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自由者联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自由者联盟

“他们是堕落者!!”

两个人无言的对视了好一会,卡夏才缓缓说道,语句里再次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悲哀。 飞

“堕落……者?”

“是的,丢弃自己的荣耀与责任,甚至是仇恨整个暗黑大陆的战士……”

“为什么会这样,你不说冒险者的意志都很坚定吗?”

我不解的大声咆哮。

“知道堕落者是怎么诞生的吗?”卡夏并没有回应我的愤怒,而是反问道。

我用力的摇了摇头,知道答案的话,我还用问你?

“因为他们失去了应该保护的东西,失去了战斗下去的理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卡夏继续说道。

人总是自私的,大多数人战斗的理由,并不是为了那虚幻飘渺的‘拯救暗黑大陆’的正义,这些人战斗下去的动力,是因为在他身后,有一些他必须要保护的人,你也是这样吧,吴……

而失去了那些应当保护的人以后,他们也就没有了战斗下去的动力,然后,变的任意妄为起来。”

“但是,就算他们抛弃了战士的荣耀和责任,也没有理由将屠刀反过来对准自己人吧?”

我依然不能理解那些人的所作所为,因为失去保护之物而放弃自己的职责,我可以体谅,但是却无法理解,为什么还要反过来对付自己人呢?

“你刚刚说战士的意志是很坚定吧,恰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意志越是坚强的人,遭受到自己无法承受的打击以后,就越容易钻牛角尖,他们把失去所有亲人的仇恨加载到了我们身上。认为自己在前方辛苦作战,而身在后方的我们却没能好好保护他的亲人,而事实也是如此。”

卡夏自责地低下了头。

“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总是会有意外发生的……”

“怎么会这样……”

我无力的低下了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将心比心,如果换作是我失去了全部的亲人朋友,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堕落成那个样子。卡夏试图凑合我和莎尔娜姐姐,阿卡拉将我推上长老之位,她们一直在努力的为我制造着各种羁绊,可能目的也在于此。

“话说到这里了,我就干脆全都告诉你吧,吴,你认真听好了,随着战争的剧烈化。堕落者的数目已经越来越多了,他们组成了一个叫‘自由者联盟’地组织,你以后的任务就是要监视它,并且将那些已经彻底堕落成血腥复仇者的战士抹杀,能做到吗?”

卡夏紧紧的盯着我。

“这……杀死……?”

我的身体微微抖动着。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要用这双手将自己的同类抹杀,我能做到吗?能吗?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地事情?让那些高手回来。将那些什么堕落者之类的,统统抓起来不就行了吗?对,只要这样做的话,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

我低着头,紧握的拳头颤抖着,我知道我在逃避,但是,实在无法将自己的武器对准同类……

“不可能地……”

卡夏怜爱的'摸'了'摸'我的头:“大多数堕落者。只是丢弃自己的责任,脱离了我们地管束,只为自己而活着,但是他们还有良知,并未做什么坏事,只有一小部分彻底的沦为杀人犯而已,如果因为这样就讨伐他们,不是显得太霸道些了吗?”

“每一个堕落者背后。都有一个悲哀的故事。谁都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出生在这个不该出生的时代。还有悲哀的制造者——地狱军团,即使是那些滥杀无辜的堕落者,也只是一群可悲的人而已,但是,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要让他们受到仇恨折磨地内心得到解脱,为了不让悲哀延续下去,只能这么做了,对,没有其他办法了……”

卡夏的语气越来越激动,到最后犹如咆哮一般,与其说是向我解释,不如说是为了说服自己。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顿了顿,她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

“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吧,我们并不勉强,决定权在你手上,或许,的确不应该让你这样的年轻人去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

深呼了一口气,卡夏的语调平静了下来,是那种如一潭死水般地平静,她默默地走到刺客的尸体旁边,蹲下去,轻轻地抚'摸'着那张苍白而安详的脸。

“丘鲁顿……可悲的丘鲁顿,还记得我吗?十五年前,那个老是在箭场上罚你练习到深夜的阿姨吗?那时候,你总是无怨无悔的对我'露'出天真的笑容,一丝不苟的完成我的作弄……”

卡夏失神喃喃的说道,声音带着苍老的哽咽,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身为78级的亚马逊战士,她的年龄其实并不比法拉小多少,即使外表再年轻,但是她的心,也依然老了……

