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渔翁失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渔翁失利

“懒乌鸦,上……”

我以鬼子进村的手势向旁边屏息静观的懒乌鸦悄悄下命令。 飞

懒乌鸦乌溜溜的眼睛散发出兴奋的光芒,虽然说无论是锤子还是大刀的外表都是其貌不扬,离它感兴趣的闪亮亮等级相差甚远,但是光是从两个小boss手虎口夺食,似乎就已经点燃了懒乌鸦自称(?)宝物猎人的灵魂,至于偷的是什么东西,此刻它已经不在乎了。

“咕咕……”

懒乌鸦小心的从我肩膀下跳了下来,如同一只小心翼翼的丛林里觅食的野薙鸡一般,探头探脑的将脑袋伸了出去,左右转了转,绿豆大的黑眼珠闪烁着谨慎而炙热的光芒,甚至连叫声都稍微的模仿了一下,什么叫专业?这就是了!

我在后面感叹到,若是它能拿出一半的精力放到战斗上,恐怕此时早已经升级了吧。

昏黑的军营里,黑'色'的羽'毛'为懒乌鸦提供了很好的掩护,别说战的正酣的两个boss,就是一旁灵敏的小恶魔,也没有发现懒乌鸦不断移动着的身影,它掂起脚(爪)尖,以如同幽灵一般平移的步调在地上迅的挪移着,很有计划的,它并不是一开始就直冲上去,而是左弯右拐的,借助着障碍物的遮挡,一点一点的向两件武器靠拢着。

“噗……”

我迅捂住嘴巴,好险好险,差点就要笑出声来了,没办法,懒乌鸦的样子实在是太搞怪了。

说时慢那时快,不一会儿,懒乌鸦就已经移动到两把武器旁边。借助旁边的一个小木桶隐藏住自己的身形,它再次将滴溜溜的眼珠探出来,确保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以后(当然我除外),才掂手掂脚的靠过去,然后伸出一只罪恶的爪子,一把朝较近地铁锤抓了过去。

“咕咕……”

“……”

“咕咕……”

“……”

铁锤丝纹不懂,无论怎么用力,爪子都无法拖动铁锤分毫。它急了,宝山就在眼前,却无法抬动,这可是有辱宝物猎人的称号呀,懒乌鸦的眼睛急的溜溜转,不过这可不是“乌鸦找水喝(参照小学课本)”,并不是扔几颗石头就能解决得了的问题。

“呱呱……”

懒乌鸦怒了,爆发出了惊人的气势。就在我以为它能在这种奇怪的方向燃烧斗志,一举变身的时候,它们突然俩爪并用地抓上铁锤,翅膀拼命的扇着,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看来是彻底的跟这柄铁锤耗上了。

“扑通扑通……”

懒乌鸦的力量可不是说笑的,虽然平时看似弱小胆怯,但是光想想一个成年壮汉都无法造成多大伤害的怪物,它却能依靠自己地嘴巴和爪子三两下摆平就可以知道。它的力量并不弱,只是我身边的尽是一些更为bt的宠物,才导致它在战斗时的存在感很薄弱而已。

“锵……”

铁锤慢慢地抖动着,与地面的摩擦发出了沉重的拖动声,懒乌鸦眼看有戏,两只翅膀拍的更欢了,全然已经进入了一种忘然物外地境界,那双强而有力的翅膀。“扑通扑通”的扬起了巨大的声势,与另外一边的战场相映成辉。

喂喂,我说这不大妥当吧,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我突然感到一股恶寒涌来,一时之间竟然忘记将懒乌鸦及时收回来。

等我正准备探出头去提醒一下懒乌鸦,却发现不知何时,整个屋子似乎安静了不少,左右一看。刚刚还热热闹闹的战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懒乌鸦的个人表演了……

“呃……”

我手捂额头,无力地呻'吟'一声。现在回收懒乌鸦已经太迟了,明摆着就是在告诉它们事主在这里而已,只能祈祷懒乌鸦开窍一点,别暴'露'我的存在才好,以它的度和飞行优势,想要摆脱眼前的敌人并不算困难。

懒乌鸦正沉浸于成功的满足之呢,没有比看到自己所付出的努力结出果实更加幸福的事情了,等会将铁锤拖回去以后,主人该怎么奖励自己呢?

