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战士的对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战士的对决

“好吧,我干!!不过事先声明,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要是触及生命危险,我还是会暂时撤退的,反正你已经等了几千年,也不在于这一时了吧。 飞”

我冷静的看着爱丽丝,语气里包含着自己也无法察觉到的怜惜与溺爱。

“是的,谢谢您的慷慨。”

爱丽丝朝我深深的鞠了一躬,那优雅高贵的动作,让我仿如看到了耶里斯夫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我深呼吸一口气,不再理会用着能让人心醉的目光紧紧注视着自己的幽灵少女,将自己的脸强行转到另外一边的战场上,我承认,面对眼前这个兼备着天使的容貌与心灵的少女,我的确是有点心动,但是她毕竟是幽灵,我可没有那个心情上演人鬼情未了的暗黑版本。

尽力的将纷'乱'的感情压下,我仔细的开始思考下面的步骤,爱丽丝说过,骨灰的力量来源就是眼下这个血'色'的魔法阵,那么答案已经很简单,要么将这个魔法阵完全破坏,要么将骨灰引到外面,让它脱离魔法阵的庇佑,不过无论是哪个,都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首先是破坏魔法阵,我几近将一把完好的军刀给爆了,才勉强破坏了一道,想要真正将整个魔法阵破坏,还不知道我手头上的武器够不够用呢,即使够,小雪它们也未必能支持那么久。

然后是将骨灰引到外面,这个的难度绝对不逊'色'于破坏魔法阵,因为离开这里的路只有一条,就是我和耶里斯夫人来时的那条螺旋密道,但是以这条密道的大小根本就不可能容纳骨灰进出,如果想将其引出去的话,我势必要先扩展这条密道才行。想到这里,我第一次对建造这条密道的那些已经死了好几万年地工匠如此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产生了怨念,难道你们就不知道什么叫节约就是美德吗?难道你们不知道豆腐渣工程有助于刺激经济的增长与繁荣吗?

“大人,大人?”

正当我冥思苦想,比较着哪个方法比较方便的时候,一旁的爱丽丝突然轻轻的扯了扯我的手臂。

“如果您在头疼着如何才能让它们真正安息的话,不妨试一下这个吧。”

她从天鹅般地颈项里面拉出一根项链,取了下来。放到我的手心之。

这一条银白'色'的,上面还残留着少女甜美温香的五芒星型项链,但是最令我惊讶的是项链上面那满溢出来的光明力量,几乎将整条项链染成白'色'能量的形态。

洁白之修士项链(金'色')

需要等级:18

被击时有5%的机会施展等级4充能弹

+2光耀(限修士使用)

+30生命

+20法力

+5精力

+30%对不死物伤害

+30%对恶魔伤害

光耀:修士地基本技能之一,为队友或自己身上加持神圣的力量。消耗法力8点,使目标的攻击拥有对不死物伤害+50%,对恶魔伤害+50%的效果,持续3分钟。

光耀?修士?

我脑海里隐约浮现出凯恩书里的一些模糊内容。据说在几千年以前,地狱势力还没有入侵地时候,那时暗黑大陆繁盛无比,在神权的统治下,涌现出了许多以光明力量为主的职业。现在的圣骑士就是当时极为盛行地职业之一,至于修士职业,虽然书里也提到过,但似乎早就已经绝种了。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再次见到这种职业的装备。

不过,为什么一条黄金项链会闪烁着洁白的光芒呢?我好奇的看着爱丽丝,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宛然一笑。

“大概,跟我几千年来所唱的这首歌有关系吧。这首歌名字叫‘艾维丽娜的救赎’,是当时大教堂有名的圣歌之一,我想那璀璨地白'色'光辉,一定是歌里附带着的圣洁之力注入到了里面。”

艾维丽娜的救赎?我惊叹的打量着手的项链。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注入到里面的并不是歌本身所附带的圣洁,而是爱丽丝自己地思念,歌本身并没有生命和力量,赋予它灵魂地是将它歌唱出来的,还有倾听着它地人们。

