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出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砰砰砰……”

亚马逊的训练营里,传来了一阵阵的激烈碰撞声。

“怎么了,光防御可不行哦。”

卡夏手中的长棍,在我眼前似乎幻化出无数条蛇影,光是捕捉就已经够吃力了,哪还有心思去考虑怎么反击?我拿着一把短剑苦苦的抵挡着,几乎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哇……”

防久必失,不知道抵挡了多久,我终于被卡夏找了个破绽,击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看生命值,我靠,几乎掉了一小半,要知道卡夏手中的木棍,可是正宗的水货呀,而我也一直有在防御,果然是最毒夫人心啊,我摸着屁股,一脸怨念的瞪着卡夏。

“小子,你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啊……”剧烈的攻击过后,卡夏却跟没事一般,悠闲的在我面前喝了一口酒。

“不,我觉得是你下手重了。”

我睁大眼睛说道,这老女人,自从姐姐走了以后就一直是这样,难道除了调教我和姐姐以外,她的人生已经没有其他乐趣了吗?怎么看来的话,还真可悲呀~~

我狠狠yy着卡夏落魄的模样,心里的郁闷才总算缓解了一些。

“卡夏,我想出去历练了。”

乘着休息的时间,我向卡夏提出了自己的决定。

“是吗?呃……,原来如此,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卡夏粗鲁的靠在武器架上,若有所思地说到。“想去就去吧。战斗技巧就应该在实战中才能磨练出来,不过……”

看着我,她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

“算了,还是等你决定去鲁高因的时候,让阿卡拉告诉你吧。”

“有什么事吗?”

卡夏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可是第一次见到。

“呵呵,也不是什么大事,或许会和你以后的任务有一些关联,不过。在你去鲁高因以前,还是暂时先别理这些,心无旁焉的提高自己才是重点。”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卡夏的眼里似乎闪过了一道深深的感触。然后笑着朝我比划了两下。

“你们几个,老是神神秘秘的……”

我小声嘀咕道。

“不是我们有意瞒着你,只是怕你现在分心而已,好了。休息够了吧,我们继续开始练习吧,最后一天,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就当是留个纪念吧。”

卡夏拍拍屁股站起来,对我露出了阴险地笑容。

“正合我意。”

我皮肉不笑的回瞪着她,仿佛已经将刚刚吃的苦头给全忘了一般。瞬间便点燃了莫名的斗志。

“哎。思想简单地人。真是令人羡慕啊。”

卡夏轻笑着嘀咕道,手中的长棍狠狠的朝我刺过来……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来到了阿卡拉那里向她告别。

“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吗?可别勉强自己。”阿卡拉像老妈子一般唠唠叨叨着,却丝毫不让人觉得啰嗦。

“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看来这一个月你进步了不少啊,这样我就放心了。”她那双泛白的眼睛正对着我,仿佛感应到什么一般,满意地点着头。

“毕竟锻炼了一个月,一点点进步还是有的。”我无不自信的说道。

这一个多月里,我从来没有偷懒过一天,即使是每天晚上的枯燥冥想,也被我以无上地催眠**熬了过去,一份辛勤,自然会有一份收获,卡夏那边,撇开其他不说,光是挨打能力和反应能力,就已经提高了不少。

当然,进步最大的还是魔法方面,经过一个多月的冥想,法力竟然涨了3,一::.

几个魔法技能我也熟练了不少,特别是火风暴,现在已经突破了一秒地瓶颈,达到了瞬发的速度,恩,接下来就是缩短冷却时间,进一步深入以后,再开始改良,然后可以根据它地形式,创造出新的魔法,每当这样一想,我就有一种万里长征,只迈出第一步的感觉。

除此之外,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给练糊涂了,总觉得自己好象里好象“稳”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样,一遇到什么事情就立刻浮动起来,或许,这就是精神力提高所带来的变化吧,而这种改变,直接通过我的眼神,还有散发出来的气息,让阿卡拉有所感应,所以她才会有此一言。

“啊,对了,吴,关于你上次提出的要求。”

“难道有什么问题?”