诶,周围怎么突然暗了起来,沉醉在喜悦的世界地懒乌鸦,突然觉得光线黯淡了下来,它不满地抬起圆滚滚的脑袋,想看看究竟是哪个不识相地家伙,竟然在别人享受成功喜悦的时候来捣'乱'。

它仰起脑袋,只看到前面似乎突然多了一堵墙。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东西,它继续仰高脑袋,顺着墙脚一直往上看,直到脖子伸的几乎与天空垂直的时候,它才发现,墙的最上面似乎还长着两张脸,脸上的眼睛,此时正圆瞪瞪的向自己发出杀气腾腾的光芒。

“呱呱……”

懒乌鸦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冒出了几滴汗,它冲两堵“墙”友好的叫了几声,似乎想解释自己并没有恶意,然后发觉自己的爪子还抓着铁锤,它连忙松爪并跳了出去以示清白,而后又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爪子,将铁锤朝那张脸上长着一对牛角的“墙”的方向推了推,献媚的叫了几声。

迎接它的自然是一个硕大的拳头。

“呱呱……”

示好失败的懒乌鸦惊叫的飞了起来,然后才发现自己在房屋里面,无法凭着高度甩开敌人,面对着两只boss级怪物的气势,它慌了,竟然忘记了自己除了高度以外,还有度可以依赖,要甩开两个特别强壮属'性'的小boss并不算很难,它扑腾着翅膀,下意识的便朝自己的主人飞了过去,对于它来说,只有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我的天啊……”

看着懒乌鸦折腾起来以后,连一秒钟的考虑时间都没有就立刻朝我这边飞过来了。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不要偏偏在这种麻烦的时候才对我产生信任感好不好。

我从隐蔽处站出来的时候,懒乌鸦已经拖着两只小山一般的boss冲了上来,怎么办,面对两个小boss,战还是不战?

“呜……”

一直趴在一旁的小雪突然站了起来,战意俨然的朝对面低沉咆哮着,眼睛里流'露'出兴奋的神'色'。

哎。服了你们,为什么我的召唤兽一个个都那么有个'性'呢?明明还有更简单地方法,却偏偏要选择这种最劳累的战斗方式。

我无奈的耸肩笑了笑,就当是体验一会吧,同时对付两只小boss的机会,可不是说遇就能遇上的。

看起来那只叫马尔达斯的肌肉小恶魔的实力似乎略为弱一些,所以战术很快就制定好了,事实上。早就在懒乌鸦暴'露'以前,我就已经考虑好了同时应付它们的方法,难道我一直在期待着这种情况发生?又是男人天生地冒险因子在作祟?

哎……这其实也不算什么冒险吧……

变身熊人的同时,我已经和小雪它们一起迎了上去,战术很简单。我一个人拖住最强的铁匠,小雪,剧毒花腾它们则是抓紧时间干掉马尔达斯。

“吼……”

我大吼一声,率先的用自己的熊爪热情地招呼上了铁匠。其他人则是随后向马尔达斯扑了上去,有小雪和剧毒花腾这两个精英在,再加上四只鬼狼还有懒乌鸦的'骚'扰,对付和铁匠战斗以后,只剩下一半血量的马尔达斯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一把将铁匠地腰搂住,我用力推壤着,试图将两个战场分离开来,让小雪它们能专心的对付马尔达斯。至于为什么是搂腰呢?日的,铁匠足有四米高,我变身熊人也才三米多一点的样子,充其量只是比马尔达斯高出半个头,刚刚只长到铁匠的胸部而已,不搂腰,难道还要抱它的大腿不成?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对自己的力量实在自信过头了。一直以来。熊人状态的我就没有遇到力量强过自己地对手,于是本能就想凭自己的力量将铁匠撞开。可是刚刚接触的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厉害,那种感觉,就好像用徒手去挡住坦克一般,铁匠的身子只是顿了一顿,反而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刹那间,我只觉得自己的肩膀仿佛被两个大钳子给牢牢固定住一样,被掐的生疼,而且丝毫动弹不得,就保持着双手搂在铁匠地腰上,头顶其腹部地斗牛(熊?)姿势,被它一直向前推动进着,即使我的双脚已经将坚硬地褐石地面给蹬碎了,也丝毫阻挡不了铁匠的脚步,只是徒劳的在地上留下两道深深的刮痕碎石而已。

