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六章 搞恶四人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毕竟只是投影而已,奥拉克的攻击模式到是挺单一,都是用那对从上颚凸起的青黄獠牙猛的撕咬过来,间或用前面的一对钢爪扫过,为完全物理攻击类型的怪物,只要能忍受得了它那恐怖的外表,基本上还是不难应付的,它的头部和四肢很硬,打起来比较没有手感,但是那柔软的腹部却是弱点,攻击那里的话,一般比较容易打出较高的攻击伤害。

而对于奥拉克和黑暗魔的组合,也算不上强大,因此这四人冒险组合完全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防止奥克拉逃跑,那一边后退,一便撒网的无赖跑法还是比较令人头疼的。

仔细观察这四个冒险者的作战,我才眼前一亮,虽然只是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并无法真正看出这四个人的实力,但就已现在表现出来的水平来说已经能让人耳目一新了,怎么说呢,可以用非常之——淫荡来形容吧……

骑士的打法比较中规中矩,毕竟身为队伍里的盾牌,他要是活跃起来,队伍可就麻烦了,不过恰到时机的格挡和重击,也让人为之刮目相看。

那个个子矮矮的刺客却是潜伏在怪物群里,若不是我眼尖,或许到现在还以为这个队伍只有三个人呢,只见一个黑色的魅影在怪群里急速移动着,见怪就摸,摸完就走,特别是对奥克拉那红嘟嘟翘起来的菊花似乎情有独钟,那脸上荡着的笑意让人一阵恶寒,实乃猥琐至极。

那个身穿蓝色硬皮甲,看起来一脸肃穆的中年男巫师,若是平时见到的话,我一定会认为他是那种普遍能见到的信守礼仪。知识渊博地法师冒险者,不过他在战斗表现出来的风格,却着实让人喷饭。

为什么这么说呢?只要看看他的走位方式就一目了然了,看看他的步伐,仿佛醉拳似的,或蛇行之字。似脚踏七星,或前二退三。仿凌波微步,动作看起来很慢,但是却给人一种飘忽不定,不可捕捉的感觉,那凌乱地身形漫不经心的靠近。然后在一个让怪物心痒难耐地距离突然停下,骤然一个霜之新星爆出,然后在扭着屁股,不错,是扭着,虽然动作十分轻微,但是如何能逃得过我这个装备了+照明属性,可以当得上目光如炬的高手法眼。

当然,他的走位并无可厚非,对于法师这种敏低血低的职业来说。在没有学会瞬移,不,即使学会了瞬移以后。走位也是他们的第二生命,一个不会走位地法师,是绝对无法在历练中存活下来的。

但是这个法师走位时不经意散发出的淫荡气息,再配合上他那一脸正经的表情,就显得比较让人无语了。简直是完全颠覆了法师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即使是法拉那个老头的表现,充其量也只是无赖了点。远还没有到淫荡的程度(我估计法拉也是个淫才,似乎只是不好意思在后辈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至于剩下那个野蛮人,我就不得不狠狠的称赞一声,猛,实在是猛,手中那两把军刀抡的那叫一个凶悍,“呼呼”的破风声连在远处旁观地我也能听的心惊胆战,真不知道站在它前面凶猛反抗着的怪物是从哪里来地勇气。

他似乎完全不在乎黑暗魔和奥拉克的攻击,简直如同战斗狂人一般,两把军刀刮的像风扇一般迅猛,似乎整个人就是一座人型坦克,一抬移动绞肉机,走到哪里,哪里顿时便血肉飞溅,柔弱的黑暗魔根本就经不了他的揉踏,奥拉克那坚硬地四肢在他刮起地暴风面前也要为之折断,间中还抬起头发出一声震天怒吼,那是野蛮人的2阶技能——大叫,第一级就能增加自己和队友地防御100%,比圣骑士的抵抗光环还要恐怖,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持续时间短了一点。

