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双子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正当我带着懒乌鸦四处闲逛的时候,一道尖细的嗓音从后面传来。

经过刚刚的盘问,我的心情差的很,没好气的回过头,只见一个身材矮小干瘦的男子站在我后面,头上并没有裹着鲁高因人特有的包头巾,而是露出一头干巴巴的褐色短发,尖嘴猴腮的模样上镶了一双精明灵活的黑色眼珠,身上穿着已经洗的有点脱色,但却不失干净的旧白袍,整个人看起来活脱脱的像一只白老鼠。

此时他点头哈腰的对着我,双手不断的在前面搓挪着,一副讨好的样子。

“这个……这位大人请留步,小的名叫托克,别人都叫我老鼠,小的看大人似乎刚刚来到的样子,不知道您是否需要一个向导,别的我不敢说,可是对于整个鲁高因城的大街小巷和消息见闻,我托克可是无所不知。”

他卑微的低下头,稍微退后了一步,不敢直视我锐利的眼睛,也难怪他会害怕,我现在一身黑色的斗篷笼罩在里面,看起来就如同残忍诡异的死灵法师一般无二。

“哦?”

我颇为感兴趣的看了他一眼,当初拒绝塔伦只是因为不想给他添麻烦,而如今却有一个自称是对整个鲁高因无所不知的向导自动送上门来,这到是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毕竟,我似乎……

看了看周围。不用似乎了,我已经可以肯定自己已经迷路了。

“好吧,如果你的表现能让我满意,钱自然是不会少给,但是如果我不满意地话……”

我随手拿出一个金币。朝他弹了过去,然后冷笑了一声。

“是的,大人,我敢保证。如果我不能令您满意的话,相信整个鲁高因都找不到能让你满意的向导。”

托克点头哈腰的接过了金币,他是一个无所事事地游民,平时就是靠着向导这份活过日子。今天无意间在法师公会门口遇到这名似乎对鲁高因一无所知的神秘冒险者,对于这些大鱼,情报通络的托克从来不会看走眼,所以他敢肯定,这个冒险者绝对不是从罗格营地方向或者是双子海那边进入鲁高因,而是从法师公会里突然蹦了出来。

他并不知道远程传送这种魔法的存在,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不简单。所以几经考虑之后,他才鼓起勇气站了出来。

“先给我介绍一下这里比较有名地地方吧。”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托克知道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是大把的金币收入,还是小命不保(他已经把对方当残忍地死灵法师看待了),就看自己接下来的表现。

“是的,大人,说到鲁高因有名的地方,无非有四处,一是皇宫,您看。那座最高的钟塔,就是皇宫的方向,可以说是整个鲁高因城的标志;其二是贸易市场,只要是暗黑大陆里有的东西,你都能在那里买到。甚至是包括冒险者使用地装备;其三是双子海。没有人能抵御得了那波澜壮阔的大海的魅力,而且那里的船也是从这里到达库拉斯特海港的唯一交通工具;最后一个。就是像大人您这样的冒险者最常去的地方——冒险者乐园,一条宽阔的大街,在那里,你可以找到旅馆,酒吧,女人……,凡是冒险者所需要的事物里面都有,除此之外,那里也是大多冒险者交易各种各样的装备地地方,像大人您这样的强者一定不能错过……”

润了润嗓子,托克轻车熟路的为我详细解说着,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如他自己所说的是鲁高因最好的向导,不过从他那自信满满地眼神就可以看出,他对这里地确很有研究。

整个下午的时间,在我要求下,托克带我去了一趟冒险者乐园,这里是我最迫切想知道地地方,在粗略的逛了一遍以后,又在顺道在皇宫外围转了一圈,让我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壮丽雄伟,什么叫富丽堂皇,光是站在十米多高的厚重铁门两旁那些威武森严的士兵,就已经足够让人望而生畏了,当然,指的是普通人而已。林雷

最后,我们来到了双子海边,黄昏下的海港上,如同铺上一层金子般,清爽的海风带着微微的凉意,酷似海鸥的白色鸟儿成群结队的在海滩上空挥动着翅膀,别说我这个外来人,连托克那猥琐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迷醉和自豪。

“哟,小老鼠,你小子又找到大客户了。”

一个头上裹着白头巾,腰间挂起一柄兽皮腰刀的水手着装的高壮中年大叔,口里叼着一根细木枝朝托克招呼道。

“原来是马席夫船长,上帝保佑,看来您这一趟很顺利,想必又赚了不少吧。”

托克回过头,看到马席夫正大声指挥着船员将船上的货物卸下来,他一脸羡慕的打着哈哈,看起来和这个所谓的船长关系不错。

“那是自然,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和我一起干?”

