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覆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覆灭

这时该怎么办呢?我一边打量着野蛮人跳动的轨迹,开始考虑,使用神语法杖附带的法师技能——冰风暴?虽然的确能封住对方的行动,但很遗憾,我并不是专业的法师,根本没有把握在这种情况下命野蛮人,一击不的话,让对方有了戒心,以后更不可能有机会了。 飞

像上次**尔顿一般,准备冰封装甲,乘着对方近身攻击的一霎那释放?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并不能确保野蛮人能主动近身攻击,他现在对我的防备心估计已经达到了只要接近我十米以内的范围就会有危险的程度了。

正在我苦苦思索着的时候,图克却朝我这边冲了过来,我还是低估了他的胆量,野蛮人一族以好战出名,对于近距离的肉搏战更是情有独钟,要他一边躲闪一边用远程投掷远远的与敌人交锋,那到不如杀了他算了。

我并没有预料到这一点,所以当野蛮人接近的时候,面对那破空而来的斧头,已经完全来不及施展冰封装甲了,该死,我怒吼一声,举起大掌不甘示弱的狠狠拍了过去。

“碰——”

手臂与斧头交错,我的爪子只在野蛮人身上划过几道浅痕,却再次被对方'逼'退后了好几步,那斧头上带着的高频率震'荡'从伤口蔓延开来,直接震撼着我的大脑神经,让我几欲头裂,身体顿时陷入了昏'迷'状态。

野蛮人的三阶技能——击昏。

在一旁的小雪冲上来以前,图克意犹未尽的添了添嘴唇,不舍的跳了开去。

“呼——”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强悍的体魄让我没过多久便从昏'迷'的状态清醒过来,看着一刻也不停地迅挪动着的图克,我只能感叹。野蛮人不愧是战斗专家,我现在在近战对上野蛮人,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无论是力量,技能,还是对时机的把握,战斗的直觉,都无法与对方抗衡。

本来还想乘着这次和野蛮人交锋的机会。多增长点近战经验,看来完全没办法,我苦笑自嘲道,德鲁伊想要和比自己等级更高的野蛮人玩近战,根本就是一面倒,至多增长点被虐的经验而已。

看来没有必要手下留情了,轻吐一口浊气,我紧紧锁定着野蛮人那鬼魅般的身影。一开始没有选择逃跑,是他这辈子犯下地最大,也是最后的失误。

野蛮人的跳跃固然好用,但是也并不是没有缺点,第一。野蛮人的法力值是所有职业最低的,跳跃虽然耗费的法力不多,但是不断施展的话消耗量也十分可观,再加上他施展了一次大叫。一记双手投掷和一招击晕,除非用回复活力'药'剂补充,否则就算他再怎么灌法力'药'剂也跟不上消耗,我估计图克现在的法力已经差不多到底了,恐怕他也知道,干掉我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剩下地法力充其量也只能再作一次短暂的攻击而已。

而第二点,也是最为致命的一点——虽然野蛮人的跳跃技能能让他们的度堪比高级刺客。但是他们却永远也无法拥有刺客地灵活,度虽快却缺乏灵敏,让野蛮人的行动轨迹极容易被猜测捕捉,特别是在空的时候,无法灵活的活动身体地野蛮人简直就是远程攻击手最好的靶子,虽然我这个连业余都算不上的兼职法师无法用冰风暴瞄准,却并不表示我没有办法将他打下来。

心下有了决定,我暗暗的给站在旁边的小雪下了一道命令。它立刻迈着无声无息的步伐。如同幽灵般慢慢的向后退着,身影逐渐消失在身后的丛林里面。

得抓紧时间才行。在野蛮人逃跑前将他干掉,我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始围绕着野蛮人缓慢地移动起来,其他四只鬼狼也四散开来,一边缓慢挪动,一边用看待猎物般的眼神,紧紧地盯住野蛮人的身影不放,剧毒花藤则是一头沉入底下,不知所踪。

我们的行动顿时引起了图克的注意,他紧惕的留意着我和鬼狼,为了避开地里面的剧毒花藤的偷袭,他跳跃地更加频密,看着逐渐见底地法力,他狠命似的第三次灌下法力'药'剂,似乎打算来个最后一击。

但是,将所有地注意力集在我们身上的图克,却出现了一个致命的疏忽,他并没有发现,在场行动着的鬼狼只剩下四只,另外一只'毛''色'更加雪白,体型更加庞大,给他的压力也最大的鬼狼已经不知所踪。

有机会。

他一边移动着,一边紧紧的盯着我,余光则是捕捉其他鬼狼的行动,瞬间,他捕捉到了一次机会,在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所有人移动的轨迹都在他脑海里清晰显现,然后,那经历过无数次战斗的经验得到了答案。

他在脑海里估算着草地的大小还有彼此之间的距离,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在下一刻,其他的鬼狼将与它们的主人保持着最远距离,即使最近一只,恐怕也必须要几秒后才能赶到。