我缓缓的换上了这条金'色'的项链,刹那间,一股散发着爱丽丝身上独有的香甜气息的'乳'白'色'能量从胸口上汹涌而出。让我整个人如同爱丽丝一般散发出朦胧的白'色'光芒。这是她积蓄了几千年的庞大力量。

看着自己发光的身体,如果此时我去扮演神父或者传教士之类的角'色'的话。可能不用说什么主赐荣耀之类的好话,光在那一站就能获得人们的信仰了。

“感觉好像泛滥的英雄小说里面的情节,勇者得到公主所赠送的武器然后将魔王打到,哈……”

我苦笑着向爱丽丝晃了晃手上同样发光的权杖。

“那不是很完美吗?不过更正一下,我的父母可不是什么魔王。”

听到我有感而发的感叹,爱丽丝轻轻一笑,歪着脑袋回答道,看不出来她也是骑士小说的毒者之一。

“最后一个问题,亚历……你的父亲亲手杀死你的母亲时,你也在场吧,恨过他吗?”我转过身,缓缓的朝战场方向走去。

“是的,当时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怨恨,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将美满的生活亲手破坏,但是看到母亲临时前幸福的笑容时,不知为什么,就怎么也恨不起来了……”后面的声音回答道。

“真是一对自私的父母啊……”我顿了顿脚步,然后加快了度。

“或许是这样吧,他们总是会不知不觉的丢下我,沉浸在二人的世界,不过,对于能作为他们的女儿——爱丽丝.尔奇頓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我感到十分的自豪……”

“真羡慕你,我连父母地样子……”

声音在耳边逐渐的变弱,爱丽丝并没有听到后面的话,看着那远去的背影,纵使他身上的光芒再耀眼,爱丽丝还是能感受到在那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掩饰下,那双消瘦的肩膀所背负着的沉甸甸地孤独与责任……

“骨灰……不,亚历山大大人。游戏时间已经结束了,你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还想在自己的女儿面前继续任'性'下去吗……?”

我抬起头,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耸立在面前的骨灰,手上雷光闪烁的权杖轻轻一挥,周围的空气顿时如同被压缩到极致后爆发开来,烟尘弥漫,碎石弹飞。一条深深的沟壑顺着我划过的轨迹出现在骨灰地脚下,好强大,这就是爱丽丝的力量吗?感受着体内充斥着的强大力量,我紧握着权杖,前所未有的自信让我觉得。即使是眼前小山一般结实的骨灰也只不过是一堆纸糊而已,简单到只要用手轻轻一挥就能将其推到。

在小雪和剧毒花藤地夹击之下已经伤痕累累的骨灰,听到我的话以后,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那原本疯狂的咆哮着怒吼着地动作突然停了下来,无论它身上流动的鲜血和眼眶里的闪烁的猩红是如何的对我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圣力量发出抗拒和恐畏的命令,它依然停了下来,静静的转过身子,与我严厉地眼神对视着。

我猜测的果然没有错,由始至终我都无法相信,身为一代强者的亚历山大,竟然会如此轻易的被这股微不足道的黑暗力量所吞噬。刚刚现身的那一刻,从他身上的爆发出来的战士之魂是如此强烈到令人胆颤,他依然还是几千年前那个强悍地勇士,时间无法侵蚀他地灵魂,黑暗力量也同样不行,他只是在逃避,放任暗黑力量控制着躯体,自己却如同乌龟一般躲进壳子里。不愿意面对现实而已。

“不要再逃避了。像一个强者,像一个丈夫。像一个父亲的样子,也让身为后辈地我,能够多一份憧憬好吗?”

