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完全狂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完全狂暴

“判断,奇特的召唤兽,竟然能发现我的存在,不过……”

虽然现在这只形态类似幻影凤凰的怪物,只是贝利尔的投影,但是身为以阴谋和谎言而著名的魔王,它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智力,特别是在它的特'色'技能——虚幻的现实,更是达到了宗师级别的水准。 飞

“判断,只要还没有逃脱‘规则’(即上帝所制定的一般规则)的限定,区区一只召唤生物,对我贝利尔来说没有任何威胁的可能'性'。”

贝利尔两只绽放着冰蓝光芒的眼睛,轻轻的闪过绚丽的光芒。

技能——强制谴回。

强制谴回,贝利尔的技能之一,强行将规则之内的召唤生物谴送回去,可以说,拥有这项技能的贝利尔是所以召唤系冒险者的克星,当然,身为投影有一定的数量和时间限制,不可能像正体那样,但是对于还处于“规则”之内的小雪来说,已经足够了。

“呜~~”

小雪焦急悲切朝自己的主人发出一声哀鸣,最后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如同被使用了“取消召唤”一般,白光一闪,消失在贝利尔面前。

接着,贝利尔的眼睛转向不远处——那个在它虚幻的现实刺激下,已经彻底陷入狂'乱'的人类一眼,眼睛再次闪过一道光芒。

“判断,完全的陷入混'乱'之,已经没有任何威胁。”

“吼……”

身下那只沉沦魔已经化为灰烬,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贝利尔的注视,这个双眼已经如同恶魔一般赤红的人类双拳紧握,朝天发出一声悠长的怒吼,他的身子突然膨胀起来。'裸''露'出来的肌肤以肉眼能见地度,迅的覆盖上一层鬃'毛',身上的装备也逐渐的没入体内。

“判断,德鲁依的熊人变身,因为狂'乱'而自动陷入技能状态,预料的可能'性'之一。”

它的眼睛闪烁着,如同一台计算机般,用自己脑子里储存着的东西。推测着各种可能'性'。

“判断,进入战斗状态。”

周围只有自己,毫无疑问地,丧失理智的人类,不,或许用疯狂的巨熊来形容更加恰当,那双暴虐的眼睛,已经锁定在自己身上。

“嗷…嗷……”

贝利尔默默的看着大声吼叫。并冲向自己的敌人。

“判断度,因狂暴而略显加快,正常范围之内。”

“吼……”

巨掌拍下,贝利尔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正面挨了一击。“碰”的一声,漂浮在半空之地身子被巨大的力道击退后了好几米,那如同“鬼魂”一般介于半透明的躯体,无论对于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攻击,都有很强的抵抗能力。

“判定力量,超过预算,推测可能'性'一,力量型德鲁依,二,熊人变身技能等级较高,三。陷于狂暴之,力量有所增长。”

接着,它那双美丽的翅膀轻轻一拍,身形骤然提起,然后狠狠地朝对方俯冲过去,那双美丽的翅膀,还有后面那几条亦真亦幻的尾巴也不是摆设,每击都带着不小的力道。

“防御判断。远超预算。推测可能'性'一,装备优良。二,熊人变身技能等级较高……”

互相缠斗了一阵子,贝利尔已经将敌人地数据估'摸'的差不多了。

“判断,对方近战能力强于自己,战况不利。”

贝利尔虽然是四大魔王之一,但是近战能力却最为薄弱,它是类似于法师型的怪物,精通诡异莫测的精神系魔法,那浩瀚若海的智慧与层出不穷的阴谋,才是它令人闻风丧胆的利器。

“碰”的一声,贝利尔再次被打地退后几步,这次,它不等对方靠近,而是顺势再后退了一些距离,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晃动几下,翅膀微微的用力一展。

“精神鞭笞。”

仿佛受到沉重的闷声一棍般,巨熊那三米多高的庞大身躯轰的一声,单膝跪倒在地,两只巨大的熊掌抱着脑袋拼命的甩着,一副头欲裂地样子,即使陷入狂暴状态,也还是会有痛觉地,更况且精神鞭笞所带来的不仅仅只有痛觉而已,虽然伤害不高,但是它却附带了十分强烈地眩晕作用。

在痛苦与“规则”的双重制约下,即使是再狂暴,也不免陷入了眩晕状态。

“吼……”

处于精神混'乱'之,贝利尔的精神鞭笞所附带的眩晕作用显得尤为有效,足足过了十多秒,狂暴的巨熊才清醒过来,两只眼睛的暴虐之'色'更甚,怒吼连连,腥臭的口水四处飞溅着,然后那张恐怖血盆大嘴猛的满满张开,朝贝利尔狠狠的扑咬了过去,要是被那锋利的暴牙咬上一口,恐怕就是贝利尔也受不了吧。

“……”

贝利尔那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轻蔑的目光。

“精神风暴。”

只见它白'色'半透明的啄嘴轻轻一张,正前方的空间突然如同扭曲一般急剧震动着,一道扇形的实质空气波浪从贝利尔的嘴里扩散了开去,这道波浪从巨熊的躯体狂扫而过,直冲出十多米远,带着暴虐气息的巨熊再次怒吼一声,陷入了眩晕状态。

“碰碰碰……”

贝利尔一副悠闲的样子,慢悠悠的用自己那美丽的尾巴抽打了几下,是的,就凭着这两个技能,它可以让敌人一直处于眩晕状态,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单条无敌,当然,两个技能都是有冷却时间的,敌人的精神力越强,眩晕的时间就越短,为了有充足的冷却时间,它一开始利用自己的特'色'技能——虚幻的真实。让敌人地精神处于狂'乱'状态,将眩晕的效果发挥到极限,这是贝利尔最常用的战术。

