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欢迎回来,我的主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欢迎回来,我的主人!

当我重新踏入殿内的一刹那,数十道带着不同'色'彩的目光立刻集过来,时间仿佛被冰冻了一般,所有人的动作都滞留在半空。 飞

“噢——”

好一会儿,我们这边的佣兵们才高声欢呼起来,就仿佛是品行恶劣的球'迷'庆祝自己的球队胜利一般,他们勾肩搭背互相拍掌,如果手上有玻璃瓶的话,我相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扔出去。

这是一场决定他们生死的决斗,虽然早已经将死生置之于度外,但是高手的对决,尤其是一挑三的悬殊情况下,还是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关注起了战局,进而对自己的命运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哈哈,好,做的好……”

胖子亲王不断的搓挪着手,作势欲前,但似乎又回想起了我冷淡的态度,只能收回手势,在原地上激动的转着圈,连那个组织者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紧绷着的脸'色'瞬间跨了下来,看来对这场诡异的决斗也是提心吊胆,毕竟是同等级的情况下一对三,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也不会觉得有丝毫胜算。

而与之相反,杰海因那边的八个佣兵则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和绝望的神'色',与图克三个相处了一段时间,这些佣兵对他们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在他们眼看来不可战胜的三个高手,竟然被一个披着斗篷的神秘人不到茶饭的功夫就解决掉了。

“阿兹亲王,我想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吧。”

看着他们一脸喜洋洋的忘乎所以,我不由低声说道。

被我这么一提醒,阿兹亲王和组织者似乎才想起,就算王位到手,也不一定就能坐稳,要处理交替事项。安抚民心,打压保皇派……,每一项善后工作可都丝毫不比今天晚上的战斗来得轻松。

阿兹亲王能力还是有的,他很快就从狂喜清醒过来,圆呼呼的胖脸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续而'露'出凝重的神'色',接下来的事情就看这些人的政治手腕了。我可帮不上什么忙。

在我闭目养神的这段时间里,阿兹亲王先安抚了另外八个坐立不安的佣兵,这些高级佣兵可是宝贵的资源,他怎么舍得放弃,接下来宣布了参与此次行动参与者地奖励,佣兵们又是一阵热烈的欢呼。

而与这边欢喜气氛截然不同的,就在不远处,呆坐于皇椅之上的杰海因。则是如同痴呆了一般,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在茉里纱的搀扶下,她们被几个佣兵押送着离开了大殿,从我身边经过时,茉里纱微微的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我,薄翼般的樱唇轻轻地动了动,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我还是从口型猜测出了里面的意思。

“辛苦了。还有,谢谢。”

然后,二人便在佣兵的监视下默默走出了大殿,互相扶持着的没落身影逐渐被黑暗所吞没,按照和三无公主的约定,杰海因会在某个小院子里安度晚年,他地妻儿子女也会陪着他,或许。这样的结局无论对杰海因,还是三无公主来说,都是最完美的。

在阿兹亲王的调度下,大殿里面地佣兵被有条不紊的指派着各项工作,就连原本那八个杰海因派的士兵,阿兹亲王也大胆的给予他们相当重要的任务,用自己的信任,轻而易举就让这八个佣兵真正安下心来。并得到了他们的感激和暂时的忠诚。果然不愧是玩政治地专家,我对这个阿兹亲王的能力也是越来越看好。

等回过神来。不知什么时候,整个大殿上只有我,阿兹亲王和组织者三个人。

“我想,亲王…不,应该称呼国王陛下才对了,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我再无忌讳的取下自己的头帽,冒险者联盟的长老来到鲁高因并不是什么秘密,那天和杰海因在大殿一起迎接我的大臣都知道,有野心,而且身为亲王的阿兹更不可能不知道,综合前后,我想这位精明地阿兹陛下肯定已经猜出了我地身份。

“能得长老阁下的鼎力相助,阿兹实在感激不尽。”

果不其然,他毫无意外地单手捂胸。以西部王国表达谢意的礼节微微朝我行了一礼。

“陛下也无需多礼,我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整个冒险者联盟而已。”对于阿兹亲王的谢意,我还以一笑。

“长老阁下太自谦了,如果没有你们冒险者联盟,恐怕整个暗黑大陆早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陛下言重了,其实联盟里的大多数冒险者,都只是在为自己的利益战斗而已,并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我'露'出从莱恩那商人老头身上现学现卖的笑容笑道,话锋一转。

“不过,好歹我们冒险者在自私自利的过程,也算间接做了那么一点好事,虽然不奢望得到人们的感激,但是如果还对我们的行动百般阻挠刁难的话,那我们也未免太委屈了点,这次的行动,也是为了整个西部王国的以后着想,毕竟我们联盟对冒险者的束缚并不强,要真是引发暴'乱',那我们可就惭愧了,希望阿兹陛下能够理解。”

