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赌博商店,谁亏谁赚? 1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赌博商店,谁亏谁赚(一)

见客人上门,老头和老狗的眼睛都不约而同的眯了起来,似有慑人精光一闪而过,果然不愧是高手,说不定连那条老狗也是深藏不'露',我更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飞

“老人家,你这里卖的都是什么东西?”

我语气里带着三分恭敬到问道。

“哼哼,小伙子,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

貌似高手的老头神秘兮兮的笑了起来,连他旁边趴着的老狗也是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风烛残年的牙齿。

“表面上看来,这只是一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贩卖书籍和陶瓷的破落小店,但实际上……”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突然变得肃穆起来,声音也压的更低。

“实际上……?”

我干咽了一声,只觉得口干舌燥,心里紧张得像是玩扑克时对手掀开底牌前那一霎那,不由自主的跟着他的步调说道。

“实际上,这其实是一家贩卖上古装备神器的超级商店阿!”

躺着椅子上的老人突作怒目圆睁状,一把扔掉手的拐杖,“呼”一声威风凛凛的站了起来,笔直硬朗的身姿,精光炯炯的双目,铿锵有力的语调,霎那间仿佛化身巨灵神一般的高大威武,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口所说的话。

“阿呜~~”

那条老狗本也想随着主人站起来仰天长啸,可是腿还没绷直,便被老人随手扔掉的拐杖砸在头上,发出一声悲鸣后重新倒了下去,头一偏,舌头伸的老长。也不知是死是活。

“上古装备?神器?……”

我抹了抹嘴角到口水,脑海瞬间划过无数影子,誓约胜利之剑?无限守护之铠?永恒生命之冠?《九阴真经》?《造神诀》?《穿越三千六百计》?《异世界指南》?《如何成为一个受美女青睐的男人》?《教你摇身一变成为种马小说的主角》?……

“老人家,请务必带我一行!为了拯救这个世界,维护暗黑和平,我需要一把惊天地泣鬼神地神器。”

我腰杆一挺,神'色'肃穆的说道。

“本来我这间小店是不会随便让人进的,但是我昨夜夜观星象。突而发现天降异象,掐指一算,才知道今天竟有贵人来访,所以才早早开店相迎,不料却是小伙子你,我观你天庭饱满,骨骼精奇,脉络宽固。一看就知道是可造之材,寻遍整个暗黑大陆,也只有你才配得上我店里面的东西,看来暗黑大陆的和平指日可待呀。”

这位老头回过头,如猎鹰般锐利的眼神看着我。

“难道大师竟然还精通星占?”

我大吃一惊。就连阿卡拉也只能借助伟大之眼的力量预言啊,这一刻,眼前老人的形象顿时无限高大起来,就仿佛是拄着拐杖迎风站在那烈风凛凛地悬崖顶端上指引人类前进道路的白胡飘飘的大贤者一般。就连他那类似沙滩裤的花格短裤下面'露'出来的长满腿'毛'的干瘦大腿下穿着的断了一个耳的烂拖鞋,也显得如此神圣莫测。

“哼,业余爱好罢了,不值一提。”

撇下这句话,他给我留下了一个孤傲而沧桑地背影,便一头钻进阴暗的屋子里面,我连忙跟了过去。

这是一个阴暗干燥的小木屋,从烈日当空的太阳底下进入里面。不由让人一阵头晕目眩,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屋子比较狭隘,就连雷山德那个破店子也比这宽敞许多,地上隐隐铺着一层薄薄的灰尘,尤其以角落居多,残缺不齐地蛛到处都是,可以看出,这间小店不但缺乏整理。而且久未有人光顾。

