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神诞日的二三事 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神诞日的二三事(二)

“小丫头,气势不错嘛,我还以为你要躲在被窝里哭上三天三夜才会出来呢。 飞”

卡夏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莎尔娜,一只手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将桌子上的大麻袋收下。

“别拿我和你一般见识,想必你在我这个年龄,连'奶'都还没断吧。”

莎尔娜冷笑着也死死的盯着卡夏,两人之间刷刷的冒起一阵火花。

“哼——”

鼻子冷哼一声,莎尔娜现在并没有要和这个老妖婆消磨时间的打算。

“哼哼~~你知道吗?”

眼看对手转身离去,卡夏眼睛骨碌碌的转几下,突然用不怀好意的腔调说道。

“没兴趣。”

冷冷的丢下三个字,莎尔娜的脚步丝毫没有停留。

切,弟弟也是,姐姐也是,难道两个人都一个模板里印出来的?

卡夏暗自咬牙切齿,不过,她还是努力的装出一副神气的样子,吹吹口哨接着忽悠道。

“是吗?哎,可惜呢,本来还想跟你说说那个小德鲁伊的事,看来是没必要了。”

“沙——”

莎尔娜的踏出的脚步在半空停了下来,她慢慢的回过头,海蓝'色'的眼眸如同覆盖了一层万年寒冰似的瞪着卡夏。

果然有效!!

暗暗打了个响指,卡夏脸上的笑容灿烂了起来,虽然还想乘着难得的机会好好戏弄一下这个嚣张的小鬼,但是看她那张仿佛要吃人般的表情,若是继续吊口味的话,可能随时就有会有十几根箭矢'射'过来了。

为了接下来的阴谋,卡夏努力地将脸上的笑容藏了起来。像情报小贩般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知道吗?小德鲁伊那个叫莎拉的小情人,还有叫维拉丝的贴身女佣,她们两个都参加了这次神诞日的表演,最近这几天都在忙着演习呢。

这可不得了啊,听人说,那个将小德鲁伊'迷'的晕乎乎的小p孩莎拉,凭着自己那么点天使地气质,被硬推选为扮演圣女的角'色'在祭礼上颂唱圣歌。而那个维拉丝。嗓音那叫一个动听呀,据酒吧流传的可靠消息,她极有可能成为罗格营地空缺了几十年的新一代歌姬呢,你可要小心罗……”

极尽挑拨之能事的一口气说完,卡夏笑嘻嘻的朝莎尔娜抛了一个“你现在知道我对你好了吧”的眼神。

“关我什么事?”

莎尔娜用看小丑般的眼神冷笑地看着卡夏在一旁滑稽的演出。

“呃——”

卡夏几近崩溃的捂着额头发出一声呻'吟',感情自己说了那么多,在对方看来都是废话呀。

“你想想看,如果小p孩莎拉在祭礼里发挥出'色'。那个老喜欢以贴身女佣自居的维拉丝也成功的被选为歌姬地话,那小德鲁伊岂不是更被她们'迷'的神魂颠倒?到时候呀,你这个姐姐的地位,哎,我看是危险了。说不定大伙为你向鲁高因进发而送行的时候,他还忘乎所以地跟自己的小情人和小女佣打的火热呢!”

卡夏那口气叹了又叹,一副惋惜的样子,心里却早已经乐翻了天。

“你以为我会为这种事而动摇?”

“如果你能放下手的长枪。或许更有说服力些。”

卡夏紧紧的用双手套着莎尔娜迎头砸过来的长枪,一脸'奸'计得逞的戏谑。

“哼——”

重重地哼了一声,莎尔娜猛的出脚将卡夏'逼'开,长枪酷酷的一收,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沙尘之。

“嘻嘻,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虽然莎尔娜说的坚决无比,但是卡夏还是从她回头的瞬间捕捉到了一丝动摇,忍了许久的她终于捧腹大笑起来。

“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一旁的法拉哭笑着摇了摇头。开始清点着莎尔娜地捐赠。

“哈哈,放心吧,那小丫头'性'格我早就'摸'透了,不会出什么大'乱'地,不过,或许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就说不定了。”

卡夏边用手捂着肚子,一边笑着答道。

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教这小丫头地,一个女人对感情竟然迟钝到这种地步。不乘现在拉她一把。以后可就没什么机会了,哎——雏鸟总是会长大的……

抹了抹眼角溢出来的泪水。在任何人也看不到的角度,一道寂寥的目光一闪而过。

“哦——?不愧是两姐弟,这小丫头捐的也不少呢,这样看来,就算其他冒险不参与捐赠,接下来三年的资金也不成什么大问题了。”