“究竟是什么,让那个天真无邪的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五年前那场让你痛失父母的瘟疫吗?又或者是两年前那场夺走你妻子的灾难?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没能好好保护好你的家人,都怪我……”

卡夏跪趴在那个叫丘鲁顿的刺客的尸体上,肩膀剧烈的颤抖着。

我默默的站在旁边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是徒劳的。

这是一个悲哀的世界,一个错误的年代,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在为了寻求那一点小小的幸福,而承受着更多的痛苦与悲哀,一个淡淡的笑容,却要付出无数泪水与鲜血的代价,这样真地值得吗?或许。还是说一开始不存在比较好,此时此刻,我不禁对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厌恶……

想要去打破这种世界,打破这个时代,让幸福变的不再遥远,但是以我的力量能做到吗?或许,产生这种念头也是一种悲哀。

呆呆的站在那。傍晚那悉悉索索的凉风吹过,明明是夏天,却不自觉地让我产生一股凉意。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头顶上挨了轻轻的一记,我才猛的回过神来。

卡夏地右手正呈手刀式,看来罪魁祸首不用找了,不过,看到她脸上重新'露'出的那种淡淡的。从容的,透'露'着坚定的笑容,我内心的消极想法也随之烟消云散。

“这个,收下吧。”

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她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大大小小的一整套装备。

“这是……?”

话刚问到一半,我就立刻明白过来了,这不就是那个叫丘鲁顿身上的装备吗?虽说这个世界里地装备很宝贵。为了避免浪费从死人身上回收利用也无可厚非,但是……

“为什么要给我呢?”

“本来按照规定,这些装备作为遗物,是要带回给他的亲人的,如果他的亲人无法使用,或者没有能力保管,则会换成相应价值的钱物,不过。这个孩子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所以作为战胜者地你,自然成为了它们的拥有者。”

卡夏笑着解释道,即使是说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也是如此,让我见识到了真正的坚强为何物。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老实不客气地从卡夏手上接过所有的东西,人死后,物品栏的东西自然是浮云了,但是身上穿戴着的。却还能剥取下来。所以我手上的,是一整套还带着丝丝体温的装备。

蓝'色'的锁环甲。蓝'色'的铁头盔,金'色'地重手套,蓝'色'的锁链靴,蓝'色'的扣带,白板的战士斗篷,两枚戒指,一条项链,还有那两把让我吃尽苦头的蓝'色'腕刃。

“这两把腕刃交给你处理吧。”

我略为打量了一下,拿出那两把蓝'色'的腕刃递回给卡夏,刺客的特殊武器,诸如拳剑,腕刃,斧手或者爪类,使用方法与其他武器有很大分别,一个是拿在手,另外一个是套在手上,如果没用习惯的话,使用起来是十分别扭地,所以我对这两把腕刃并不怎么感兴趣。

“哦,那感情是好,将近一年份地美酒哇,小子,有你的,够豪爽,阿姨我看好你……”

拍这我地肩膀,一副以后我罩着你的神气,卡夏已经完全恢复成原来那副大咧咧的形象。

“对了,刚刚的战斗,我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吗?”

这时候请求指点是在好不过的时机了,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总得表示一下吧。

“嗯……”

卡夏做出一副很认真在考虑的表情。

“这次的战斗,你表现的已经很出'色'了,非要说有什么缺陷的话,那还是技巧和经验不足,否则以你的实力,想要战胜丘鲁顿应该会更轻松一些,不过不要在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他比你多活了十几年嘛。”

“不过,或许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你手上不是有法拉那根战斗法杖吗?听说还被你小子给打造成神语装备了?”说道这里,卡夏立刻进入了嫉妒模式,眼睛都快红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将极地风暴改为法杖上附带的技能——地狱之火,虽然说手烫伤了用冰敷,天气冷了用火驱寒是这个道理,但是冰与火却不是绝对相克的,记住我一句话,巫师的雷,冰,火三系魔法里,两两结合的话,以纯粹产生的破坏力来说永远是冰火魔法最强大。”

看到我若有所思的低头沉思着,卡夏满意的点点头,一手将地上的尸体提起,放到自己的物品栏里。

我会把你安葬在亲人身边的,所以安息吧,可怜的孩子……

“等等……”

正当卡夏打算回去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传来了声音。

“能不能将外侧回廊的地图划给我,可以的话,最好附带上军营的,如果你觉得时间依然很充裕,给我说说内侧回廊和墓地的走法我也不会介意……”

我厚着脸皮向一脸黑线的卡夏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