣的搂着怀里娇小的身子,温热粘稠红'色''液'体,正从手里流过,缓缓的滴到地里。

再看了看眼前的沉沦魔。

脑子里仿佛有什么断开了一般。

一切,都没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撕声裂肺的声音随之响起,到最后,仿佛已经不是人类的声音。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两只青筋勃起的手掌扣住了沉沦魔的肩部,将它推倒在地,手巨大的力道,让它的肩骨发出卡拉卡拉般的碎裂声。

“傲……”沉沦魔发出痛苦的嚎叫,它惊恐的发现,眼前这个人类,那扭曲狰狞的面孔,那猩红残暴的眼神,即使是身为恶魔的它也从来没有见过。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它的头上,让它以为自己的脑子已经裂了开来,第二拳,第三拳……

沉沦魔已经死了,于是第四拳打裂了它的脑壳,第五拳将它惨白的眼珠给打飞了出去,第六拳将它半个脑袋给轰烂,恶心的脑浆四处飞溅,脑袋稀巴烂了,第六拳落在了胸口上,整个胸膛坍塌了下去,从断裂的脖子里挤出一些还在跳动着的内脏,然后是第七拳,第八拳……

没有了,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毁灭吧,毁灭吧,毁灭一切吧!

“吼……”

一旁一直的低声咆哮着的小雪,感受到主人那混沌而暴虐的情绪,终于忍不住向湖心的'迷'雾深处扑了过去。

'迷'雾散尽,雪白的祭坛上,一道如梦似幻的美丽身影,出现在了上面。

如同雪白的凤凰一般的身姿,半透明的梦幻羽翼,透'露'着微微湛蓝'色'的光芒,彩带似的尾巴轻轻的摆动着,带起一层层绝艳的幻影,美眩目,美的无法想像。

但是,它的名字,和被赋予的恐惧,却比它的美丽更加响亮,贝利尔(英译:,详情请看官方背景资料),支配虚幻与谎言的大话之魔王,地狱四大魔王之一,混'乱'与阴谋的源头,挑拨整个地狱叛'乱'的元凶,原罪之战的罪魁祸首,三大魔神最为痛恨,也是最为忌惮的魔王……

任何一条罪名,都足以让它在诗史里留下浓重的一笔,并且,它的恐怖还将继续延续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