叫马席夫的船长用他那粗壮黝黑的胳膊拍了拍托克瘦小的肩膀,豪迈的笑了起来。

“哈哈,还是算了,太危险了。”

托克顿时哭丧着脸,也不知道是因为不堪马席夫的热情招呼,还是因为放弃这样一个赚钱的好机会而感到痛苦,他可有那个自知之明,海上贸易尽管回报丰厚,但却也着实危险,这说变就变的双子海,随时都能将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所带领的船队瞬间覆灭。

“对了,你看我。都忘记介绍了。”托克拍了拍脑袋。

“这是吴大人,刚刚来到鲁高因,这是马席夫,他可是整个鲁高因屈指一数地船长。”

“你好。”

我和马席夫握了握手,终于想起来了。眼前这个中年大汉不就是游戏里负责将玩家输送到库拉斯特海港的npc吗?

“可以搭你这艘船去库拉斯特吗?”我望了一眼他身后不远处的木制大运船。

“这个你就问对了,马席夫在海上干了几十年,输送到库拉斯特的冒险者已经成百数千,搭他的船。绝对是最安全地。”

托克在一旁竖起拇指,大胆的插嘴说道,一个下午下来,他发现这个神秘的黑袍人虽然冰冷。但只要不说废话,他还是很乐意接受的。

“别听小老鼠胡说,没有人敢保证能在双子海上绝对安全,而且对于刚刚到达鲁高因地大人您来说,去库拉斯特也为时过早,如果没有得到法师公会和莱恩大人的证明,我可没那个胆子将您带到库拉斯特。”

马席夫瞪了托克一眼,沉稳扎实的语气让人不得不信。

“证明?”“是的。就如同大人您在罗格营地里打败了安达利尔才能到达鲁高因一样,在鲁高因,你也必须完成任务才能获得去库拉斯特地资格。”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微微点头应道,至于是完成什么任务,我早已经从凯恩的书里了解到。

鲁高因的任务和游戏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这里缺少游戏里一个最重要的地方,那就是术士的峡谷,也就是塔拉夏的古墓的所在地,因此也就根本没有神秘避难所和召唤者可言。更没有打败都瑞尔地任务。

取而代之的任务则分别是——打败石制古墓第二层的爬行的容貌;死亡之殿第三层的疯狂血腥女巫;遥远绿洲的爆开的甲虫;蛆虫巢穴第三层的沙虫女王;遗忘的城市的黑暗长老;利爪蝮蛇神殿第二层地牙皮;这六个小boss中,只要打败了其中三个以上,带着它们掉落的物品,就可以去法师公会和智者莱恩那里换取证物,获得去库拉斯特的资格。

至于塔拉夏的古墓。到现在为止依然还是一个谜团。相传它在沙漠的最深处,被赫拉迪克一族地魔法阵所守护着。而至今也没有一个人能闯得过死亡沙漠和赫拉迪克一族魔法阵地双重保护到达塔拉夏的古墓。

当然,我不会傻到以为跟游戏里一样,在皇宫监牢第三层里找到神秘避难所,然后打败召唤者,打开通往塔拉夏古墓地传送大门,里面明显有一个很大的破绽。

请问,究竟要怎么才能让一个帝王相信,将皇宫监牢的入口建立在皇宫里的女眷住所第二层最安全?这很明显就是暴雪公司在胡乱恶搞。

不过,我还是决定抽空问一问,看看所谓的皇宫监牢究竟在哪,然后去里面探个究竟,说不定能有什么发现,也没有抱着太大的指望,毕竟暗黑大陆的人不笨,他们花了数千年都没能找到的东西,自己凭着一点游戏里的小知识就可以找到?

告别了马席夫以后,漫步在沙滩上的我突然一愣,顿了顿脚步,回过头对着跟在后面的托克说道。

“托克,今天就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我掏出大概十多个金币扔了过去。

托克一脸狂喜的捡起地上的金币,真是太走运了,自己的眼光果然没有错,他干了这活那么久,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慷慨的客人。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他低着头,如卑谦的奴才一般不断弯腰道谢。

“对了,大人,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顿了顿,他从自己宽大的胸袍里掏出一张粗布。

“这是我们今天走过的地方,画的很粗略,但愿大人您能够看懂。”

我接过粗布,展开一看,上面赫然划着一些整齐的线条,其中刻意标注了几个地方。我略为回忆,才想起这几个地方竟然就是双子海,法师公会,冒险者乐园和皇宫,地图虽然粗陋。但是却很浅显易懂,如果这张地图没有出错的话,有了它,即使是像我这样的路痴。相信也能很快找到这几个地方。

“不错,很好!”

这张地图对我来说可真是太有用了,我将之收好,高兴之余又打赏了他几个金币。

“告诉我。如果要找你地话该怎么办?”

