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圣剑——埃弗利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圣剑——埃弗利亚

“嗯……?”

张开睡眼惺惺的眼睛,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那'乱'成糨糊的脑袋,让它清醒过来,然后费力的伸个懒腰,晃悠悠的坐了起来,用'迷'糊的眼睛打量了一周围。 飞

又是梦吗?

然后,下一刻,我那如同破烂的风扇被启动时,“喀拉喀拉”的转起来般的脑子,开始意识到似乎有点什么不对的地方。

一般来说,做梦的人是不会意识自己是在梦的,为什么连自己那生锈的大脑,都能立刻察觉到是在梦呢?难道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真是的,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呀,梦遗什么到是还好,但是却老梦见些希奇古怪的东西,难道这就是所谓命运的作弄?

整整呆了好几分钟,脑子里那台破旧的风扇才总算进入了正常的转,我摇了摇头,苦笑着站了起来,算了,反正是梦而已,就当是初体验吧。

不过,这里是哪里?

清醒过来以后,我顿了顿,打量一下四周,然后用脑子里的“破电风扇”,急的分析着眼抓取到的图片。

功率不足,内存不够,无法继续分析,不过那么几秒钟,才刚刚得出一点点线索,脑子就立刻发出警报。

这是一个荒废的空间,一片“被抛弃”的土地。

这是我唯一的感觉。

蒙胧胧的天空,好像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不带一丝生命气息的黑'色'泥土,星罗林立的布满了惨白'色'的“石头”和“棍子(筷子?)”,还有那以奇异的姿势从地里突出来,高耸地形态如同狰狞怪兽般的褐'色'岩层,连刮得像刀片似的凛冽冷风。都是灰'色'的。

这是个单一的,没有任何'色'彩的世界,是一个压抑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的地方。

我定了定神,努力地让自己的身体适应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踏出一步,落在一颗“石头”上。

“……”

我吃惊的收回了右脚。

从脚底传来的感觉,竟然是软绵绵的?!!

警惕的打量着这块“石头”许久,直到发现没有任何威胁以后。我才凑上前去。

“哇……”

我吓的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石头”地末端的形状,竟然像一个带着覆式头盔的人头,上面刻画着一张栩栩如生的脸孔,那细致入微的面部神态,徒然给这个灰暗地空间增添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惊魂未定的大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我定下心来,仔细地一看。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石头?分明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类尸体!!

这具诡异的尸体,似乎还保留着临死前一刻的姿势,身上被全身的盔甲和封闭式的头盔所覆盖,只留下一小半张脸在外。他身上穿着的盔甲细密而紧凑,刻纹十分的精致,流畅美观地线条让人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只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的蹉跎。这些原本极有可能是黄金、暗金、甚至是神器的装备,也全都生锈**起来,连着那些尸体,都仿佛是地表的一部分般,难怪我一开始没有辨认出来。

带着这个认识,整个世界仿佛变的完全不同起来,那些仿佛沙滩上的鹅卵石一般的密布在整片土地的“石头”,竟然全部都是尸体?!那些躺着地。蹲着地,站着的,紧紧被“棍子”般地东西连在一起的,又或者是重叠在一块的……全全部部,都是尸体!!?

然而,这还不是最令我惊讶的……

这些人类的尸体,不,不是人类。他们并不是人类。

他们的背后大多都长着翅膀。即使没有长翅膀的,也明显和人类的容貌有所不同。这一点很难解释清楚,就如同黄种人和白种人,国人和西方人一般,很容易可以区分出来。

他们在暗黑大陆里,应该有着另外一种称呼——天使!恶魔!

这是天使与恶魔的坟场,而远处那些如同坟场里的墓碑一般遍布着东西,应该就是无无数数的武器,因为大多数是剑,所以远远看起来如同木棍或者筷子一般。(天使的主要武器是大剑,他们似乎对剑有着相当的偏好,同是由天使堕落而成的恶魔也不例外)

我小心翼翼的避开脚下的尸体和武器,慢慢的前进着,以一种震惊和几近瞻仰朝圣一般的心情,打量着自己眼前的一切,当然,我瞻仰的并不是这些天使和恶魔,而是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战斗。

那些无翼的天使和恶魔也就罢了,他们只是神魔之战公认的炮灰而已,出现在战场上并不出奇,但是双翼,甚至是四翼,天啊!!就连六翼,我都能偶尔的见到。

在暗黑大陆里的等级划分制度——无翼的天使还有恶魔,都有着第三世界里的怪物头目的实力,而接下来,准二翼的等同于精英,二翼的等同于小boss,准四翼的等同于魔王,四翼已经是墨菲斯托,迪亚波罗和巴尔之流的魔神等级了,而准六翼和六翼的,压根本就没有人敢去想。

了解这样一个事实,我内心的震惊与瞻仰,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咝……”

入神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碰到什么,回过头一看,是一个四翼天使手里握着的一把长剑,四翼天使那四米多高的魁梧英挺的身材,小山似的耸立在不到一米八的我的面前,后面那四只三米多长的灰'色'翅膀,如同展翅的凤凰一般完全张开着,仰望过去,给人一种不败战神般的冷峻和威严,但是此时,那张开翅膀的背部,却'插'着好几把大剑,甚至完全洞穿到前胸。即使如此,它也用那双手握着大剑,稳稳的'插'在地上,半蹲着支撑自己的身子,始终没有倒下,那不屈的姿势,散发着让人热血沸腾地悲壮和凄美。

而我碰到的,恰恰是他那把剑。四翼天使所用的武器,怎么也不可能是凡品吧,但是给我这样轻轻一碰,却“碰”的一声,化为粉末,随着那凛冽的大风而去,消散在整个天地之间,幸好。四翼天使的身体早就和大地融成一体,所以即使失去了支柱,他依然还保持着那威武的姿颜。

究竟经过多少岁月的摩擦,才能让这样地神兵利器化为粉末啊,讽刺的是只有天使那号称永不泯灭的身体。才在岁月保留着一份不该存在的容颜,让这个战场得以延续下去。

末日之战!