不过也难怪他完全放弃了的防御,大叫至少100%的防御加成,在加上圣骑士至少70%的防御加成,即使是法师顶上去也不成问题,何况是以皮粗肉糙著称的野蛮人呢?让这四个人应付这些怪物,还真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看着野蛮人那战神般的姿态,血肉搏击所带来的畅快淋漓的视觉快感让我也羡慕不已,的确,七大职业中,没有任何一个敢和野蛮人面对面进行肉搏,它们天生仿佛就是为了战斗而生,队伍里只要有一个野蛮人在,那就绝对不用担心物理攻击输出问题,甚至还能代替圣骑士成为血盾,特别是到了高级以后,防御不输于圣骑士,速度不输于刺客,耐力更是称雄七大职业,它们仿佛是用不知疲惫的战斗机器,和一个野蛮人比拼耐力,那是公认的最愚蠢的行为。

当然,也不是说野蛮人职业就是七大职业里的最强,和那些无人能及的优点相比,它们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魔法,没错,魔法就是它们唯一的软肋,也是致命的弱点之一。

第一,它们魔抗低,打个比方,敌人是一个能发出火弹的普通级骷髅法师,七大职业中魔抗最高的巫师,只需要抗火15点就能抵抗它的火弹攻击,德鲁伊需要20左右,而最低的野蛮人却要30才行。

第二,与魔抗对应的魔法攻击手段也十分缺乏,野蛮人的作战技能,只有到60级才能掌握的终极技能——狂战士里,才附带了魔法攻击,而且命中低的可怜,因此,野蛮人在对付那些物防高魔防低类型的怪物时效率会大打折扣……在我回忆着凯恩书里提到的有关于野蛮人的优劣的时候,对面的战场也逐渐进入了尾声,首先是脆弱的黑暗魔,几乎已经被穿梭在其中的刺客,还有仿佛重型坦克一般横冲直撞地野蛮人尽数消灭,上十只奥克拉此时也只剩下岌岌可危的四只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这四只奥克拉很明显已经察觉到情况不妙。它们似乎打算开溜了,一双诡异复眼里幽绿色的液体“咕噜”的乱转着,四肢如同螃蟹般紧缩在一起,曾有过数次经验的我立刻看出了这是它们逃跑前地征兆。

只见它们猛然的后退着,速度竟然并不比前行慢多少,而且那火红色地屁股一抖一抖的。仿佛从里面射出了什么东西。

而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就是那个一脸荡笑的菊花流刺客,它似乎还回味在自己手中的刺刀捅入那柔软腹部的快感之中,冷不防地被他爆菊的那只奥克拉突然从里面吐出蛛网,顿时,整张无色的蛛网从他头顶上盖了下来将他紧紧罩住。蛛网的粘力让他整个人被束缚的动弹不得,挣扎中呼啦的一声便如同一条蠕动的大虫般倒在地上。

吐丝的奥克拉到是没想到还有如此意外的收获,没想到一向被自己用来逃命的蛛网竟然恰巧捕捉到了猎物,这一刻,蜘蛛地本能让它燃烧了起来——多不容易啊,自己大概是族里唯一一个用蛛丝捕食猎物的奥克拉了,不行,等把他带会去,这会看谁还敢说奥克拉一族的蛛丝只能用来逃命。

它继续往地上吐着网,一只钢爪却把被蛛丝困住地刺客拎起来。似乎打算拖会老巢里去。

突发的事件让其他三个人惊愕不已,看到如同一吊猪肉般被奥克拉高高拎起的刺客那郁闷的样子,三人脸上顿时绽出笑容。尤其以圣骑士笑的最恶劣。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对同伴地生命置之不理,而是他们知道奥克拉地蛛丝虽然很粘,以刺客的力量根本无法挣开,但是这股黏性消失地很快。不用半分钟他大概就能从网里挣脱开来。所以三人才一副看热闹的样子,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糗事可绝对不能错过。

等刺客那矮小的身影随着奥克拉的离去而逐渐变小。笑够的三人才觉得是时候动手“解救”这个可怜的同伴,若是等到他凭自己的实力挣扎开来,那这件糗事就失去了一半的笑料了。

“霍克莱夫,这个人情就让给你吧,我……我快不行了。”

