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结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结束

远处的两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当看到贝利尔被虐杀,暴了一地的东西,而巨熊身上也同时冒起一道强烈白'色'华光时,两个人顿时惊讶了起来。 飞

“不是吧,竟然在这个时候升级?这不是给待会的‘回收’工作增加难度吗?”

远处的卡夏暗暗咋舌。但是脸上的表情到不如表现的那么紧张,眼前的古怪巨熊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对她来说还造不成什么威胁。

“天意啊,看来连上帝都不愿意让他的潜力埋没。”法拉叹息道。

激发了完全狂暴状态的人,在以“情绪“为动力的时候,同时也急剧的消耗着自己的潜能与生命,因此,很多人即使得到及时的救治,清醒过后大多也成了废人,有些因为消耗太大,甚至完全的瘫痪掉,一代强者,只能躺在床上郁郁而终。

但是眼前这个幸运儿,在激发完全狂暴的同时竟然升级了,在上帝制定的“规则“之下,升级的同时,状态属'性'也将全部补满,所以如果能及时的救下来的话,说不定他还能立刻生龙活虎的蹦达呢。

“哟,也就是说轮到我出场了嘛。”

卡夏微微挑起那如火焰一般的短发,脸上'露'出的神采飞扬的战意,连她脚下的那颗大树似乎也微微的动'荡'了起来。

毁灭,毁灭,毁灭一切吧。

从纱拉倒在我怀里的那一刻,我对这个崩坏的世界就已经完全的绝望了,为什么?为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大英雄,也根本不乐意去拯救世界,我不是什么冷酷无情的剑客。也不是聪慧过人的高手。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地外貌,平凡的思想,平凡的意志,里里外外的平凡,对于这个初来乍到的陌生世界,如同一个连电视都没见过的彻头彻尾的山里人,突然之间来到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般。我也始终保持着一份平凡地恐惧与'迷'茫,我拼命的从这个世界里摄取着各种各样的感情,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与'迷'茫,说什么莎尔娜姐姐害怕孤独,渴望得到感情的滋润,其实,最害怕,最渴望的。应该是我……

但是,纱拉死了,我最重要的人死了,我最珍视的感情消失了,一瞬间。我地内心仿佛裂开一个大洞,一个无底的黑洞,拼命的吞噬着我的内心。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希望从这个'迷'茫的世界里,能够获得一点点感情滋润。让自己有活下去地动力而已,为什么连如此细小的愿望,这么微薄的幸福,都不让我实现,都要将它彻底破坏?

憎恨,我憎恨,憎恨这个时代,憎恨这个世界。憎恨所有存在的事物,毁灭吧,毁灭一切吧,仅存地一丝意识这么想着,在进入完全狂暴以后,我就彻底将自己埋入灵魂的深处。

毁灭这个世界,或者毁灭我吧,求求你们。怎么样都好。让我解脱吧……

“吼吼吼……”

完全丧失灵魂,只剩下一具空壳的“我”。继承着我消失以前的一切憎恨与悲哀,那双黑化的眼睛不断的流着潺潺的血红泪珠,拼命的撕吼吧!破坏吧!!毁灭吧!!!让一切都消失吧!!!!

升级以后,“我”地精力似乎更加旺盛了,不断的怒吼咆哮着将贝利尔的尸体彻底撕烂以后,开始寻找下一个可以供自己发泄的东西。

“吴小子,这里,这里,我来做你的对手吧。”

卡夏在树上轻轻的一跳,半空一个优美的翻身,轻轻的落在“我”地旁边,她地肩膀上挑着一根褐'色'的白板长枪,脸上带笑地自信与战意,让她看起来如同一座陡峭的小山般,沉稳而危险。

“吼……”

进入完全狂暴状态的“我”,可不会管什么战意和气势,发现可以发泄的目标以后,“我”立刻飞扑了上去,庞大的身躯,在“我”的感觉起来,却似乎比蝴蝶还要轻灵,四周的景'色'不断向后掠着,不够,还可以更快……

“嗖—”

短短的几秒时间,从启动到'逼'近,“我”已经出现在她的上空,营地里除了野蛮人之外,身材已经算是相当高大的卡夏,此时在“我”的眼,却如同麻雀一般娇小,甚至让“我”产生只要轻轻一捏,就能将她捏死的感觉。

半空之,“我”举起自己那车**小的巨拳,感觉自己全身仿佛蓄满电的电池一般,仿佛有使不完的劲。

蓄足了力量的拳头,如同炮弹一般冲向卡夏,然后“轰”的一声爆炸开来,尘土飞扬,泥土四溅,仔细一看,那拳头竟然已经陷入泥土之,在那如同炮弹一般的威力下,以那拳头为心,形成一个方圆几米的半圆大坑,好恐怖的破坏力。

卡夏呢?

