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神器现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神器现世

魔法装备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是蓝'色',金'色'装备是金黄'色',暗金装备则是暗金'色',而绿'色'套装无疑就是绿'色',为了易于理解,祖先们都用装备的颜'色'为它们分类命名,但是,只有最后一种装备——处于所有装备的最顶峰的神器装备,它们并没有固定的颜'色',有的可能散发出不止一种颜'色',有的可能散发出暗金,绿'色',金'色'或者蓝'色',但是光芒要强烈上许多倍,更有甚者竟然和白板装备一样暗淡无光,不过无论是它们呈现出的是什么姿态,当你看到其属'性'的时候,你都能立刻得知它的身份,因为没有任何其他装备的属'性'能与神器争锋。 飞

——摘自《凯恩的智慧之书》

梦,美丽的梦境,七'色'光芒所编织起来的彩虹由宝箱喷薄而出,就像刹那间由一朵不起眼的花蕾绽放成为如梦般的七彩花朵,那绚丽的光芒夹杂着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毫无阻漏的穿过了我的身体,将我的**和衣服也染成了五颜六'色',这种感觉美丽而诡异,却并不令我反感,因为这些光芒所附带的力量十分温暖,置身其,就仿佛是泡在温泉里一般,感觉刚刚战斗的疲劳,身上的污渍,甚至连心灵的'迷'茫,都被这些暖和的光芒所冲洗。

美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仿佛在验证着这一句话,这朵花只绽放了片刻便重新收缩回去,那些'迷'离的'色'彩充斥了整个大厅以后,仿佛受到召唤一般,毫无预兆的突然被重新吸入箱子里面,眨眼的功夫,梦便被打回了原形,出现在我眼前的。依然是刚才那个宽广而朴素的大厅。

这是怎么回事?

死死的盯住宝箱,里面依然闪烁着一层淡淡地'色'彩,我的脚步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一步,两步……伴随在自己的心跳声,在迈出第十三步以后,我终于走到了箱子的面前,得以一窥里面的究竟。

一件紫红'色'的全身盔甲静静的躺在里面。那绚丽地紫红透'露'出一层薄而不淡的七'色'光芒,由此可见,刚刚那阵转瞬即止的七彩光芒正是由它所绽放,而被那神秘而透'露'着强大气息的光芒所吸引,我的手不受自己控制的伸了出去,将这件华丽的紫红'色'盔甲托在手上。

这是一件覆盖率极高的全身铠甲,就连手掌都被一层与铠甲手腕处紧密相连地不知名黑'色'柔韧皮革所遮盖,自脖子以下。铠甲以流线型的优美弧度一直延伸至脚腕处,全身紧密无缝,但关节处却出奇的灵活,即使穿上以后也绝对不会有紧绷的感觉。除此之外,各个关节的节点还有胸前背部地铠甲表面。都被刻上无数让人眼花缭'乱'的深奥魔法阵,虽然刻满了符咒和图案,但是铠甲的外表却并不显得丑陋烦赘,设计师显然在实用和美观方面都下了功夫。把这些繁杂咒组成一个个形状优美的雕饰,外表看去地话只是铠甲的雕刻装饰而已。

整件铠甲由紫红'色'的神秘金属所锤炼而成,对身体的覆盖率达到80%以上,按道理来说,这件铠甲的分量应该十分不菲才对,但是提在手,却让我有一种用托起铅球的力气将一根羽'毛'给拾起来的感觉,心里不禁产生了严重的违和感——明明应该是很重地东西。怎么会那么轻呢?

仔细观察外表之后,我并没有急着衡量它的属'性',怕将自己吓坏了,无论是这件铠甲的精美程度,还是它所透'露'出来的神秘'色'彩和力量,都给我一种窒息得喘不过气来的迫力,就和第一次见到bug护身符和bug剑那时一般无二。

回忆起书里所说,我大致判断。这应该是一件歌德战甲(基础防御128-135)或者是它的升级版本(进阶版为凸纹战甲。基础防御282-303;精华版为漆甲,基础防御433-541:)。虽然并没有见过实物,但我却并不认为普通的歌德铠甲会像这件一般呈紫红'色',而且上面刻有如此之多的咒法阵,一般地歌德战甲颜'色'为黑'色',工艺我不敢说,但是绝对比不上眼前这件就是了。

而且最令我震撼地它所散发出来的'色'泽,如果真地按照书上面所说,那这件铠甲岂不是……,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呢,这才第一世界啊,而且我现在连件暗金装备都还没有(国王之杖属'性'太烂了,根本没有被我归类到暗金装备),怎么可能一下子越级获得呢?就像是玩游戏的时候才刚转职就将终极boss给k掉了,这种荒谬的事情怎么可能在现实里发生,我不断的摇着头。

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一会儿,直到我认为就算真是神器也能心安理得的接受的时候,我才细细抚'摸'着这件铠甲,然后缓慢的睁开眼睛,在打开属'性'的一瞬间,铠甲突然爆发出比刚刚更加强烈的七彩光芒,在我惊慌失措的表情,一股根本无力升起抵抗之心的力量自铠甲穿到了我的脑海里。

“孩子,我在死亡神殿第三层等着你。”

仿佛是那遥远天空的呼唤,这把明显从老人口发出的声音,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慈蔼和威严,悠远而沧桑的低'吟',穿越了空间,穿越了时间,直接传到了我的心里面。

塔.拉夏的守护(s.>

漆甲()

