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军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军营

见习的战士披风:12防御;耐久度9-20;+1至重击(野蛮人);+1至寻找'药'剂(野蛮人);+1力量;+7生命;需要等级:5。 飞

天青之敏捷的头盔:17防御;耐久度16-24;+10%抗寒;+2敏捷,需要等级:11。

红橘之技能的锁链靴:9防御;耐久度8-16;+10%抗闪电;+3敏捷,需要等级:12。

强化之敏捷的锁环甲:57防御;耐久度18-26;+1敏捷;+20%防御强化;需要等级:10。

天蓝之力量的扣带:5防御;耐久度10-16;+12%抗寒;+3力量;需要等级:5。

敏捷的戒指:+2敏捷。

天青的戒指:+9%抗寒。

蜥蜴之敏捷项链:+5法力;+1敏捷。

还有最后一件金'色'的手套——恶魔之指节重手套

防御:8

耐久度:6-14

需要等级:4

+15攻击准确率

+25%防御强化

+12%抗寒

+14%抗火

+3敏捷

+3力量

5%增加暴率

回复耐久度1于1天之内

这就是丘鲁顿给我留下来的全套装备了,不得不说,虽然只有一件金'色'装备,但是整套装备却全都是双属'性'的小极品(披风、项链和戒指除外,毕竟这些东西可遇而不可求),而且几乎都是加敏捷和抗寒属'性',对于一个刺客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难怪他的度如此惊人。

更值得一说的那双金'色'的重手套,竟然有增加暴率的属'性',虽然只有5%,貌似看不出什么效果,但是光凭这个属'性',就已经可以为其打上满分了,要知道除bug小护身符以外,我现在也没能出过一件增加暴率地装备。

不过。我并不是一个靠敏捷吃饭的德鲁伊,丘鲁顿的极品套装对于我来说,只有那顶高防的极品双属'性'头盔,还有金'色'的重手套比较有价值,其他的只能退居二线,留作特殊情况使用或是作为备用装备,当然,除了手套和头盔以外。我手上原来那只比较垃圾的+11准确率的青铜戒指,也被换成了+9%抗寒地天青之戒指。

至于那个什么自由联盟,卡夏让我不必介怀,现在应该以提升实力为优先,丘鲁顿只不过是个意外而已。一般来说,他们是不会在罗格营地里胡闹的,对此,我也只能千叮万嘱的让卡夏多帮忙照看一下。然后暂时将这件事抛之脑后,毕竟连卡夏她们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我现在再烦恼也没用。

现在已经是和卡夏分别后的第三天了,为了追踪丘鲁顿,我和小雪几乎整整急行军了两个大白天,要回去自然也得花费一些功夫,直到第三天早上,修道院那隐于云雾之间的庞大身躯才出现在我眼前。一路打打杀杀,经验终于也混到了18级半,不要误会,我并不是满足,反而是觉得慢了,归根究底,泰摩高地和修道院里怪物的经验值,对我来说也已经逐渐变少了。

“啊~~~~”

一向以彬彬有礼(?)而受世人赞誉(?)的我也不禁惨叫怒骂着。

在修道院地一个角落的花园里。穿过一片小丛林以后。眼前顿时豁然开朗,而就在对面。一扇满是铁锈的古老大门出现在我眼前,正是军营的入口,令我生气的是,外面地那个小花园我其实已经路过了好几次,但是却从来没想到军营大门会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所以都只是扫了一眼就立刻离开了,现在如何叫我不生气。

“日,老子烧了你。”

看这眼前这片小丛林,就是因为它的存在,我才几次忽略这个地方,想到这里,我一个怒从心起,恶向胆边生,手上已经燃起一个汹汹的火球。

慢着,反正都已经找到了,何必再斤斤计较呢,和一片小丛林较劲,多小孩子气呀,我咳嗽几声,事先声明,我现在绝对不是因为心里不平衡,绝对不是!!

只是想考验一下后来人,让他们知道前面地路有多不好走而已,对,就是这样!我收起手的火球,正气凛然的向前迈进。

话又说回来,是不是因为每个冒险者的想法都和我一样,所以这片小丛林才一直得以幸存呢?囧……

打开那扇沉重的大门,一股阴暗腐烂的气息迎面扑来,依稀记得在游戏里面,进到军营的第一个房间时怪物总是有不少的,所以当那扇门不情愿地在“咿呀”的刺耳呻'吟'打开的时候,我和小雪它们就立刻进入了作战状态,首先迎上来的是什么怪物呢?几百个小恶魔?几百个血腥一族?又或者说是雅提?当然,如果冲出来的是几百个安达利尔的话,我死也死的瞑目了。

结果出乎我意料之外,里面什么都没有,小心的往里面望去,只看到昏暗地大厅里,十多盏忽明忽暗地魔法灯在散发着幽冷的青光,几堆高高地箱子四处散'乱'着,似乎一个人影也没有。

我并未放松警惕,带着小雪它们小心的向前迈进着,当最后面的一只鬼狼也踏入里面时,那扇沉重的大铁门突然“咿呀”的一声,慢慢的关上了,在门缝消失的一刹那,整个大厅突然暗了下来,不知是不是因为许久没有在洞'穴'的环境里呆过,我的眼睛根本就无法捕捉到那些魔法灯所发出的飘摆不定的暗光,视线极度的模糊。

等等,飘摆不定的光线?大厅里明明一点风都没有啊!!