“哪里哪里,是我那表弟太不懂事了,以至于铸成大错。”阿兹亲王仿佛联想到冒险者暴动,汹涌成群地朝皇宫杀过来的情形,皮球般的脑袋嗖嗖地留下冷汗。

“阿兹陛下能理解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希望这次的行动,你能够为我们保密。”

“那是当然的,当然的。”

“陛下事务繁多,我就不多作打扰,恳请陛下能妥善处理善后工作,让整个西部王国免于动'乱'灾难,否则我们联盟可就罪过了。”

“三天,最多三天以后。我会让长老阁下看到一个平稳的鲁高因。”说到这里,阿兹亲王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陛下这样说,那我就松一口气了,对了,关于杰海因一家,希望陛下能够按照事先的约定,保证他们的安全。”我脑海里划过茉里纱地身影,不由脱口而出。

“请长老放心。怎么说他也是我的表弟,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那我就告辞了。”感觉这次的任务总算完成了,我的语气也轻快了几分。

告别阿兹亲王以后,那位组织者也功成身退的跟在我后面,直到出了王宫外面,他因为还要向莱恩报告,所以便匆匆的与我告辞离开了。

第二天,阿兹亲王篡位的消息很快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出门一看,往昔人'潮'涌涌地街道过巷此时安静了许多,各家各户门窗紧闭,人人自危,一副死气沉沉的气氛。只有冒险者乐园依然喧闹,一些酒吧甚至纷纷高歌庆祝杰海因的下台——这些冒险者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若不是还有联盟管制,恐怕他们早已经自行组织。悄悄将杰海因给干掉了。

不过到了第三天,意料之的动'乱'并没有发生,甚至连国王巡逻的士兵也没有增加,一副祥和平稳的模样,大多数人忍不住将头从窗外探出,好奇的打量着自己所熟悉地士兵在来回巡逻,大胆一点的甚至开始外出打探,不断的好消息让平民松了一口气。大多数人并不关心谁当国王,他们只想知道自己的日子能不能活的安安稳稳。

于是,在阿兹信誓旦旦保证地最后一天,也就是第四天,号称商业王国,其有珠宝之城之称的鲁高因,已经重新开始喧哗起来,虽然还没有达到以往的水准。但是能在短短三天时间内做到这种程度。我们已经没什么好再苛刻了,相信以阿兹亲王。不,应该说是阿兹陛下的能力,整个西部王国将逐渐稳定下来。

安心下来,我正着手着准备走出鲁高因,一边历练,一边完成阿卡拉交代地任务。

什么?任务不是完成了?拜托,只是干掉了三个堕落者而已,最多只能算是清掉了三条大鱼,还有不少小鱼在外面作'乱'呢,任务完成度估计不足10%,我现在只祈求那些小鱼当不要混有大鱼,也就是转职者。

不过,正当我在路边和一个卖肉干的摊主大婶讨价还价的时候,却被通知,我们好不容易才百忙之抽出一点时间的阿兹陛下有事找我。

好奇的跟着士兵来到皇宫,我以一头子的雾水,脑子里不断揣摩,究竟还有我什么事呢?

几日不见,这位胖子陛下消瘦了许多,眼袋下面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样子比熊猫还要滑稽几分,看来这几天忙的根本没怎么睡过,做国王不愧是减肥地不二法则,建议想瘦身的女士一试。

虽然身体劳累,他的精神到是蛮好的,两只镶嵌在肥肉里的眼珠滴溜溜转着,看见我来,连忙嘘寒问暖的凑过来,那热情的劲头,仿佛我们曾经斩过鸡头烧过黄纸一般。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立刻打醒十二分精神和他东拉西扯着,奇怪的是,说了一大堆废话,貌似他却迟迟不肯透'露'用意,这只肥猪陛下还真有够谨慎地?

天南地北地胡扯了许久,我唯一的收获就是阿兹地大脑和他的身体竟然成正比,脑袋里装的东西丝毫不比一个博学者少多少,甚至连魔法和近战方面也有涉猎,只是他没有那个天赋,只能停留在理论阶段而已。

和他的广闻比起来,我大脑里的东西就相当的相形见拙,好在对方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小,到还没出现尴尬场面,就在我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阿兹终于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咳,长老阁下贵临我国,想必还没有一个合适的住处吧。”

“房子虽然没有,但是我在勇者旅店的高级套房,已经很不错了。”我有些好奇,这只肥猪没事扯这些干嘛?

“这怎么行呢?高级旅馆虽然勉强可以入住,但哪里比得上家舒适,身为一国之主。我怎么能让贵客住那种地方?”