日了,估计这力气都能跟30级的野蛮人一比了,难怪说铁匠已经有着接近安达利尔的实力,我开始为自己的大意感到后悔,对付铁匠,应该变身狼人比较好吧。

在铁匠即将将我推到角落时,我迅的还原成原本的身躯,顺势脱离了铁匠的禁锢,然后绕过它来到身后。

“嗷……”

孤傲的狼嚎在密室里回'荡'着,我毫不压抑变身时那种畅快淋漓的吼叫,反正这里有两**oss压着,想引怪也引不了了。

铁匠庞大的身躯却意外的灵敏,此时它已经转过了头,看见我变了个样,似乎微微一愣,然后立刻冲了过来,它的手已经重新的握上了那把铁锤,正高高举起朝我砸了过来。

要是被拿铁锤砸,估计别说眩晕,估计都能直接被打飞,落个三级残废了,就连马尔达斯都被它的铁锤敲的皮开肉绽,我自问没有它那样的防御,所以现在只能远远的躲了开来。

“轰……”

铁匠的锤子砸在我刚刚的立脚之处,地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半米深的大坑,无数的碎石炸了开来,刮着我躲闪不及的脸生疼,刚刚一旁看戏时还没什么感觉,只有现在真正直面铁匠的时候,我才能深刻的体会到它那恐怖的力量,而且,那把铁锤敲击地面的一瞬间似乎还燃起一阵焰花,地面隐约有股烧焦的味道,我这时才注意起锤子的颜'色',竟然是带着点淡红'色'的光泽,难带是经过铁匠的长期使用,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火焰伤害?靠靠,凯恩也不在书里注明一下,我连忙把现在使用着的头盔换成一顶加火抗的骷髅帽。

所幸的是,铁匠的攻击虽然凌厉,但躲闪起来却并不难,不是说它的度不够快,相反,那小山一般的躯体,却有着如同沉沦魔的敏捷和度,只是铁匠的脑子不大灵活,战术和攻击模式实在太单一了,往往就是冲到你面前,然后一锤子直抡下去,很容易让人猜出它的行动并躲闪过去,否则的话,它的实力绝对不比安达利尔弱上多少。

所以,直到马尔达斯发出一声悲切不甘的惨叫时,铁匠的锤子依然一次也没有招呼到我身上,即使如此,那不小心与铁锤擦肩而过的'毛'发也被烤的一片焦黑,日,铁锤上果然附带有火焰伤害属'性'。

看到小雪它们冲了过来,我就知道这次的战斗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唯一遗憾的是没能和那只叫马尔达斯的小boss交手,也没有能看到小雪它们精妙的围殴战术。

一般情况下,除了皮肤硬化以外,就属特别强壮这类属'性'的boss防御最高,血量也是所有特殊属'性'最厚的一种,铁匠和马尔达斯打了那么久还能活蹦'乱'跳,就是这个原因,众人之,只有我还有小雪的攻击能带给铁匠比较高的伤害,其他四只鬼狼达多只负责'骚'扰而已,本来我还想换上神语法杖,好好的发挥一下它的高攻和上面附带着的5-30点火焰伤害,没想到火焰伤害竟然不大起作用,也对,长年与火炉打交道,它多少也能染上一点火焰抗'性'吧。

所以我只能退求其次,远远的脱离战场,冰风暴还有极地风暴轮流施展,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铁匠的冰抗似乎比较低,寒气一上,它的动作就慢了下来,防御相对薄弱的其他四只鬼狼顿时便安全了很多。

当然,对付这种物理防御高的怪物,真正的杀招还是剧毒花藤,它攻击里面附带的腐蚀'性'猛毒,绝不是区区物理防御所能抵抗得了的,所以,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为它打好掩护。

本来就只剩下一半多生命的铁匠,到最后只支持了十多分钟,发出最后一声撕裂般的巨吼以后,它将铁锤高高的举起来,却再也没有落下,笔直站着如同铁塔一般的躯体,即是已死,也依然散发着强大的魄力,过了好以会儿,才僵硬的倒在地上。

“嗷……”

正当我迫不及待的凑上去想看看爆了什么好装备的时候,在铁匠死后就一直一动不动的竖立着的四只鬼狼,突然齐齐的仰天狼嚎,强大的气势从它们身上散发了出来,四具灰'色'的躯体逐渐'乳'白'色'的光芒所包围。

难道是……?!

对于这意料之,却又意料之外的情况,我欣喜的连地上的装备都已经忘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