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反常的莎尔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一章反常的莎尔娜

四层的入口,是一条狭隘的笔直楼梯,周围黑漆漆的,一盏灯都没有,即使是以德鲁伊的夜视力,我也不得不点起一支火把,昏黄的火光瞬间便让附近的景'色'模糊起来。 飞

这是一条人工雕琢的阶梯,脚底下踩着的是坚硬的地下岩层,墙边上依旧残留着石层的纹理,整个楼道浑然一体,没有一点石铺石墙装饰,看起来古朴而森然。

在这条幽静的阶梯里,除了我和小雪它们的脚步与'潮'湿地板脱离时所发出的细微粘黏声以外,就只有不知道从哪里滴下来积水的“滴嗒滴嗒”声,在静谧的空气显得特别刺耳。

不对。

这时我才发现,离我前面不到两米处的莎尔娜姐姐,竟然一点声息都没有发出,即使我特意提升六感仔细的谛听,也丝毫察觉不到那近在眼前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如果不是火光之的黯淡影子,我甚至以为站在我面前的莎尔娜只是一具幽灵而已……

越往下走,阶梯越宽,原本入口处只能容纳两个人并排通过,到现在即使是两辆大卡车也能并行无阻,整条梯道就如同八字形一般向我们展了开来。

四层的通道比其他三层的都要长,足足向下走了十分钟左右,我估计起码已经深入了地下上百米,要是现在整个墓'穴'崩塌下来,估计就算是上帝来了也救不了我们,突然意识到这点的我,足足胆战心惊的走了好长一段距离,每下一步阶梯都比平时更加小心,仿佛稍微用力一点整个天顶就会塌下来似的。

幸好暗黑世界似乎还没有豆腐渣工程这一明产物,在随后想到这个墓'穴'被冒险者和怪物之间噼里啪啦的打斗折腾了好几千年却依旧坚挺以后。我的胆子才慢慢大了起来,而此时梯道的出口也已经出现在了我地眼前。

耸立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扇拱形的古朴铁门,透过模糊的火光可以看见,这两扇已经锈迹斑斑的大门上刻着许多类似天使的痕迹,只是年代已久,这些雕刻的人像,或鼻子或脸上都像长了疤痕似的'迷'糊不清。但却并不影响我们感受到那股苍凉和悠远地气息。

莎尔娜姐姐在我前面停了下来,海蓝'色'的眼眸反'射'着通红的火光,仿佛真的燃烧起来了一般,锐利的让人无法直视。

她迈着那无声无息的脚步轻轻来到门前,闭上眼睛仔细聆听了片刻,然后回过头,朝我点了点。

“吖——啊——”

生锈的大门发出艰难的抖动声,在她双手地全力推动下缓缓展开。黯淡的火光从逐渐裂开的门缝里'射'出,随之涌出的一股让人发抖的寒意,在本已经'潮'湿冰冷地通道里扩散开来。

打开可以容纳小雪身子进出的空间以后,她停了下来,再次回头望了我一眼。率先从那道仿佛恶魔张开的大嘴般的缝隙里钻了进去,紧随在其后,我和宠物们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股冰冷地质压感顿时游遍了全身三百六十个'毛'孔,全身的鸡皮疙瘩突突的冒了出来。这不是温度的影响,以冒险者的体质,即使在零下几十度的天气里'裸'奔也没关系,当然,没有人会去试就是了……

空气被什么抑制住了一般,那一股股扑面而来的冰冷气息,让人打心底里觉得寒冷,就连躲在项链里的小幽灵也在不断地呻'吟'着“好可怕。好寒冷……”之类的悲鸣,我仿佛能在脑海里勾勒出这只胆小可怜的小幽灵,瑟瑟的缩成一团,双手抱着头,极度困扰的一边“呼噜呼噜”摇着小脑袋一边抱怨的模样……

忍受着这股寒意,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厅,一改以前昏暗地魔法灯照明,大厅墙上'插'着地是一排排的火把。据说这些火把都被施加了永恒魔法。从墓'穴'建起至今一直没有熄灭过,只要取出哪怕一根这里地火把卖掉。都能立刻成为百万富翁,当然,必须有勇气面对可能出现的整个暗黑大陆的bs和惩戒才行……

