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下水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下水道1

凯伦他们知道的也只有那么多而已,自从几个月以前下水道的怪物突然泛滥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知道里面的情况了,弱小的冒险队伍没有实力探索,强大的冒险队伍则是根本没有考虑过在下水道这种地方历练,这件事也就一直被拉下。 飞

探听不到其他有用的东西,我略为思索一会,将目光放在茉里莎公主的身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的着装,这次行动领队是她,一切还是由她决定吧。

鲁高因地处沙漠,所以这里的女人着装,要么就只穿着一身勉强能遮住羞部的窄小衣物,外面披上一层轻纱,将自己的完美身材秀出来,不然就是和男士一样,穿上宽大通风的白袍以遮挡烈日的暴晒。

而眼前这位茉里莎公主却略有些不同,可能是身为冰系法师的缘故,她似乎不怎么在意头顶上猛烈的太阳,一身纯雪白'色'的袍子并不松垮,而是显得十分精致合身,将她那娇小身材完全的衬托了出来,看起来就如同华丽的娃娃一般,明眼就知道是由优秀的裁缝师量身定做,而那喇叭袖子从手肘部分才开始变得宽大起来,又阔又长的袖子口处绣着精美的花边,将她的小手完全遮挡住,即使在里面握上一把单手法杖也看不出来。

头上则是戴着一顶蓬松的白'色'圆帽,帽子的尺寸与她那娇小的体型相比,看起来大的有点夸张,远远望去还以为是一朵白'色'的草菇,帽子下面蒙着白'色'的面纱,将她整张脸遮挡住,那对唯一'露'出来的亮黄'色'眼眸,还有从帽子里倾洒下来的一头乌黑亮发。还是与她的老子杰海因有几分相似之处。

刚刚我们说话地时候,她就一直默不作声的站在那里,静静的遥望着远方,淡然的眼睛里看不出有什么感情,就像是一尊雕塑,又或是精致小巧的人偶,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她惊讶或者感兴趣。

见众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的眼睛从我们四人身上一扫而过。丝毫没有停顿,然后微微点了一下头。

格雷兹仿佛早就已经知了她这种'性'格,也不以为意,向前走了几步以后,他停在一扇大木板遮盖起来的地上。

“嘿——”

他弯下腰,仅仅单手就将这扇看似十分沉重地木板给提了起来,被掀开的木板下面'露'出一个昏暗的入口。

“这里就是下水道的一处入口,虽然在双子海滩上还有一处。不过我估计没有多少个人会喜欢从那里进入。”格雷兹将木板掀到一边,回过头来朝我们说道。

“下去的时候千万小心一点,尤其是你,凯伦,霍特。即使是死,也要保护好公主殿下的安全,知道吗?”

“是的,队长。”

两人笔直着身子。气势满满的应道。

由凯特和霍特带头走进了入口,顺着那凹凸不平地阶梯走了下去,后面的入口处传来咿咿呀呀的呻'吟'声,入口的光线突然一暗,看来是格雷兹将木板重新盖了上去。

出乎意料的,下到下水道以后,里面并不像我想象地窄小脏臭,反而十分的宽阔和明亮。从地板到顶部约有五米高,通道的宽度也不小,或许以前是许多冒险队伍的历练地地方,这里面竟然点着许多魔法火把,将下水道那颇有些年代的砖墙地板照的通亮。

我稍微的打量了一下下水道的环境,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这里甚至要比罗格营地里的洞'穴',监牢之类的地形还要好一些。

有了计划以后。橡木智者在我的召唤声缓缓地浮现在半空。温暖的生命气息顿时将我们四人笼罩起来,走在前面的凯特和霍特只觉得身体一阵暖洋洋的。从心底里涌出了一股蓬勃待发的生命力,他们诧异的回过头,看见静立于四人间的橡木智者,都纷纷向我投以感激的目光,身为佣兵,如果不与转职者签订契约地话,他们可能一辈子也享受不了如此待遇。

在我召唤出橡木智者以后,手握长枪走在最前面地凯特也不甘示弱的低声轻喝,脚下若隐若现地出现了一个光环,笼罩其,我并未有太大的感觉,似乎力气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

“让大人见笑了。”

凯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他也知道自己的力量光环和正牌的圣骑士比起来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力气增幅的可怜。

我心里暗自摇了摇头,光环虽然号称不花费一点法力(祈祷光环除外),但是随着持续时间的延长,还是会逐渐消耗使用者的体力,与其将力气消耗在增幅如此微弱的力量光环上,不如留多一点体力应付敌人。

不过,我并未说什么,个人有个人的战斗方法,我自信还能在下水道里自保,即使出现危险,最多也只是消耗一张传送卷轴罢了,至于这位公主殿下,还有凯特和霍特的安全,我只能保证量力而为了。