“我”一愣,然后猛的抬起头,逆着阳光,一个黑点在“我”的头顶上急剧放大——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她居然跃上了十多米高的上空?

“阻止完全狂暴的方法大致是有两个,用魔法阵太麻烦了,法拉那小气的家伙也未必乐意,另外一个方法嘛,只要将你的骨头打散就行了。”

直冲而下的卡夏,带起那凛冽的烈风,高扬的发丝让她看起来更加的英姿飒爽,她将手的长枪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如同铁锤一般,狠狠的砸下去。

“技——刺暴一改。”

亚马逊的三阶技能刺暴,是一种瞬间爆发力量,以损耗武器耐久换取巨大伤害的技能,而经过卡夏改良过后的刺暴一改,同样是以损耗耐久为主,但是攻击的形式却做了很大的修改,不再是以单纯的爆发直刺为主。而该改为高频率的震动破坏,经由改良地刺暴,比起原本单一的刺击,能造成更大破坏力,而且还能衍生到“扫”“抽”“砸”这三个长枪的基本攻击招式(其实这三式的形式都一样,只是以角度、力道和弧度区分而已),产生巨大的全身震'荡'伤害,甚至附带强烈的眩晕效果。

“咚……”

带着高频率的结实长枪。狠狠的砸在了“我”地脑袋上,发出了沉闷的痛击,然后是持续不断的“嗡嗡”声,高频率震动着的枪身,连带起“我”那巨大的脑袋,也如同搞笑动画里被击头部一般,夸张的“嗡嗡”震动起来,然后蔓延直全身。

处与狂暴状态的“我”并没有痛觉。对于敌人的攻击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在这一击却和普通地攻击不同,刹那间,仿佛发生了过百级的地震一般,“我”眼里的世界开始强烈的震'荡'起来。这股震'荡'瞬间传遍了整个身体,让“我”觉得骨头仿佛散了架一般,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劲道。

“轰”地一声,“我”站立的土地突然发出一声剧烈的坍塌声。然后陷了下去,一个直径近十米的巨坑,将“我”刚刚那一拳所形成地小坑完全覆盖掉。

带着那不可置信的狰狞脸孔,还有那仿佛散了架,使不出劲的身体,“我”失去了平衡,轰然的倒下去,然后埋没在那高高扬起的尘土之。

这就是78级亚马逊强者全力一击的威力。

“解决了吗?”

半空之的卡夏。借力一个跃起,手原本耐久度全满的长枪,“啪”地一声碎裂成几段。

“哎……低级货就是低级货,一下就坏掉了,本来还打算去换钱买酒喝的说。”

卡夏捏着半截枪身,极为心疼的说道。

然而在她后面的尘土之,黑影一闪,下一刻。一条手臂从烟尘里面伸出。直直的穿过卡夏的身体。

是的,从她的身体直穿而过。她断成了两截,但是,为什么一点血都没有呢?

“哎呀呀!皮真硬啊。”

另外一个真实地卡夏,正站在那条血'色'地'毛'茸巨手之上,无奈的说道。

“法拉,我制止不了他,看来你得大出血了。”

她轻轻一跃,跳到另外一颗树上,然后回过头对法拉做出一个无奈地表情。

“可恶,我知道了,你先拖延一下吧,记住了,尽量不要消耗它的力量,否则就算不废,他也起码要虚弱上好些日子。”

法拉一脸心疼的说道,但是却并没有丝毫的由于,从物品栏里拿出几十个宝石,他迅的飞上了半空。

“我尽量……哎,那么心急干嘛。”

卡夏的话还没说完,敌人就已经冲了上前,咆哮着的狰狞熊脸在她眼急剧放大,只见它高高的跃起,那如同水桶粗的手臂满满的展开,然后朝卡夏扫过去。

横扫千军,大概就是这个气势吧。

“吱呀……”

这颗直径两米多粗的参天大树,发出了生硬的断裂声,那结实的树身竟然硬生生的给扫断,然后,高达几百米的树干,十分壮观的横倒下来。

“碰……”的一声,漫地的尘土冲天而起,整个森林仿佛都震了几震,方圆几十里内鸟兽皆惊。

“被扫上一下,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半空之的卡夏小声嘀咕着,然后牵引这头在她眼里如同移动的魔法投石机般的怪物,继续在附近兜转,一时之间,那些参天的巨树,时不时的倒下一颗,“咚咚”的巨震,夹杂着那比野兽还疯狂的咆哮,将整森林扰的无片刻安宁。