也就是说,摆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最好,或许也是最后的机会,看看所剩无几的法力,图克咬紧牙根,突然发出一声怒吼,身体如炮弹般的冲了上去,脑海里不断的琢磨着各种可能——对方有可能再次使用那个诡异的包围技能,但是他坚信,自己从无数战斗领悟的暴风雨攻击,只要一被粘上,身为德鲁伊的对方绝不可能再有闲余施展技能。

当然,也不排除那条古怪的花藤就埋伏在脚下,但是图克依然有信心不会被它束缚,至于毒素,野蛮人的法术抗'性'虽然低,但是还没软弱到被德鲁伊的猛毒花藤咬几口就死翘翘的程度。

猜测了各种可能以后,图克再次坚定的怒吼一声,将脑海里的杂念全部排除。脑海一片空明,是的,那在几秒之内便使自己两个伙伴死无全尸地诡异手段,已经让他丧失自信,并在内心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所以即使无法干掉对方,他也要尽可能的让对方吃苦头,然后找回自信。否则他将一辈子无法抬头,这是促使着他留下来战斗的最主要原因。

是的,没有什么好怕的,其实他只是一个外强干的垃圾而已,只是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将自己地两个伙伴干掉,图克'露'出了笑容,那刺满刺青的脸上看起来无比狰狞扭曲。

然后,他看到了笑容。

那是什么笑容?他清晰的记得。在死灵法师被那诡异的包围技能虐杀前一刻,他的脸上也'露'出了这样的笑容,轻轻说了几个字,然后,死灵法师死了。

当然刺客被那条怪异的花藤缠绕住时。他的脸上依然带这样地微笑冲了上去,然后,刺客也死了。

那恐怖的笑容,在他心目就如同是死神的镰刀一般。在他心目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然而,他现在却冲着自己'露'出了这样的微笑。

图克那前一刻依然带着坚定和自信地狰狞脸孔,突然之间浮现出惊恐失措的神'色',两种矛盾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怪异无比,就好像是面部变了形一般。

求生的本能让他拼命地抑制住自己的身形,希望能停下来,离开。远远的离开这个恶魔,哪怕以后生活在阴影也好,噩梦也好,甚至选择最窝囊的'自杀',他也不愿意再面对这个恶魔。

很可惜,前一刻自信满满的全力冲刺,让身体本就不大灵活的野蛮人图克,根本无法再控制自己现在的度——自己依然在向着死亡的深渊前行。离那个恶魔越来越近。他那脸上淡淡地笑容,就仿佛是在宣告着自己死刑一样。

“呀啊啊——!!!”

当图克内心的恐惧达到顶点时。他突然疯了一般,挥舞着手的双斧,聚集全身力量,然后高高的举起,高高的举起……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到眼角一晃,在他身侧的丛林深处闪烁起一道有如实质的刺眼光团,从光团里散发出圈圈白'色'光浪就仿佛是暴风一般,将周围席卷地一片狼藉,下一刻,他感觉自己全身被一团白光所笼罩,身体轻飘飘的,似乎在乘风飞起,飞地那么高,那么远。

“轰——”

这难道就是传说地大炮轰蚊子?虽然用蚊子形容野蛮人的体型有点不恰当,但是看到小雪地光列怒破击正准心时,我心里面还是不由的升起这样荒唐的念头。

不过,有一点我却完完全全的失误了——小雪的光列怒破击不但气势惊人,而且爆破冲击力也十分可观,当它击野蛮人时,已经离我不足三米的距离,因此,我理所当然的面带着还没来得及完全转化为惊恐和后悔的微笑,刹那间便被爆炸的余波所吞没,在那泪流满脸的笑容之,身子飘呀飘的飞了起来,然后猛地一头栽入远处的草丛堆里。

莫装b,装b遭雷劈,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我也就摆了个高手pose而已,用得着这样吗?将自己深深陷入泥地里面的脑袋拔了出来,上面沾满了淤泥和败草,晕乎乎的高高抬起头,我直叹命运多舛呀那个多舛。

野蛮人呢?如落水狗般拼命的甩了甩身子上的杂草,我猛地站了起来,四顾着搜索目标的踪影,这可是曾经将小boss级的罗达门特轰入魔法加固过的墙里面的变态攻击呀,就算告诉我野蛮人已经被轰飞出了皇宫范围我恐怕也不会觉得吃惊。

不过,估计是野蛮人还未领取飞行执照,所以上帝不愿意让他飞的太高,所以他只能往底下钻了,在不远处的丛林里面,出现了一个两米多深近十米宽的巨坑,里面还不断冒着焦黑浓烟,野蛮人图克正摆出大字型的豪迈姿势躺在里面,全身焦黑,眼睛紧闭着,只有那时不时轻微颤抖着的手指,仿佛还在证明他依然健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