“等等,别数那么快,也让我享受一下。”

旁边传来法拉的惊叹声,卡夏连忙凑了上去,两只老狐狸在桌子底下叽里咕噜的'奸'笑了起来……

第二天早晨,刚刚吃完早饭,莎拉屁颠屁颠的绽着一张笑脸跑了过来,在我身上缠了一会儿后,拉着维拉丝,两个人又神秘兮兮的离开了。

“哎,难道维拉丝对跟在我身边已经感到厌烦了?小莎拉的训练营也放寒暑假了?我可不记得有这这档事。”

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身影,我摇头晃脑,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哇!!我有不好的预感。”

我们“目光如炬的圣女”大人突然从嘴里蹦出一句话。

“说什么呀,爱丽丝,身为新世纪的三有男人,我对她们可是放了一百个心。”

“那你将斗篷裹的那么实干什么?”

“天气冷,我怕。”

我将黑'色'的斗篷披上,将自己全身上下裹的密不透风。

“脸上的黑布又是怎么回事?”

“感冒了,防止传染。”

我用手指扯了扯绑在脸上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地黑'色'烂布条。不错,绑的很紧。

“……,那个,我想留下来看家,呜~~”

“说什么傻话呀,这里可是法师公会,有哪个不长眼的小贼敢来这里偷东西,装备万全。出发!!”

我气势十足的朝天比了比指,然后迈着八字步踏出了法师公会的——后门。

“呜咕~~”

项链里传来被我无视的小幽灵的困扰悲鸣。

“可恶,又被她们跑掉了。”

某条无人的小巷,我一把忿忿地解开斗篷和面罩。

“神诞日,街上的人太多了,而且还必须避开大街上频繁的巡逻士兵,哎——”

“请不要故意忽略自己的路痴属'性'。”

小幽灵幽幽的声音传了过来,看来对我硬是将她拉下水的做法依旧耿耿于怀。真是只小心眼的圣女。

“算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今天做点别的吧。”

“哇!!呜~~”

听到“以后还有机会”,小幽灵顿时发出绝望地悲鸣。

“叮叮——”

阔别已久的熟悉敲击声,让我不自觉的划过一丝淡淡的笑意。说到勤奋,恐怕整个罗格营地里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眼前这个野蛮人铁匠——恰西,她似乎不知道疲惫一般,除了应付客人。就只知道埋头在自己热衷的铁匠作业之。

突然之间,我到是对恰西地一日三餐和作息时间产生了兴趣,这个老实勤恳的高个美女,一天究竟要敲打到多晚才睡觉呢?三餐吃的又是什么……不,应该说,究竟是怎么吃才能吃出如此“恐怖”的身材,

我估计后面地问题也是整个罗格营地里的女人都想问的问题。

“嗨,恰西。还是那么努力呢?”

眼见恰西将手头上的铁器放下,我才微笑着向她打了个招呼。

“啊,凡先生,您来了!!”

美女铁匠抬起头,用手轻轻的擦了擦额头和鬓角的汗渍,胸前那对雄伟的凸起随着她的动作展现出了惊人地弹'性',简直就像是在勾引其他人的眼球跟着颤动一样。

“哈——”

我颇为无语的朝她笑了笑,自己可都在这里站了大半个小时呀。到现在才发现?

“这次又要麻烦你帮我修理装备了。”

我从物品栏里拿出这几个月以来积累的矿石。还有大部分需要修理的装备,最重要的是从铁匠手爆出来的赫拉迪克.马勒斯。

“啊。对了——”

我不好意思的将自己在昨天不小心把所有用不上地装备都捐献出去,一件也没有留下来地事情说了出来。

“所以,这次没有装备给你卖了。”

“啊啊——没……没有的事,凡先生已经帮了我很大忙了。”

恰西地语气有点僵直,神情也有些古怪,果然还是因为我的疏忽而感到沮丧吗?