我大声朝他吼道,哀其不幸,也怒其不争。

静静的,骨灰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我仰视的目光,与它俯视的眼神在半空对视着,丝毫不肯想让。

“对不起,年轻人……”

从骨灰的体内,突然传来一道悠久沧桑的嗓音,嘶哑,成熟,威严的男人声音。

“也没什么好道歉的……”

我叹了一口气,的确不用道歉,因为,等会我就要用手的武器将你终结。

“我必须表示我的歉意,因为我的任'性',我的宝贝女儿爱丽丝,忍受了几千年的寂寞和枯燥的折磨,我最爱的妻子耶里斯,即使在沉睡也不得安宁,一切都是我的错……”

虽然骨灰没有移动分毫,但是我却感觉到亚历山大的目光从远处的邪气尸和爱丽丝身上默默的扫过。

“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我很幸运,能够遇到你。”

亚历山大自顾自的说道,丝毫没有给我'插'嘴的机会,让我看到了他昔日军团长的一贯作风。

“不过,临死前,请允许我最后一次任'性',至少,让我像一个战士一样安息吧。”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突然一变,仿佛刹那间便从丈夫慈父的角'色'变成一个铁血的战士。

“如你所愿。”

刹那间,我感觉到自己的热血沸腾起来了,千年前的强者向自己发出最后的挑战,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好,很好,谢谢你,哈哈……”

亚历山大突然仰头放声大笑起来,他只做了一个气势凛凛的伸展动作,身上的鲜血,还有眼睛里的猩红光芒,就如同吸附在冰面上的蛆虫一般被他轻而易举的驱赶了出去,绿'色'身影,绿'色'眼芒,还有滔天的气势又重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方圆几十米,包括我在内,已经完全被他气势所形成的风暴领域所吞噬,一旁的小雪和剧毒花藤它们紧紧地趴在地上,奋力的与暴风抗衡着,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呜咽着,被毫不留情的刮飞了出去,就连我身上原本吞吐暴涨着的圣洁光芒也被压至皮肤表层。

“我们战决吧。”

亚历山大那豪迈稳健的声音,穿透了间的黑'色'风暴传到我耳。

“正有此意。”

我毫不示弱的朝对面吼着。

“年轻的战士,可别英年早逝啊!”

“亚历山大大人,还有什么话对耶里斯夫人和爱丽丝说吗?我会好好帮你转达的。”

“哈哈哈哈……”

说完以后,我们两个如同疯子一般大笑起来,不需要任何理由,只为了心这份欣赏与畅快。

瞬间,前面的风暴剧烈起来,狂暴的风刃如同无数片黑'色'的刀芒般从身体上刮过,仿佛全身正被无数的蚂蚁所啃噬着。

风暴对面的亚历山装备出招了,虽然他的力量在量的程度并不算大,但是我却丝毫不敢小窥,以他的经验和技巧,完全能够将全身的力量压缩在一点,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瞬间爆发出来。

“哈呀——”我也不能输啊!!

我拼命的压榨着项链上的力量,那带着爱丽丝气息的'乳'白'色'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到我的身上,集到我的手上,传递到权杖上,权杖那镶金的顶锤,仿佛千瓦的白炽灯一般,散发出如针一般的白'色'利芒,形成一个直径几米大的白'色'光晕,还在不断的扩大着,就连前面那暴虐的黑'色'风暴也要为之退却。

或许,如果是先前的我,在现在的亚历山大面前恐怕连站立也无法做到,但是一切已经不同了,听到了吗?亚历山大,爱丽丝数千年的祈祷,数千年的心愿,全部都在这里啊!

“啊啊啊啊……”

当最后一滴力量从项链里汇聚到权杖上面,我紧紧的握着手不断颤动着,几欲脱手而飞的权杖,双目尽赤的大吼着划开前面的黑幕,朝风暴的心直冲了过去。

暴风被硬生生的撕开了一道口子,那力量的源头,暴虐的心——亚历山大的两手正虚握着一个被压缩到极致的墨绿'色'能量球,与手剧烈翻滚着的能量球相比,它那双绿'色'的眼芒显得如此平静,仿佛看穿了事态百味的老人,静静的看着对方破开了他的气势所形成的风暴领域,冲到他面前,他的眼睛掠过一丝欣赏与感激,面对仿佛雷神之锤一般朝他吞噬过来的权杖,他毫不犹豫的将手的能量球迎了上去。

“嘭……”

大厅剧烈的摇晃起来,无数道白光从那笼罩着方圆几十米的风暴领域泄'露'出来,然后如破壳而出的光之天使一般,散发出无尽的璀璨光辉,整个大厅瞬间充斥着无法直视的耀眼白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