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墓穴二层的身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墓'穴'二层的身影

“咻——”

鼠人那黑糊糊的身影迅敏的从我身侧滑过,高下180度转身对它们矮小的身体来说难度并不大,不到半个呼吸,它手那把闪着锋芒的剔骨菜刀已经绕过一个圈,在我背后狠狠的刺了下去。 飞

“哼——”

我轻哼一声,现在躲闪或者回头已经来不急了,凭着判断和这一年多来培养出来的战斗直觉,我毫不犹豫的甩动着身后的尾巴,狠狠的抽了过去,“啪”的一声,尾巴传过来的实物触感还有背后那股寒意的骤然消失,让我知道这一次算是蒙对了。

不错,我现在正处于狼人变身状态,应付这些矮小滑溜的鼠人,如果是变身熊人的话,铁定会被它们打的找不着北,只有狼人最为合适,而尾巴攻击也可以算是狼人独有的攻击方式之一,经过卡夏的教导还有自己的实践,我现在已经能凭着自己半吊子的战斗直觉,偶尔躲过一次对手的攻击或者抓住那一闪即逝的破绽,提别是对于利用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当作武器更是已经小窥门径。

当然,有一个部位——嘴巴,不到关键时刻我还是不会特地去使用,毕竟残存在心里的一个现代人的观点,对于用嘴巴撕裂敌人这种行为,我还是比较无法接受的。

念头转瞬之间,我的动作丝毫没有停留下来,将后面那只龌龊的鼠人抽飞以后,我来不及追上去痛打落水狗,两侧骤然又弹出三个鼠人,手的两把菜刀和一根长矛带着凛冽的破空声朝着我这边挥舞过来……

而在对面不知哪个阴暗的角落里,至少还有三个鼠人躲在那里,用诡异的吹针在一旁虎视眈眈着。只要稍有不慎,它们极有可能会让自己免费体验一次“一个手脚颤抖的连针筒都无法抓稳且老眼昏花地将膝盖当成屁股的老医生给你打针”时的快感。

我当然不想体验这种感觉,哪怕是免费,甚至是倒贴也不行,好在它们的手法不大利索,只要不停下来或者朝它们直线移动,奖的次数还是不会很多的。

看着两边夹着破风声的三把锋寒武器,我明智的选择了退让。如果继续在原地和它们战斗地话,阴影处就会有不知多少根吹针朝自己的全身刺过来。

矮矮的向后一跃,两侧的攻击顿时扑了个空,可惜因为躲闪的时机太早了,这三只夹击而来的鼠人并未发生“撞车事件”,充裕的距离让它们敏捷的身子在地上划过一个90度弧弯继续朝我正面杀过来。

如果自己晚一点躲闪地话,拐弯不及的它们很有可能会撞在一起,但是也有可能会因此而让躲在阴影里的敌人有足够的瞄准时间。对于这种两难的选择,我只能归咎于自己经验不足,若是能知道阴影里面地敌人所需的瞄准时间的话,自己就能更好的把握住时间和机会了。

一边在脑海里反省自己地不足,鬼狼和那边也按照我刚刚的命令。将和它们缠斗着的鼠人甩开,飞的朝我这边掠过来。

“嗖嗖——”连续五道破空声,包括小雪在内的五只鬼狼从我身边飞掠过,它们后面的鼠人也怪叫着挥舞手的武器。以极快的度气势汹汹地向我迎面扑来,好家伙,我数了数,加上刚刚的三只,足足有二十多只鼠人的样子,其有两个头目,再算上阴暗的角落处躲着的,若是一般的冒险者遇上这批鼠人。恐怕会有一番苦斗,实力差一点的队伍甚至可能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将其消灭。

我一边取消狼人变身,一边用最快地度后退着,手翻滚地火焰元素发出“呼呼”的咆哮声,耀眼火光在昏暗地墓'穴'里甚至连对面鼠人那张蝙蝠一般的怪脸也照的一清二楚。

凭着直觉,我猛的停下脚步,手蓄势待发的火光顿时凝结成为一个滴着熔浆的巨大火岩,然后右手轻轻一挥。火岩在我的'操'纵下呼啸的朝迎面而来的鼠人飞了过去。

“哇——唧——”