待眼睛适应里面的环境以后。我才骇然发现,这小小的一间屋子里面。竟然摆满了武器架,陈列柜等等之类陈放武器装备的摆饰,而这上面,飞刀,匕首,短剑,槌棒,大刀,长枪,巨斧,大小盾牌,各式各样地手套,靴子,腰带,铠甲和头盔,应有尽有,有些甚至是在鲁高因无法爆出的高级装备,仔细再一看,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里面竟然还摆放着两个戒指和一条项链,这些武器装备分类无序的堆积在一起,让整个阴暗的屋子看起来更像是杂'乱'无章的柴房一般狭小。

“这些武器装备…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可置信到喃喃道,在一般的常识之,只要耐久度没有归零,那么装备就永远不可能磨损,但是这些锈迹斑斑,脏破的仿佛从垃圾堆里刚刚挑拣出来地装备,则无疑是给了我很大的震撼,那上面早已褪'色'的鲜血,生硬锐利的划痕,每一个痕迹都是一个故事,仿佛在不断的诉说着它主人的历史。

“这些就是我所说的东西,很惊讶吧,别着急,慢慢听我说。”

老头'摸'了'摸'自己下巴不足一寸的刺须,摇头晃脑地叹息着说道。

在几千年以前,鲁高因附近地沙漠曾经是一大片战场,这里的战争惨烈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号称鲜血堆积而成地鲜血荒地,无数英勇的战士和可歌可泣的英雄倒在这片沙漠上,而他们使用过的武器装备,也一同被埋藏在这沙尘里面。

但是鲁高因不比鲜血荒地,常年的风沙,经常使得深深埋藏在沙底下的装备显'露'出来,这些装备武器经过上千年的腐蚀,早已经变得破烂残缺,甚至连原本的属'性'都被岁月所封印,不过,经过不断的探索研究,人们终于能通过特殊的方法让这些被历史所湮没的装备再次回复光彩,当然,并不是全部。一些年代太过悠久,已经被完全腐蚀的装备,即使回复,也只是废铁一堆而已。

“再锋利的武器,再坚固地铠甲,也经受不住岁月的蹉跎,所谓的永不磨损,只是相对而言。即使是天使神族所造就的神器碧蓝怒火,号称恶魔克星的圣剑,在地狱的车轮战之下不也黯然陨落?”

老头长叹一声,继续说道。

“这些装备里面,或许有神器,或许也只是一堆废铁,它们在冰冷的沙漠地下埋藏了上千年,昔日的力量早已经被时间所封印。但是,它们依然静静地等待着新的主人,将属于它们的荣耀重新唤醒,少年,如果你真的是它们所选的人。命运的救世主,那么,请静下心来,仔细聆听它们的故事。追寻它们的召唤吧。”

如同疯了一般,他手舞足蹈地高举起双手,脸上'露'出狂热的表情……

从这老头说道能将这些所谓的“上古装备”回复光彩,我就已经大致猜到,这应该就是游戏里所谓的赌博商店,只是换了一种更为真实贴切的说法而已,想到这里,我发热地头脑多少有些清醒过来。记忆当,在玩暗黑的时候赌博,我几乎从来没有弄到什么好的东西,偶尔几件黄金装备,属'性'也是垃圾的不能再垃圾,更别说暗金和绿装,结合其他人公布地赌博概率,我便对自己的人品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更何况。我已经想起了这位老头的名字。不正是那个怪老头雷山德嘴里经常念叨的狡猾老鼠艾吉斯吗?虽然雷山德的话可信度并不高,但是多少也让我打醒了几分精神。

只可惜。这种状态只维持了不到几秒,很快,我的幻象又被艾吉斯那沧桑而又激昂的语调重新燃起,是的,这并不是游戏,我何必执着于以前地黑历史呢?好歹咱也是穿越过来的,多少有些与众不同吧,说不定那些神器们一个好奇心起,纷纷朝我抛下绣球呢?到时候我该选哪个,全部都选了?不大好吧,总得留下一点点给后来人,充分发挥自己前辈的风范才对。

