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车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车队

晨曦的微光从窗外照'射'入来,睁开眼睛,一张带着睫'毛'微颤的俏脸便映入眼,乌黑的发丝凌'乱'的散着,怀里一片温香柔玉,我入神的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红扑扑脸蛋,对着湿润的红唇轻轻印了过去。 飞

“嗯呜~~……”

一声轻'吟',怀里的佳人不好意思的睁开了那双黑宝石般的眼睛,'迷'人的'潮'红从脸蛋一直延伸到雪白的颈项上,樱唇轻启,生涩的回应着我的侵略。

“不老实哦,竟然偷睡。”

好一会儿,我才松开被掳掠至嘴里的小香舌,似笑非笑的看着满脸羞红的维拉丝。

“还不是大人你抱的太紧……”

“好了,你再睡一会吧。”我作势欲起。

“这怎么行呢?我得立刻装备早餐。”

维拉丝伸了个困倦的懒腰,不经意泄'露'出来的万种风情,差点又让我躺了回去,但我还是将她按在了床上,轻捏着她的小瑶鼻摇了摇。

“让你睡你就睡,难道想违抗丈夫大人的命令?”

“…………,嗯……”

佳人愣了好一会儿,脸上红的都快冒烟了,才蚊'吟'般的轻应了一声,羞涩不堪的拉着被子将自己的脸遮盖起来。

这温柔可人的小丫头,从各方面来说都很容易得到满足,简直就是一个能让自己男人的成就感瞬间膨胀至最大的完美女人……

我笑了笑,赶紧起床吧,要不又忍不住想要吃她了。

维拉丝显然已经很累了,我才刚刚穿好衣服,已经能听到她那均匀的呼吸声。小鼻翼一动一动的,可爱至极。

“嗯~~~”

今天的空气是如此新鲜,阳光是如此灿烂,走出外面,我深呼吸了一口,扭了扭四肢,只觉得世界一片美好。

可是没等我来得及盗窃几句诗歌,'骚'包那么几下。整个人就突然愣在那里。

穿着一袭单薄长袍地小幽灵,正瑟瑟发抖的蹲在帐篷一脚,孤伶伶的背影,仿佛是被抛弃的无家可归的小孩一般。

“你这小东西,干嘛呆在这里,就不怕着凉吗?”

我心疼凑了上去,轻轻的半搂着她冰凉的娇躯,心里也内疚不已。昨天晚上竟然把这小家伙给忘的一干二净了,真失败,哎……

她猛地抬起头,一张白皙的俏脸淡淡的瞪了我一眼,正当我准备承受随之而来的暴风骤雨时。她却突然展颜,温柔的对着受宠若惊的我一笑。

“恭喜我们的吴凡大人,终于迈出了'淫'兽的第一步……”

“……”

真想看看那个让她学会面带微笑地去讽刺他人的家伙究竟长着一副什么嘴脸。

“那个,爱丽丝……”

“拿来……”

“呃……?”

“神诞日买的那些小吃。你该也不会贡献给你的‘新婚妻子’去了吧。”

爱丽丝依然是笑脸盈盈的样子,但是几经生死地我却闻到了一股及其险恶的气息,连忙将神诞日给爱丽丝买的小吃拿了出来以示清白。

“呼”的一声,才刚刚拿出,就被爱丽丝左右各一把抓在手里,在我反应过来之前跑地远远的,背对着我在一个角落里蹲了下去,呼哧呼哧的大口吃了起来。

没必要那么夸张吧。搞得好像是家庭暴力下被虐待的无助小孩一样,我哭笑不得的'揉'了'揉'鼻子,凑了上去,入目的却是让我大吃一惊。

紧紧缩在角落里的小幽灵,豆大的泪珠正从她那梦幻般地银'色'眼眸里流出来,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小吃上,但是她依然毫不在乎的大口大口的将食物塞到高高鼓起的小嘴里面,一副不咽死自己不罢休的样子。

“笨蛋。你在干什么啊?”我连忙抓住她的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呜~~”

她抗议似地抬起那张梨花带雨地泪脸,凶狠的朝我瞪着。身子在我怀里用力地扭动着,却苦于嘴里塞满了东西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哽咽声,好一会儿,才逐渐柔弱下来。

“看,干嘛要这样对待自己,搞得我好像在虐待小动物似的,怪让人心疼的。”

手指在她那沾满红'色'果酱的嘴角边轻轻一抹,但是果酱粘粘的却怎么也无法擦干净,我干脆凑了上去,伸出舌头在她嘴角和唇上仔细的'舔'舐着,直到将全部果酱都清理掉才停了下来。

小幽灵正呆呆的望着我。

“这东西正的有那么好吃吗?”

我紧皱着眉头,这些要么太酸要么太甜的果酱,对我来说简直已经可以匹敌“秋子阿姨的特制果酱”的威力。

反应过来的小幽灵,狠狠的吞咽几次,好不容易才将嘴巴里的小吃全部吞下去。

“我怎么知道,根本吃不出味道,呜~~”

她低着头呜咽道,眼神躲躲闪闪的不肯与我对视。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我一手轻捏着她那香腻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另外一只手轻轻在她脸上擦拭着泪痕。

“小凡,你……你以后不会不要我吧。”

呆呆的用那双大眼睛望了我许久,直到我心里有点发'毛'了,她才突然开口。

“怎么会呢,小傻瓜,就算我把全天下的女人都娶了,也不会不要你这可爱的小幽灵的。”我轻轻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

“哇!!这算是回答吗?”