“吼……”

势在必得的偷袭,竟然让她轻巧的躲了过去,此时的“我”更是暴躁,只想抡起拳头将眼前这个比苍蝇还讨厌的人砸成肉酱。

但是,再庞大的力量,打不也是白搭,卡夏凭着自己的灵巧的身手,在背后那如同炮弹轰炸般的袭击穿梭自如,只是是可怜了这片土地。卡夏所过之处尘土飞扬,要么留下一排巨坑,要么大树倒地,这片美丽的原始森林,此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地灾难'性'破坏。

“笨蛋,别到处'乱'跑啊!带着他兜圈子就是了,要是不小心把我布置好的魔法阵破坏了怎么办?”不远处的法拉大声朝卡夏吼道。

“你这老不死的吝啬鬼,有种自己来试试?”

卡夏瞪着眼睛答道。打不能打,跑又不能跑太远,她现在的心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郁闷,虽然要躲开后面的攻击对她来说并不难,但是那扬起的漫天灰尘却是无法躲避开来的,不到一会儿,她衣服和脸上就已经粘满了灰尘,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从泥地里钻出一般。十分地狼狈不堪,在也无刚刚开始时的轻松写意了。

“可恶,吴小子,这个仇我以后一定会报的。”

卡夏那凄凉的尖叫声刚刚传出,被后面轰隆声所淹没。

“吼吼吼……”

“我”在后面拼命的用自己的拳头拍着。但是无论怎么攻击,这个该死的苍蝇都像是泥鳅一般滑不溜手,让“我”心的怒火越来越甚。

“嗷……”

极度地疯狂与愤怒,让“我”停了下来。本能的将全身的力量积聚在一处,给予更快,更沉重的一击。

攻击突然停了下来,卡夏不由回头一看,只见对方定定的站在那里,狰狞地脸上散发出更为暴虐的气息,黑'色'的眼眶更是剧烈的抖动着,那水缸大小地嘴巴突然满满的张开。里面隐隐的闪烁着一丝黑'色'雷光。

不会吧?

卡夏心里一阵惊疑,本能的一跳。

“轰咝……”

下一刻,一道水桶粗黑'色'的能量柱,千钧一发的从她鞋底擦过,庞大而暴虐的力量,连带所经过的地上都被冲出一道深沟,这道雷光闪烁地黑'色'能量一直延伸至森林深处,然后仿佛大量的tnt炸'药'爆炸一般。响起一声惊天彻地的爆炸声。强烈的爆炸流冲天而起,连相隔老远的卡夏都能看到被炸起来的残枝断木。甚至连那巨石般大小的泥块都被掀到几十米的高空,整个森林也随着强烈爆炸而剧烈晃动着,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要是被正面击,估计起码得折腾掉半条小命吧。”

卡夏心有余悸地'摸'了'摸'焦黑地鞋底,她身上穿着的全是日常地用品,这双鞋哪经得起折腾,被她轻轻一碰,便立刻化为一屡黑灰。

本人特制的布鞋一双,100个金币,卡夏心里默默的计算道。

这个技能,应该命名为什么好呢?没想到吴小子已经能自创技能了,我说法拉,比起你的陨石,那个威力更大一些?”

卡夏有点心虚的朝已经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法拉说道。

“你这个混蛋,不是告诉你要尽力节约吴的力量吗?好了,快回来吧,魔法阵已经准备好了,这次可真是大出血哇!!”

法拉深呼吸一口气,他手那几十颗璀璨的宝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以目标为央的几里以外,隐隐的闪烁着一层魔法的光芒,若是从半空看去,就会发现这些光芒连在一起,正构成一个巨大而繁杂的神秘图案。

“不早说……”

卡夏乘着尘土的遮挡,几个跳跃,就已经消失在森林的深处,她宁愿去单条巴尔,也不愿意再继续应付这种郁闷情况了。

“吼……”

从尘土里冲出来,但是那只苍蝇呢?那只苍蝇去哪了?“我”怒叫连连,不一会儿,就发现一个身影停留在半空,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外表看起来不像是刚刚那只苍蝇,不过无所谓。

法拉淡然的看着只冲向自己的巨熊,口的那繁杂拗口的咒语念已经将近完成,待最后一个音符从他口吐出以后,他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法杖,瞬间,那半径几公里大的图案徒然亮了起来,散发出一阵强烈过一阵的璀璨光芒。

白'色'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当到达极点的时候。均匀的分布在这个魔法阵里地十几个宝石,涌出十几道的能量光柱,十几道光柱冲天而起,直到几百米的高空才停了下来,接着,以每条涌出的光柱顶点为衔接点,这十几道光柱在空再次组成一个繁杂的绚丽魔法阵。

地上与空的魔法阵,仿佛一个巨大的笼子一般。将里面整片的森林包围了起来,然后,无数散发着圣洁气息地白光聚集在两个魔法阵的心,然后形成两张状的能量,朝目标“撒”了过去。

结束了吗?