防御:>

需要等级:91

需要力量点数:84

+1200%防御

需求-60%

物理伤害减少40%

+10火系技能(限法师)

抗火+>

+100-255火焰伤害

+150%火系技能伤害强化

5%几率无视目标火焰抗'性'

被攻击时有50%机会施展复仇'性'质的等级15火球

+500生命

生命重生+10

88%更佳机会获得魔法装备

塔拉夏的外袍

塔.拉夏的赫拉迪克徽章

塔.拉夏的判决

塔.拉夏的守护

塔.拉夏的警戒之眼

塔.拉夏地纤细衣服

“……”

我木然的看着铠甲上面的属'性',心翻起了惊天骇浪,这是何等bt的属'性'啊,而且是套装之一,这意味着什么?也就意味着若是找到其他的套件,铠甲的属'性'还会增加!并且在最终集齐五个套件以后会出现更bt的全套装奖励属'性'!!

相比之下我才发现,原本以为是bug的小护身符。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bug,充其量只是一件稀有级地小神器而已。

毫无疑问,这是神器的属'性',那么这件衣服也是神器,而且是神器套装,套装的名字是那么地熟悉,无论是在游戏里还是在现实,不过正是因为熟悉。我才越发惊讶,游戏塔拉夏套装只是顶级的绿'色'套装而已,为什么到了这里摇身一变竟然成了神器,属'性'也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完全就是麻雀变凤凰,属'性'能力值提升何止10倍,这可是有史以来现实和游戏出来的最大分歧点啊。

“哇!!”

不知道呆了多久,突然背后被一双小手轻轻一推。耳边传来带着笑意的惊呼声,我顿时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将塔拉夏的守护漆甲收了起来,差点没有被这骤然地恶作剧吓得瘫倒在地,双膝一软。我连忙用手搀扶着地上,回过头,看见的却是小幽灵那调皮带着一丝惊讶的俏颜,估计她也没想到效果竟然会如此惊人吧。

呼呼。吓死我了,我怒目瞪着小幽灵,等她发现不妙,轻飘飘的身子飘起来正想转身逃跑的时候,却已经略嫌太迟地被我飞身扑到在地。

“胆子不小嘛,说,究竟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我尊贵的圣女殿下?”

将这只幽灵小圣女推倒在地。一手紧紧将其制住,令一手开始不老实的伸进她的袍子里,在那无限美好地身体上面滑动着,我在那柔软的樱唇上啜了一下,并'奸'笑着嘿嘿说道。

“呜呜~~,我错了嘛。”小幽灵扭动着身体,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随便你怎么惩罚,只要……只要不欺负我就行了。”

她咬着嘴唇低低说道。银'色'的眼眸透'露'着丝丝媚意,明眼一看就知道在说反话。

“你这小不点。是在诱'惑'我吗?”

我的嗓子顿时燥烈嘶哑起来,面对小幽灵那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媚态,我根本就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嗯啊——才不是呢,你这坏蛋——”

小幽灵似嗔还羞的扭动着身体,将我在里面作怪的大手夹在自己丰满坚挺地'乳'房里面,瞬间便让我的欲火冲到了最高点。

不过。我很快就郁闷的发现了一个事实,现在并不是干这种事情的时候,这里可是boss大厅,间有一副煞风景的棺材,周围还有小雪它们,最重要的是塔拉夏的守护漆甲所带来的震撼,想到这里,我地**瞬间便消了下去。

“小'色'女,你是看准了这点才这样撩拨我吧。”我看着得意抿着嘴唇地小幽灵,气的牙根发痒却又无可奈何,等着吧,回去以后看不让你哭着在床上求饶。

我捏了捏她地小鼻子,站了起来,小幽灵并未乘机离开,而是像小粘人虫一样,搂挂着我的脖子顺势飘了起来。

“对了,小凡,你快来这里。”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在我耳边湿香轻吐的催道,然后就这样拖着我的脖子来到大厅央,也就是那副棺材的旁边。

“你看看这里。”她指着石棺的横向正面说道。

我凑上去,只见白皙的石面上刻着几个庄重规整的小字,若不是小幽灵细心发现,我根本就不可能会注意到。

最爱的芯修拉丝——塔拉夏

“哼哼,我目光如炬的圣女可不是白叫的,不过,真的好浪漫啊。”

小幽灵看着上面的字,目光'迷'离的说道,她显然还不清楚塔拉夏究竟是什么身份,所以自然不知道我的心里再次掀起了巨浪。

最爱的芯修拉丝?先不管这个人是谁,但是这是塔拉夏写的吧,也就是说,石棺里的人与塔拉夏的关系十分密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塔拉夏的套装之一被放在这里也就不出奇了。

但是,依然有很多谜团等待着我去解开,为什么这件塔拉夏的守护漆甲会被提升到神器等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套拉夏的套装究竟是不是唯一'性'的呢?其他职业的套装又如何?我现在恨不得立刻飞回罗格营地找阿卡拉问一问,直觉告诉我,她一定会有我想要的答案。

在大厅最后检查了好几遍,直到确认没有其他发现以后,我正打算撕开回城卷轴,就在这时,隔壁却突然传来轻微的响声,声音虽然细小,但是却并没有逃过我和小雪它们的耳朵,我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到声音传来的墙壁上,墙上一道细小的裂缝,正是声源的出处。

难道这墙的对面还有空间,我将扯到一半的回城卷轴放下,疑'惑'的想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