中年法师单手扶墙,肩膀不断的抖动着,但是脸上竟然还能保持一副正经严肃的样子,只是脸颊不断的抽动着,看起来有点诡异,尽收眼里的我顿时感叹万分,果然是风骚型人物。

法师口中的霍克莱夫似乎就是那个野蛮人,面对地上无形无色的粘黏蛛网,他不屑大口一喝,壮硕的身子突然如同炮弹一般直接跳了起来,那原本笨重的身子在空中却如滑翔的白鹤一般轻灵,足足越前差不多十米的距离身形才缓下来,若不是受到墓穴高度的限制,或许他还能跳的更高更远。

“喝”

身形稍缓的野蛮人再次吼了一声,他的脚尖并未着地,而是斜身点在墙上,“嘭”的一声,坚硬的花岗石墙顿时爆开了一个小坑,而他也借着这股力量再次跃了出去,身形已经直逼逃跑的四只奥克拉。

好厉害!!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道如同大鹏展翅一般飞跃的黑影,这就是野蛮人的二阶技能“跳跃”吗?实在太bt了,没想到身材高大的野蛮人竟然能凭着这个技能,做到只有在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武林高手一般的程度,再结合他们恐怖的近战能力,野蛮人近战第一这个称号当之无愧。

三跳,只用了三跳,野蛮人就追上了已经逃到二十米开外的奥克拉,而且最后一跳刚好落在它们中央。

“嘭——”

当出现这一幕的时候,我脑海里顿时想起来魔兽里的牛头人的战争践踏,整个墓穴似乎都震了三震,让我怀疑是他否会直接将地面洞穿掉到第三层里去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皆大欢喜了。

可惜墓穴还是比我想象中的有料,受到如此的摧残,它依然震动着顽强的躯体将野蛮人的力道给卸载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只可怜的奥克拉,在强烈的践踏下顿时一阵头昏目眩,身子如同喝醉酒的螃蟹般东倒西歪,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哟,老板,这吊肉多少钱一斤。”

野蛮人乘着这个空当,手中的短剑在奥克拉的钢爪和刺客之间的细丝上轻轻一挥,然后抓住那跟砍断的细丝,看着吊在自己手里的刺客呲牙咧嘴的笑道。

“是你这样的穷鬼买得起的吗?瞧你熊样还想吃肉?我看最多也只能在腐尸身上割点了。”刺客翻着白眼反驳道,感觉身上的蛛丝逐渐松了下来,他用力的挣扎两下,终于将自己的手脚解放了出来。

“这次可真丢脸丢到家了。”

刺客骂咧咧的撕扯着依然粘在身上的蛛丝,可是这些蛛丝虽然黏性降低,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处理的了,他顿时两眼喷火的盯着那四只正欲悄悄逃离的奥克拉。

“老子要捅烂你的菊花。”

刺客发狂似的朝那只奥克拉冲了过去,手中的腕刃瞄准目标,狠狠的刺了进去。

“唧——”忙于逃命而将屁股暴露出来的奥克拉顿时发出一声惨叫,连后面几个大男人都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去死去死……”

刺客此时宛若化身爆菊狂人,锋寒的刺刀不断的向奥克拉同一个部位刺了过去,一副不爆菊花誓不为人的决绝。

装若疯狂的刺客也激发了野蛮人的血性,他狂笑一声,手中的军刀顿时挥舞起来,如同镰刀一般朝另外三只奥克拉杀过去。

“唧——”

奥克拉一族的光荣,唯一一个成功的用蛛丝捕捉猎物的那只奥克拉,终于不敌刺客的爆菊攻击,发出了一声不知是悲鸣还是解脱的尖锐叫声,整个柔软的大肚子突然爆了开来,白花花的恶心液体剪的满地都是。

“霍克莱夫,你这混蛋,有一只要逃跑了。”

刺客不顾自己浑身的恶心液体,指着一只飞速逃离的奥克拉大声喊道。

“好,这里就交给你了。”

热血沸腾的野蛮人大吼一声,将自己面前那只已经伤痕累累的奥克拉抛下,脚下猛一个用力,整个甚至顿时冲天而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