我的脑海里瞬间划过一丝明悟,是的,除了那场末日之战。我实在想不出,究竟还有什么样的战争?能如此的悲壮!如此地凄凉!这是神与魔最终的战场,是被上帝所抛弃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的具体时间,因为它发生在人类,不,是整个暗黑大陆出现以前,几十万年?几百万年?又或者是上亿年?大概只有上帝才知道。

我默默的打量这片着一望无际地战场,墓场。看着那无数具姿势形态和表情各异的尸体,心里满含着难以言语的沧桑,是什么东西,能让以传播光明和希望为使命的天使,'露'出绝望地面容?是什么东西,能让以散播罪恶与死亡为乐趣的恶魔,'露'出恐惧的神情?

虽然我对无论是天使还是恶魔都没有任何好感,但是。这种沧桑的感情。是对于末日之战那独一无二的悲壮与惨烈的伤感,是对无数强者消逝的感怀。无关憎恶。这一辈子,我可能再也无法忘记眼前的一幕,是地,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这片土地带给我的感悟,与之相比,怪物袭击那原本在我心里已经是极为壮观的战争,显得是如此幼稚与可笑。

我'摸''摸'脸孔,一股湿漉的触感,不知不觉之,自己已经是泪流满脸,那是风呼啸着的哭泣,是大地传过来的忧伤。

但是,我依然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一点一点的用心去感受着那些形态各异地尸体,他们就是末日之战地活字典,每一具尸体,都能让我感受到一份不同的悲壮。

仿佛受到某种牵引一般,我笔直地朝一个方向走过去,然后发现,一路上,无翼的天使与恶魔越来越少,最后完全的消失,双翼,四翼,甚至是六翼,逐渐的成为了这里的主角。

不知道多久,我突然在遥遥的远方,发现一座大山的存在,山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我大步的走过去——或许在那里,我能找到这个梦的答案。

当我完全的走到大山的脚下时,心里的震惊难以表述,这哪是什么大山,这是天使与恶魔的尸山!更令我惊讶的是,这座大山里面,我找不到一具双翼或者是四翼的尸体,完完全全是由无数的六翼堆积而成,无数浅灰和黑'色'的翅膀交织着——这分明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最强者的坟墓啊!

但是,我并没有停下脚步,仿佛着了魔一般,一步一步的踏着这些随便吹一口气,都能让我死上千百遍的强者的身体,慢慢的走到了这座“山”的顶峰。

那是一把剑,

一把高高的'插'在峰顶之处,俯瞰着整个战场的长剑。

整个天地之间唯一的一抹颜'色',正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

当我第一眼看到它时,刚刚被我引在脑子里的一幕幕战场,全都被排挤出脑子里去,所有的东西,加起来也不如它那般震撼。

白'色'精钢般的剑柄,间略为狭窄,有点波浪般的凹凸感,尾段呈菱形,要粗上一些,整体线条简洁而柔和,没有任何的花纹和宝石装饰,不过看起来却相当的厚实,给人一种握起来很舒服的感觉。

护手部分或许是整把剑唯一比较华丽的地方,两边的护手呈闭合的洁白翅膀状,线条简单却又用心,看起来像是活过来,随时要展开一般,翅膀的心,两边各有一颗,又或者是整颗镶嵌在里面,而'裸''露'出两边的红'色'多边形钻石,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闪动着,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眼花出现幻觉呢。

宝石以下,是刚毅的剑身,从“山顶”'露'出来的部分看,整个剑身大概四指宽,间略为厚实,两边则是闪烁着锋寒的光芒,要比骑士所用的重剑小上一号,大小看起来如同女'性'用的阔剑一般,整把剑身笔直而下,笔直的线条给人出一种简洁而又舒服的感觉,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简约而不简单。

然而,这把外形上完全无法与其他暗金或者神器等级的华丽宝剑相比的小号阔剑,却散发着天地间的唯一光芒,比任何暗金都要耀眼,比任何神器都要夺目。

“你终于来了……”

幽幽的'性'声音,在寂静的末日战场上回'荡'着,仿佛带着无尽的威严与沧桑。

“我是圣剑——埃弗利亚,很高兴见到你,救赎者,我的主人。”

从那把剑上,继续传来一道让我左右为难的声音,因为,我不知道现在脸上应该表现出震惊,又或者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两个一起上演的话,难度实在是高了点。

不过,所幸最近经历过的诡异事件太多了,从穿越到贝利尔,哪一件在我看来都是相当之灵异的现象,现在也已经习惯了。

很快的,我便压下各种纷'乱'的念头,问出了最实际的问题。

“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圣剑,,那个……,也就是你,是什么来头?”

抱歉,虽然它刚刚似乎有提到名字,不过秉承一个龙的传人最优良的习惯,对于那些比较复杂的西方名字,通常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

“如你所见,这里是末日战场……”

那把自称是圣剑的古怪的东西,脾气还算不错,并没有因为我的健忘恼火,而是不急不徐的继续用那低沉的'性'声音说道。

“至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很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我就擅自把你拉了进来,不过请放心,这是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至于我……”

圣剑吊胃口似的沉默了下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