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离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视察村子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我想,这几天大概也是今为止最热闹荒唐的几天吧,其他的冒险者姑且不论,就拿艾露拉和她那几个活宝弟弟来说,几乎一日三餐都要上演追逐打闹的“亲情流露”场面,成为大家不可或缺的开心果之一,“胸部平平的艾露拉”已经在冒险者的口中流传了开来,可能就连艾露拉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意想不到的方面,成为罗格营地小有名气的冒险者,当然,这样的人气是哪个女人都不愿意拥有的,估计以后谁听到她的名字,眼睛都会不由自主的往脸部以下一点的地方看去,哎,可怜的小丫头。

不过,艾露拉她们几个,只不过是为维塔司村增添了一点笑料而已,真正危险的,还属那两个赖着不走的魔女大人——莎尔娜姐姐和卡夏,这两个才是让整个维塔司村都惶惶不知所以的人形暴走原子弹,整个村子一大半的事件几乎都是她们两个惹出来的,激烈的交锋自是不必说,几乎已经成为两个人日常的课程,卡夏这个老女人假的很,在将自己的实力压制的很低以后,每次胜利,都给人一种“实力不如莎尔娜,但是依靠无可比拟的经验和技巧获胜”的假象,成功的骗过了那些无知可怜的冒险者。

在第一天被莎尔娜连续打破了两个酒瓶以后,处于无酒又无钱状态的卡夏,就仿佛是欲求不满兼更年期提前到来的中年欧巴桑一样。看谁地眼色都是一副凶狠的样子,仿佛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是打破她酒瓶的共犯一般,特别的对于在战斗中教训调戏莎尔娜,她更是乐此不疲,此外,更是以我是莎尔娜的弟弟为由,打着姐债弟偿的名义偷偷向我勒索金币,充分的暴露了其痞子流氓般的本性。

考虑到打破她备用酒瓶地凶手里也有我的一分,我只能无奈的花钱消灾。不过她每次索要的都不多,似乎有把我当长期提款机地倾向,所以我现在正努力的在寻找她的把柄,以求制止她这种有损整个罗格营地形象的恶霸行为。

至于本人地身体。咳咳,不好意思,这几天看了艾露拉的打闹,似乎已经被她传上了“本人”的流行性病毒了。

维拉丝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酒吧的工作。这几天一直“大人”前“大人”后地跟在我后面照顾着我,几乎我一想到什么,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就能明白,并立刻替我准备。哎,这个体贴的小丫头,以后一定是个好妻子。

呜~~真可惜。

在维拉丝无微不至地照顾下。我地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至于具体恢复了多少,打个比方吧。我现在还无法召唤出小雪和剧毒花藤,其他地到是可以,不过也只限于一只,变身熊人已经可以使用,不过不能维持太久,不是法力不足,而是耐力跟不上。

而魔法方面,现在勉强能放一个熔浆巨岩和一个火风暴,也是因为精神力的限制,总结起来,我现在外表上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其实内在地两个属性指标——精神力和耐力却远远没有恢复过来,据卡夏说,这种严重透支的行为,起码也得几十天才能完全康复。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而且事实上也的确没什么问题,除了不能进行持续的战斗以外,即使来上十个八个沉沦魔,我也能面不改色的砍翻,而在维塔司村的任务,该干的也已经干完了,所以,我似乎已经没有理由再在这里呆下去,即使要修养,也是回到罗格营地里去比较合适,而且卡夏和法拉似乎还有什么事情和我商量,不回去不行。

特别是有一件事情——虽然已经明确的知道纱拉没什么事,但我还是迫切的想回去见她一面,这样才能安下心来,所以,在我完全苏醒过来的第五天,当拉尔他们建议回罗格营地的时候,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哼…哼……哼哼……”