想到这里,神剑圣甲宝冠武功修真秘籍再次从我的眼睛里一一闪过,然后化作熊熊烈火,感觉鲜血已经完全沸腾起来了。

通常这个时候,按照一般的设定的话……我闭着眼睛,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然后徒然睁开,只觉一道精光一闪而过,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已经成功的开启了主角模式,神器正再向我招手。

我地目光丝毫没有在武器架和陈列柜里面较为美观地装备上停留,转而投入到杂'乱'堆放在角落里的装备,尤其是那些积满灰尘,蛛林立地地方。

目光穿梭在各个角落之间,猛然,我的心仿佛被一道闪电划过,楞楞的呆立不动,目光停留在一个角落的深处,再也挪移不开,这是怎么回事?我呼吸急促的按着自己的心脏,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这种血脉相连一般的共鸣感。

紧紧的盯着角落里一把满是铁锈,毫不起眼的双手剑,那上面的每一个斑点,每一个缺口,仿佛都化作了生命的旋律,与我的脉搏一起跳动着,与我的血'液'一起沸腾着,无声的呼唤,那是灵魂的悸动,生命的交融。

错不了,这就是我一直所期待之物,最适合我的武器,王者之剑!!

我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坚定无比,指着那把隐藏在剑塚之,高傲的俯视着整个大地的双手剑。

“我就要这把。”

“怎…怎么可能?”几乎在我话刚刚落音,老人也失声的叫了起来,一副万分震惊的模样。

“开店三十余年,这把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摆放在那里,多少年来,它的伙伴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唯独它,却仿佛透明一般,一直没有被冒险者所察觉,有一次我实在好奇,便忍不住指着被我特意摆放到最显眼的地方的这把剑问其他人,为什么不选那把剑?但是得到的答案却令我震惊——‘剑,哪里来的剑?那里摆放着的不全都是斧头吗?老板你可真会开玩笑’,我惊讶极了,便一个一个客人的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却是同样的答案,也因为我不断的追问,到最后,大家都给了我另外一个拙号,那.就.是——问!剑!老!人!”

老头无限苍凉的长叹一声。

“最终,我才确认,除了我之外,竟然没有人能看见这把剑,多少年过去了,它也渐渐的被埋没在里面,永不见天日,而如今,小伙子,你实在给了我太多的惊奇,看来,这一切都是命运的指引,上帝的垂怜啊!!”

“是吗?没有那么夸张吧,虽然我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的确比较与众不同。”我不大好意思的咳嗽了几声,谦虚应道。

“看来我昨夜呕心沥血的一翻占卜果然没有白费,这把宝剑居然选择了你,那就一定有它的道理,身为它的保管者,能亲眼看到它重见天日,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小伙子,今天我心情好,就打你个七五折,再给你去掉零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需4000金币,你就能拥有一把款式新颖,物美价廉的宝剑,心动不如行动,你还在等什么?”

“噢…噢……,好的。”

在艾吉斯那一步紧过一步的骇人气势之,我楞楞的数出两颗碎裂宝石和几近1000枚金币递了过去,不过,总感觉这些台词有些耳熟呀,是错觉吗?

在接过金币和钻石的同时,艾吉斯也迅一把将双手剑塞了过来,并似乎在喃喃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货到两清,概不负责之类的补充。

“这就是特制的'药'水,只要将它倒在剑上面,自然能令它回复昔日光彩。”递给我一瓶不知名的白'色''液'体以后,艾吉斯便自顾着开始数金币。

按照艾吉斯的方法,我迫不及待的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在剑上面,只见'液'体流过之处,刀身立刻便闪过白'色'华光,残留的铁锈纷纷脱落,缺口也逐渐修复完整,不一会儿便和崭新的双手剑没什么两样。

不过,貌似没什么光芒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按耐着心头的疑'惑',我连忙睁大眼睛打量着它的属'性'。

废弃的双手剑

单手伤害:0-5

双手伤害:3-9

耐久:1-1

需要力量:35

需要敏捷:27

剑等级:快攻击度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总结起来可以用一个字描述: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