仿佛猫戏老鼠一般,贝利尔不断的交替着使用“精神鞭笞”和“精神风暴”这两个技能,让眼前的可怜敌人一次又一次的陷入眩晕状态,虽然只是魔王的投影,它的法力不可能是无穷无尽,但是要持续到将这只巨熊干掉地话。那绝对是绰绰有余。

“判断,300秒已过,对方并未解除熊人变身状态,推测可能'性':因为狂暴而本能的得到了持续状态加成,意料之外的进步,也罢,将死之人……”

“判断,出现意外的可能'性'极小。对方持续的变身时间,理论上计算,不超过1500秒,己方法力充足,胜算超过90%。”

贝利尔一边应付着眼前欲将自己生撕活裂的敌人。一边精确的计算着各种可能,它并不急着攻击,每次眩晕对方以后,随便打几下。然后利用一大半时间与对方拉开距离,“精神鞭笞”和“精神风暴”虽然附带眩晕,但是伤害却并不高,眼前的敌人防御实在是太高了,对于不擅长物理攻击地自己来说,利用充足的法力,拖到对方熊人变身结束再杀显然更加安全和划算。

在自己不断眩晕的刺激下,敌人的气息越来越暴虐。那双赤红的眼睛已经出现了黑化地现象,从那锯齿般的暴牙所喘出的气息隐隐的带上了一层血雾,攻击也是越发地频繁与狂暴,但是贝利尔不在乎,对于它来说,敌人越混'乱'狂暴,对它的眩晕技能就越有利,一切正如它预料之的进行着。

“吼……”

毁灭。毁灭。毁灭……毁灭一切……

再次喘出一口血雾,锋利的利爪朝贝利尔疯狂的拍了过去。可惜到半空之,却慢慢的开始变小,缩短……

“判断,法力耗尽,熊人变身技能取消,反击,开始……”

贝利尔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跪在地上,拼命的扭动挣扎着地敌人,他已经从熊人回复到人类的姿态,唯一保留的只有那狰狞的脸孔,还有那暴虐的几乎脱眶而出的赤红瞳孔,从眼睛里涌出的血泪,慢慢的划过那严重扭曲地面颊,流到鼻子上,嘴巴里,看起来既恐怖,又可悲。

但是无论再怎么疯狂,现在也已经是一只没有牙齿地老虎而已,贝利尔可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它只是投影而已。

但是,它却忘记了物极必反地道理,极度的狂暴与混'乱',到达了极点以后,就是冷静,一种称之为疯狂的冷静,意识并没有恢复过来,依然充斥着混沌与残暴的气息,冷却下来的,只有本能。

或许在它看来,即使他“反”了,也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

痛苦,悔恨,憎恶,疯狂,暴虐,嗜血,杀杀杀杀杀……毁灭一切!!!

堕落的实质,毁灭的根源,就在于丑陋的**,在强烈的负面情绪刺激下,那双赤红的眼睛已经完全的黑化,再也找不到一丝其他颜'色',身上更是隐隐的散发着一股黑'色'的气息,那股气息贝利尔十分的熟悉,充斥着邪恶与暴虐的——“魔鬼”的味道……

“…呼…嗷……”

贝利尔略为诧异的眼神,眼前的敌人口里发出一股古怪的低吼声,别说是人类,就就连野兽也不像的撕吼。

他用自己双手,自虐一般,疯狂的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等薄弱或者'裸''露'出来的部位狠狠的撕抓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顿时布满了整个身体,殷红的鲜血从里面流了出来,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血人般恐怖。

极度痛苦与疯狂的刺激下,本能彻底的冷却了下来,然后,迅的做出了一个反应,能让所的顶级转职者都为之恐惧的反应——既然敌人会眩晕,那就将自己的精神和意识,和自己的身体完全断绝开来吧。

这种方法,在那些强者的口有着另一种恐怖形容——完全狂暴。

隔绝自己的精神和意识,利用强烈的“情绪”支配自己的身体,陷入完全狂暴的人,将依据自身原本的实力与情绪的强烈程度,爆发出可怕的力量,被情绪所支配的身体会如同战斗机器一般,若是得不到有效的阻止的话,即使是死也会一直战斗下去,直到无法动弹为止。

所以这是一种山穷水尽的极度绝望下,抱着同归于尽决心的战法,并且种方法还要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要有强烈的“情绪”。二是,对自己的精神控制能力要高,精神和意识,可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完……完全,……狂暴?”

贝利尔看着状若疯子般的敌人,连那个口头禅式的“判断”都忘记说了。

然而,还有令它更加震惊的事情。

在那非人非兽的撕吼,本来法力已经耗尽的敌人,竟然又发生了变化,那原本瘦小的身子,在它的面前不断膨胀、放大,仿佛没有止境一般,鲜血淋淋的皮肤也重新覆盖上了一层——血'色'的'毛'发??!

下一刻,贝利尔发现,自己被笼罩在巨大的“影子”里面,那双张开来足有三米多长的翅膀,此时显得那么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一股比刚刚残暴凶虐上百倍的气息,从那“影子”的主人身上散发出来,浓烈的血腥气味,压的它几乎头都抬不起来,身子如同陷入了泥沼一般,连动一下都是如此的困难。

贝利尔十分的明白,这股毁灭'性'的恐怖气息代表着什么——虫子再怎么暴虐,始终只是虫子,没有任何威胁,真正的强者,却只需要轻哼一声,就能让人无法动弹。

这是力量,无法匹敌的力量。

它勉强的抬起头,看着那连太阳也被遮住的血红'色'庞然大物,突然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站在自己面前的,难道是暗黑破坏神——迪亚波罗?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