在接受长老的职位没多久,我就向阿卡拉提出暂时先隐瞒这个身份的要求,身为新时代的伟大宅男,我随便就能找出几百个反面教材来阐述做人要低调这个不变的真理,反正自己在罗格的名气也已经够高了。

“呵呵,我也觉得你这个提议很好,我很赞成,但这样一来,我就没有理由为你开通罗格营地的所有传送站了。”

“啊……?”

也就是说,那些神秘程度堪比解谜游戏的传送站,还得继续找下去?我的脸瞬间便垮了下来……

从阿卡拉那里出来以后,我顺路去了一趟恰西的铁匠铺,收回自己的装备,怪物袭击的战斗一结束,这个野蛮人美女的工作量顿时便增加了好几十倍,不过我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优先权,来到她的铁匠铺的时候,她已经将我所有的装备都修理好了。

回收完装备以后,接下来是购买足够的历练储蓄品,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去一趟储存箱,上次一个豪放的捐助。几乎将我身上所有地钱都给倒了出来,而最近的粮食危机,整个罗格的物价普遍上涨了不少,我物品栏里剩下的那点零钱大概是不够用了。

……

广场中央的那块巨大的菱形水晶柱体旁边,我聚精会神的与它取得联系,瞬间,储存箱巨大的空间便出现在了我眼前,里面除了一大堆金光闪闪的金币之外,还有那把bug水晶剑。正散发着梦幻般地幽蓝光芒,仿佛是整个储存箱的主宰一般,寂静的漂浮在正中央。

我尝试着轻轻的握上剑柄,虽然并未像圣剑—埃弗利亚那样抗拒我地接触。但无论我怎么用力,也不能移动其分毫——540力量需求,328敏捷需求,99级。再看看自己的属性,18,44点力量,30点敏捷。除了等级以外,其他的属性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哎……

从那以后。我用着自己所能想到的方法。试图和里面地圣剑取得联系。可是却无一例外的没有成功了,仿佛圣剑已经彻底的被封印在里面。又或者重新陷入沉眠之中。

放弃了与bug剑较劲以后,我随便取出一些金币,毫不留恋的朝西区地市场快步奔去,哎,再不快点就要没货了,现在不但物价上涨,连购买似乎都有了数量限制,阿卡拉这招还真是瞄准了那些喜欢胡乱挥霍

者的死穴啊……

等从市集里回到法师公会地小帐篷里,已经是下午时分了,罗格营地地摊主们对我到是十分热情,不但将自己预留地存货拿了出来,而且并没有限制我购买的数量,这次物品栏力堆积着地物品,如果省着点用的话,即使在外面里历练上三四个月也已经足够了。

当然,即使吃完了不要紧,只要你不介意味道的话,像是墓穴和监牢等地方,其实还是有很多老鼠之类的小动物可供食用的,外面的草原就更不用说了,总而言之,经验丰富的冒险者,在历练时是绝对饿不着自己肚子的。

进到里屋,维拉丝正在里面大包小包的帮我收拾着,这小丫头,放着自己的大好天赋不用,这一个多月里,大多时间都放在了打点我日常生活方面上,比起闪电法师,她似乎倾向于成为一个家庭主妇,有时候真搞不懂她在想什么,不过,也多亏了她,这段时间以来,除了锻炼之外,我几乎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地主生活,哎,这样下去会把我惯坏的。”嘿咻~~大人,等等,就快收拾好了。”

维拉丝抹抹鬓角上的湿汗,回过头来朝我轻轻笑着说道。

“……”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大包,几乎将整个里屋占了一半,这是干嘛,搬家吗?”大人可要仔细记下,这里,这几包素类的干粮,整天吃肉干对身体不好,不过这些食物的存放期只有一个月,大人记得要快点吃完哦,还有,这是棉衣,听说洞穴之类的地方比较冷,所以我特地给您准备了一些……”

维拉丝竖起食指,以一副专家的口吻滔滔不绝的说道。

“哼…哼哼……”

一通解说以后,她一边继续将不知名的物体,不断的补充道包裹里面,一边哼着那清澈的草原小调,似乎很迷恋于这样的工作之中,真是的,若是她能把这种莫名其妙的干劲放到学习魔法上,恐怕现在已经小有成就了。

转眼间,又一个半人高的包裹又在我眼睛里成型。

“恩…………”