当时维拉丝也场,我本以为她会因我的离开而感到难过,说实在的,我也是十分舍不得这个体贴的小姑娘呢。

只是没想到,她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跟平时一样,哼着那如同小溪山泉般清澈透明的歌声,在一旁叠着衣服,不,不是跟平时一样,弯着腰叠衣服的瞬间,那娇翘紧绷的小臀部正对着我,一条在我脑海里虚拟出来的毛茸尾巴,似乎正在得意的摇摆着,看起来十分高兴的模样,让我完全摸不着脑袋。

总之,在第二天的一个明媚早晨,我将维拉丝替我整理好的包裹收好,放入物品栏里面,然后一一的向众人告别。

维塔司村口。

整个维塔司村的村民似乎都出来送行了,这点小小的位置根本就不够地方站,很多人都是站在高处——大石上,屋顶上,大树上,远远的看着我们,许多小孩子甚至跨坐在大人肩膀,无数炙热诚恳的目光,让众人不禁有点鼻子酸,现在回想起来,能参加这次战斗,能保护这些善良朴素的村民们,就一个字——值!

德鲁夫他们前天就离开了,莎尔娜姐姐和卡夏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昨天就突然决定回去,我身边除了拉尔和野蛮人兄弟以外,还有一些为数不多的冒险者,他们看到我要离开了,似乎也不大好意思再在这里胡闹下去,所以现在都纷纷跟在我的脚后,随着我们最后一批战士的离开,整个维塔司村将完全回到以前的状态,除了少数负责守卫的士兵和佣兵以外。

在这几天里,我们的战士。已经和村民结下了深厚地友谊,看到他们全部离开,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或许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村民们都是万分

,大家互相无言的拍着肩膀,或者搂抱在一起,此时气氛就如同送丧的队伍一般,让人心酸不已。

我的眼睛一转。看到了艾露拉和她的活宝弟弟们,还有貌似她父母和爷爷***亲人。

“姐姐,不要走,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挑食了。再也不说姐姐胸部平平了。”几个活宝弟弟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拉着维拉丝的手就是不肯放开。

“乖,你们在家要好好听话……”艾露拉摸着他们地脑袋。也是眼睛泛红。

我的眼睛再转几转,始终还是没看到维拉丝的身影,心头里不禁万分的失望,轻叹了一声。也好,要是她真来了,自己反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离别这东西。真是见也难。不见也难,哎……

正在我黯然失神地时候。人群里让出一条路,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维塔司村的长老,维拉丝地爷爷布图。

他驻着拐杖缓缓的走到我面前,然后将一个包裹递向我。

“凡大人,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无以为报,所以,至少希望您能受下这件,蕴涵着我们整个维塔司村村民的一点小小心意地礼物。”

“哪里,这都是大家的功劳,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为难地看着四周地战士们,却现他们都含笑地看着我。

“大人,收下吧!”真诚声音的传了过来。

“大人,收下吧!这是你应得地。”

“大人,请务必要收下,不然我们都没有脸回去吹嘘了。”

“吴,收下吧!这是大家的心意。”拉尔在一旁拍了拍我的肩膀。

哎,你们这些人啊,为什么老将气氛弄的让我那么难过呢。

在众人异口齐声的欢呼中,我缓缓的接过了那个包裹。

“哦!!这是……”拉尔眼尖的伸过手来把包裹打开。

一件十分漂亮的毛衣。

“这该不会是拉因兽的腋毛织成的毛衣吧。“众人感叹道。

经过拉尔在一旁的解释,我才明白,拉因兽是牧人圈养的牲畜的一种,因为对食物的口味极其挑剔,而且成长周期长,所以养它们的牧人并不多,而所谓的腋下珍毛,是指拉因兽在春夏交接之际,因为褪毛而临时长出的一层稀疏柔软的短毛,尤以腋下那一部分最为柔软舒适,因此,这种珍毛极其稀少,几乎是以根为单位算价的,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一般来说,这些珍毛大多织成手套之类的轻小物品,像如此大的一件毛衣,还是第一次。