看着小幽灵标志'性'的短促惊呼和那对困扰的神情,我就知道她已经不再闹别扭了,不由笑着将她狠狠搂入怀里。

“其实……我只是想撒撒娇而已……”

许久以后,怀里的小幽灵才梦呓般地嘀咕了一句。呼噜噜的转了转小脑袋,不一儿就睡的跟只小猪似的,看样子昨天晚上应该也没怎么睡。

“哎,老天,yy小说里的主角不是手指一勾,就有无数美女一拥而上吗?为什么我只是想多泡一两个老婆,这在暗黑大陆里很正常吧,为什么会都觉得如此心酸呢?”

抱着怀里的小幽灵。我失神的坐在草地上,抬头望着碧蓝的天空,呆了许久。

神诞日过后,罗格营地回复了往昔地平静,该种田的种田去了,该放牧的放牧去了,冒险者们也开始三三两两的准备新一轮的历练。

我和刚刚由少女变成少'妇'的维拉丝自然是好的蜜里调油,她胸前那束可爱的发束。在我几经打听下才知道,那是他们村子里地风俗,代表已经有了心上人或者已经结婚,并且对对方至死不渝的意思,除了自己和丈夫以外。是不允许其他人碰触的,难怪当初我好奇的想去摆弄她胸前那根小发束的时候,她会一脸地羞红呢,真是的。束这样的发束,意思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当然,我也吸取教训没有再冷落想幽灵,看到她恢复了往昔地笑容,我心里不禁大松了一口气。

现在唯一让我不安的就是莎拉那边,我到没指望我和维拉丝的笨拙演技能瞒过这个小机灵鬼,彼此凝视时那甜蜜的眼神,还有维拉丝初为人'妇'的妩媚风情。都是很难隐瞒的。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莎拉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唯一的改变就是对我更加痴缠了,每次晚上去拉尔家,她不到深夜绝对不放我回去,走地时候也是满脸让人挪不开脚步的不舍,看那热乎的粘劲,我估计若是拉尔夫'妇'不再家的话,她将我拖入房间里的心思都有……

神诞日过后第七天。一条长长的商队从东边的方向蔓延过来。顿时让整个罗格营地热闹了不少,领头的是一个矮小结实地男人。一身蓝'色'地粗布上衣搭配灰'色'的麻裤,是暗黑大陆里地平民比较普遍的着装,头上带着一个夸张的毡铁头帽,满脸和气生财的笑容。

经阿卡拉的介绍,我才猛然知道,原来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就是传说大名鼎鼎的商人瓦瑞夫,就是这个人,一直扮演着罗格营地与鲁高因的货物流通商人的角'色',罗格营地里的外来货几乎都是由他一手供应。同时,他也是负责将打败安达利尔的冒险者安全送达鲁高因的重要角'色',毕竟要穿越茫茫的草原和'迷'雾森林,没有一个熟路的人,是绝对无法安全通过的。

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瓦瑞夫理所当然的也是罗格长老的一员,不过他只负责营地的贸易和将冒险者安全输送到鲁高因,其他的事情一概无须理会,所以也到没什么人知道他这个特殊的身份,只把他当做一个商人看待,估计这也是瓦瑞夫所希望看到的景象。

在我来这两年里,瓦瑞夫已经在两边来回了不知道多少躺,只是我似乎和他比较没有缘分,一直到现在才得以一睹这个即使在游戏里也是十分重要的npc角'色'的真容。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瓦瑞夫却早已经知晓我的存在,所以他的话没有一丁点商人的虚伪客套,如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般热情的拍着我的肩膀,天南地北的聊侃起来,身为一个商人,他的见识自然是非凡,说到一些凯恩笔记里没有记载到的事物,更是让我听的如痴如醉,然后,很自然的,他将话题转移到这次带回来的商品上,一口神侃,忽悠的我晕头转向,手里拿着的东西不知不觉就多起来了。

等到我快要察觉的时候,瓦瑞夫机灵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们哥俩很对胃口,不过现在哥哥有事,以后再聊吧,然后留下怀里抱着一大堆不知道有什么用处的古怪物品的我一溜烟走了。

'奸'商啊'奸'商,阵阵凉风吹过,我对着瓦瑞夫的身影狠狠的比了个指,若是放在以前,我还真不在乎这点小钱,可以上次酒吧事件后,我几乎将储物栏里的金币都赔光了,现在全身除了不能卖的装备,宝石之类的东西以外,就只剩下不到一百个金币了,昔日的暴发户一下子被打回原型,这钱少的都比炒股还要快。

所幸的是里面还是有一两件精美的小饰品,将这些小饰品送给维拉丝几女以后,看到她们幸福的笑容,总算有了那么点安慰,至于剩下那些木雕的沉沦魔,石雕残废怪之类的物件,就送给拉尔和德鲁夫他们吧,反正我是不会摆在自己家里的……

不过,瓦瑞夫的回来,也预示着姐姐的离去,就在神诞日的第十二天,瓦瑞夫回来的第五个早上,也不知道这'奸'商用什么方法,几天就把十多车物品给处理掉了。

莎尔娜姐姐,还有十多个佣兵——如果没有被转职者雇佣的话,这些佣兵并不需要打败安达利尔,毕竟对他们来说难度太高了,他们只需要达到20级以上,就可以选择是否去鲁高因,比我们转职者可自由多了。

即使离别,莎尔娜姐姐和卡夏依然是吵吵闹闹的,差点还打了起来,等马车真正出发以后,我才在两人那斗鸡般的表情察觉到一丝离别的伤感,最后,留下几句让我也快点去鲁高因的话以后,轻轻在我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莎尔娜姐姐头也不回的和其他佣兵一起跟上了车队,那清冷而高傲的身影随着车队的离去,逐渐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