摇摇头,将目光从凯特那有点小得意的神'色'离开,不经意的看了身侧的茉里莎一眼,她依然是那一副淡然的样子。

随后,小雪,剧毒花藤,懒乌鸦,还有小二小三两只鬼狼在我的召唤下一一出现,除了小雪和懒乌鸦,其他几只小家伙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出来,脚刚刚着地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舒展起身姿来了。

“呜哇~~”

一声惨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小雪,它出现的地方刚刚好在凯特的旁边,那粗重的喘息甚至直接打在他的脖子上,凯特'毛'刺悚然的回过头,顿时被小雪那庞大的身姿给吓的一屁股着地,在小雪那凛然的注视下目瞪口呆地后挪了好几米远,直至背靠在墙上。

格雷兹给我介绍的都是什么佣兵呀?我暗自头疼,看来这两位仁兄应该就是传说的花瓶队伍了。

在暗黑世界,其实新手的历练场所并不只有罗格营地。就拿鲁高因来说,其实鲁高因也有新手历练的地方,只是那里远远无法像罗格营地那样提供全面的怪物和各种各样的场所让冒险者得到充分历练,这种环境锻炼出来的冒险者,自然也无法与从罗格营地走出来地冒险者相比,所以又被称为花瓶冒险队伍。

如果说在罗格营地里得到充分历练的冒险者,在鲁高因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五的话,那么这些花瓶冒险者则是达到百分之三十。甚至是百分之五十,只有通过鲁高因这一关,他们才勉强有和其他冒险者相提并论的资格。

“出发吧。敌人由我来应付就行了,你们两个负责带路。”

我冷冷的看了依然坐在地上的凯特,以及全身僵直的霍特一眼,带着小雪和剧毒花藤率先走在前面。

落后地凯特和霍特相视苦笑,我的不屑对他们来说仿佛是理所当然一般,这个世界就是强者为尊。勇者为傲,谁叫自己表现的如此怯懦无能呢。

在凯特和霍克指引下,一行人在'迷'宫般的下水道走了大概半小时之久。

“从这里就是怪物逐渐出没的区域了,大人。”

后面地凯特'露'出谨慎的表情,手里握着的长枪微微一紧。

仿佛要印证凯特的话一般。他刚刚说完,从不远处地拐角那边就传来了一阵“喀拉喀拉”的响声,旁边的小雪俯下身子,发出低低的沉吼声。猩红的舌头微微一卷,看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战了。

“大人,是燃烧死尸,这声音,数量至少有四十以上,不过它们的度不是很快,我们现在避开还来得及。”

霍特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焦急地对着我说道。

“我说过。敌人由我应付就行了。”

我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语气缓和了许多,虽然他们的确是怯懦了一点,但是心底还算不错,换个角度想一想,以他们的实力来说,有这样的表现也无可厚非。

说完以后,我和小雪。剧毒花藤迎了上去。可怜的小二和小三只能发出可怜的呜咽声留在原地保护其他三人,谁叫敌人不够分呢。

拐过前面十几米处的弯角。我们终于与敌人打了个照面。

在淡红'色'的火光下,四五十只骷髅,手里拿着各式各样地武器冲了上来,这群骷髅一身血红,咋一看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果然是名副其实,而且与罗格营地那些光溜溜地骷髅不同的是,他们身上披着少量地皮甲和,头上戴着一顶骷髅帽,甚至手里拿的武器都被染得血红,看起来攻击和防御都要胜上不止一筹。

“作为开胃菜,勉强还可以。”

我添了添干枯的嘴唇,眼睛眯成一条直线。

“呜~~”

小雪低低的咆哮一声,突然一个跃步,竟然率先冲了出去。

“啊,你这混蛋,竟然偷步。”

正当我恶狠狠对着小雪的背影怒骂,不料身边的剧毒花藤也紧跟其后的窜了出去。

汗,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两只无良的宠物呢,一点都不顾及主人的感受。

没时间抱怨了,再不快的跟上去的话,只能捡些残羹剩饭了。

我虎吼一声,冲上去的同时,身形开始膨胀起来,装备逐渐的溶入体内,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洁白的绒'毛',不到几秒钟的功夫,就变身成了一只巨大狼人。

“轰——”

首当其冲的一直燃烧死尸被我一拳打飞了出去,带着凛冽的翻滚砸在了它身后的骷髅群身上,骨头清脆的碰撞摩擦声不断响起。

“嘿嘿,骷髅始终是骷髅,就算多穿几件马甲,手感也还是那么好。”

我狰狞的笑了一声,大步的冲上前去。

经过神诞日时与莎尔娜姐姐的一翻“较量”,死死被对方压制住的我终于对自己孱弱的力气感到悔恨不已,同时也再次深刻的意识到了暗黑世界地力量不光是为了穿着装备而加。力量不够,学什么别人打架?撇开别的不说,光是想在与莎尔娜姐姐的“较量”占据主动地位,没有力量就根本不可能做到。

