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琢磨不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章琢磨不定

冒险者乐园,冒险者旅馆,顶级套房里面。 飞

“顶级套房就是好,连空气都格外新鲜一点。”

翘着二郎腿坐在一张用不知名的柔软兽皮铺成的大椅上,脚下踏着的是'毛'茸茸的红'色'地毯,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自我感觉良好的叹道。

来回下水道一趟,钱包鼓了,自然是要优先改善生活条件,从皇宫回来,普通的房间立刻换成了顶级套房,一日三餐也必须要有水果甜品美酒配备,虽然钱暂时多的貌似有点花不完,我到还想更完善的服务,比如说私人温泉什么的,可惜暗黑的奢侈水平也就仅止于此,再下来的话就是到赌场或者'妓'院之类的地方,或者买套舒适奢华的别墅,再找些歌姬舞姬乐一乐,我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打算,拜托,放着眼前这位可人的小圣女不吃,我去那些地方干什么?

“我说爱丽丝,水果还没切好吗?”

我故作土财主暴发户状,瓮声瓮气的抱怨着。

“是的,我的大人,稍等一会,就快了。”

不远处的桌子上,小幽灵手拿着刀子,貌似恭敬的将一片又一片切好的水果摆在盘子上,不过看她兴致嫣然的模样,说是温驯,到不如是对侍女这一类活感到新鲜好奇来形容。

很可惜,得意忘形的某人并没有发现这个事实,还以为我们的圣女大人突然变得的乖巧起来了。

“哼哼,笨手笨脚的,看来得考虑重新聘请一个侍女才行。”

我大咧咧的挖着耳朵。

“铛——”

话刚刚落音,只觉得一阵异常刺耳的金属震动声传来,低头一看,只见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上面还残留着一丝粘稠地果汁,以十分迅猛的力道穿过上面的兽皮钉在椅子里面,入木三分,而位置刚刚是我脐下三寸的要害旁边,差之分离。

“哇!!”

我们的圣女殿下发出了标志'性'的惊呼声,故作好奇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然后又看了看离我要害处只有零点一毫米处地水果刀。

“不好意思哦,大人。手滑了一下。”

圣女大人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吐了吐舌头,两只纤纤细手貌似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的脸蛋,极尽温柔害羞之能的笑着解释道。

“刚刚大人你说什么?奴婢没有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

她卑谦的走了上来,两只小手的手指轻柔的缠绕在刀柄上面,却突如女屠夫般猛地将之抽了出来,让我的心头剧烈一颤。

粉红的小舌在粘着果汁闪闪发光的刀锋上'舔'舐而过。然后可爱的歪着脑袋,对僵直倒在椅子上地我俯身问道,那近在咫尺的笑容越发的温柔。

我张大嘴巴,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也憋不出。样子就像癞蛤蟆在哈气一般,只能拼命的摇着头,用乞求地目光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得意忘形果然是原罪呀!!

“我口渴了。”

高贵的圣女殿下鼓着小脸。气呼呼的将娇小躯体埋在我的臂弯里,拼命的推挤着,手的水果刀胡'乱'挥舞。

“是的,尊贵美丽优雅动人……(省略n个字)地圣女殿下,请允许我这个微不足道的人类为您准备水果吧。”

看着那白灿灿的刀锋不断在我身上划过,我立刻站起身子,笔直的敬了一礼。

“哼嗯。”

成功的占据敌方领地,爱丽丝懒洋洋的卧倒在椅子上。宽大的空间足够让她在上面想小孩子般滚来滚去,将那慵懒'性'感的身段伸展开来。

她似乎很满意我地表现,将手地水果刀轻轻的递给了我。

很好。

我轻轻地接过凶器,脸上恭谦的表情立刻变得漠然,手上微微一握,整把水果刀如同面饼一般被握的粉碎。

听到碎裂的声音,我们的圣女殿下才发现情况不妙,但是已经太迟了。

我'色''迷''迷'的扑了上去。一把将她娇小的身子压在下面。让你这小幽灵得意忘形,今天我要替月行道。将你吃掉,哈哈~!!

“哇!!大'色'狼,大骗子,你欺负我,呜~~”

被我压在身下的小幽灵无力的挣扎着。

“哇咔咔~~,你喊吧,用力的喊吧,喊的再大声也没有用。”

我一边'奸'笑着,迫不及待的凑上去,堵住她微喘的粉嫩樱唇。

圣女殿下那银'色'的双眸已经'迷'上一层晶莹的水雾,吐气如兰的樱唇无意识的喃喃自语着,羞不可耐的将身子蜷的更紧。

正当我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哇!!”

本已经完全动情的圣女殿下立刻清醒过来,惊呼一声,两手紧抓着自己的袍子,羞红着脸恶狠狠嗔了我一眼,“嗖”得一下便钻入了项链里面,留下懊恼不已的我趴在椅子上,半响无语。

敲门声再次响起。

“呼——”

我绷着一张恶脸将门扯开。看看究竟是哪个眼睛没长到脸上的家伙,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打扰,若是敢笑眯眯的以“对不起,我是来打酱油地”这样的理由敷衍我,绝对会把他连人带石沉到双子海里面,让他见识一下深海峡谷究竟有没有藏着超巨型万年食人章鱼王。

“……”

视线在半空相遇,两个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呆呆的对视着,直到项链里的小幽灵再也看不下去。狠狠的咳嗽一声,我才猛的清醒过来。

“不知公主殿下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额头上的青筋以高频率度跳动着,我地身子并没有让开,很明显是在说:闲人勿入,有话直说,说完滚蛋。

“很重要。”

她漠漠的应答道,娇小身子十分不客气的直接从我身侧的空挡钻了进去。

我敢保证,这位公主殿下绝对不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不然她不会察觉不出我现在挂在脸上的杀人沉尸的念头。

“那么,尊敬的公主殿下,有什么重要地事情劳烦您贵驾?”