“是的,只要在冒险者乐园一间叫勇者酒吧里,随便跟那里的任何一个侍者说一声,我保证在半个小时之内出现在您的面前。”

托克两眼冒光的收好金币,更加坚定了自己遇上了大客户地想法。

“很好。”

我低头略微思索,看看左右无人,突然在地上展开一个缓缓转动着的璀璨魔法图案。

“嗷呜

片刻之间,小雪那巨大的身姿便从魔法阵里虚空升了起来。待双脚触地以后,它仰天长啸了一声,然后小跑过来亲昵的用鼻子呼呼地拱着我的脸颊,几近一个月没出现了,它闷的怪可怜的。

我摸着它地脑袋嬉闹了一阵,便示意它凑上托克那边,记住他的气味。

“放心,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为了更加保险而已。”

我对着瘫坐在地上,裤裆已经湿透的托克说道。

“好了。你可以走了,记住,要保密。”

骑上小雪,我头也不回的往对面荒凉的海滩那边奔去。

将小雪召唤出来,一是为了记住托克的气味。以方便以后找他。二来也是示威,我不指望自己有那种能让所有人争先恐后的献上忠诚乃至生命的王八之气。所以有时候必须稍微展示一下自己地力量,才能让他们乖乖的服从,托克这个人很细心,在我在鲁高因逗留着的这段时间里应该能帮上我不少忙。至于保什么密,我想他应该也很清楚。

直到一处无人的海滩上,我才驱使着小雪放慢脚步,随着一阵白光从透过我的胸衣射出,小幽灵那高贵圣洁的身姿出现在我前面。

刚刚那么急着将托克赶走,就是因为感觉到小幽灵即将清醒过来,这小可爱,在前几天因为能量不足又贪嘴吃了一块钻石,结果没打声招呼就呼呼的睡了起来,一直到现在才醒过来。

让人欣慰的是,相比上次足足沉睡了一个多月,这次明显已经好多了。

“小家伙,想死我了。”

我一把将伸着懒腰揉着双眼,一副刚刚起床的小猫般慵懒模样的小幽灵搂入怀里,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吻了上去。

“嗯呜……”

可怜小幽灵只来得及发出困惑地疑问声,就软绵绵的瘫倒在了我怀里。

“呜没想到竟然落入了大**的手上。”

许久,我依依不舍的离开小幽灵,一丝晶莹剔透的**津液依然将我们两地嘴唇连接起来。

小幽灵狠狠地往我怀里一擦,将那丝津液抹到我的衣服上,抬起头,故作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道。

“你就任命了吧,大**很快就要吃了你了。”我顺了顺她额角凌乱的发丝,笑着温柔的恐吓道。

“按照这种情况看来哇!!莫非……,我……我竟成了你的专用军妓?”

小幽灵歪着可爱的小脑袋苦思了好一会儿,才发出短促的惊呼说道。

救命!谁来救救我!!我说亚历山大,你究竟都给你的女儿看了些什么书呀!!!我捂着额头,差点一头从小雪背上栽下来。

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我想了又想,决定不能让小幽灵再这样猖狂下去了,一定要用更黄更暴力的语言反击。

“不是军妓哦,是性”

我眯着眼睛,用不怀好意的眼光将她由头至脚扫了一遍。

“哇!!呜!”

果然,小幽灵受到打击,低下了脑袋,一头月色的长发也似无精打采的垂了下去,历史性的一刻,我德鲁伊吴凡,终于在语言上击败了吐槽圣女爱丽丝,有笔的,快点记下。

“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眼看爱丽丝失落的差不多了,我才托起她的小脑袋,轻声细语的说道。

在她困惑的眼神中,我将怀里的娇躯抱起来转了个180度,从背后紧搂着她,让她刚好面对着慢慢从双子海的水平线上沉下去的夕阳。

“哇

爱丽丝发出一声似惊艳似满足的惊叹,火红的夕阳,将她脸上那圣洁的光彩糅合的更加美丽,更让人心动。

她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颜,发自内心的,毫无杂念的笑容,让她的脸看起来越发的柔和和温柔。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不带一丝悲哀的笑容。

“虽然在书里看到过,不过像这样,还是第一次。”

她轻靠在我怀里,痴迷的盯着双子海的彼岸。

“讨……讨厌,为什么老盯着我看,难得能看到那么美丽的景色。许久,她抬起头来,却发现我正痴痴的注视着她的面庞,那吹弹可破的脸蛋上顿时便透露着一层比夕阳更加绚丽的红晕。

“你看双子海,我看你,就这么简单……”

不知道是我垂下脸庞,还是爱丽丝仰起下巴,夕阳下的两道身影又逐渐交织在一起……

完全被无视的小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