这些火把幽幽的发出清冷的火光,将整个大厅照的雪亮,大厅周围并没有任何怪物,只有一排四个石墓静静的躺着,如果你认为石墓里会有陪葬品而满怀欣喜的打开,那么估计首先欢迎你的是一双枯黄的大手——这些石墓早就已经被怪物们所占据,尤其是食尸鬼,几乎已经将石墓当成自己的蜗居,任何将棺盖掀开的冒险者都会遭到它们疯狂的反扑。

莎尔娜姐姐早已经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是一把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标枪,看来这几个月里她又有了很大的收获,话说回来,我至今都没有一件金'色'的武器啊。

此时的莎尔娜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势,丝毫不比从大厅深处里散发出来的弱多少,她那精致姣好的五官紧紧绷着,海蓝'色'的眼眸如野兽般凝聚在一起,似结了一层冰般的透'露'着嗜血的浓重杀意,紧挑的眉头高高竖起,让她嘴角抿起的一丝笑意看起来更加森寒恐怖。

她灵活的转了转手的标枪,然后将枪头分毫不差的刺入棺盖的缝隙之间,轻轻一挑,整个棺盖便高高的翻起。

“咔——”

棺盖升起的瞬间,一双枯黄的利爪骤然从里面伸出,朝她的左肩直罩了过去,但是迎接利爪的是一柄森寒的枪头,利爪的主人——一只发黄的食尸鬼收之不及,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胸口往枪尖撞了上去。

“嗖——”的沉闷一声,食尸鬼的度反而让枪尖成功的刺入了它的胸口,接着枪柄微微一挑,将整只食尸鬼高高的抛上了半空,下一刻,森寒的枪头已经化为无尽地暴雨往目标刺去,食尸鬼的身体就像是被机关枪扫'荡'着一般。在半空扭着各种各样的怪异动作,等“嘭”一声落地时,已经成了一具千疮百孔的破烂尸体。

仿佛只是完成了一件再轻松不过的工作,她连看也没看一眼,直接走向下一个石棺……

“……”

虽然曾经多次目睹她与卡夏那老妖婆交手,但是刚刚那一幕还是让我感叹不已,纯以技巧和对自己专属武器的熟练程度而言,莎尔娜姐姐几乎已经接近了哈洛加斯的冒险者。现在的第一世界对她而言,欠缺地只有等级和未学的技能而已。

很多冒险者对于莎尔娜姐姐,都会用天才的天才去诠释一切,但是我却明白,在他们看不见的背后,姐姐曾付出过多少的鲜血和努力。

当那些普通的冒险者还流着鼻涕在村子门口玩泥巴时,莎尔娜姐姐已经连捡取残羹剩饭的机会都没有,被赶出部落的她开始在满是野兽和陷阱地森林里。为了能吃到一口带血的生肉、一个腐烂干瘪的水果而挣扎着;当其他冒险者刚刚懂得怎么握好手的木剑时,莎尔娜姐姐已经开始掌握了从猛兽口夺取食物的技巧;当其他冒险者颤抖着双手第一次割破母鸡地喉咙,被那喷洒出来的的鲜血和不断挣扎的尸体吓地瑟瑟发抖时,死在莎尔娜姐姐手上的魔兽已经成百上千……

天赋十足,坚毅果断。'性'格冷僻,说一不二,嗜血好杀,兽'性'难驯……即使用再多的语言也无法完全描绘出她矛盾的'性'格。这就是莎尔娜,一只从猛兽的世界被拯救出来的猛兽,即使是在罗格营地里十多年的生活,也无法磨灭她那已经融入灵魂之的野'性'。

从与卡夏交谈地回忆回过神来,莎尔娜已经无声无息的将四个石棺里的食尸鬼尽数歼灭,此时正弯着腰将地上爆出的几枚银币和一小瓶轻型生命'药'剂收入怀。

“继续前进吧。”

她骤然回过头来,毒蛇般冰冷的眼睛让我浑身一僵,整个人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眼前的这个散发着陌生气息的女人。还是那个会用时而严厉时而温柔地语气和自己说话地莎尔娜姐姐吗?

“你——”

看到我的样子,她轻轻地一愣,眨了眨眼睛,让人窒息的眼神仿佛冰雪消融一般,终于缓和下来,随之掠过的却是一股深深的落寞。

没错,这才是我的真面目,就连你也无法接受这样的我吗?