走在最前面的几个鼠人面对着比它们足足大了十多倍的熔浆巨岩。躲闪不及的它们本能的纷纷用手挡在前面,徒劳无力的挣扎着。

熔浆巨岩毫不留情的将它们挡在前面的双手溶解。然后从它们身上辗过,连一点灰都没留下来,它们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双手逐渐汽化,然后一道刺目的红光直接从头顶上压了过来,眼前一黑,还没等到手的巨疼传到大脑,便什么知觉也没有了……

后面的鼠人见状大骇,纷纷怪叫着躲开熔浆巨石的途径,它们刚刚开始庆幸,整个巨岩就“嘭”的一声炸裂开来,无数冒着火焰的碎石将方圆几米之内的鼠人尽数吞没,我手早已经更换上了神语法杖(+3火焰技能),11级熔浆巨岩的威力根本就不是这些脆弱的鼠人能够抵挡得了的,即使是溅'射'开来的碎石,只要稍有碰触,这些鼠人也只有当场毙命的份。

等地上的火焰熄灭,方圆几米被炸成一片漆黑的浅坑,坑里面尽是焦臭的尸体,起码有十具以上,再算上那些直接化为灰烬的鼠人,一个熔浆巨岩已经将它们灭了一半有多,剩下的十多只鼠人围在焦黑的地边上,目瞪口呆且瑟瑟发抖的看着自己伙伴的尸体……

不过,它们的领头——两只鼠人头目并没有挂掉,在头目的煽动着下,它们看我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认为这是我发出大招以后“力竭而衰”的后遗症,在愣了几秒后,便再次通红着眼睛朝我冲了过来,打算乘我“病”,要我命。

我发出几声嗤笑,神语法杖再次挥动,瞬发的火风暴立刻从地上汹汹燃起。暴虐的火元素呼的一声朝鼠人吞噬过去,这次可吧两只作恶多端的鼠人头目逮个正着,在熔浆巨岩的攻势下已经灰头土脸地它们,再也无法承受火风暴的考验,那幼小的身体在下一刻便完全被火光所吞噬,深红'色'的火焰,只能看到两个影子不断在里面跳动着,挣扎着。滚动着,喉咙里发出尖锐的怪叫,叫声由高昂慢慢的转为低调,最后逐渐的消失在汹汹的烈火之。

除了两只鼠人头目以外,还有五只普通地鼠人被火风暴卷入,最后也都化为灰烬。

侥幸在两次攻击存活下来的七八只鼠人,它们的动作停顿在半空,脸'色'从所未有的恐惧扭曲着。然后,如我所想的一般,失去了头目以后,只顿了片刻,它们便立刻掉头准备一拍两散。可惜还没走出几步,五只高大的身影早已经堵在它们面前,呲牙咧嘴的等着它们送上门来。

“霍~~还真是大消耗啊!”

最后一只鼠人惨叫声在小雪的利嘴之低沉下来地时候,我微微的吐了一口气。顺手拿出瓶轻微法力'药'剂补充一下。

“呼噜呼噜——”小雪那猩红的牙齿依然叼着那具鼠人的尸体,如同猫衔着老鼠一般,拼命的甩了好几十下,直到确定嘴里地敌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以后,才将其狠狠一甩,不知道扔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剧毒花腾也转着细长的身体从阴影处钻了过来,在我的授意下,那几只躲在阴影处地鼠人已经交给了它负责。不过依据剧毒花藤所用的时间,还有那满心的满足感,我就知道阴影处的鼠人绝对不止自己所猜测的只有三两个,因为换做平时,剧毒花藤至少要吃四只以上的鼠人才会'露'出如此愉悦的心情……

“好了,搞定。”

我从懒乌鸦嘴里接过最后一个金币,横扫整个战场一眼,确认它没有遗漏任何东西以后。便拍拍屁股离开了。

这是我在墓'穴'二层里几乎每天都会出现的一幕。刚刚那群鼠人其实并不能算是麻烦,因为它们全是单一物种。即使数量多一点,实力强大一点,只要掌握了规律也不难应付,最令人头疼地是混合的物种群。