“这可真是全部人的心意啊,估计应该所有的村民加起来的的存量,才够织成一件吧。”

拉尔羡慕的说道。

布图有些自豪的点了点头:“这可是所有村民共同的心意,然后,我的孙女维拉丝,织了好几个晚上的成果,所以,请大人您务必就收下。”

维拉丝,啊,那个小丫头,怪不得这几天看起来有点疲色呢,白天照顾我,晚上又要织毛衣,能不累吗?我有些心疼的摸了摸柔软的毛衣,这么贵重的物品,让我怎么舍得穿上啊。

俗语有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村民们送出了好几里,在他们依依不舍的眼光中,我们终于迈向了回归罗格营地的道路,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见面呢?说不定下次历练,就要把小命送掉了,对生死前路的迷茫,让这次的送行充满了悲凉之意,一路上,战士多少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不过,当看到罗格营地那善诡异而熟悉的大门时,众人却不约而同的振奋起来了,是的,这场战斗,我们赢了,自己成功的活了下来,现在又回到了家中,一时间,大家又重新欢呼了起来。

而我们几个,却没有跟着众人起哄,我们在讨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没错,十分严肃的问题,顺便说一下,我只是在旁听而已。

“道格,格夫,你们几个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也该成家立业了呢?”身为老大的拉尔。以以婚人士地派头,向野蛮人两兄弟开火。

“我可爱的宝贝女儿纱拉,都已经十四岁了,你们再看看吴,比你们小上十多岁,也已经有未婚妻了,咳,虽说还要等上至4……”拉尔咳嗽一声。

18岁呀,看来拉尔到还不算死板嘛。我到是想举手问一下,婚前性行为是否被允许,不过想到他那副慈父状的模样,还是乖乖的打消了念头。即使要推倒纱拉,也要悄悄推倒,绝对不能让他现。

“所以说,你们也应该找几个伴侣。过着规律,有节制的生活了吧,不要老跑到不三不四的地方胡闹。”

他严厉的瞪着两个巍巍缩缩的野蛮人一眼,圣骑士的威严。都被他用在逼婚上面。

“老大,不是我们不想,只是没找到对象而已。”道格缩着脑袋。举手言。

“那你们说说。到底要怎么样地对象才合适?”

“恩……”两个人冥思苦想起来。对于野蛮人来说,恋爱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是像恰西那种?”

我帮他们出着主意。心里不自觉的想起那张汗水挥洒下,洋溢着青春与美丽的脸孔,说实话,如果恰西不是身材长地太高大,我铁定会有歪念头,这样美丽健康的野蛮人,想必是所有男性野蛮人的梦中情人吧。

岂料格夫立刻摇了摇头:“恰西小姐?恩,虽然她值得尊敬,但是,太……”

“太瘦了,不够强壮……”道格在一旁摇头补充道,差点让我绝倒。

“吴,你不了解,虽然大多数人都对俊俏的外貌比较有好感,但是野蛮人除外,他们似乎更在意体格。”拉尔在我旁边悄悄说道。

说,在我们人类眼中,美丽不逊色于莎尔娜姐姐多少野蛮人眼中却相当的没有人气?汗……

“除了野蛮人以外,还有精灵,据说他们对外貌也是没有什么感觉,他们赖以分辨的是气息,心灵,还有灵魂。”拉尔继续传播着他的八卦小消息。

恩,光看莎尔娜姐姐地容貌就知道,精灵一族里肯定是男俊女美,对于外貌没感觉到也不出所料,只是,心灵还好说,那个气息和灵魂,谁能告诉我究竟该是什么东东?该怎么去判别?