只剩下一具空壳的“我”,带着沉睡以前遗留下来的“毁灭”与“被毁灭”的愿望,扑向法拉的身形突然停了下来,布满血泪的狰狞扭曲脸孔。奇迹般地缓和了下起来,静静的等待着天地间的两张“大”将自己包围的密不透风。

片刻之间,两张“大”紧缩,将“我”紧紧的裹在里面,不过。意料之地毁灭并没有到来,这团由“大”所围成的白'色'蛋壳,所散发的出神圣气息,渐渐的融入到“我”地身体。本来已经断绝了所有精神和意识连接的“我”。身体竟然仿佛涌现出一丝暖洋洋的感觉,接着,耳边传来一缕庄严,而神圣的歌声,无数的白'色'光芒,散发着圣洁的光辉,轻轻的安抚着我的暴虐与疯狂,感觉全身地力量正迅的流失着。眼皮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

“呼……,那帮子鸟人,虽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是他们的力量却的确有独到之处。”

法拉看到被被白'色'蛋壳裹起来的巨大身影,正逐渐的平静下来,大大的呼出一口气,他也是第一次使用这个魔法阵,对于其效果也是不得而知。这个名为“圣洁之音”地大型魔法阵。最大地作用是净化或者平抚各种负面的气息,最大地特'色'就是消耗巨大。至少法拉是这么认为的。

恐怕也只有以暴发户闻名的天使,才能面不改'色'的使用吧,法拉忿忿的想道。

魔法阵持续了片刻,然后逐渐的消失,那团包容着的白'色'蛋壳也开始慢慢的淡化,然后“碰”的一声消散,一个人影从里面掉了下来。

“大功告成……?”

赶过来的卡夏,会合法拉一起走了上前。

“应该是吧……”

法拉有些不确认的说道。

“呃……啊……”

地上的身体突然动弹了一下,发出一道细微的呻'吟'声。

“刚刚平复下来就能清醒了吗?看来好像并不是十分严重的样子。”

法拉满意的点点头,若是自己十几颗无瑕的宝石换来一个废人,那可就更痛苦了。

“……”

意识逐渐的恢复过来,这里是哪里?天堂吗?

模糊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卡夏和……法拉?

我没死吗?

为什么没有死呢?

我虚弱的挣扎了一下,连哭泣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纱拉……

然后,我的身子突然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温暖,安详,如同母亲的怀抱一般。

“你的纱拉没有事哦,一切只是虚幻而已。”

“真的?”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本以为虚弱的连眼泪也无法流淌的身子,既然突然大声的发出了声音。

“当然是真的,除了你这个傻瓜,还有谁能被骗到。”卡夏轻轻的说道。

“是吗?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卡夏那不容质疑的语气,仿佛强心针一般,让我重新涌现出希望,心头一松了下来,虚弱的感觉就开始侵蚀着身体,意识逐渐的模糊了起来。

“啊……睡着了……”

卡夏看了怀里脆弱的小男孩(以她的年龄来说)一眼,喃喃说道。

“不过,你出手还真是狠啊,小心等她醒来以后闹别扭……”

法拉幸灾乐祸的看着卡夏另外一个肩头上背着的人,那一头如同太阳般灿烂的金'色'头发笔直的垂下,将那张绝美的脸蛋遮盖了起来,但是即使不用可也知道,整个罗格营地,除了莎尔娜还有谁。

“没办法,这丫头一阵子不见,竟然长进了不少,我也没想到她那么快就能跟踪上来,为了让她安静一点,只能这样了。”

卡夏作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但是眼睛里的欣慰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她一手一个将两个人抱起来。

“剩下的人就交给你,我先走了……哈哈……”

说着,她不待法拉反应,就“嗖”的一声,夹着两个人的身形丝毫没有受到阻碍,几个跳跃便离开了。

“哎,你这混蛋,怎么能怎么不负责任呢?”法拉看着消失的身影,无奈的说道。

接着,来到不远处的一片小空地上,地上赫然躺着密密麻麻的人,这些人都是他们两个从恶臭乌鸦手上拦截下来的,当然,还有一小部分没来得及救下,他们毕竟也不是神。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法拉喃喃道,再次从物品栏里拿出几个宝石,准备建造一个一次'性'临时大型传送阵,反正更珍贵的宝石都已经消耗了,小气的他,也已经开始有点麻木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