哎,是不是要厚着脸皮跟卡夏讨几件回来呢?不过我估计没什么可能,想从那个女葛朗台手要回装备,就跟和她赊一口酒喝那么难。

看到那副默默离去的背影,恰西几次欲言又止,手握着赫拉迪克.马勒斯,本来应该非常高兴才对,如今却感到沉重无比。

“呜~~说不出来,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看到那么兴奋的凡先生,根本就无法将“那只是卡夏大人的骗局,是每个神诞日之前都会上演的敛财手段”这样的事实说出来,哎……”

长叹一声,恰西难得沮丧的趴在铁炉旁边,那麦金'色'的健康发丝也无力的垂了下来……

不过,恰西的善意欺瞒并没有让某人得意多久。

原因就是,无所事事的某人,突然突发奇想的想去跟自己为数不多地几个朋友商量一下,发动一下群众的力量,为他吃喝玩乐的一天……不。应该说是为了让整个罗格营地的居民都能过上一个快乐的神诞日而做出一点贡献。

“……事情就是如此,难道你们不觉得那些婴儿很可怜吗?难道你们不觉得应该为眼前即将来临的神诞日做出一份贡献吗?”

酒吧里,我利索的逮住了几个大搞吃喝玩乐,给和谐社会造成不必要浪费的“**份子”,立刻以得自道格真传地水准,喋喋不休的向他们灌输“节约就是美德”,“贡献社会,人人有责”的道理。看他们一副惊愕的样子,我就恨不得拿本小学生思想品德往他们那空空如也的脑袋里硬塞进去。

桌子前面的,共计有野蛮人兄弟——道格和格夫,腹黑圣骑士拉尔,正牌圣骑士德鲁夫和他的妻子德鲁伊依哈娜,还有啰啰嗦嗦的刺客马顿六个人,全都是上次怪物袭击地亲密战友。

“哇哈哈——”

肠子最直的道格率先笑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像只大马哈猴般滑稽。真为这种伙伴感到羞愧,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没想到随之而来的却是其他五人地诡异目光。

“原本还担心我的宝贝莎拉跟着你,会不会受到欺负,不过现在我放心了。”

拉尔夸张的擦了擦眼角,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感觉别扭极了,总觉得好像不是在夸我地样子。

喂喂,德鲁夫和格夫,你们这两个“夫”字'骚'包。脸都快憋的跟关公一个样了,依哈娜姐姐,为什么要把头转过去,肩膀还抖的那么厉害?马顿……算了,这可怜的孩子已经躺到桌底下去了,虽然你长的的确没我帅,但是也没必要那么自卑嘛!

“什么,你说那都是骗局——???”

我那超过100分贝的声音在整个酒吧里力压群雄。久久回'荡'不已,有好事者将之传到野蛮人教官耳,他也不禁仰天长叹,多好一条苗子啊,可惜转德鲁伊了。

“吴,也别太激动了,其实——那个……,怎么说呢……。罗格营地的状况大家都知道。所以即使知道是骗局,大家也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只是你地状况又稍微有所不同而已,呵呵——”

看着我变换不定的脸'色',德鲁夫用温和而又认真的语气安慰道。

“罗格营地很缺钱吗?”

我紧紧的瞪着德鲁夫。

“据我所知,未曾富裕过。”

他感叹一声。

“别看阿卡拉大人店里的消耗价格高,一个成本不高的辨识卷轴竟然卖到50金币的价格,你只要想想,偌大一个营地,平时的公共公共开支已经是个天数字,还要养活上万名士兵,甚至是他们地家庭,这些全都靠阿卡拉大人地小店和其他几个长老的微薄收入支撑着,喜欢喝酒地卡夏大人甚至很多时候为喝不上一瓶酒而发愁。”

“不可能,她只要去外面转一圈就能在怪物身上赚到足够的金币了,凭她的实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其实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卡夏大人杀的怪就是什么都不爆。”

德鲁夫苦笑的摇了摇头,似乎也感到非常纳闷,人品再差也不可能差到这种程度吧。

“……”

这个原因我到是突然知道了,卡夏这老酒鬼都已经七十八级了,低级怪物若还能爆给她物品,那才叫有鬼呢,估计就算她把整个罗格营地的怪物全杀上一遍,也不一定能凑足半个金币。

“税收呢?难道这里没有税务制度?”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没有,罗格营地是流动'性'的开放聚集地,而且大部分人手头上也没几个钱,税务之类的早就被取消了。

“那训练营呢,那些学员难道不用上缴学费?”

“当然不可能,如果学员家里出现劳力不足的情况,罗格营地还必须做出援助,毕竟一个资质出众的战士是非常宝贵的。”

我沉默了片刻,突然掉头大步的走了出去。

“吴,你要去哪?”

拉尔生怕我依然余怒未消,不由站起来在后面大声喊道。

“找卡夏算账去。”

我回过头冲他们'露'出一个“安心吧”的神'色',然后大咧咧的关上了酒吧木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