不同种族之间,果然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呀!此时此刻,我对泡一个精灵mm的幻想完全破灭了。

“如果是像莎尔娜大人那样强大地女人,即使身材差了一些,到也是……”在我沮丧无比地时候,道格一脸口水地接着喃喃道。

踢死你,敢yy莎尔娜姐姐,我在一旁阴森森的看着他。

“我会将你这句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姐姐的……”用爆裂箭暴菊,还是用长枪灌肠呢?真是值得期待。

“凡大人,我错了,请务必饶过我这条卑贱的小命吧。”

听到我冷森森的语调,道格顿时一个激灵,从yy的幻想中清醒来,才想起还有我这么一个身份存在,那如小山般高大的身子一软,十分没形象的抱着我的大腿嚎嗷大哭道。

“你们几个……”拉尔对于我们的跑题能力,十分的头疼。

“老大,反正我们还年轻,即使回到哈洛加斯再说也不迟吧,我想那里一定会有更合适我们的伴侣。”格夫冷静的分析道。以他们的度,推进到哈洛加斯大概要二十几年,对于一个至少拥有2oo多年寿命的野蛮人转职者来说,的确不算很晚。

“哎,算了,我不管你们了。”拉尔赌气的似的回过了头,气冲冲的说道。

“老大,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野蛮人两兄弟真诚的说道,历练之路并不好走,谁又能保证他们一定能安然无恙的走到哈洛加斯呢?拉尔是担心他们,希望他们有个好的羁绊,这样才能在战斗里多一分顾虑,多一分期待和希望而已。

“哈哈哈……,终于回到了罗格营地了……”

没走多久,道格又旧态萌,和格夫互相搀着肩膀,用自己的大嗓门高歌了起来。

“战斗了那么久,也应该好好的泄一下了吧,对了,吴,你跟我们一起去吧。”道格用一种男人都能明白的眼光看着我。

“不要。”我想也不想,就立刻回绝道。

“一般来说,经历过战斗的冒险者,回来以后都要以这种方式泄一下,不过说起来,我好像没见吴去过……”道格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什……什么?”事关男人的尊严,我不能不反击,但是想来想去,我却又找不到什么好反击的,跟野蛮人比那方面,我傻子呀。

“我只是,不想去那种地方而已。”

我闷闷的说道,其实,经过一段长时间暴虐的杀戮和鲜血的刺激,说不想去泄一下,那是完全骗人的,但是本着那一点小小的传统观念,我一直克制着自己,不想将自己的第一次放到那种地方去而已。

“难道你还是第一次。”

见我脸憋的通红,道格用见到外星人一般的眼神,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这下,连格夫和拉尔都竖直了耳朵。

“开玩笑,我……我可是,我在那方面,可是很在行……恩,也不对,总之,并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样。”

我本来想吹嘘一翻,可是见到拉尔脸色一变,才想起岳父大人还在场呢,连忙换了个说法。

“那还犹豫什么?”

道格见我这样一说,眼前一亮,立刻不由分说的拖上了我的肩膀,别说我现在还没恢复,就算恢复了,也不是他的对手啊,所以只能被他一直拖着走。

“拉尔,你不说些什么吗?”我把期待的目光放到拉尔身上,身为未来的岳父,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女婿去逛妓院?

“恩?”正打算回家的拉尔,回过头来,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给了我一个安心的微笑。

“没关系,吴,身为一个转职者,我十分明白战士的这种需求,纱拉现在还不能给你,所以你去那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她的。不过,事先说明,我可不是支持你这种行为,和纱拉结婚以后,你可不能再去……”

拉尔给了我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不,不是这样的……”我被道格越拖越远。

“不是这样?”拉尔远远的露出疑惑的神色,接着恍然大悟一般,立刻暴走了起来。

“难……难道说,你是想将积累以久的**,全部泄在我的宝贝女儿那幼稚的身体上?——‘啊,可爱的小纱拉,来,乖乖的躺在床上,让大哥哥教你做一些很舒服的事情’,你是打算这样做吗?你这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拉尔对家人过渡保护的癣好,又爆出来。

算了,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看来第一次是给不了纱拉了,憋了那么久,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或许,自己也是一直这样期待着,说受到原来世界带过来的传统观念所限,其实只是一直不大好意思去那种地方而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