我睁大眼睛,努力地打量着周围,片刻之间,那些墙壁出现了一道道巨大的黑影。仿佛长角的恶魔一般,那些影子不断在我周围的墙壁上舞动着,手的武器,裂开的巨嘴,散发着无比狰狞的气息。

这个……

我紧握拳头,额头上青筋勃起,然后大手一挥,在我身后的召唤兽立刻四散地扑了上去。不到片刻,从一些隐蔽的地方,还又视线的死角就传来无数的惨叫声。

”切,吓人之前,也该改一改造型吧,这什么素质啊。”

等大厅里平静下来以后,我才慢慢的走过去,不出所料。'潮'湿的石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一具具褐黄的尸体,正是“老熟怪”小恶魔和法师们,这群可怜地小家伙,以它们的智商能想出这种办法来给冒险者制造心里压力,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但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经验的冒险者,都能从墙上的影子判断出它们的身份,所以结果很明显,虽然它们对自己所创造出来地伟大“战术”是那么的乐此不疲。但是几乎没有成功过。

对了。

看着地上的尸体,我突然灵机一动,连忙换上丘鲁顿身上得来的那件战士披风,里面有一个寻找'药'剂地野蛮人技能,现在不正是体验的时候吗?

看到脑海里浮现出重击和寻找'药'剂的使用方法,我清清嗓子,迫不及到的对着一具尸体使用了寻找'药'剂。

“喝……”

一声雷鸣般的响声在大厅里回'荡'着,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发出如此巨大的声音。一个不防之下,连自己的耳朵都给震的嗡嗡作响。

塞上耳朵,我继续对着其他尸体使用了寻找'药'剂,直到法力消耗了一大半以后才停了下来,不能在用了,有鉴于法力回复地度,不到特殊情况绝对不要用完自己的法力,是一个冒险者基本的常识。

打量被自己使用过寻找'药'剂的尸体。我眼前一亮。一瓶粉红'色'的'药'剂映入我的眼睛当,人品爆发了。竟然吼出一瓶回复活力'药'剂,特别是在普通的小恶魔这种怪物身上,几率可能还不足千分之一呢。

除了这瓶珍贵的回复活力'药'剂以外,还有2瓶轻型法力'药'剂,1瓶轻型生命'药'剂,1瓶轻微生命'药'剂,收获成果足可以气死那些名门正宗地野蛮人了,大概增加暴率这个属'性'对寻找'药'剂也有一定加成吧。

不过付出地代价也不是没有,除了消耗法力,我从欣喜反应过来时,立刻感觉到嗓子一阵嘶哑冒烟,呐喊技能果然不是人人都能用的,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野蛮人地嗓门都那么“洪亮”了。

在我的死缠烂打之下,卡夏最终还是将军营的路线告诉了我,连铁匠可能出现的几个位置,也如同附赠品般一并的说了出来,按照我的估计,明天,最多后天,我就能找出铁匠并将其干掉(当然,如果它还存在的话),这样算来,不出意外的话我最多用三天左右就能穿过军营,不过接下来的监牢地形可就惨了,而且还有三层之多,老天保佑……

顺着卡夏指点的路线慢慢前进,一路上,我总算体会到了她临走时笑眯眯的叫我小心军营里的怪物时的诡异神情,怎么说呢,军营里的怪物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当然,并不是说它们发生了什么变异,小恶魔还是小恶魔,无论是军营里面的,还是外面的,实力都是一样的脆弱不堪,也不是因为数量,相反,军营里那种军队式宿舍的简洁布局,注定不可能出现很大的空间,因此怪物的数量,从我进来以后遇到的最多一次,也不过是上百只小恶魔而已,比起平原上那动辄几百数量的小恶魔营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要说的是它们的战术,从刚刚开始进到军营大厅,遇到那群装神弄鬼的小恶魔以后,我就发觉了,在这种狭隘的空间里面,怪物们的战术似乎所变化,对,变的更加猥琐了。

比如说我小心的打开一个房间,明明看到里面没有怪物的影子,正当我安心的走进去的时候,突然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伸几把刀过来,几只,或者几十只鬼鬼祟祟的身影,会乘着灰暗的灯光慢慢朝你靠拢,有些甚至直接从你头顶上跳下来。

特别是军营里新增加的两种怪物:黑'色'罗格——黑暗猎人的三进体(四阶),和小恶魔一样,几近达到五阶顶阶的高阶怪物,还有死亡一族——也是月亮一族的三进体,这两种怪物黑不溜丢的模样,在昏暗的军营里行动起来特别隐蔽,若是不仔细瞪大眼睛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它们的存在,即使有灵敏的小雪在一旁提醒,我依然被这些猥琐的偷袭战术给扰的心疲力悴。

看到以前愚笨无比的小恶魔,突然从一侧昏暗的角落边上的几个木桶里破桶而出,我的脑海里不禁闪现过种族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等等的生物名词,刹那间,回忆的生物老师那原本猥琐的身形笑容,此刻在我脑海却显得如此高大和莫测,就连他那看似不经意的划过女生身体的手势,现在回想起来也是大有深意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