阿兹眼睛睁得贼大,一副慷慨决绝的模样,仿佛我再继续住旅馆的话,就是丢了西部王国的颜面,就是影响了人民的安定和谐,就是阻碍了社会地繁荣发展一般。

话说,难道我是哥斯拉吗?

“所以,咳。我们当然知道长老阁下两袖清风,视钱财如粪土,但是为了整个王国的颜面,为了不让外人诋毁本王小气寒酸,怠慢使者,请长老阁下务必收下这一点小小的心意。”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铜制的钥匙串。

“啥?”我呆呆的看着他将钥匙塞到手上,然后再呆呆的看着他。

“这是我以前买的一套小房子。现在也用不上了,希望长老能收下。”阿兹笑眯眯的解释道。

“哦,那我就不客气,还有什么事吗?”我想也不想放入口袋里。

“……”

阿兹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毫不迟疑的将钥匙收下,颇有点无语。在他看来,无论是出于真诚还是虚伪,对方都会拼命的推脱一番,他花费了好一阵功夫。才准备好万无一失的劝辞,却没想对如此爽快的就收下了,到让他有一种狠狠一拳打在了空气上的无力感。

“没……没事了。”

好一会儿,阿兹才哭笑不得的说道,望着对方离去的身影,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位长老还真有个'性',不过并不让人讨厌。

我呆呆的甩着手的钥匙,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阿兹要无缘无故送自己一套房子,难道想贿赂高层?不大可能吧,他应该也知道,自己手头上根本就没有能吸引我的东西,就算是现在坐着的皇位,如果我有心地话,想要得到手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就算要送。也没必要百忙之抽出时间亲手交与吧。随便叫个士兵送过来就行了。

“想不通,想不通。”我摇头晃脑的喃喃道。

在士兵带领下。很快我就来到了一栋白'色'两层式阿拉伯建筑前面。

这栋别墅并不大,带着点西式的乡村别墅风格,四周是两米多高的铁制围栏,被刷地粉白,透过围栏可以看到里面有个小院子,间是一条碎石铺成的小道,直通别墅的大门,小道两边则是葱郁的花园,花园并不大,也没见什么名贵的喷泉雕像,但是却出奇的温馨宁静,让人有一股想躺在草地上美美睡上一个午觉的冲动。

而整个别墅的主体,那栋大理石雕成地白'色'两层建筑,明朗大气的风格,虽然比起附近其他暴发户一般的豪华建筑而言显得相当小巧玲珑,但是感觉却一点都不比对方廉价。

看来阿兹到是蛮善解人意,若是给我一栋巨大的豪华别墅,我说不定住的更别扭,这样的大小刚好合适,既然不会让人觉得空'荡''荡',也留有在别墅内悠闲散步的余裕。

打从心底的,我喜欢上了这栋精致优雅地小别墅,现在即使阿兹想反悔也已经太迟了,我绝对不会再还给他,嘿嘿,四处打量一下,我突然发觉周围有点眼熟,汗,这里竟然离莱恩地别墅不足千步远,究竟是巧合?还是阿兹的细心安排?

撇下士兵以后,我四处转了一圈,越看越满意,唯一有些许瑕疵地是在屋子后面的草地上,不知为什么竟然突然耸立起一栋高高的圆形建筑,就仿佛地主家的粮仓一般,和周围那优雅宁静的气氛相比,显得十分违和,仔细一看,这栋圆形建筑成'色'十分新,上面甚至有些未干的痕迹,应该是这几天才新落成。

算了,不管它先,我摇着头,顺着别墅走了一圈以后回到正门,从口袋掏出钥匙,'插'入,一扭,随着“喀拉”的清脆声响起,我轻轻一推,厚实的实木大门便徐徐展开。

“……”

大门对面,一道白'色'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两只小手交叠的放在腹下,双脚并立,身子挺得笔直,一如欢迎主人回来的侍女一般。

“欢迎回来,主人。”

她带着漠然眼神,优雅的行了一礼。

“碰——”

大门被我用力合上,幻觉,这一定是幻觉,我捂着额头靠在门上呻'吟'道,重新调整好心情,再次推开大门。

“欢迎回来,我的主人,是先吃饭——”

“碰——”

我再次合上大门,然后绕着别墅转一圈,口里念念有词,这是我在罗格营地的时候从一个老修士那学来的驱邪咒,并在墙上洒了一些据说有驱除恶灵(某只在项链里熟睡着的幽灵打了一个小喷嚏),镇压宅府功效的圣水。

当我再次满怀希望的打开大门时,依然是那白'色'的身影,缺乏感情的亮黄'色'眼眸,还有标准到仿佛用尺子丈量过的侍女姿势。

“欢迎您回来,我的主人,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

“碰——”

我目无表情的合上大门,转身离开,这房子闹鬼,没法住,找那只死肥猪换屋子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