我咬牙切齿的坐在桌子旁边,手里握着一把匕首,狞笑着将小幽灵已经切好摆正的水果一点一点的剁成果酱。

“很重要。”

她依然这样答道。一只白皙纤细的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地度,将一片尚未遭我毒手摧残的水果取走,快的仿佛这片水果凭空从我眼前消失一般,下一刻。这位公主殿下蒙在面纱下面的小嘴轻轻地嚼动着。

喂喂,你这次来就是为了刺激我吧!想活生生将我气死对吧?!绝对是这样吧!!!

“那,进入正题吧。”

嘴里嚼着什么东西的公主殿下含糊不清的说道,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某人已经处于抓狂的边缘。

“和我一起,打倒父皇吧。”

下一刻,茉里莎抬起头,高举着双手,娇小的样子却努力做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亮黄'色'的眼眸紧紧注视着我,眼睛里流'露'着从所未看过的认真与严肃,嘴巴依然不停地嚼动着。

气氛顿时一凝,只有我依然下意识的狠命剁着水果的声音显得特别刺耳。

“嘶——”

一股鲜血从桌子上面直喷而起。

“靠,流血了。”

我握着受伤的食指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一时不察,竟然忘记了自己手拿着的是一把正宗装备类的匕首,虽然只是白板。但是也禁不住我这样自残呀。

“你这家伙。脑子被烧坏了吧,还是说是来捣'乱'?是在故意戏弄我吧!!”

我含着受伤的指头。再也顾不得客气,恶狠狠的瞪着依然呆坐在上面地茉里莎说道。

“看着我,我,是认真地。”

“住口,在这之前先将你嘴里的东西吞下去再说。”

一阵不紧不慢地嚼动吞咽声过后……

“看着我,我,是认真的。”

“你这混蛋,想将帽子倒扣在脑袋上回家吗?很好……”

我伸出魔爪,狞笑着往她的帽子抓了过去,若是将她的帽子倒过来,就会变成一副脑袋上面顶锅子的形象,这不是很有少数民族的风情吗?

“难道,你不想解决现在的矛盾吗?”

她不挡也不闪,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那么,请你告诉我,前一刻的你还孝顺的即使当政治牺牲品也无所谓,现在你却告诉我要将你父皇推翻,你叫我如何相信你?”

我叹了一口气,收回了双手坐在她对面,毫不相让的与她对视着。

“此一时彼一时,事不可为,当令谋它法。”

“也就是说,你的目的依然是为了你父皇,那到是可笑了,为了他而推翻他?”

我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父皇,父皇虽然有才能,但是心胸却过于狭隘,猜疑心也十分重,并不适合成为一个国王。”

茉里莎用那如秋水般寂静的眼神望着我,里面所包含着的冷静与坚决,竟然让我一时无语。

“但是,父皇与冒险者的矛盾却日益严重,让他继续下去的话,不出十年,矛盾就会爆发,这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所以,你就想乘现在推翻他,至少能保留他一条小命?”

倒吸了一口冷气,如此的果断和决绝,我不禁自问,换做是我,即使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但是面对珍重的亲人,自己真的能像她这样狠下心肠去实施吗?

第一次,我感觉眼前这位公主有点可怕,那种只为追求最佳结果而漠视一切的'性'格。

“就算我相信你所说的话,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怎么推翻,推翻以后由谁即位?谁能保证他会比你父皇更合适?还有必须考虑到整个西部王国可能出现的动'荡',除此之外,我们冒险者身为超然的存在,一直都在避免这样的纷争,直接参与其也不行,公主殿下,你要知道,你说的并不是过家家。”

我头疼的摁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口气将能想象到的问题罗列出来,但却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些问题并不算什么,如果是眼前这位公主的话。

是因为她身上自然散发出的淡然自若的气质吗?

“没事。”

仿佛早有所料一般,茉里莎轻轻点了点头,将桌子上最后一块未被摧残的水果塞入口,这次我总算是看清楚了——右手从宽大的衣袖里伸出,拇指和食指轻捏着水果,左手同时将面纱轻轻从下面提起,细腻的下巴'露'出小半,然后迅的塞入里面,动作之快,技巧之娴熟,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一边吃着,她一边继续补充道。

“没事,(嚼)合适的人选,(嚼)已经,(嚼)有了……”

“伤亡,(嚼)不可避免,但是(嚼)……”

“你还是吃完在说吧。”

我无力的打断嘴巴忙个不停的茉里莎说道。

一会儿之后……

“伤亡不可避免,但是已经通过最优的方法减至最小,西部王国也绝不会出现动'荡',至于冒险者,只需要一旁稍微协助。”

她抬起头,亮黄'色'眼眸里闪烁着坚定而自信的光芒。

“安心吧,这是我的祖国,我绝对不会让它走向破灭,前提,只要你答应的话。”

“给点时间我考虑一下吧,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得了主的。”

食指轻轻扣动着桌面,我沉思了许久,不可否认,我被她的话打动了。

微微颔首,茉里莎公主略为惋惜的看了一眼已经被剁成果酱的水果,从容的站起身子,拍拍衣服,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三天后,我来找你。”

留下这句话以后,门轻轻的掩上。

还真是自信十足,就好像我一定会答应似的,难道自己真的长着一副任由拿捏的像?

我笑着摇了摇头,在沾满果酱的匕首上品尝了一口。

靠,这什么味道?难道我无意之间竟然领悟了秋子阿姨果酱之不传秘方?!

总之,今天是灾难日啊!

我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思索着究竟该怎么消化刚刚的一席谈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