于是我痛定思痛,将剩余的39(其7点是神语法杖的加成)点属'性'点数,加了16点在力量上,4点在敏捷上,属'性'变为。

力量:60(±)

敏捷:40(±)

体力:65(±)

精力:43(±)

剩余属'性'19点

这样一来。变身熊人以后我的力量甚至凌驾于同级别的野蛮人之上,即使是现在的狼人变身,每打出一拳也是虎虎生威,让我深切地感受到高力所带来的强大感。

可是纵然如此,我也远远赶不上小雪和剧毒花藤的杀戮度,撇下剧毒花藤那卑鄙无赖的传染'性'群杀病毒攻击不说,光是小雪那嘴咬头撞飞扑爪撕尾巴扫的彪悍打法,就让我感到深深的绝望。恨不得自己多生出几只手。

四十多只火红火红的骷髅,剧毒花藤包办了起码有二十只,小雪也有十多只的战绩,而我,数了数。只有可怜地九只,两位数都不到,看着碎了一地的骷髅骨头,我无语的瞪了它两一眼。难道你们就不知道什么叫功高盖主?看来得找个恰当的时候给他们普及一下什么叫为奴之道才行。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能让一个等实力地佣兵小队全军覆没的数十只骷髅就被尽数覆灭,在佣兵两兄弟目瞪口呆的眼神,懒乌鸦得意的徘徊在那堆碎骨之间,将一个又一个地金币捡起。

“死乌鸦,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先将值钱的东西捡起来。”

看着懒乌鸦得意洋洋的将一枚金币放在我掌心,我立刻曲起食指在它脑袋弹了一下。

懒乌鸦顿时一副委屈的样子,呱呱叫了几声以示抗议。顶着晕晕沉沉的脑袋飞了出去,这次它似乎学乖了,眼珠一转,立刻就将一块碎裂的宝石叼了起来……

鲁高因的处女战收获还真不错,除了七枚金币以外,还有三瓶'药'水,一块碎裂的黄宝石,甚至还爆了一件破碎地白板长匕首。要知道这可全都是普通的怪物呀。能爆出这些东西已经很不容易了。

看来干瘪的钱袋很快就会充实起来,暴发户的日子指日可待。

“继续前进吧。”

我对张大嘴巴的佣兵二人组说道。至于那位沉默寡言的公主殿下,眼睛则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是的,大人。”

凯特和霍特终于意识到,眼前地并不是一名普通地德鲁伊,精英级的……不,甚至可能是千年难得一遇地神之转职者也说不定,感觉到以后的安全有了保障,他们满怀欣喜的点着头,胸膛也不自禁的挺了起来,或许,自己正和一个未来的传奇强者在一起,说不定在以后的史书里,自己的名字也能有幸出现在某个角落。

随后没走多远,我们就遇上了另外一队敌人,这次花瓶佣兵二人组没有表现出刚才那股怯懦,他们将耳朵贴在地上聆听了一阵,很自信的告诉我,前面的敌人是沙地骑士和燃烧死尸的混合队伍,沙地骑士的数量应该不超过十只,燃烧死尸的数量则是有三十只上下。

对于他们这种仅凭轻微的脚步声就能判断敌人类型和数量的能力,我心底下也是暗暗的佩服,看来弱者也有弱者的手段,能在重重的危险之走出来,他们靠的并不仅仅是运气。

这次我学乖了,在战斗之前,我事先对小雪了剧毒花藤下了命令,三十只骷髅你们分,剩下的几只沙地骑士我包办,对于孱弱的燃烧死尸,在经历过刚刚一翻屠杀以后,我已经提不起胃口了。

无视二宠传过来的极其幽怨的感情,我开始了熊人变身,幸好下水道的高度有差不多五米,相对于三米多高的熊人来说,只要不随便'乱'蹦'乱'跳就可以了。

沙地骑士,说白了其实也是一号骷髅架子,不同的是,它们身穿着比燃烧死尸更加结实宽大的皮甲,所以看起来比骷髅有肉感多了,而且高度也是几近普通骷髅的两倍,都快赶上我的熊人变身了。

而最具特'色'的,还是它那两双手臂。

不错,它们肩膀上竟然长着四只手臂,每只手上各拿一把长刀,四把刀齐齐砍下,就是四倍攻击,简直就是在开外挂作弊,想想,数量多的话我们冒险者忍忍也就过去了,但是这些怪物还不满足,非得要再多长一双手,如果说我们冒险者是手持匕首的人民公仆,那这些沙地骑士则无疑是拿了ak还要买沙鹰的无耻匪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