可爱的歪着脑袋,素指轻轻的点在唇间,维拉丝的眼睛不断在小山一般的包裹里面巡视着,露出一副严肃思考的表情。

“大概就那么多了吧……”

似乎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需要准备了,她拍着手掌,满意的点头说道,眼睛里流露出满足的笑意。

“哎……”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维拉丝强而有力的眼神中,将一个又一个包裹塞如了物品栏里,本来就已经存放了三四个月储备的物品栏,再加上维拉丝的一翻“好意”,整个物品栏瞬间便丰满了起来。

“好了,我差不多也要出发了……”

将最后一个包裹塞如里面,我笑着对维拉丝竖起大拇指。

“祝我好运吧,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认真的学习一下魔法哦……”

“大人,你……”

正当我转过身子,准备在离别的伤感到来之前离开时,维拉丝咬起嘴唇,突然开口说道。

“不等莎拉小姐吗!?”

虽然不知道维拉丝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却从来没想过要瞒着她,所以我只是微微一愣,便反应了过来。

“她现在在训练营里,可能没有办法来送我了,不过不要紧,我昨天晚上已经跟她告别过了……”

我摸摸面颊,昨晚那个温暖的祝福之吻,柔软的嘴唇触感,似乎还留恋在面颊上面。

“是这样吗?”维拉丝将头垂在胸口,不断的玩弄着那根小发束。

“维拉丝,对不起……”

看到她沉默而急促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一句话便脱口而出。

“大人,你又道歉了,为什么要道歉呢……”

她轻轻抬起头,指着我的脸,露出温柔的笑容。

“总之,十分的对不起……”

维拉丝的心意,即使是白痴大概也能看得出来了,我明明是知道的,但是现在的我,却无法给她任何承诺。

“大人……”

不知什么时候,维拉丝已经走了上前,离我只有半米之隔,用那双白晢的柔荑,轻握起我的右手,顿时,从整个手掌里传来了温暖如玉般的接触。

“我呢,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而已,所以大人出去的时候,我会等待着,担心着……”

她像对待艾露拉一样,将我的手轻轻的摁在自己的胸口,一种无可言语的矛盾触感,柔软的胸部,强而有力的心跳,脑海里响彻着“砰砰……”的心跳声,我已经无法分辨究竟是维拉丝的,又或者是自己的悸动。

“一个人,如果能有可以去等待着的事物,可以去担心着的事物,不也是一种幸福吗?所以,大人,我现在非常幸福哦,这些幸福,都是你给予的……”

维拉丝紧紧的捂着我的右手,抬起头,乌黑的眼睛认真的与我对视着,俏丽恬静的脸上,正用最美的笑颜来证明着自己内心的幸福与满足。

愣了好半会,我突然不由自主的抱紧了眼前的女孩,十分的用力地。

“维拉丝,我喜欢你……”

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然后轻轻的松开了手,迅速的回过头朝门外走去,再不放开的话,我担心自己一辈子都不愿意放开。

整个屋子里,只剩下维拉丝一个人,愣愣的站在那里,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事件中反应过来。

“啊……呜…呜……”

好半天,她的脸蛋才逐渐的红润起来,越来越红,一直蔓延到颈部,耳根,不一会儿,就如同熟透的苹果一般的火红,那樱唇半阖的小嘴,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呻吟声,然后她突然捂着自己快要冒出蒸汽的脸蛋,“碰”的一声直直躺倒在身后的床上……

……

“法师,法师……我要去去外侧回廊,麻烦帮我准备一下。”

一边迈着轻快的步调.一边将崭新的装备穿着在身上.隔着总传送站老远.我那抑制不住喜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是哪个笨蛋呀,出去历练还高兴成那样。”

总传送站里几个守卫的士兵,听到声音以后轻轻交头接耳着,然后侧过脸一看,立刻便闭上了嘴巴,身字挺的比根枪还直。

“大人就是大人,你看,出去历练,就跟逛个花园似的,哪像其他冒险者,总是绷着一副上战场的脸孔。”

“就是就是,这就传说中的差距啊……”

待身影从传送阵里的白光中消失以后,几个守卫的士兵继续交头接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