心仿佛被绞一般。纵使如此。莎尔娜还是默默的咬着牙,一言不发的看着对方。

“姐姐。走吧,安达利尔就在眼前了。”

在那双发愣不信的眼睛,我用力的拖着她的左手,或许,如果没有卡夏那一番话,我会恐惧,会犹豫,但是现在,我唯一的念头就是——保护她。

足足被拖了好几米,莎尔娜才反应过来,眼的阴霾一扫而空,那浑身上下绽放出来的喜意,如同冷艳的女战神突然'露'出害羞的样子般让人无法挪动眼珠,可惜的是走在前面的我却无福享受这昙花一现般的绝世美景……

大厅对面是一条笔直的通道,尽头除了一扇巨大的木门之外别无他物,无尽的寒意正是从那里不断的散发出来。

四大魔王之一,号称支配折磨与痛苦的大魔王安达利尔,现在与我们只隔着一扇木门而已,每当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嘭嘭”的直跳,全身的热血忍不住沸腾了起来,但是我强行压抑着躁动的内心,因为今天的主角并不是我。

“安达利尔重新复活可要一个多月的时间,你真的……”

木门前面,莎尔娜姐姐再次回过头,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确认了。

“你究竟是怎么了,莎尔娜姐姐……”

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心的困'惑'终于爆发出来。

“你以前不是誓言要击败安达利尔吗?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你现在已经有这个实力了,还在犹豫什么?誓言对你来说真的不重要吗?你所要达到的目的,真的可以这样就放弃吗?”

不对劲,从刚刚开始见到莎尔娜姐姐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根本就不是平时那个冷酷坚决的她,此时她那脸上流'露'出来的脆弱,让她看起就像一个瓷瓶似的,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摔成碎片。

我不知道她在动摇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能使她动摇,但是我却知道,这种情况下的她与安达利尔战斗,简直就是在找死。

“……”

“不是的,不是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我要让她们后悔,我要告诉她们,我莎尔娜……”

被我一席话震呆在场的莎尔娜,低着头,嘴里无意识的喃喃着,一股让人胆颤的气势,正在她那沉寂的内心里剧烈翻滚着,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我突然伸出手,在那冰冷愤怒的脸蛋上用力一拉,轻轻的捏了捏……

手感真好,和爱丽丝比起来可谓是各有千秋,不过要说满足感的话,还是这边的强一些,毕竟爱丽丝想什么时候拉就可以什么时候拉,根本没什么挑战'性'可言……

措手不及的莎尔娜姐姐突然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我,大概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欺负吧,而对象又是自己无法下手痛揍的弟弟,所以愣在那里,小口半张,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以前那个威风凛凛,旁若无人的魔女莎尔娜去哪了?那才是我吴凡的姐姐!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不会承认。”

不等她回过神来,我严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汗~~要是等她的脑子转过来,那我就完蛋了……

“说的没错,没想到竟然被过往的软弱所蒙蔽,我刚刚的样子真是太丢脸。”

注意力似乎被成功的转移了,莎尔娜缓缓的抬起头,原本'迷'茫痛苦的脸上突然笑颜逐开,眼睛骤然爆发出的自信与高傲,沉重的简直让人无法喘息,此时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才是罗格营地的女王,那个傲比天骄的魔女莎尔娜。

认真的看了我一眼,她暮然转过身子朝大门走去,在那一往无前的气势,我终于模糊的察觉到,自己与她最大的差距,不是技巧,也不是经验,而是那股渗透到骨子里的意志、自信和骄傲。

我所缺乏的,正是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战魂。

“咿呀——”

木质的大门被缓缓推开,一道邪恶如刀刺般充斥着邪恶和冰冷的目光从缝隙的对面直透过来,在我脑海里虚幻出一副修罗地狱般的场景——这就是魔王级的威势吗?

“刚刚那一下,回去以后我会好好跟你算的。”

故作冰冷的娇叱声,仿佛温暖的阳光一般让我从邪恶的震慑清醒过来。

大门前的小小身影顿了一顿,自信的背影在我眼前徒然变得高大,将所有汹涌而来的冰冷与邪恶拦截在面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