比如说半实体形态的愤怒,污染怪,还有白骨弓箭手,白骨法师混合在一起,由抗物理攻击极高的愤怒打头阵,间站着肉搏一流而且能口吐闪电球的污染怪,最后面是白骨法师和弓箭手,如果再碰上狭隘的通道地形,光想想脑袋就作疼了。

还有黑暗魔和鼠人的组合也是个大麻烦,这些鼠人穿'插'在数量众多的黑暗魔之,黑暗魔成了它们地保护伞,只有先干掉黑暗魔才能将混杂在里面地鼠人'逼'出来,但是,在你辛勤收割黑暗魔的时候,这些狡猾地鼠人会时不时的突然从哪个缝隙里钻出来,狠命的给你那么一下,然后哧溜的一声在你没反应过来之前又缩了回去,让你欲哭无泪。

虽然麻烦一点,但这些都不是我最头疼的,最让我郁闷的是,爱丽丝已经整整睡了四天了,但却还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这几天少了爱丽丝那黄鹂一般的吵闹叽喳声,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是那么的依赖于她的存在。

简单的说,我现在寂寞了,比以前更加寂寞了,就如同本来已经习惯了饥饿的人,过了几天饱餐的日子以后便再也无法接受以前习以为然的生活之一般。

我一边寻找着第三层的入口,一边瓣着手指论分论秒的等待着爱丽丝的苏醒,我已经没有办法再离开她的声音,“这任'性'的小幽灵,难道就不怕睡成猪吗?等醒来以后一定要多加调教才行”已经成了我一天起码要唠叨几十遍的口头禅。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一直到我升到了21级有多,一直到我几乎将整个二层踩了一圈,今天,终于发生了一点让我意外的事情。

很可惜,并不是爱丽丝苏醒,也不是我耳朵秀逗了,在不远处的走廊里,确确实实传过来一阵阵打斗声。

这是很值得让我惊讶上那么几秒的事情,能在墓'穴'里混的冒险者,绝对不超过十队,再分布在四层,再算上留在罗格营地里修整的,最后想象一下墓'穴'那庞大的'迷'宫面积,就可以得出一个大概的结论——冒险者在墓'穴'里碰头的概率绝对不会超过1%。

我好奇的凑过去,悄悄的将自己的身子隐入阴影里,拐过一个弯,顺着前面的直廊望过去,那剧烈的打斗声瞬间便在我眼前明朗开来。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野蛮人,一个法师,一个圣骑士,一个刺客的组合,而他们面对的敌人则是一群奥拉克和黑暗魔的混合怪群。

奥拉克,墓'穴'二层的新型怪物,若是标准宅男的话,听到这个名字以后可能第一时刻会将诸如“奥特曼”之类的元素联系在一起,很可惜,现实并不可能那么美好,除了体型巨大以外,奥拉克和奥特曼之类的正义英雄完全扯不上任何关系,相反,它是一种体型巨大、面目丑陋,让人恶心不已的巨型蜘蛛。

光以它的个头来说吧,已经接近一个成年人的胸口高度,那'毛'茸茸的红'色'肚子,四对钢爪一般的黑'色'硬腿,还有幽绿'色'的复眼,狰狞的嘴巴,都能给予你最直接的视觉冲击,绝对比任何恐怖片都要有效,其外表恐怖指数远超腐尸,直'逼'残废怪,是少数能将普通人直接吓死的怪物之一。

至于实力,很容易想象,以它那庞大的身体是绝对不可能结吊在半空之偷袭,很好,你判断的并没有错,它们的重量的确让它们无法像普通的蜘蛛那样在自己的上爬行,但你若是想当然的以为它们不能吐丝结,那就大错特错了,它们会结,而且度相当之快,不同的是它们结的不是在空,也不是自己用,而是撒在地上,等着你踩上去呢。

它们结成的透明无'色',外表看根本就无法判断地上有没有被撒,所以,当这些叫奥拉克的大蜘蛛觉得不敌的时候,就会一边撒,一边后退,这些结实粘黏的蛛,即使是最有力的野蛮人也要颇为花费一番功夫才能走过,看着这些就快要倒在自己手下的怪物,慢悠悠的从自己眼前消失,即使是最冷静的冒险者也会为之火冒三丈吧。

这就是名为奥拉克的真正面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